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我进的是女厕所吗?”
最近,微博上出现这样一个话题:
#男童滚出女厕所#
引起讨论的是这样一条微博。

有位妈妈带男孩去女厕所方便,遇到一个小女孩。
小女孩不理解,就问自己妈妈,为什么男孩要来女厕所呢?女孩妈妈也用了很温和的回答来解释问题,“可能哥哥的爸爸没来,来了就去男厕所了”。
她并没有反对这个行为,还帮忙找补了一下。
男孩听到这段对话后,想要从女厕所出去,其实是不好意思了,我反而觉得这是一种家教好的表现,很正常。其实,这个年纪的小孩已经对性别有所分辨,也有一定程度的明辨是非的能力。
但这男孩妈妈不这么觉得,非把这母女俩的对话当做是对她和儿子的嘲讽。
还用了一种听起来匪夷所思的描述,“好死不死今天女厕所有个小女孩,能不能嘴别这么欠”。
这种描述里透露出的那种轻蔑的态度,让不少女性都觉得被冒犯到了,进而感觉到愤怒。
而前事尚未平息,又一起类似事件发生了。
有人发微博说,有个妈妈带着一对双胞胎小男孩进了女厕所。
其中一个男孩进去后,挨个门缝偷着看。
当这位博主走出厕所后,发现孩子爸爸正在外面等候,并不存在无法带去男厕所的情况。
这位妈妈在非必要的情况下,把男孩带进女厕所,同时也没有对孩子行为进行合格的管控,会引起反感,就更不让人意外了。
类似的事情,我自己也碰到过。

(PS.今天的作者是位女生)
我们公司隔壁有一个教育机构,每天都有不少小孩进进出出,常常会有小男孩被带进女厕所,甚至有同事撞过有小男孩自己跑进女厕所。
在各种社交媒体上,也有很多类似事件曝光。

比如这种,一走进女厕所,发现前面不但等着两个小男孩,其中一个还直接脱了裤子蹲在地上。
还有各式各样在女厕所自由活动的男孩们。
每每如此,让很多女性忍不住发问,
“我进的是女厕所吗?”
2.如何看待男童被带进女厕?
这个话题发酵后,我看过一些妈妈关于这件事的看法,发现她们大多觉得很委屈。
从她们的立场来看,带男孩去女厕所似乎是一个约定俗成的习惯,毕竟大家都是这样做的。
她们觉得出门在外,大家都会有这种不得已、不方便的时候,如果妈妈单独带孩子出门,孩子还没到可以自理的年纪,没有独立上厕所的能力,需要家长的帮助,那带进女厕所解决问题也是正常的。
此外,她们更顾虑的是孩子的安全问题
所以不仅会在男孩想要上厕所的时候把孩子带进厕所;还会出现自己上厕所时,不放心孩子一个人在外等待,所以也要把孩子带进厕所的情况。
如果仅限于此,这样的行为还是能被体谅的。
但偏偏很多家长无法管控好孩子们的行为,也没有什么公共道德,这便容易给女厕所本身的使用者造成影响。
一来,女性的隐私不受保障。
当男性进入到女厕所这样的女性公共设施中时,难免会让人觉得自己的身体和隐私暴露在另一个陌生男性的注视下,哪怕这个男性是个几岁幼童。
而且,小孩年纪就这么大,本来就不受控制,被带进女厕所的小男孩常常被曝出有乱跑、乱推门,甚至趴在地上从门缝偷看的行为。
对于孩子来说,这或许是好奇的一种简单表达,但对于使用厕所的女性来说,会感受到冒犯。
甚至之前有新闻讲到,被带入女厕所的小男孩,偷窥女生上厕所,并作出不雅手势。
有些小女孩也会觉得受伤害,不愿意在有男孩子的场合上厕所。
二来,容易撞见尴尬的场景。
小孩想要上厕所时,总是等不及,有些家长一心为了孩子着想,便不管不顾,直接让小孩在洗手池解决问题。

如此一来不但卫生问题堪忧,还会意外让女性撞见并不雅观的场面,既尴尬又难堪。
三来,延长了等待的时间。
大部分公共场所的女厕所总是人满为患的,女性总是需要排更长的队、花更长的时间用于等待。
在这样的情况下,却还要把一部分空间和时间,让渡给本来不是女厕所服务对象的男性幼童,难免容易产生负面情绪。
但即便如此,大部分人对于这种行为本身还是抱有一种友好的理解,哪怕会牺牲掉自己的部分感受。
这种出于情分的理解和体谅,却不应该被部分家长当做一种理所当然的正常。
并在被拒绝、被反感时,摆出一种“我没错”的高姿态,觉得被针对了、权利被侵犯了。
实际上,带男童进女厕,并不是她们的权利。
从教育的角度来看,这类行为也不值得提倡。
两三岁的幼童已经有初步的性别意识,能感受到自己和其它异性之间的差异。
此时已经到了他们建立性别认知的重要时期,让超出这个年纪的男孩习惯性进入女厕所,很容易造成某些认知上的错乱,不是正常的教育方式。
我记得去年有这样一个新闻,说有个6岁男孩明知道厕所有人还强行推门而入。
回到座位后,因为男孩行为感到冒犯的女生,和男朋友一起,找到男孩的母亲,希望得到道歉。
明明是很合情合理的要求,却遭到男孩母亲的破口大骂,还骂得很难听。
这件事情暴露出来的问题很明显。6岁的小孩不是不懂事,只是被教育得不在乎这些。
带着男孩去女厕所的行为也是同样,会模糊他们本应养成的性别差异。
这类畸形的教育,对小孩是不利的。
3.怎么又变成了性别争议?
我原本一直把这个话题当做值得讨论的社会问题,但不知不觉,它似乎也变成了性别议题的战场。
一些妈妈把这种拒绝男孩进女厕所的行为,视之为对自己权益的侵犯,觉得这些都是来自未婚女孩的恶意,还声称总是“女人为难女人”。
还把生不出孩子和生不出儿子,当做一种“诅咒”。
甚至认为别人对她们行为的反抗,都是一种“生不出儿子”的气愤和嫉妒。

这种愚昧的言论还蛮可笑的。
理所当然会被反驳,反对者用“太子娘”这样的称呼嘲讽这些妈妈仿佛家里有皇位要继承。
也有人把结婚和生儿子视为原罪,觉得这些人就是觉得生的儿子更金贵。
并且不断质疑为什么爸爸不能去带小孩上厕所,是不是男性在家庭教育里的缺失。
最后这话题又衍变成老生常谈的性别争议,引发一阵争吵和互骂,但根本无法解决本质问题。
这种现象让我觉得奇怪。
明明是一些不合理的设置引发的矛盾,最后总是会演变成人与人的矛盾、性别与性别的矛盾。

大家都相互要求理解与体谅,却忽略了只有改善那些不合理的设置,才能更好地解决问题。
争吵永远无法解决问题。
4.除了吵架,我们还能做什么?
在我看来,与其车轱辘永远没有结论的争执,不如直接点,联合起来呼吁更多公共场所设置第三方卫生间,并合理配置男女厕空间比例。
别让公共场所打着为了方便带着男孩出门的妈妈的旗号,做出在女厕所设置小便池这种离谱的事。
实际上,如果第三方卫生间能大范围普及,我觉得能解决很多问题。
比如家长带着异性小孩出门会方便很多,不用硬要把男孩带进女厕所,把女孩带进男厕所。
对需要有人陪同、照顾的老年人、残障人士,以及某些性别障碍者,也更友好。
不过话说回来,目前很多新建的公共场所,尤其是机场或大型商场,都配备了第三卫生间或母婴室。
但因为推广比较少,很多人都忽略了他们的存在,或者没意识到这些是可以使用的。
如果能增加标识和引导就更好了。
但万一所有条件都具备,还是有人为了图方便,偏要带异性小孩进女厕所,那便让人无话可说了。
当然,有些地方虽然标注有第三方卫生间,但实际却被当做了工具间、杂物间,没能起到应有的作用,这也很不应该。
在鼓励第三方厕所普及的同时,男女厕所的比例也应该设置得更加合理化。
因为生理结构等多方面原因,女性上厕所的时间是长于男性,如果要保障合理的如厕时间,应该男女厕有不同大小的设计。
这一点在《城市公共厕所设计标准》中有体现:


要求商场等地的附属式公共厕所,女厕建筑面积宜为男厕建筑面积的2倍,女性厕位的数量宜为男性厕位的1.5倍。
但由于不是强制条款,很多地方在设计时并没有遵照这样的要求,而是图方便,用了相同的面积。

而由于男厕原本就会在外部空间安放小便器,导致同样情况下,男厕可容纳人数多于女厕。
多重因素叠加,女厕总是大排长队便不难解释了。
当然,我也看到过有人呼吁要把隔间都建设成封闭的形式,来避免偷窥等问题的出现,但这显然也是治标不治本的做法。
最后多说两句。
很多事情,原本并不是人与人之间矛盾,不需要一味要求双方相互体谅、理解,去适应错误。
相互理解,永远不是解决问题的方式,只是一种逃避的手段,而那些被逃避的问题,早晚会以更加摧枯拉朽的态势再度袭来,直接引爆。
不妨把情绪指向错误本身,改正错误才是更直接、简单、合理的诉求方向,不是吗?
-END-
点击下方按钮关注
回复晚安
可以看到一篇“性瘾者”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