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公众号“新京报贝壳财经”(ID:banglicai)
作者:覃澈
据说,假发圈有句老话:世界假发看中国,中国假发看青岛。而青岛假发,则要看李哥庄。
每天清晨,山东青岛胶州李哥庄都是从一阵阵木梳刷过假发,发出的“沙沙”声中醒来。
一名女工从箱子里拿出一捆长度整齐的假发,仔细检查着发质和色泽,再细心地将其分类。另一名女工正在用手工缝纫的方式,将一缕缕假发钩织在发套上,多年的经验让她的动作迅速而精准。
“一顶假发,从原料到出厂至少需要经过40多道程序,稍有不慎,就可能出现瑕疵。”在李哥庄从事了20多年假发制作的张国告诉贝壳财经记者。
据说,假发圈有句老话:世界假发看中国,中国假发看青岛。而青岛假发,则要看李哥庄。
假发是李哥庄的大产业。从1980年开始,假发成为李哥庄在全世界的一张名片。在全球高端假发市场中,来自李哥庄的产品占比达到40%以上。
据海关统计显示,李哥庄报关发制品企业共有51家。2020年当地假发行业年产值达到28亿元,解决就业人口1.2万人。
这个面积75.8平方公里的寻常小镇,正在通过这个小众的产业,让全世界认识它。
01
天下假发出李哥庄
“要买假发,来李哥庄就对了。保证什么款式,什么颜色都有。”3月23日,当出租车在李哥庄飞驰穿行时,司机自豪地介绍说,“每天都有来自全国各地的客户来这里选购假发,大家都知道李哥庄的假发全球都出名。”
李哥庄的假发产业已有时日,但出现在国内普通大众的视线中,还要拜这几年成为网络热词的“秃然经济”所赐。
微博热搜中,“脱发算工伤么”话题一石激起千层浪,曾在短短一天之内就达到了600多万阅读,引发2万人次讨论和1.7万原创。而在阿里健康此前发布的《拯 救脱发趣味白皮书》中,搜索购买防脱发产品的人群里,80后占比38.5%位居榜首,90后也以36.1%的占比排名第二。
脱发带来的颜值危机让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焦虑,在寻找防脱产品时他们也开始注意起假发来,一些人便将视线盯向了李哥庄。
“现在头发脱得厉害,太影响颜值了。”生于1988年的青岛男生李彬(化名)在当地一家假发专卖店里花4000元买了顶假发,“戴上去后比之前显得年轻多了。”他告诉贝壳财经记者,因为经常熬夜工作的关系,自己最近开始出现脱发的情况。
在淘宝上搜了几圈后他发现,这些假发尽管款式繁多,但发货地大多来自山东胶州李哥庄。和客服沟通后,他特意利用周末驱车前来购买假发。
“以前觉得戴假发很怪,但现在为了美,根本不在乎了。再说以现在假发的逼真度,只要不说,谁看得出来?”同样特意赶来李哥庄选购假发的王珂(化名)说。
3月24日,贝壳财经记者在李哥庄一家假发专卖店看到,店铺四周整齐地摆放着数十款假发。这些假发长短、造型、风格各有不同,价格也从两三千元到近万元不等。
“真人假发虽然比化纤假发、混合假发等其他品类价格更高,但效果无疑是最好的。”记者在店员的指引下尝试佩戴了一顶假发,手指触及时发现其发质逼真顺滑,戴上头后也没有沉闷的感觉,“真人发戴上去后能和顾客本身的头发完美融合,还能让理发师修剪出适合自己的发型。”
店铺销售人员说,“经过数十年的发展,如今李哥庄生产的都是高端真人假发。舒适度和仿真度无可比拟,也使得李哥庄假发在全球闻名。”
02
走!去海外卖假发!
李哥庄的假发,确实做的是全球生意。
据 淘宝平台2019年3月所发布数据显示,2018年“假发”成为海外成交商品的第一名,平均每2秒就能卖出一顶假发,年成交额15亿元。同年假发品类的销 量在南非、尼日利亚等非洲国家以300%的增幅高速增长,在欧洲国家的销量相较于2017年增长也超过了50%。足见国产假发在海外市场的畅销度。
这与观念有关。国内市场早期受传统观念影响,对脱发、秃顶比较敏感,对于假发购买比较排斥。而海外市场中,白人出于对自身形象的在意,会主动选择假发遮掩谢顶情况,而黑人头发不仅脱发比例相较白人更高,且天生无法长出飘逸的长发,假发无疑更是刚需。
自然,海外市场成为国内多家假发公司争夺的核心市场。
但要想在海外市场站稳脚跟并不容易。当地顾客常年佩戴假发,对品质优劣很是熟悉。稍有瑕疵,都会遭遇退货。
“李哥庄假发主要切入高端市场,通常是工人手工缝制。但在发展前期因为品质欠缺稳定性,导致不良品出现率较大。”青岛海森林发制品公司创始人孙鲁正印象深刻。
当时看着库房里堆积的不良品,他内心犹豫。尽管由于假发原料成本太高,业内对不良品大多选择返工重做,甚至有企业混杂在产品里卖给客户,但作为初闯进海外市场的企业,品质无疑是赢得市场的核心。
孙鲁正最终一咬牙:将不良品全部销毁。
“得知这一消息时,很多员工赶到销毁现场进行劝阻,甚至不少女工人暗自哭泣。”时隔多年,多位员工回忆起那天仍记忆犹新,“当用剪刀将不良品一刀剪断那瞬间,内心极其难受。”
接下来那段时间里,孙鲁正和同事频繁地出现在各地发制品展会现场,和经销商对接、向客户展示假发,并带回一笔笔订单。重塑了品质问题,公司有了更扎实的底牌。
2003 年,公司在尼日利亚最大商业城市拉各斯设立公司,短短一个月内销售了4个集装箱,销售额达80万美元;2004年,进军日本市场,不久后便接到一笔13万 美元的大订单;同年欧洲市场也不时发回多笔几万美元的订单。产品能受到高端市场的欢迎,这让孙鲁正暗自捏了捏拳头,成了!
初步打开海外大门的孙鲁正,开始规划起更大的布局来。
假发在海外更类似于时尚产品,要想获得更多订单,必须紧跟流行风格。
为了抓住潮流风口,孙鲁正和同事随时都在关注市场趋势,不断通过客户的反馈进行调整,他们几乎隔段时间就会推出全新的产品。“客户也比较乐意看到新产品。毕竟常规的假发毛利率大约为15%,而符合时尚的假发不仅卖得快,毛利率也能达到25%。”
03
碧昂斯、米歇尔·奥巴马也是客户
叶明敬的青岛越秀发制品公司自诞生时起,主要销售对象就锁定欧美和黑人市场。
在短暂度过两年给其他品牌贴牌加工的筹备期后,2005年,积累了资金和技术的叶明敬开始打造起自己的品牌来。
要想让海外客户知道自己的品牌,需要砸大量的资金打广告。推广重心在跨境电商平台和海外自建网站的叶明敬深知除了品质外,流量也同样重要。单是谷歌平台,每 个月的推广费就可能花上数万元。“前期根本没考虑赚多少钱的事,甚至一顶价值200美元的假发,广告成本可能就200美元。”
2004年,叶明敬突然接到一个来自美国的咨询来电,对方询问他能否进行假发定制。
“当时我们的销售模式是做好成品直接发过去,客户按照头围和喜好在店里选款式购买。”叶明敬说,“况且以前只做过白人和黑人两类假发,根本没做过棕色人种的假发,更别说私人定制了。”
但在得知对方是欧美天后碧昂斯的美发师后,叶明敬敏锐地察觉到这或许是一次推广机会。他迅速答应了下来,并组织工人加班进行设计。
一周后,对方将根据碧昂斯头型大小所制作的简单头模,以及所希望设计的发型发色等要求寄了过来。叶明敬决定摒弃传统的机器制作,采取了更为精准的人工缝制。
为了做好这顶假发,叶明敬特意从韩国购买来硅胶头套搭配真发,选出厂里最好的技术师傅,将头套放在膝盖上用手一针一线地进行钩缝。钩缝完成后,再按照对方所寄来的参数用石膏做成模型,将假发套在上面逐一调整。
但对方很快反馈说效果不是太好。按当时的技术,定制一顶假发加上往返运输时间需要45天,而对方收到货时,很可能出现碧昂斯头发长长了而不能完美匹配的情况。
第二次设计的时候,叶明敬特意换了个更具弹力的头套,如此一来,即使碧昂斯发型和长度发生任何变化,都能完美套入其中。
因为给“碧昂斯定制假发”的影响,让叶明敬迅速在欧美市场受到欢迎。越来越多的客户在他的官网上下单购买。很快,他也迎来了第二位名人顾客。
2012年,公司销售人员在网上发现米歇尔·奥巴马(美国前第一夫人)对假发情有独钟,就开始不断地通过网络和其取得联系,在介绍产品时主动提出送假发的请求。
“前后送了两顶价格为200美元上下的假发,后来对方还主动花钱购买了一顶。”叶明敬将奥巴马的购买截图和发货地址都郑重地保留了下来,“虽然没给公司带来巨大的经济收益,但这个取得的广告效果的确是无法想象的。”
04
一年28亿的生意
“这些每顶一二百美元的假发为李哥庄在全球市场带来难以想象的名气,甚至在全球高端市场中占比达到40%以上。如果是黑人高端假发市场,占比更是达到80%。”叶明敬说。
李哥庄的假发产业,可以追溯到40多年前。
这个地处青岛市近郊,胶州市东北部,面积仅为75.8平方公里的村镇,背靠青岛母亲河大沽河。
“假发早期兴起于日韩,流入中国市场后,李哥庄有地理位置优势,成为国内最早了解到时尚风气的区域。”胶州市委宣传部副部长赵法文告诉记者,“自然,在假发款式、流行色彩以及工艺水准等领域,领先于国内其他区域。”
受日韩假发畅销全球的启发,李哥庄人发现原来假发能在市场中获取如此大的收益。很快,李哥庄开始出现类似发制品公司。几乎整个镇子里每户家庭都有人在从事这一产业。
“2000年左右时,几个人就能在家弄个假发作坊。镇上随时在听说谁又出去收头发了,谁又开了一家新的发制品工厂。”当地一位假发从业者印象深刻,“包括后来很出名的几个假发企业,大多都是在那段时间里诞生的。”
越来越多的假发作坊开始涌现在李哥庄乃至整个胶州。而四川、云南、重庆等地区也频繁出现着李哥庄人的身影,他们手握剪刀、镜子和秤杆,在这些区域收购头发,再运回家乡进行加工,最后转手卖到海外市场。
据官方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李哥庄发制品企业和小加工点共计300余家。其中注册登记发制品企业共有187家。而根据海关统计显示,李哥庄报关发制品企业共有51家。2020年当地假发行业年产值达到28亿元,解决就业人口1.2万人。
“如果将只做商贸的团队算上的话,肯定不止几百家。”叶明敬说,“毕竟假发给李哥庄带来了实质性的变化。”
变化是显而易见的。贝壳财经记者了解到,不仅行业巨头每年销售额能达到数亿元,其他寻常规模的假发厂商同样也有几千万元的销售收入。当地一些专门从事跨境电商的商贸团队每年成交额不乏近亿元者。
“以前在其他行业的工资也就三四千元。现在在假发工厂上班,不但工作稳定,工资也能达到五六千元。”一家假发工厂的员工表示。
05
海外市场存不确定性?国内市场待打开
“尽管受疫情影响,海外销量有所下滑,但提前布局,疫情结束后势必会迎来销量爆发。”叶明敬说。
站稳海外市场多年后,李哥庄的假发厂商开始转头重视起国内市场来。
“国内市场并不好做。”在李哥庄经营着一家假发企业的张国告诉记者,“国内市场以前以病理性假发为主,需要佩戴假发来遮掩光头。而其他的消费者对假发存在排斥心态。此前有假发公司邀请明星代言,但效果平平。”
不过,观念在慢慢改变。年轻人对美的追求,让他们无法接受自己出现脱发等情况。而新消费观让其对于假发的接受程度显然更高。
“现在年轻人对于假发的接受度远高于此前的消费者。”3月25日,记者在位于青岛市区的一家假发专卖店时,遇到正在试戴假发的林菲(化名)。她告诉记者,这是自己买的第三顶真人假发,“不同场合需要佩戴不同假发,所以干脆多买了几顶。”
据2019年国家卫健委发布的数据,中国的脱发人群已经达到2.5亿,占人口总数的五分之一左右,其中35岁以下的人更是占比达到63%,市场规模达到千亿。
这使得年轻人成为假发行业主力消费者。林菲告诉记者,她身边不少朋友都有类似情况。在无法通过药物调理,以及植发价格过高等因素下,假发成为大家共同的选择。
“年轻人对假发的认知程度正在逐年提升,国内市场未来势必也是厂商争夺的重点。”叶明敬毫不遮掩自己对国内市场的野心,为了切入这一市场,他不但开始和线下理发店进行合作,还在2019年就开始涉足直播。
“主播会佩戴各种假发、假发片出现在直播间,分享一些假发的佩戴、洗护等知识,而观看人数明显每场都呈上升趋势。”叶明敬说,“一场直播下来,能接到近百顶假发订单。”
一位当地假发行业从业者告诉记者,国内流行的假发主要分为假发片、半发套、全发套等不同类别的产品,而价格也从数百元到上万元不等。“通常一顶好的假发价格都在几千元,这也是国内年轻人最容易接受的价格。”
现在,假发专卖店不仅卖假发,有的还特意在店里设置了理发师、造型师,以便于客户在线下体验时能更容易接受假发。
“明显感觉到国内顾客对假发的认可度在逐渐提高。”一位假发店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对于国内消费者而言,假发是产品+服务的模式。”
发展并非全无风险。让李哥庄假发行业隐隐感到不安的是,原材料如今在逐渐减少。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近年来随着国内外假发市场需求越来越大,原料成本明显呈上涨趋势。
今年3月,据媒体报道,云南昆明海关联合多地海关打掉10个走私真人头发团伙,总案值超过11亿元。这一事件也引发业内众多从业者密切关注。
“这意味着众多工厂将加剧对现有假发原料的争抢。未来不排除原料成本提升,进而导致价格上涨。或许会出现国内消费者被昂贵的价格劝退的可能。”上述业内人士说。
李哥庄所生产的假发受高端定位影响,主要材质通常为全真发。此前从业者们大多在四川、重庆和贵州等地收购头发。这些地区气候潮湿,当地女性头发细腻而茂密,天然适合用来做高端假发。而海外市场则更倾向于在印度等东南亚国家进行收购。
“通常最好的头发是18岁小姑娘的‘少女发’,头发品质比其他任何年龄段的品质都要好,但价格也更贵。”孙鲁正告诉记者,“而因为疫情影响,无法从海外市场获得头发的情况下,国内头发价格目前持续上涨。”
记者了解到,假发的原料成本根据原料品质、长度、加工方式存在较大差异。高品质的长发原料价格每公斤可高达几千元。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如今国内10英寸的人发原料价格大概每公斤600元左右,14英寸的每公斤通常在1200元或更高,而更长的人发价格则在两三千元。
“每公斤涨了50到100块钱。”一位从业者说,“每家假发厂商每次采购都是以几吨计算,原料远远达不到市场需求。”
不过,多位从业者在接受采访时并没有对此过分焦虑。“现在一些大厂开始对原料重视起来,甚至已经在提前布局。或许暂时性没有‘缺发’的困扰,但如果到了2026年,确实也需要考虑了。”孙鲁正说。
如今,他们更乐于看到的是,这一箱箱假发从工厂运出,发往全球各地。

记者手记
当“秃然危机”下的年轻人遇到假发
对假发的好奇和关注,源于不知何时起头上原本茂密的头发变得日渐稀疏起来。这让我一度陷入“脱发危机”所带来的焦虑当中。
脱发似乎成为当代年轻人无法绕开的话题。在阿里健康此前发布的《拯救脱发趣味白皮书》中,搜索购买防脱发产品的人群里,80后占比38.5%位居榜首,90后也以36.1%的占比排名第二。
相比植发所需要的高昂费用,假发似乎成为最合适的选择。
在查阅李哥庄资料时,发现这个面积仅为75.8平方公里的小镇,居然占据着全球高端假发市场近半份额,更为碧昂斯、米歇尔·奥巴马等名人做过定制假发。这让我产生浓厚兴趣:假发真有那么逼真?
在出发之前,不少得知我此行目的的朋友都开玩笑让我带几顶回京,这让我再次感受到脱发给年轻人带来的危机感,以及假发正逐渐成为日需品的趋势。
在 李哥庄多家假发工厂走访时,我注意到从业者们为了跟随时尚潮流,而不断研究造型和款式的认真态度;为了让顾客能更舒适地佩戴,日复一日不断改进的钻研精 神。一顶假发从梳理零散真人发的第一道工序开始,到制作完成打包出厂的最终环节,中间需要40多道步骤。其中任何一环稍有不慎就可能毁掉整顶假发。
而在体验假发佩戴时,假发的品质彻底颠覆了此前我印象中“闷”、“重”、“仿真度不高”等认知。
假发品质的不断突破,全国市场的广泛认可,这背后的一切和李哥庄人在这个领域上不断深耕息息相关。走遍全国各地找到最合适的真人发、日以继夜地研究假发款式、飞往全球各地参加展会洽谈订单……这些重复的工作,成为每一个李哥庄假发从业人每天的生活日常。
尽管疫情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假发在海外市场的销量,但如今国内市场随着年轻人观念的转变,以及为颜值买单的心态,假发正在逐渐被接受。
或许,对于国内市场消费者和更多遭遇“秃然危机”的年轻人而言,假发正加速走近他们的身边。
-   END   -
凤凰网财经官方微信 ID:finance_ifeng
喜欢此文,欢迎转发和点在看支持凤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