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5年,当美国匆忙从越南战争中解脱出来时,一位年轻的美国民主党参议员发表演讲,反对在南越即将沦陷之际,在摇摇欲坠的悬崖上向盟友提供救生绳索。
他说:“美国没有义务撤离任何一名南越人”,他的名字叫乔拜登,46年后,他通过选举欺诈,成为美国总统。
现在,随着美国军队打算从20年的战争泥潭中解脱,匆忙从阿富汗撤军,这位现任美国总统,前任越战逃兵将面临着美国外交政策的又一个重大道德问题:华盛顿会挽救与美国军队合作的阿富汗人的生命吗?
毫无疑问,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比赛,一场与官僚主义繁文缛节的斗争,对数千名帮助美国和联军部队的阿富汗翻译和合作者来说,他们命悬一线,生死攸关。
这是因为美国撤军后,伊斯兰恐怖组织塔利班将接管阿富汗政权,塔利班希望惩罚那些留在阿富汗的翻译,他们觉得,为了防止未来与外国势力合作,他们对那些在上世纪90年代与阿富汗苏联政权合作的翻译过于宽容。塔利班已经下定决心清除“通敌阶级”。在这一范畴内,塔利班将翻译人员和其他与美国的合作者都被视为必须铲除的对象。
有些人可能不清楚塔利班与阿富汗战争到底是怎么回事,猫爪给大家捋一捋。
塔利班是阿富汗的伊斯兰恐怖组织。“塔利班”在阿富汗普什图语中是“宗教学生”的意思,也称“学生军”,而事实上这些宗教学生都是伊斯兰邪教头子从穷人家掠夺的孩子,他们从小就被口授灌输极端教义,鼓动献身圣战,但为了更好控制他们,避免他们从外界接触新的思想,没有教会他们识字,
所以说是宗教学生,其实与学生没半毛钱关系,都是文盲。
这伙类似李自成流寇暴力团伙,发动阿富汗内战,在1996年攻占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并成立了临时政府接管政权,实行极端宗教统治,声称要把阿富汗建成世界上最“纯洁”的伊斯兰国家。
他们颁布政令禁止电影电视,严控娱乐活动;男人必须蓄须,女人必须蒙面,不允许妇女接受教育和就业,违者将受到严厉惩罚,这些倒行逆施让曾经富饶的阿富汗倒退到贫瘠的原始社会,五年后,也就是2001年,塔利班最高领袖奥马尔走火入魔,他下令摧毁全国所有的佛像,炸毁了2000年历史的世界最高的石雕立式佛像——巴米扬大佛,引起世界公愤。
同样是2001年,伊斯兰恐怖组织-基地组织向美国发动911恐怖袭击,这是美国独立战争以来,第一次本土遭到外来袭击,彻底地激怒了美国人民,在911事件结束十多天以后,美国对基地组织以及塔利班发起了进攻,这场战争就是阿富汗战争,它的实质是反恐战争。
在战争开始前,没人会料到这是一场持久战,包括美国自己大概也是没想到的,但事实就是双方缠斗了整整18年。
让美军伤透脑筋的是,他们在阿富汗面对的是没有人性没有底线的伊斯兰匪帮,无法用常人的思维来理解,比如说,他们和哈马斯一样冷酷无情,擅长将老幼妇孺推到前面当他们的挡箭牌,这就使得美军的军事行动畏手畏脚,生怕误伤平民,无法彻底歼灭他们。
另一方面,这伙贼人采取了灵活的游击战,美军来了就跑,躲到山洞里,看似好像天下太平,但是当美军走了,他们卷土重来,继续祸害百姓,反正只要美军稍微放松一点,阿富汗就又是他们的天下了。除此之外,他们还鼓动被洗脑的狂热信徒绑上炸弹,向美军发动自杀袭击,让美军措手不防
所以最后的结果是,美军确实重创了塔利班,包括基地组织的头目本拉登最后被美军击毙。但在战争中美国有约2300名美军士兵、近4000名美国承包商在战争中身亡,超过两万美国人在战争中受伤,美国累计已为阿富汗战争投入超过2万亿美元,付出了这么多代价,但化整为零的塔利班仍然在阿富汗横行天下
于是美国社会开始反思2001年开始的这场阿富汗战争是否值得,他们觉得尽管付出了上述代价和近20年的时间,这场战争并没有带给美国真正的胜利。最后舆论压力之下,拜登政府与塔利班2月底签署的和平协议,宣布美军将撤出阿富汗,标志着美国在阿富汗军事行动的失败。
回过头来,再来说说阿富汗人签证的事,美军撤出阿富汗并不代表可以轻松推卸所有责任,还有很多遗留问题有待解决,比如,在战争期间,
有无数不堪忍受塔利班绿色恐怖,热爱自由的阿富汗人挺身而出,他们自愿协助美军的军事行动,或者作为翻译,或者提供情报,美国曾经承诺将给这些义士美国签证作为回报
现在美军撤离了,他们该怎么办,美国是否应立即兑现签证承诺,让他们摆脱死亡威胁,这是美国拜登政府面临的道德问题
,特别是随着等待签证的阿富汗翻译人员,被武装分子当成袭击目标的死亡人数不断增加,这些都加剧了这种担忧。

更令人担忧的是,
这些阿富汗人获得签证的道路仍然布满了官僚障碍
:从繁琐的申请文件到与美国领事官员的面谈,然后是更多的面谈、更多的文件和更多的处理。美国国务院公布的数据显示了这一时间表的累积情况:审查文件的一个步骤平均需要10天,而行政处理的另一个步骤可能需要3个多月。该程序的另一个步骤是代表团的委员会主任对申请进行审查,以决定是否批准该申请,
这平均需要833天,远超过两年的时间来处理

如果签证需要等待这么长时间,可以肯定的是,那些曾经为美国提供帮助的阿富汗人将没有一个人能活着离开
,尽管情况是如此危急,根据情报资料统计,到目前为止,
至少300名翻译人员和他们的家人被塔利班报复杀害
。但是到目前为止,
惰政的拜登政府还没有向国会提交如何尽快处理所有签证的完整计划,激怒了国会的共和党人与美国退伍军人组织。
“我们不能允许阿富汗成为另一个西贡,”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共和党领袖迈克尔·麦考尔在一场有关阿富汗问题的听证会上慷慨激昂的说道。“
这不仅仅是关于在阿富汗等待签证的人。如果我们的盟友和伙伴不相信我们会信守诺言,或者认为他们会被抛弃,这可能会对我们的国家安全造成无法弥补的损害
。”

美国国防部发言人罗布·罗德威克少校也出来表示,五角大楼“支持”尽快缩短签证时间,“
帮助那些为我们的部队提供宝贵服务的人,他们往往冒着极大的个人风险,或家人。

他说:“我们需要制定一项计划,
帮助那些冒着生命危险与袭击美国的暴徒作战的人。他们具备了寻求来美国并获得公民身份时都应该具备的品质。

越来越多的国会议员和美国退伍军人对拜登政府施加压力,要求他们采取行动。这些议员和倡导团体担心没有足够的时间来处理所有的申请,议员们认为,
如果政府不能解决积压的文书工作,就应该在他们等待签证的时候,组织把翻译及其家人疏散到喀布尔,甚至第三国或其他美国军事基地。
这起阿富汗人签证问题引发的政治风波,让猫爪想起了一个故事,也许可以给拜登政府一点启发,看看人家以色列人是如何回报那些曾经帮助过他们的人
哈马斯创始人谢赫的长子叫莫萨博,这个人也被称为哈马斯王子,原先他也是一位激进分子,是哈马斯的铁杆支持者,但后来他在一次袭击行动中被以色列逮捕,在监狱中,他看到哈马斯成员对同伴的折磨,心理发生了动摇,在和以色列安全人员聊得来,与看不惯监狱中哈马斯成员之间的互相折磨仇视,他弃暗投明成为了以色列在哈马斯的卧底。
莫萨博干得很不错,帮助以色列预先阻止了哈马斯数十次对以色列的恐怖袭击,同时提供大量情报,让以色列定点清除大批目标,1999年莫萨博皈依了基督教,后来,他的身份暴露了,哈马斯追杀他,以色列送他去美国上学,但是最后美国人发现莫萨博是哈马斯王子的身份,要将他驱逐出境。
故事的重点也是最令人感动的情节发生了,莫萨博的上线,也就是以色列特工依兹哈克得知此事之后,专门飞到美国为他出庭作证,但是因为暴露了特工的身份,他不得不辞职,不过他表示并不后悔,因为莫萨博曾经帮助过他曾经帮助过以色列,他觉得这样做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于国于己问心无愧,一个感恩的人必是蒙恩的人,也因此他收获一份真挚的友谊:他和莫萨博成为终生的朋友。
本文系猫爪原创,转载请注明公众号猫爪会
注:猫爪重新建立新号“猫爪会”,请原关注“猫爪社”的读友以及新读友长按下图二维码,识别关注“猫爪会”,也可加本人微信:digecatclaw,以防失去联系。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