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北戴河桃罐头厂电影修士会
公众IDbeitao666

如今内娱明星实在是太爱卖惨了。
前有吉克隽逸在采访间隙对媒体说做明星好难,要全能还要抗压,希望网友再对他们多一些宽容。
后有张庭直播哭诉自己每天工作好辛苦啊,一年365天自己得工作356天,六点起床十一二点才能结束,都不能陪女儿儿子吃饭了。
如果是两年前,大家可能会转发点赞:姐姐好辛苦!心疼嘤嘤嘤!
但现在,你可拉j8倒吧!
毕竟近几个月的热搜越来越让普通民众意识到,自己和明星真的已经不是一个阶级的了。
从锁的9亿到爽的1.6亿,这些天文数字时常让人感到恍惚,他们的流通货币是冥币吗?
你再一扫娱乐圈,入目都是黄金。
微商女王张庭,年入过亿,有一座价值十七亿的大楼,位于徐汇滨C位六千万的豪宅,占地一千多平方米,站自家阳台上就可以直接俯瞰黄浦江。
每一次直播流的那不是眼泪,而是钻石。
另一位直播天后李湘也很豪气:“我们家一个月的餐费7万元,每月零碎开销60万,一年大概720万。其实一个月七万块的菜钱一点也不多,大家都差不多,就像汪涵他们家也是一样的。”
而众所周知,那个被罚了9亿的女明星家底依旧非常丰厚,被爆出戴着价值百万的粉钻,墙上挂着价值1亿的拍卖画,吃着500块钱一斤的葡萄。
这些都是全国观众比较耳熟能详的名字。我们再来看看三线以下,你以为没有多少收入,那些所谓的糊咖。
比如卖惨的吉克隽逸,也不是什么一线歌手,至少还没有她的后辈张碧晨作品多,但人在北京有可以跑步的豪宅,吃饭用的都是爱马仕东方骏马餐具。
以及经常查无此人,出圈都是因为下面太大弄伤前女友的蒲巴甲,在北京六环有栋面积上千平方米的独栋别墅。
完全不知道有什么作品的何瑞贤,双十一淘宝推荐,随便一分享就是平时常吃的五千多一块的火腿。
女明星买东西什么时候不买了呢?刷手机刷到眼睛痛了就停了。
首先声明,我们并不是仇富,作为高收入人群,他们展露自己的生活其实也并没有什么问题。
就像《生活家》里邱冬娜说的,人家就是在表现自己的日常呀,有什么问题?
展露自己的财富当然是没问题的,但有问题的是,这些明星在展现的同时,不知不觉就失去了正常人类该有的同理心,你甚至都不能叫他们一声凡尔赛,而是要尊称一声:人上人。
我们是什么时候开始意识到如今的明星已经是人上人了的呢?
大概是当这些明星有意无意在言语中透露出高高在上的优越感,并且开始毫不遮掩的时候。
鲁豫对着贫困山区的小朋友问出了当代的“何不食肉糜”。

“你为什么不吃肉,是肉容易坏吗?”
王传君说最惨的时候,自己卡里只有100万,他慌了神。
华谊长公主王文也和闺蜜群聊时管普通女生叫“农民”。
关晓彤在活动中称呼观众为“老百姓”。
当“打工人”这个梗爆火的时候,格格也没错过,在《王牌对王牌》里衣衫褴褛,自诩为“打工人”,你可能无法确认这是综艺编剧的锅还是明星的真实想法,但你总能看出来,原来“打工人”在他们眼中,是乞丐啊!
王鸥在节目中向人诉苦说自己早就想退休了,但就是因为买不起房。一旁的大张伟道出真相:你是要买小区吗?
当然,有人会说这些明星本就站在高起点,目标和普通人自打一开始就不一样。
但更赤裸的事实是,如今草根出身的明星也和之前不一样了。
以前的草根明星可都是全凭自己一身本领,在人才济济的娱乐圈杀出一条血路,才能保证自己站得稳脚跟。
可现在的情况却是,只要有人买单,你只要是个活人,脸不重要,性别不重要,身材不重要,甚至你这个人都不重要,就能分分钟把你捧上神坛。
一年前还在公交车上感叹如何才能在上海这座大城市站住脚的杨超越,一年之后,她通过选秀节目成团出道,已经能在采访中熟练聊起房价了,并且紧接着拎包入沪,从盐城的乡下女孩摇身一变,成为新一代为城市建设做出贡献的优秀新上海er。
如此之快的阶级跨越,以前只能在张百忍飞升成玉帝的故事里才能看到。但现在,成佛都不需要九九八十一难了,眼睛一闭一睁,两只脚就上天了。
退一万步讲,即便他们又有钱又没同理心,搞文艺的嘛,是比较特殊,我们关注作品就好了。但放眼望去,作品没看到,shi倒是一大堆。
就这样,他们还要卖惨,前有明星集体转发“演员是高危职业”,现在有“我们好辛苦,你们应该对我们多一些关爱”。
我仿佛不认识“辛苦”这个词了。
什么叫辛苦?
如果辛苦的程度是指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需要加班没有假期,那请问当代哪个上班人不是这样?
消防员辛不辛苦?警察辛不辛苦?农民辛不辛苦?每个在格子间兢兢业业加班在“地狱西”浑浑噩噩挤地铁的年轻人辛不辛苦?
而且面临同样甚至远超他们的工作强度,却连这些明星工资的零头都赚不到。
所以在这两种前提下,他们的卖惨显得太虚伪了。
问题来了,这些明星都是故意的吗?
我看不全是,是他们本身所处的阶级让他们已经失去了同理心,他们早已经看不到真实的人间是什么样的了,他们已经在考虑永生,民众却在考虑活着。
他们的文化程度也不允许他们知道《了不起的盖茨比》里的金句:每当你觉得想要批评什么人的时候,你切要记着,这个世界上的人并非都具备你禀有的条件。
尤其再和最近的社会新闻一对比,大家心头火蹭蹭往上冒,情绪一度到了看一眼明星说自己累就气得想让他闭嘴的地步。
要拼死拼活才能每月赚到三四千的我们去同情随随便便就到账几个亿的你们?
在这种情绪的蔓延下,越来越多的民众高喊:戏子误国!戏子无义!
从极端的爱到极端的恨,往往就是一念之间。
步入2021年,可能再没有哪个国家的娱乐业能比中国娱乐圈这么让大众充满恨意。
还记得很多年前,民众与明星之间的关系还没有到如今这种剑拔弩张的地步。
以前称呼这些演员、歌手那都是人民艺术家,他们是能给人民贫乏枯燥的生活带来欢乐的。
民众和明星都是发自内心的亲近,因为大家自觉和明星之间的差距并不大,都是这个国家的打工人,只是说文艺工作者可能会比普通人多一些在大场面抛头露脸的机会而已。
刘琳之前接受采访时说过,2、30年前,无论主角还是配角,大家都是在一栋楼里,吃着一样的盒饭。

包括刘德华之前上《康熙来了》时也说过有人帮他整理鞋子自己会觉得很尴尬,说不用不用我自己来。

而昨天一条很火的热搜是,#助理跪地为王子文穿鞋#。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起变成这样的呢?
编剧汪海林早前接受记者采访时曾提到,拍电视剧《铁齿铜牙纪晓岚》第一部的时候,三个主演每集的片酬和编剧一样。“然而现在的情况是一些影视剧的主演会拿到上亿的片酬,是同级别导演或编剧5到10倍的价格……现在超一线明星和其他主创的片酬差距可以说是达到历史最大了。”
天价片酬,是直接导致这场危机的“萨拉热窝事件”。那天价片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2009年,华谊作为中国首家影视公司上市,所谓“中国影视娱乐第一股”。
中国民营影视行业迎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良好发展时期,民营影视公司越开越多,制作的国产电影电视剧越来越多,票房也越来越好。
而后,赵薇、晓明、双冰等等大花大草纷纷开始入股经商,以前的小演员转头成了手握大权的企业家。虽然干的事情过多的副作用就是,他们不够“努力”了,可哪怕作品质量不能保证部部在线,但有一部经典就够观众琢磨好几年的,怜爱之心让观众还是倍增敬意。所以冰冰的“我不嫁豪门,我就是豪门”能让观众大呼respect。
后来,以杨幂为首的资本对赌战打响了,于是在这个阶段出现了一大堆为了完成对赌协定而拍的烂片。但此时的观众还没觉得有什么不对,虽然烂但是有自己喜欢的演员还勉强能看,他们以为这个时期应该会很快过去,影视剧新浪潮马上就会来临。但他们没想到的是,这其实是漫长喂屎的开始。
在影视行业瞎搞的同时,娱乐节目也没闲着,本身是为了服务广大普通有才人士所诞生的选秀节目,逐渐变成了装疯卖傻人群聚集地。
毕竟为了吸引选手报名把节目的门槛压得奇低,如果说2005年超女能看到怒音天后胡叶新是中国娱乐节目探索路上开的小玩笑,那2021年再次出现这种情况只能说是把观众当傻子。
进入信息爆炸的新世纪后,媒体宣传炒作的能力和影响力都在日益扩大——开拓市场、谋求经济利益的目的驱使着各种媒体不惜成本地通过文字图像等手段大肆进行炒作,将其宣传功能发挥到了极致。
许多年龄还小心智不健全的粉丝一股脑就是冲冲冲,而且为了给他们这种冲锋陷阵找一个借口,他们陷入一种个人英雄主义中,所有人都来掺和一脚。此时的风口上真是猪都能飞,一时间鸡犬升天。而饭圈化也给追星的粉丝带来了畸形的价值观,富二代人设乐此不疲。
流量造假时代来临,一切如同多米诺骨牌一样哗啦啦地开始大规模暴露。然后又爆出天价片酬、偷税漏税...此时的民众才惊觉,当明星原来这么容易赚钱?
本来以为他们都在做傻子,被别人整天嘴来嘴去的,好像一只猴子啊,可没想到猴子竟然是我自己。
所以为什么有人甘愿前赴后继地进入娱乐圈,因为真的能翻身农奴把歌唱啊。谁一天给我208万,别说是网暴我了,当面跟我对线我也能成啊!
可这些拿到了好处的明星似乎并不懂“沉默是最后的遮羞布”这句话的含义,一个一个的行为挑战民众的下限,甚至一个个地来炫耀自己的特权。
因为“知网事件”隐退互联网的翟博士又重新蹦跶起来了,对于一般人来说,终极社死的“学术造假”对他来说似乎毫无影响。
几年前,他以一己之力让毕业论文查重率降到历史最低,于是每年一到毕业季骂翟天临是无数毕业学子的惯例。
可今年翟博士似乎很不满网友对他的攻击,他一副你别怪我,要怪就怪自己不够努力的态度,高高在上的语气让人生气。
如此忽而大厦将倾,一切的平衡就在今年被打破,明星和民众成了跷跷板两头势不两立的两面。
袁隆平先生逝世当天,井柏然因为吃炸鸡脸肿被喷成了筛子。发生大事,谁转发了微博谁没有转发,一个个都做成Excel记得清清楚楚。以至于后来产生的怪现象就是,明星没有因为挣得多所以加倍地努力做得更好,民众看到明星就开喷,谁让你赚得多,骂你两句怎么了。


所以最后的问题甚至不在于什么德不配位,而是谁有钱骂谁就对了,玩脱了的结果就是,最后大家都疯了。
更悲哀的是,在赛博科技时代,资本家深知明星与民众之间的矛盾,所以一而再再而三地制造这种对立来借此炒作。
比如前几日的综艺《五十公里桃花坞》,先是用断章取义的剪辑让观众以为苏芒是说650元一天的餐费不够,在挑动了绝大部分人的爆点,达到节目的宣传效果后,再放出完整版的剪辑,解释其实说的是21天650元,再放上一个嘻嘻哈哈不正经的道歉来试图平民愤。
民众生活中真实的痛点被他们用来取乐调侃,他们高高在上的样子仿佛以前的中世纪贵族,哦不,也许他们本身已经觉得自己是贵族了,所以就像在围观古罗马斗兽场中为了活下去而拼命厮杀的平民一样,这只是他们取乐的游戏。
一个疯狂的时代已经到来,以前普通人和明星之间有一块遮羞布,大家都心知肚明这种差异,看破不说破。毕竟曾经社会新闻和娱乐版面都不在一个平面。
可自从电子媒体兴起,现在都是连着新闻一起看。当聋哑运动员为了几千块奖金命丧黄土高原和明星“微服私访”还不满三位数伙食费平行躺在热搜上时,对比就无比明显了。
这个世界的参差在娱乐圈体现得淋漓尽致,当然有日薪208w的疯爽,也有一天208块也挣不到还要众筹治病的女团成员。
归根究底,我们要提倡明星薪酬正常化,让艺术回归艺术,让拥有世界级财富的人有世界级的作品,做着世界级的事。
大家各司其职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
还有,下一次,明星再把自己当人上人之前,还是先想想,到底谁才是爹?
毕竟,伟人们曾经说过:
“我们的文艺属于人民” ,“人民是文艺工作者的母亲”。
参考资料:
《从华谊兄弟传媒集团上市看中国民营影视的发展》
《我国娱乐电视节目的市场化倾向》
设计/视觉:VINCENT


酷玩实验室经授权转载
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分享给朋友或朋友圈请随意
到底谁才是爸爸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