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财经《银行财眼》丨出品
文丨远山
提到交通银行,人人都能想起那句耳熟能详的“百年交行,百年传奇”。光绪三十四年,公元1908年,交通始建,是中国历史最悠久的国有商业银行之一,也中国早期的发钞行之一。1987年重新组建后的交行正式对外营业,成为第一家全国性的国有股份制商业银行。然而在六大国有行中,交通银行的业绩与抗风险能力处于垫底位置;股份制银行中,交行虽体量占优势,各项指标却被招行碾压。此外,被投诉量大,信用卡问题频发,交行内控问题严重,多次踩监管红线,屡次被重罚...百年交行的传奇,似乎正在逐渐褪色。
01
盈利、抗风险指标处于国有六大行末流
交行于3月26日公布了2020财年报告,比较之下,交通银行净利润位列六大国有行的倒数第二名,净利润增速则位列六大行倒一;不良贷款率却排名六大行第一,是最低的邮储银行的两倍。
根据年报,2020年交通银行实现营业收入2462.00亿元,同比增长5.91%;实现净利润782.74亿元,同比增长1.28%。但交行净利润在六大国有行中排倒数第二,净利润最后一名邮储银行643.0亿元,仅与交行相差约140亿元。对比净利润增速,交通银行净利润增速仅为1.28%,位列六大行末尾。
资产质量方面,2020年受到新冠疫情影响,银行不良率整体升高,各大银行的资本充足率面临一定挑战,均较2019年有所下滑。但六大行中,交行不良贷款率最高,为1.67%,较上年末上升0.20个百分点。交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下滑幅度最大,较上年末下滑0.35个百分点;且交行拨备覆盖率为六大行中最低,仅为143.87%。
从年报披露数据来看,尽管交行同为六大国有行,交行的业绩和抗风险能力却略显逊色,与其他五家国有行相比还有一定差距。
时隔一月,交行发布了2021年第一季度财报。一季度交行未改“本色”,盈利和抗风险能力依旧是六大国行末流,且一季度交行资本充足率降低,利息收入、投资收益也降低,信用减值损失增加。
根据一季报,该行今年一季度营业收入为683.44亿元,同比增5.14%;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为219.46亿元,同比增2.31%;营业支出为434.73亿元,同比增6.98%。
从盈利能力看,交行今年一季度归母净利同比增2.31%,属行业平均水平,不过其利息收入同比降3.66%,净利息收益率较2020年下降3个百分点,投资收益同比降15.22%。一季度营业支出中,业务及管理费为177.65亿元,同比增0.55%;信用减值损失为149.38亿元,同比增25.61%;资产减值损失150.85 亿元,同比增26.85%,其中贷款信用减值损失138.15 亿元,同比增13.67%。
资本充足水平方面,今年一季度末,交行资本充足率和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5.04%和12.82%,较上年末分别下降0.21个和0.06个百分点。 
资产质量方面,今年一季度末,交行不良贷款率为1.64%,较上年末下降0.03个百分点,但不良贷款余额1011.04亿元,较上年末增加34.06亿元,增幅3.49%;交行信用卡不良贷款率为2.35%,较上年末上升0.08个百分点。同时,拨备覆盖率143.42%,较上年末下降0.45个百分点。
在六大国有行中,交行以一季度219.46亿的净利润位列六大行倒二,与最后一名邮储银行212.01亿仅相差7亿元;交行一季度不良贷款率为六大行最高,为1.64%,邮储银行不良贷款率最低0.86%,交行几乎是邮储的双倍。
02
各项指标被招行完败
如果有人质疑将交通银行与几大老国行相比不合理,因为不在同一起跑线上,不具可比性。
那么招商银行从成立时间、体量规模,均与交行相近。经比较发现,招行虽是股份制银行,各项指标却碾压交行。
1987年4月1日,交通银行重新组建后的正式对外营业,成为中国第一家全国性的国有股份制商业银行。仅时隔7天,同年的4月8日,招商银行在深圳蛇口招商路北十栋诞生。
严谨来看,交行的体量与招行相比还是具有优势的,但体量虽大,质效欠佳。就2020年净利润相比,招行为976亿,交通银行为796亿,二者净利润增长率分别为4.86%、1.93%。
净息差方面,招行为2.49%,交行仅为1.57%。据安永统计,2020年受LPR下调及让利实体经济的影响,2020年度我国上市银行的平均净息差(净利息收益率)为2.15%, 如此看来,交行远不及行业平均水平。
抗风险能力方面,交通银行资本充足率为15.25%,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87%,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2.88%,而招商银行对应的三项指标分别为16.54%,12.29%,13.98%。交通银行2020年度各项资本充足率指标均低于招商银行。
然而不良贷款率这项指标,交行远高于招行,2020年度交行不良率为1.67%,招行的不良贷款率仅有1.07%。此外,关于银行风险应对准备情况,交行2020年度的拨备覆盖率低的出奇,仅为143.87%,而招行高达437.68%。
03
投诉众多,屡踩监管红线被罚
交通银行在消费市场的表现堪忧,即使是引以为傲的信用卡业务,投诉量也很高。凤凰网财经《银行财眼》在某投诉平台上搜索交通银行,共出现4515条结果,包含3733条投诉,其中信用卡的投诉量达到3359条,位列纠纷排名第一。
在天眼查查询发现,交通银行涉及的司法风险多达千条,案由排名第一的也是信用卡纠纷,数量达1156条,是排第二名案由“金融借款合同纠纷”的近两倍。
据媒体报道,交通银行太平洋信用卡中心曾于2020年8月被上海银保监局责令进行整改。因对部分信用卡催收外包管理严重不审慎等两项违法违规行为,交行太平洋信用卡中心被罚款共计100万元。同时,该行其他业务也相继曝出受罚问题,并被摩根大通将其A股评级下调至中性。
今年以来,交通银行多次踩监管红线,因涉及信贷资金违规用于房地产开发,被挪用置换股东土地出让金等案由,被银保监等机构严厉处罚,合计处罚金额近四百万。
据凤凰网财经《银行财眼》此前报道, 4月22日交通银行舟山分行因违规向关系人发放信用贷款被罚款55万元。
今年3月23日,交通银行深圳分行因并购贷款管理不到位等原因被罚290万元。深圳分行除了并购贷款管理不到位,交通银行深圳分行还存在违规为地方政府提供融资,借道固定资产支持融资贷款用于房地产开发,支付管理不合规,向投资公司发放的贷款管理不到位;小微企业贷款房产评估费由客户承担,存贷挂钩等多项违规案由。
今年3月12日,交通银行义乌分行因违反审慎经营规则,贷款资金被挪用于置换股东土地出让金支出,被罚款25万元。
04
内控严重不合规,六旬老人“被”贷款上百万
今年3月初,因内控严重不合规,交通银行客户经理伪造客户资料,导致“六旬老人”被贷款的案件引起了社会热议。
2021年3月8日,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的文书显示,一名六旬老人李燕文因欠债被交通银行告上法庭。但李燕文从未贷款,也从未委托任何人进行贷款,却莫名其妙变身“老赖”。她竟发现,贷款合同及材料上的签名均由银行工作人员伪造,贷款也被诈骗团伙卷走。
判决书显示,2012年8月30日,交通银行与69岁的李燕文签订《个人循环贷款合同》,贷款额度为150万元,期限为1年,此外,双方还签订了《最高额抵押合同》,约定以李燕文坐落于北京市海淀区的自有房屋作为抵押物,为150万元贷款提供最高额抵押担保。2012年9月4日,交通银行向李燕文发放了150万元贷款,但李燕文此后未偿还贷款利息,因此交通银行官园支行将李燕文告上法庭。但李燕文否认了银行指控,她认为,涉案贷款合同缺乏合同生效要件,本案是犯罪团伙内外勾结利用空壳主体和虚假材料骗取银行贷款,骗取老人房产的非法套路贷行为。在贷款办理过程中,只有房产证是真实的,其余所有贷款资料都是交通银行客户经理背着李燕文伪造的。
经法院查明,双方签订的《个人循环贷款合同》、《最高额抵押合同》、《房屋共有权人同意抵押声明》中的字迹并非本人书写,在签署《提款申请书》和《个人综合授信业务受托划款确认书》两份材料时,材料信息,都是交通银行工作人员于某辰在李燕文签名之后补填的。此外,另一份《附加协议》中的李燕文字迹也非本人签写。此外,交通银行客户经理于某辰故意违反银监会规定,冒充李燕文向交通银行办理贷款,同时与诈骗犯直接联系放款、还款事项,并且将贷款打入李燕文未知的虚假供货方和账户。李燕文没有使用贷款,也没有过还款。交通银行向刘某江的银行账户发放贷款,违反了《个人贷款管理办法》等规定。
法院判决,交通银行工作人员在本案贷款业务的办理过程中存在重大过错,交通银行既存在对自身的员工管理不善、教育不足的问题,亦存在贷款审批及风险核查部门工作不力的问题。二审最终判定,李燕文不需向交通银行偿还贷款本息。
此案败诉后,交通银行受到监管问责和处罚。2014年6月17日,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北京监管局出具《关于对李燕文、曾某明第二次投诉反映问题回复的函》。该函表示,交行官园支行客户经理于某辰未与曾某明进行面谈面签,其行为违反了《交通银行北京市分行个人贷款面谈、居访、面签操作规程》以及银监会《个人贷款管理办法》。北京银保监局已要求交通银行北京市分行对于秋辰等相关人员进行严肃问责和处罚,发现员工违法行为的,将及时移送司法部门。
2017年9月30日,北京银保监局出具《信访答复意见书》,在交行和李燕文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案中,交通银行存在贷前调查不到位,未严格执行面谈面签制度、未严格履行尽职调查职责等问题,北京银保监局已暂停该支行个人消费贷款业务六个月,并责令交通银行北京市分行对李燕文循环贷款中所发现违规情况的相关责任人进行问责。而早在2015年2月,交通银行北京市分行给予于某辰调离原岗位、通报批评并记过处分。
此案件引起的反响巨大。凤凰网财经《银行财眼》浏览裁判文书网发现,除此之外,还有多起交通银行败诉的案件。仅2020年一年,败诉案件涉及信用卡被盗刷、违反客户存款的安全保障义务、风控不合规、未能合理提示理财风险、未及时消除征信坏账等,案由类型广泛。
05
百年交行将如何发展
总结过去一年,交通银行董事长任德奇在年报致辞中表示,2020年交行保持了经营的韧性与业绩的稳健,实现了量的合理增长与质的稳步提升。规模、效益稳步增长,盈利增长的内涵、结构与方式向高质量转变,其存量风险加速出清,资产质量平稳可控。
针对未来发展,交通银行行长刘珺表示,交行将综合经营优势,实现交行发展与实体经济的同频范式跃迁,并将持之以恒抓好风险授信、数字化转型等工作。同时,交行将“建设具有财富管理特色和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银行”,锻长板、补短板,助力“十四五”高质量发展。
但综合各项数据来看,交行经营并不占优势,短板的数量众多。其业绩在六大行中垫底、各项指标被招行完败、内控问题严重、投诉数千、屡次踩监管红线被罚,经营情况似乎并不理想。短板难补,长板又不突出,交通银行的“百年光环”似乎正逐渐暗淡,下一步交通银行将如何发展,能否建设成为世界一流银行,凤凰网财经《银行财眼》将持续关注
-   END   -

凤凰网财经官方微信 ID:finance_ifeng
喜欢此文,欢迎转发和点在看支持凤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