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丨袁子昊
创业黑马特别策划了“创业十年”系列选题,我们努力寻找有着多年创业经验,并在行业里有所成就的创业老兵,通过回顾他们十年来的起伏故事、心路历程,我们从中总结成功经验和失败教训。懦夫从不启程,犹豫不决者死于路中,只剩创业者在不断的质疑中奋勇前行。
2011年秋,鄂尔多斯中富房地产董事长王福金在办公室的卫生间内自杀身亡,紧接着鼎太置业董事长魏刚也选择以同样的方式结束生命。2012年,鄂尔多斯的楼市泡沫达到顶峰,“啵—”的一声,无数人的命运就此发生了改变,大量民间放贷人的钱打了水漂,王福义作为其中一员,亦不能幸免,十多年积累的财富大半都尽付其中。
幸运的是,王福义找到新的赛道——房车,在中国房车市场方兴未艾之初,王福义跌跌撞撞闯入,成立迷野房车,时至今日,迷野房车已成为中国房车细分领域销量第一,年收入达亿元以上。
回顾王福义20多年的创业经历,辍过学、当过装修工,开过美容美发店,转型投资人,重新二次创业......这是王福义一直在路上的故事。
01
打工仔翻身做老板
16岁那年,王福义辍学,待在老家鄂尔多斯,跟着家乡的装修师傅学起了装修技术,1996年,刚刚成年的王福义南下北京,开启了他的北漂生活。
睡过大街、住过桥洞,刚到北京还未找到工作的王福义已经经历了很多人一辈子也不可能经历的事情,好在慢慢步入正轨,王福义干起了老本行,给别人装修房屋。
1997年,香港回归祖国,王福义也在这一年找到了自己的爱情。“她是学美容美发的,我搞装修,然后我们就决定自己开店了。”
到了2000年,2000年的北京有什么?摆在各个超市的柜台的美国进口口红,万余名北京市民为了申奥组织的万人长跑活动,少量的汽车和上下班时的自行车浪潮以及第一个放着25台电脑的“文明工程”电脑教室。
当然,2000年还有王福义的第一家美容美发店。

对于改革开放才20余年的中国来说,美容美发无疑是一个新鲜、时髦的话题。无论是抓住改革开放风口富起来的商人,还是渴求财富的乡镇青年,两者在美容美发方面的需求都是巨大的。“富太太”通过对美容美发的高消费,在外在和心理上都将自己提升到了一个与所拥有的物质财富等同的地位;而乡镇青年则通过美容美发,试图抛去自身携带的乡土文化,从而融入激流勇进的城市文明,他们起初三五成群,慢慢演变为一个特殊的群体——杀马特,他们始终不被城市主流所认同。
与其他北漂青年一样,王福义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在北京生存下去。
“当时开美容美发店的第一个目标就是赚钱,有了钱以后才能谈理想。当时谈不上理想,因为当时要先解决温饱,解决在北京的房子、车的问题。”
但是王福义又和大多数的北漂青年不一样,在美容美发店中赚到的钱,他没有将它们存起来,留着买房买车,而是将这笔原始积累的资本用于后续的门店扩张。
《中国美容化妆品20年大事记》中数据指出,在1999~2001年,中国美容院增长幅度几乎达到200%,消费者在此类服务上的花费每月从100元到800元不等。
到2002年底,全国美容就业者高达1120万人,全国城镇美容就业机构总数为154.2万家,全国城镇美容业年产值为1680.4亿元,占全国GDP总值的1.8%,占第三产业产值的5.21%。
2003年,非典爆发,全国50%的美容美发店暂停营业,美发店收入减少60%,美容店收入减少90%,美容美发行业遭到重创,与此同时,行业内部的优胜劣汰使得“马太效应”进一步加强。
同年,王福义的美容美发店挺过了非典,并开了第二家美容美发店。
2005年,时隔两年,第三家美容美发店成立,此后,逐年递增。
2008年,北京举办第29届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万人空巷,也就是这一年,王福义第六家美容美发店正式开张,这也是他扩张的最后一家。
2010年,王福义的财富积累达到其前32年的顶峰,考虑到服务行业尤其是美容美发行业的局限,很难进一步再扩大,加上行业本身也在不停地迭代转型,竞争愈发激烈。于是王福义从美容美发行业急流勇退,从老板的身份转型成投资人。有着数千万的资金,将目光转向了自己的故乡,但在这里,他遭遇了他人生最大的滑铁卢。
02
鄂尔多斯:王福义投资人生的滑铁卢
1996年,王福义从老家鄂尔多斯离开,来到北京,那时地他,除了自己,一无所有。2010年,王福义留在了北京,但他所赚到的财富却回到了鄂尔多斯,连带着他那“膨胀”的雄心壮志和财富欲望。
2010年,也正值鄂尔多斯高速发展的黄金阶段,风光之境,一时无两。
2005年国务院批准发布《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05年本)》,而在2004年年底,国家产业结构的调整就已经开始,鄂尔多斯也就在此时开始起势。
工业化进而城市化,鄂尔多斯的发展进入快车道。煤价的飙升,因煤矿开采的征地、转让以及周边兴起的产业,一大批鄂尔多斯人迅速富裕起来。
政府也开始推动宏大的造城计划。2004年,鄂尔多斯市启动康巴什新区的建设。巨大的城市建设投入进一步刺激了房地产行业,而房地产价格的飙升又吸引了更多的资金进入。
终于,在2010年这种情况达到顶点。王福义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入场的,将自己数千万资本电汇给亲戚同学,再以高利贷形式借贷给鄂尔多斯的房地产商。
在当时,官方调研的保守估计,当地民间借贷资本至少在2000亿元以上。而维系当地房地产高速发展的资金,来自民间借贷的部分或已高达8成,借贷成本则大约在月息(月利率)2.5%左右,最高甚至可达4%—5%(PS:年利率=月息*12)。
到了2011年,鄂尔多斯楼市泡沫、房价崩盘的端倪初现、民间借贷危机爆发。
2011年4月13日,包头惠龙集团董事长金利斌因债台高筑,无力偿还而自焚;2011年9月24日,鄂尔多斯市中富房地产开发责任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王福金自杀身亡,源自2.63亿元民间借贷没有能力及时还贷;紧接着鼎太置业董事长魏刚也选择以同样的方式结束生命。
2012年,宏观经济增速放缓,鄂尔多斯另一个支柱产业煤炭产业也深陷危机,鄂尔多斯的楼市泡沫在这一年达到顶峰,“啵—”的一声,无数人的命运就此发生了改变,大量的民间放贷人的钱打了水漂,王福义作为其中一员,亦不能幸免,十多年积累的财富大半都尽付流水。
“谁都想拿钱去赚钱,但是谁也不想赔钱,但没办法,市场泡沫说灭就灭掉了。”
16岁辍学、18岁成为北漂,王福义尽管翻过了人生的阿尔卑斯山,但还是碰到了属于自己的滑铁卢。
来自王福义朋友圈,王福义自己留言:发一张黑白照片悼念自己人生过半
2013年,鄂尔多斯剩下的只是一地鸡毛,王福义意识到十多年的顺风顺水不代表能一直顺风顺水。他选择了接受,没有起诉任何一个人。王福义也要思考接下来的路要怎么走。没有重操旧业,继续开美容美发店,也没有就此靠着剩下的两千万养老度日。他选择了旅行,独自一人,背着行囊,从德国出发,途径欧洲各国,再一路往西,抵达大西洋西岸—美国。
在这一整年的环球旅行中,他找到了第二把开启创业大门的钥匙——房车。
03
迷野房车:王福义创业的第二春,再出发
“投别人还不如投自己。”经历了鄂尔多斯的惨败,王福义汲取教训,每一步都走得慎重。在看到房车在中国的市场前景广阔后,他果断出手,再次创业。
就这样,王福义跌跌撞撞地闯入了房车进出口贸易领域,本以为将房车带入中国,就能在市场出现一波销量热潮,但结果却与王福义所想事与愿违。2015年、2016年,两年的时间里,王福义进口来的房车一辆也没有卖出去。
“每年都亏钱差不多两三百万元。”为什么卖不出去?王福义开始反思,开始深入了解房车这类产品。他发现进口房车之所以在中国水土不服,很大原因是外国人与中国人的生活习惯不一样,习惯的不同造成的影响是房车内部的构造更适合外国人的生活,而不是中国人的生活。
“就比如说老外吃的是西餐,他煎个牛排、鸡蛋上面的,中国人喜欢的爆炒,炖菜,饮食。” 饮食习惯的不一样导致了进口房车没有精准匹配中国用户的需求。王福义决定自己改进进口的房车。
16年改进完,17年销量就有了起色。当时,王福义卖出去的第一单,就赚了500多万。将前两年亏的钱赚回来,还有盈余。房车的盈余让王福义看到了前景,也让王福义下定了决心:做自己的工厂,做自己的品牌。
“帮别人卖东西,也只是在帮别人做品牌。既然能做出来,那为什么不自己做工厂、做品牌、做产品呢?”找到了自己的定位,王福义也立马着手做了。
2016年,迷野(MIY)房车成立。王福义在做进口房车改造的基础上,分两条路线来实现自己的目标:
第一,不断地打磨产品,进行产品迭代,在产品方面做出迷野独有的优势。
第二,与政府进行合作,打造房车产业园。
2017年,王福义开始跟政府谈投资房车产业的合作。2018年迷野开始申请自主建造房车的资质,年底就将资质办齐。2019年1月,迷野推出自己的第一款拖挂式房车产品,1年的时间里销量就达到中国排行第一。
相较于欧美国家,中国房车行业起步较晚。无论是人均房车保有量,还是露营地数量都不足美国的百分之一,这就意味着房车在中国是一片还未厮杀起来的蓝海,留给王福义的还有很多的机会。
王福义把迷野房车的发展规划成四个阶段:
第一阶段,整合政府资源建立房车产业园;
第二阶段,企业招商,将想做房车的企业聚在一起,一同把中国房车产业做大;
第三阶段,打磨产品,持续进行产品迭代更新,使迷野的产品在市场上具备强大的竞争力;
第四个阶段,平台化,构建一个从制造供应链到租赁,从交易到进出口等一系列环节的涉及房车领域的平台。
王福义告诉i黑马记者,迷野目前还处于第三阶段,但是迷野已经在往平台化进行布局了。王福义将迷野房车布局的业务分成五大板块:
1.房车生产制造与改装;
2.国内外房车贸易;
3.房车租赁、销售、售后;
4.旅游路线推荐;
5.房车露营地建设。
于这5大板块,迷野房车将建立一个房车游玩生态产业链。
“未来我们还会创造出一个新的职业,像滴滴司机那种。就是爱旅行的人,买一辆房车拉着需要旅行的人一起去旅行,这样自己在旅行的同时,也能赚钱,还是快乐地赚钱。”
王福义黑马营20期结业
王福义最终的梦想是希望让中国房车跑遍全球,尽管无论是王福义本人,还是迷野都没开始做这方面的战略规划。在王福义看来,中国的市场太大了,只有先把中国房车市场做好,才能立足本土,放眼全球。“我们做房车的经验积累不到十年,国外的一些企业已经是几十年了,所以他们经验更丰富,我们要先把本土化的房车做好,才能再通过技术迭代做好出口。”
2025年,随着60后第一批人的退休,并且中国老龄化人口逐年更快递增,给房车旅游行业带来的是更广阔的发展前景。未来,王福义和迷野房车能走到那一步我们无法得知,但是不可否认的是王福义和迷野已经先一步获得了房车领域的入场卷,在先天上已经具备了优势,王福义需要做的就是将优势一步步扩大。
04
尾声:一直在路上
“我两次创业都赶上了风口。第一次创业是中国经济发展速度最快的那几年,人们都注重美,注重发型形象;第二次创业又赶上我们国家消费升级,人们对房车的需求快速增加。”
王福义认为自己是幸运的,每一次创业都恰好赶上了风口,搭上了时代的列车。但是,除去幸运之外,我们要看到是王福义本身的坚持、洞察这些活下来的创业者应该具备的品质。某种程度上,王福义的创业故事是行业、时代的缩影、草蛇灰线,当将这些草蛇灰线连在一起,我们能看到的是某一行业的面貌、时代的侧面。
从美容美发店到鄂尔多斯,再到迷野房车的过程,也是王福义从一个懵懵懂懂的创业者到失败的投资人到成熟的企业家的过程。
当问到未来是否再去创业时,王福义肯定地说自己会再去做投资。
“我还会一如既往地选择投资行业,用不了三五年的时间,只是不会像过去那样认识不清楚就往里面投了。”

迷野房车在成都开展会
接受i黑马记者采访的上一周,王福义还出差去了趟四川成都,然后一整周都在四川那边拓展业务,他的微信步数平均每天都超过了17000步,按照每步70厘米来计算,约为12公里。
王福义喜欢玩,喜欢旅游,所以他第二次创业遇到了房车,选择了房车,也选择了一直在路上,王福义的创业人生依旧在坚持,没有停止,他说未来他还会继续进入投资行业,那怕未来显得遥远又不可知。
如果说创业是一场人生修炼
黑马营就是向上生长最好的土壤
欢迎加入黑马营“一亿中流”加速计划
↓↓↓
点击底部分享、赞和在看,完成三连击,把好的内容传递给更多需要的人。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