每次出现疫情,都会出现对疫情严重性的大量炒作。最严重炒作是两起。第一次炒作,是2009年对甲型H1N1病毒的炒作,结果事实证明只是普通的流感。第二次炒作就是2020年开始,一直到现在仍然没结束的新冠病毒,其结果也将是一场流感而已。
一、新冠病毒的本来面目就是一种流感病毒
新冠病毒本来就是一种流感病毒,但这种病毒历史上很少出现,现代医学没接触过,把它按照普通流感治疗,结果病死率很高。其实新冠病毒就是一类不常见的寒湿性病毒,新冠病毒的传染性不高,毒性也不大。
1、新冠病毒的传染性不高
尽管全世界大量宣传新冠病毒的传染性很强,但所有专家都承认新冠病毒的传播是近距离喷沫传播。近距离喷沫或气溶胶传播的传染性就不可能高。
即使是印度和越南出现的变异病毒,传染性比去年的高,但仍然不是空气传播(越南出现的新病毒据说是空气传播,但没有得到公认)。
因此说新冠病毒的传染性极强的说法是没有根据的,是谣言。
2、新冠病毒的毒性不大
现在全世界都说新冠病毒是毒性很大的,得了新冠肺炎就是九死一生,即使不死,后遗症也会让你痛苦后半生。真的如此吗?完全不是。
一种病毒的毒性大小全世界都用病死率表示,病死率高就表明毒性大。起诉这种判断方法是不准确不全面的。病死率的高低不但与病毒的种类有关,与治疗方法和治疗水平有密切关系。
12020年武汉的病死率
202024日,国家卫健委医政医管局副局长焦雅辉,在国家卫健委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介绍,截至2324时,中国内地31个省份,确诊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病死率是2.1%,湖北确诊病例病死率3.1%,武汉确诊病例病死率4.9%。如果除掉湖北以外的其他省份确诊病例,病死率是0.16%
这也就意味着,武汉确诊病例病死率是湖北之外的大约30倍。
22020517日全国确诊病例82954例,新冠肺炎死亡人数是4634人。
32021529日全国确诊病例91072例,新冠肺炎死亡人数4636人。
上述事实证明从2020517日开始到今年529日,全国新增确诊病例9107282954=8118人,这期间死亡人数46364634=2,这段时间的病死率是2÷8118=0.0246%
(3)普通流感的病死率全世界公认为0.1%
都在中国,一年来全世界都没有治疗新冠肺炎的特效药物,但武汉的病死率为什么那么高?近一年来的病死率为什么这么低?
4)全世界统计感染新冠病毒的人80%左右是无症状感染者,如果新冠病毒的毒性很大,会出现这样的现象吗?
上述事实证明新冠病毒新冠病毒本身的毒性并不大。凡是出现病死率高的地方,与治疗方法、防控水平等有直接的、密切的关系。
二、广州新疫情引发的巨大变化
尽管很多专家说疫苗是结束新冠疫情的唯一办法,但广州最近出现的疫情让专家们不得不改变观点。
《中国新闻周刊》发表文章《广州首例患者已传四代15人 高福:新冠已越来越“流感化”》,该文介绍了由于广州疫情的出现引发的专家们对新冠疫情观念的改变。
原文见https://news.sina.com.cn/c/2021-06-01/doc-ikmxzfmm5872597.shtml
三、广州暂缓疫苗社会接种
广州为应对变异病毒的传播,暂缓新冠疫苗的社会接种,这个信息是《中国新闻周刊》61日发的。如果是其他报刊发的肯定会被删除。
过去都是如果某地出现了疫情,立即对所有人接种疫苗,例如云南瑞丽出现疫情就是这样。但是广州出现疫情却暂缓社会接种,这是为什么呢?官方解释如下:
“一是集中医护力量开展大规模的核酸排查,二是减少人员聚集接种疫苗带来的新冠病毒感染的风险”,对于这种解释本人提出质疑,全国一盘棋,广州出现疫情全国可以支援,怎么能因为人员不足就放弃社会疫苗接种呢?”
四、这句话意味什么?
中国疾控中心研究员冯子健表示,中国对境外输入的人和物都采取了严格的管控措施,对于接触境外人员和货物的工作人员,都把他们列为重点人群,也作为疫苗接种的优先人群,同时对这些人不管他接种了疫苗没有,都坚持定期开展核酸检测、体温监测等健康监护措施。这些严格的防控措施,可以极大地降低由境外病例引起本地的疫情风险。
五、疫苗对变异毒株是否有效?
疫苗对变异病毒是否有效的问题已经争论很长时间,国内专家都说有效,但现在说法有改变。由有效改为局部有效。
六、疫苗保护期究竟有多长?
关于新冠疫苗的保护期有多长的问题,国内争论了很长时间。本人根据大量患者的抗体变化水平,判断新冠病毒疫苗的保护期为2个月到半年。但国内一直宣传是最少六个月。现在专家们改口了。
“另一方面,距离中国最早一批接种疫苗的时间已经过去近6个月,疫苗是否会失效?邵一鸣表示,大人群监控数据正在分析的过程当中,初步的情况看,大概一半左右抗体还是可以的。”
七、保护无症状感染者效力更差一些。
原来宣传新冠疫苗的保护不被感染的保护率是78%,但是现在改口了,
上述不具名的流行病学专家说,目前几种疫苗,无论是mRNA疫苗,灭活疫苗,还是腺病毒疫苗,从现有研究来看,都呈现梯度保护现象,即保护重症和死亡病例的效率更高,确诊保护率略有下降,保护无症状感染者效力更差一些。
另外为什么“不具名”呢?
八、高福最新理论打破疫苗防感染的神话
过去一直强调新冠疫苗的第一个作用是预防感染,第二个作用是预防重症和死亡,但是现在高福公开说疫苗最主要的功能不是防感染,而是防重症和防死亡
30日举行的中国科学院学部第七届学术年会上,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说,打完新冠疫苗依然出现感染,看来这和流感一样了,新冠是个呼吸道感染的疾病,出现呼吸道疾病一些特征。新冠疫情已越来越流感化,我们今后可能每年都需要打疫苗,就像流感一样和新冠病毒长期共处。高福认为,由于新冠疫苗的普遍接种,人们建立起了群体免疫,但届时疫苗最主要的功能不是防感染,而是防重症和防死亡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在无疫情的地区搞疫苗的实验是不准确、不全面的,是印度的疫情让专家们反思,更是广州的疫情让专家们开始醒悟!
这篇文章只是《中国新闻周刊》里的文章的解读和说明,不应该被删,但也不一定。
北京慕盛学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