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世界报》5月15日发表题为《以色列-巴勒斯坦:国际社会的无力》的社论,文章认为,国际社会在巴以问题上显示出了无力感,全文摘编如下:
是对缺乏可替代方案的反应,还是担心出现令人尴尬的沉默?西方各国将惯用的辞令施加于巴勒斯坦武装派别和以色列之间的军事升级:“恢复冷静”,呼吁“对话”。人们数年来所目睹的这种外交言辞和战场上可怕的现实之间存在的巨大差异损害了世界各国的可信性。最近,联合国安理会显示出了国际社会的这种无力。
5月17日,受巴以冲突影响而逃离家园的巴勒斯坦妇女和儿童在加沙地带拉法的一所学校临时栖身。新华社发(哈利德·奥马尔摄)
美国之前对此不表态,但最终不得不参加会议。但无论如何,纯粹口头的声明可能不会有任何影响。巴以冲突和其他危机一样,暴露出一种显而易见的事实,就是不存在“国际社会”,存在的只是一个分裂、竞争、动荡的世界。同时,新冠疫情加速了传统多边框架的解体。
已经分裂且僵化的欧洲人的声音是听不到的。有些国家(特别是法国)害怕再次将冲突引入本土,并担心反犹主义死灰复燃。另外一些东欧国家反对任何所谓“反以色列”倡议。因此,欧盟放弃对以色列施加哪怕一点点的压力。与此同时,哈马斯的火箭弹不加区别地射向以色列城市,构成了以色列采取军事行动的合法理由。
一种前所未有的情况让局势变得复杂:即使在以色列城市内部也发生了骚乱。少数狂热的犹太人和阿拉伯人之间出现的种种令人难以置信的冲突场面不仅向以色列提出了安全挑战,也同样是对国家凝聚力和社会模式的质疑。是共存还是同质化?数年来,以色列民族主义者一直都对少数阿拉伯人进行带有种族主义色彩的谴责。西方国家是否评估了这种已经被广泛传播的恶意呢?
巴勒斯坦问题令人疲惫不堪,然而,如果没有政治解决方案,它会始终存在。一些阿拉伯国家可能想要翻过这一页,并着手与以色列关系正常化。至于拜登政府,它丝毫没有想要解决冲突的意思,人们可以从它那里看到某种务实的迹象。
拜登并没有着手与特朗普时代决裂。特朗普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停止向巴勒斯坦人提供援助,同时否认他们的一切政治权利。如今,拜登不得不接管这个问题。虽然他已经向当地派出特使,但究竟会有怎样的结果呢?
微信编辑 | 唐立辛
微信审核 | 田欣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