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一位美国白人市长,宣布他只允许白人记者对他进行采访,我们可以很清晰地预见由此造成的后果,黑命贵BLM与安提法等恐怖组织将如蝇逐臭蜂拥而上,借此机会洗劫那座城市,左派议员黑小将们,将轮番上台煽情表演,在密集炮轰谴责之下,那位白人市长将身败名裂,黯淡下台,从此退出政坛。
但如果是一位黑人市长,她将白人记者拒绝在外,只允许黑人与棕色人种记者对她进行采访,那将会发生什么?
两天前芝加哥就发生了这么一件严重种族歧视的事件,不是白人对黑人,而是黑人对白人的歧视,最令人担忧的是,这不是发生在民间的私人歧视行为,而是公职人员的公开歧视,如果按照进步主义分子的标准,也许我们可以将它看成美国新的系统性,政策性歧视的开端。
58岁的民主党人女黑人莱特福特于2019年当选芝加哥市长,她是芝加哥有史以来首位非裔女市长,也是首位公开同性恋身份的市长。两天前,她宣布,她将只对“黑人和棕色人种”记者进行一对一的采访,以纪念她担任这一职务的两周年纪念日
当她宣布采访方案时,大概忘了她在当选市长宣誓就职时,曾经宣誓“支持美国宪法和伊利诺伊州宪法”。美国宪法第14修正案被解释为禁止种族歧视;《伊利诺伊州宪法》禁止在就业和住房方面的种族歧视,并谴责“因种族或提及种族而煽动对一个人或一群人的暴力、仇恨、虐待或敌意的言论”。
这位黑人女纳粹分子将她的种族歧视行为,解释为这是她毕生争取多样性和包容性的斗争的一部分。她抱怨,市政厅的新闻团队“几乎全是白人”,她说“市政厅记者团中只有少数几个有色人种记者。虽然有些有色人种的女记者有时会报道我的政府,但市政厅的记者中却没有黑人女性。我觉得这是不可接受的。”
她还说:“我在想,在这一天,当我们看到我就职两周年的时候,作为一个有色人种的女人,作为一个女同性恋,在我看来,多样性被摆在最重要的位置上是很重要的。”
当莱特福特陷入了黑人被压迫(实际上美国黑人现在是一等公民)要翻身做主人,以及对所谓多样性的憧憬中时,令人庆幸的是,大多数美国人都觉得莱特福特的种族歧视行为非常可耻,她的这番纳粹操作,连她的黑人兄弟们都看不下去了美国全国黑人记者协会,宣布“不能支持”芝加哥市长将白人记者排除在外,他们发表声明:“虽然市长完全有权决定如何在她的周年纪念日上处理她的新闻工作,但我们必须再次声明,全国黑人记者协会的倡导历史并不支持将任何真正的记者排除在对新闻工作者的一对一采访之外,即使这是一天的时间。”
黑人领袖民权律师利奥·特雷尔痛斥莱特福特是个种族主义者,他说:“她不是一个隐秘的种族主义者,而是一个公开的种族主义者。”“你想知道什么是系统性的歧视,系统性的种族主义?当一个城市的市长制定一项政策时--这是系统性的种族主义,但她却逍遥法外。”他说,该市的记者应该以歧视为由起诉她。
在猫爪看来,莱特福特是个左翼巨婴症患者只要能满足这位民主党黑人女同的多样性的私人需求,不仅可以不顾美国主体民族白人的感受,连宪法都可以形同废纸,这种以自我为中心,满足私欲而无视社会秩序、历史传统与道德伦理的行为,实际上是现在美国所谓进步主义左派的真实写照。
除此之外,最近左翼分子还患有臆想症,在这几天以色列与哈马斯匪帮的战火中,对于民主党人伊丽莎白·沃伦和伯尼·桑德斯来说,哈马斯的恐怖主义和以色列的自卫是无法区分的,他们将哈马斯恐怖分子臆想成一种中东版的BLM黑命贵与安提法,对抗以色列人的系统性种族主义、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这群幼稚的蠢货看到了巴勒斯坦人在精准打击下的个别误伤,但却看不到假如以色列没有铁穹系统拦截,3000多枚针对平民的哈马斯火箭弹,将造成多大的死伤。
这是个罔顾真相,不尊重常识,左祸狂魔乱舞,肆虐的年代,左祸不绝,美国国运难昌。
本文系猫爪原创,转载请注明公众号猫爪会
注:猫爪重新建立新号“猫爪会”,请原关注“猫爪社”的读友以及新读友长按下图二维码,识别关注“猫爪会”,也可加本人微信:digecatclaw,以防失去联系。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