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差评
公众IDchaping321

2013 年 1 月 13 号,万维网之父伯纳斯 · 李发了这样一条推特。
亚伦死了。
世界的漫游者们,我们失去了一位睿智的长者。
为正义而战的黑客们,我们失去了一个同伴。
父母们,我们失去了一个孩子。
让我们哭泣吧。
次日,著名的黑客组织 Anonymous( 匿名者 )黑了麻省理工旗下网站,纪念亚伦同时呼吁政府对计算机犯罪法律进行修订。
你可能之前并没有听说过 Aaron Swartz( 亚伦 · 斯沃茨 )
他是一位公认的天才,几乎终生都在为了普通人能更自由获取信息而奋斗,在政府的施压下,他没能活过他的 26 岁。
今天,我们就来聊聊亚伦的故事。
亚伦是个妥妥的 80 后,出生于 1986 年年末,是个很牛 X 的程序员,但光看照片,可能看不太出来。。。

令人羡慕的发量 ▼
他父亲是一家软件公司的老板,亚伦两三岁时就接触到电脑了。
那个时候,互联网的世界才刚刚起步,连图形浏览器都还没有,对于当时的小朋友来说,是一件门槛较高,而且不那么有趣的玩意。
 但亚伦这小屁孩还是沉迷上了。。。
其他小朋友都在捡树枝装绝地武士时,亚伦就拉上他弟弟本 · 斯沃茨一起用 Basic 语言写起了星球大战的问答游戏。
后来还用 MacIntosh( Mac 的前身 )和硬纸箱自制了台 ATM 。。。
一般人过万圣节都顶南瓜头,亚伦则怂恿他弟弟在万圣节装成他最喜欢的新电脑 —— 初版的 iMac 。
他弟弟还真就答应了。。。▼
随着小屁孩长大,技术越发精湛,动作也大了起来,他搞了一个知识分享网站:The Info Network。
亚伦的想法是这样的。
这个世界上一定有人对那些或晦涩、或冷门的知识有所了解,那为什么不到这个网站上来写一写?后面来的人可以阅读这些信息,并且修改他们认为不妥的地方。
所有人的知识,向所有人分享。
这个在现在看起来很靠谱的想法,当时遭到了他老师的奚落,“ 这太可怕了!你不能让随便一个人都来编百科全书 ”。
亚伦并没有被其他人的想法吓倒,仍然按照自己的想法把网站做了出来,这个网站跟现在的维基百科非常类似,但比维基早了五年~ 
这一年,亚伦 12 岁。
当然,真正的天才,不会只 开挂发光一次。
14 岁,亚伦参与创建了 RSS1.0,这是个帮助用户跟便捷的聚合、阅读各种网页信息的工具,不少人至今受益。
15 岁,亚伦受邀为知识共享( Creative Commons  ) 编写代码!~ 
在传统版权中,作者默认拥有自己作品的所有版权,而在知识共享许可下,作者可以通过 “ 保留部分权利 ” 的形式,实质上放弃部分权利,与公众分享。
越多人 “ 保留部分权利 ”,互联网上的公共版权池就越丰富。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些协同作业中,亚伦并非是蜻蜓点水般的参与,而是不可或缺的。
2002 年年底,他甚至被知识共享邀请,为 600 多名观众介绍他写的架构。
当时不少观众都被整懵了。。。
为什么会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屁孩来演讲?
啥?这小子干了这么重要的活??
卧槽,电脑屏幕竖起来我连这小屁孩的脸都要看不到了。。。
但在他们回过神来,发现大人们还真就在听这小屁孩的发言!
嗯,在干了这么多事以后,这哥们终于快成年了。
跟一部分天才的剧本一样, 17 岁的亚伦考入了重点大学,斯坦福,并且很快辍学。( 小孩子不要模仿,要模仿请先模仿亚伦考重点大学...  )
其实他高中就曾经辍过一次学,不是因为读不下去,只是觉得上学没啥必要,大概说法是:“ 我没有必要跟老师去学几何,我自己读读几何课本就懂了 ”。
后来他还接受过一次采访,赤裸裸鄙视了一下教育体制。。。
大佬发言 ▼
辍学后亚伦继续编程。
机缘巧合下他成为了 Reddit 的联合创始人,这个网站后来饱受欢迎,被杂志巨头康泰纳仕看上收购。
亚伦也顺便成为了百万富翁。
然而,就跟不屑于接受斯坦福的教育一样,亚伦也不屑于这堆钱,他仍然住很早之前租住的小公寓,穿着自己的破牛仔裤。

也许从头到尾,这个世界上能吸引他的就只有:网络。
2008 年,一篇《 游击队开放获取宣言 》在互联网上被广泛传播,署名为亚伦 · 斯沃茨。

这篇文章有点小长,很精彩,想看的可以自己去搜原文。
这里差评君简述一下几个文章的重点:
1. 息就是权利,但信息被私有化了。比如你想要阅读最著名的科学成果,那就要给某个出版商一笔钱。
2. 哪怕是版权已经失效,进入公共领域的书籍,也被上了锁,成为公司赚钱的工具,即便是公共领域的资讯,公众也无法自由获取。
3. 我们需要资讯,无论它在哪里,把自己的成果以保留有限权利的方式公开,把版权失效的资讯归档上传,把那些公司锁住科学论文下载共享。
让资讯向第三世界的孩子们也敞开大门,而非成为第一世界精英大学的特权,让我们,为了资讯自由获取而战!
这个想法从道德角度无可厚非,但从法律角度,却有待商榷。
亚伦的悲剧,开始了。
美国法院行政办公室有个 PACER 系统,里面都是联邦法院记录文件,这玩意每页 8 美分。
但按理说,这些文件属于联邦文件,根本不受版权保护,呵呵~ 
美国政府拿本就属于公开领域的文件谋利,一年躺赚 1.2 亿美元左右。。
于是,亚伦就搞了一个程序,从 PACER 里面下载了 270 万份文件公开,让普通人不需要付费也能看!~ 
当局气炸了,指控亚伦是一个偷走他们数百万美元财产的 “ 窃贼 ”!
这件事情让 FBI 怼着亚伦做了两个月的调查,给他带来了不少麻烦,但真正让他陷入困境的还是 JSTOR 事件。
2010 年末,亚伦故技重施,通过 MIT 的计算机网络从 JSTOR ( 一个数字图书馆数据库 )下载了大量学术期刊。
又㕛叒发现了,这次还拍下了证据。
当局发现后安装了一个摄像头 ▼
有了证据,美国特勤局特工把亚伦给逮捕了。
联邦检察官指控亚伦犯有重罪,涉嫌电信欺诈并违反了《 计算机诈骗和滥用法案 》,最高将面对 100 万美元的罚款和 35 年的牢狱之灾。
这些罪名被质疑过重,毕竟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亚伦想要拿这些文件商业化,而且当时主要受害者 JSTOR 也撤诉了。
但当局表示,现在黑客活动,电信犯罪这么活跃,我们需要杀鸡儆猴,亚伦,你看你像不像这只鸡?~ 
当局还找到了亚伦前女友,翻出了《 游击队开放获取宣言 》,作为亚伦想要进行犯罪的动机证明。
2012 年 9 月,联邦检察官将原本的 4 项重罪指控更换成了 13 项指控。
亚伦面对的麻烦越来越大。
2013 年 1 月 11 日,亚伦在布鲁克林的公寓里上吊自杀。

这一年,他 26 岁。
在亚伦被捕后,一个名为 Greg Maxwell 的人在互联网上分享了一个近 33G 的文件,里面全是来自 JSTOR 的论文,并附上了一封信。
信很长,这里还是简述下:
这些论文都是 1923 年前发表的,已经进入了公共领域,是全人类公有财产,但 JSTOR 却对每篇文章收费 8-19 美元不等。这是对全人类的偷窃。
知识的自由传播是科学研究的基石,限制版权这一操作对于学术作品是不合适的。这些论文的作者也没有获得利润,获得利润的只有出版商。与纯粹的娱乐作品不同,能否自由使用学术成果将影响全人类。
我曾考虑用匿名的方式发布,以规避那些荒唐的罪名,但担心这一行为会被错误的归咎于亚伦,这让我的良心很不安,我对自己說,任何值得做的事都值得冠上你自己的名字。
亚伦逝世数周后,一位十多岁的小朋友上了新闻,这个小屁孩在阅读了 JSTOR 里的论文后,想出了一种提早检测胰腺癌的方法,现在在进行早期测试。
如果成功了,无数人的生命可能会被延长。
这就是为什么,亚伦做的事情如此重要。
到现在,互联网上已经有了很多在线 “ 图书馆 ”,哪怕是在较为冷门古籍领域,也有人会进行资源整理归档,并且无私奉献出来。
这个在线古籍图书馆底部栏写了这样一句话 ↓ ↓
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群人在为了信息自由这一理想奋斗,让无数普通人受益其中,如果亚伦泉下有知,应该会很开心吧!~ 
参考资料、图片来源:
thenextweb.com 《 Anonymous hacks MIT web pages in tribute to Aaron Swartz 》
rollingstone.com 《 The Brilliant Life and Tragic Death of Aaron Swartz 》
《 The Internet's Own Boy : The Story of Aaron Swartz 》
Michael Francis McElroy for The New York Times 
public.resource.org/aaron/army/index.html 
pamlin.net 《 Full letter from Greg Maxwell + some thoughts about access to knowledge and media 》
酷玩实验室经授权转载
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分享给朋友或朋友圈请随意
有人离开了,但将永远活着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