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看到中国已向前发展,并希望它能提供一个更开放的环境,让他们得到更多的机会。我想这种情况是可以理解的。"
中美的对外关系都以各自人民的利益为中心,它们要如何应对人民的需要?因此,外部逻辑推动双方合作并不容易实现,因为内在逻辑可能迫使它们采取强硬态度,使两国陷入僵局及引发冲突。这些都是会轻易发生的事。
我认为除非这两大势力决定共存,否则它们将经历一段艰难时期,我们也不可幸免。

自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在这40多年间的对外开放和经济增长,不仅为亚洲国家,也为欧洲、美国、拉丁美洲等世界各地的人民带来许多机遇。即使是现在,包括新加坡在内的许多国家,都渴望与中国保持良好关系,并从中国的发展中获益,互惠共荣。我认为,这是中国极其重要的优势,如果下一个发展阶段,中国失去这个优势的话,那就太可惜了。
——李显龙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近日接受BBC记者采访,谈及新冠疫情、公民信息、全球化和国际关系等问题,以下是新加坡总理府发布的问答及有关中美关系的部分译文。
英国广播公司 (BBC): 过去几年,中美关系明显恶化。未来你会选择哪一方?
李显龙总理: 我希望不会有须要选边站的一天。我们不可能选择任何一方,因为我们与美国和中国在经济及其他领域都有非常紧密和广泛的合作,许多其他国家也是如此。我不认为只有新加坡处于进退两难的局面,这是许多国家面对的共同问题。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希望并鼓励这两个大国在认定对方是一个必须消灭或压制的竞争对手之前,做出审慎周密的思考。
BBC: 但保持中立实际吗?拜登主政后,已要求对供应链进行审核,声称要与志同道合的国家合作。这听起来像是美国已做出了决定。难道你不想在别无选择之前,先做决定吗?
李显龙:这样的紧张局势是不可避免的。欧洲国家同样感到压力。但就在拜登当选总统之前,欧盟与中国达成了投资协议。因此,我不认为我们是唯一面对两难局面的国家。
BBC: 你希望拜登总统在与中国和亚洲打交道时,采取什么样的策略?
李显龙:我不需要给他任何建议,但首先,我们指望一位能在国内获得良好支持的美国总统;其次,要对全球局势及美国扮演的角色有相当的认识,相信多边主义和国际贸易,以及做好准备发挥美国自身的作用,维护这个让美国获益良多的体系。
BBC: 你认为,中美会在什么情况下发生真正的军事冲突?
李显龙: 如果有任何意外的话,它可能发生得比你想象的要早。但如果中美双方谨慎行事,军事冲突是可以避免的。冷战期间多次险些发生冲突,但这种情况持续了将近40年,我们幸运地避过了一场核灾难。
BBC:基于你对这两个国家的了解,你认为现在发生这种情况的可能性有多大?
李显龙:现在比五年前更有可能发生这种情况,但我认为中美发生军事冲突的可能性目前还不高。不过,局势变得非常紧张,因而提高两国发生军事冲突的风险,我认为是相当可能的,因为两国政府都以国内利益为首要考量。它们国内的情况如何?它们要如何维持这种情况?中美的对外关系都以各自人民的利益为中心,它们要如何应对人民的需要?因此,外部逻辑推动双方合作并不容易实现,因为内在逻辑可能迫使它们采取强硬态度,使两国陷入僵局及引发冲突。这些都是会轻易发生的事。
BBC:你如何看待这两个超级大国在本区域的共存关系?
李显龙:它们必须共存。它们会在本区域面对竞争、紧张局势及南中国海等问题。但它们是两个都很强大的国家,任何一方都不可能把另一方剔除,也不可能自己倒下。中国与苏联不同,当时苏联的经济根本支撑不下去,很多都是虚幻的。最终,里根(Ronald Reagan)提出了“星球大战计划”(Strategic Defense Initiative)并极力推动这项军事战略。这足以拖垮苏联,但戈尔巴乔夫(Gorbachev)带领国家走向不同的方向。
但中国经济并没有这个问题。它具有强大的韧性、活力和潜力。中国人民积极进取,不断进步。如果有必要,他们可以靠自己的力量生存下去。但无论如何,他们都会不断前进,他们不会就此放弃。另一方面,美国也不会倒下。虽然美国目前面对很严重的政治分裂和问题,但它充满活力,对全球人民极具吸引力。它曾经从种种困难中复原。因此,我认为除非这两大势力决定共存,否则它们将经历一段艰难时期,我们也不可幸免。
BBC:你认为美国须要接受自己不再是世界第一大国吗?
李显龙:美国仍是世界第一,但第二大国紧追其后,而这是美国难以接受的事实。
BBC:你如何看待中国政治的发展方向?
李显龙:我们无法评断促使中国做出决策的国内压力。但我认为,中国在国际上采取的立场,为它赢得了一些朋友,但也难免与主要势力及许多其他国家形成了紧张关系。如果你留意一些调查报告,例如定期追踪世界各国对中国看法的美国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发布的调查,不难发现各国对中国的发展方向及其对它们是否有利,存在极大的焦虑与不安。我认为这不符合中国的利益。
BBC:那么你认为有什么更好的解决方法或更好的方式?
李显龙:我不愿向其他国家的领导人建言献策。我相信他们都有各自的盘算。尽管如此,我们希望看到的是,中国能成为一个世界各国都能接受的国家,而且世界各国能把中国的繁荣、发展与强盛视为共存共荣的机遇。这之前其实已维持了一段相当长的时间,因为自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在这40多年间的对外开放和经济增长,不仅为亚洲国家,也为欧洲、美国、拉丁美洲等世界各地的人民带来许多机遇。即使是现在,包括新加坡在内的许多国家,都渴望与中国保持良好关系,并从中国的发展中获益,互惠共荣。我认为,这是中国极其重要的优势,如果下一个发展阶段,中国失去这个优势的话,那就太可惜了。
我们再来看看美国。以前,美国商人和跨国企业极力主张与中国建立良好关系,因为他们看到了机遇及如何在中国取得成功。于是,他们在那里投资和展开贸易。沃尔玛(Walmart)从中国购买了大量商品,使美国人获益。这不仅为沃尔玛,也为美国家庭主妇和全国各地的民众带来好处。但我认为,美国商界的态度在过去五至七年内发生了变化。他们不再像过去一样,公开支持中国。实际上,我们看到许多倒退现象。这并不是因为中国没有了机会,而是他们看到中国已向前发展,并希望它能提供一个更开放的环境,让他们得到更多的机会。我想这种情况是可以理解的。中国现在的地位跟过去不同,它必须重新平衡与世界各国的关系。其他国家在早期对它的应诺,如今也须要重新调整,而这对一个国家来说是难以接受的现实。
BBC:的确,这使得新加坡等处于其中的国家难以游刃。当你尝试与这些经济和政治大国打交道时,有哪些主要考量?
李显龙:首先,什么符合新加坡的利益?其次,我们该如何对此做出理性的评估,做出判断,然后把人民团结起来,说服他们政府这么做是正确的?总的来说,我们想要与中美两国结为朋友,但我们必须寻找自己的道路。国与国之间,时不时总会发生争执。我们偶尔会与中国发生争议,偶尔也会与美国出现分歧。当这种情况发生时,我们必须明白这是不可避免的。国家之间必然会发生这种事。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就是对手,但这确实说明我们之间存在一些须要解决的问题,同时我们可以在其他领域继续合作。这就是我们的生存之道。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