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转载自我们的朋友
微信公众号森赛星球
热衷于解构互联网迷惑行为,
并摸索其中的商业逻辑。
2021年5月,以色列与巴勒斯坦在加沙地区交火,人们在网上看到了两种奇观:从巴方射向以方的几千枚火箭弹,被以“铁穹”防空系统拦截了大部分;以色列军方在空袭前,还会“友好地”提醒房屋主人注意回避。
软硬兼施,都不是以色列对外宣传的重点。
当地时间5月14日凌晨,以军动用160架战机,发射了450枚导弹,彻底摧毁了加沙地带北部一条几公里长的隧道,把这些导弹平铺在地上首尾相连,长度和这条隧道差不多。
而这次袭击,被以色列在全球的媒体平台中反复推送。
这是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的地下交通系统中枢,也是哈马斯的地下掩体,更是整个加沙地区地下黑市的核心。
加沙的地下黑市,和其他地区不同,它们是真的存在于地下。
白天的加沙地区,在卫星上看,是一片断壁残垣,哈马斯认为所有的地面建筑都会成为以色列的靶子,等夜幕降临,无数地下通道中灯火通明,大量的雇佣兵、哈马斯成员和当地劳工,在运送着武器弹药、淡水、化肥、棉纺织品和白糖。
这些物资大多是巴勒斯坦从SOUQ或noon电商平台上采购,经埃及用长途车队运送至埃以边境,然后再进入地下通道,转运到巴勒斯坦境内。
每个环节都需紧密安全,一旦出现闪失,丢失的不仅仅是货物,还有通道。
这条路线,也被称为“sugar tail(糖径)”。
同名的路线,以色列控制下的境内也有一条,但以色列更愿意称地面上的这条为“糖运之路”。
这是一条古老的贸易路线,古代时从死海到耶路撒冷运送香料和调味品走的就是那里。
而白糖,在古今时空和地上地下,都是运输过程中最大宗的货物之一。
在地道中分布有很多联络点,由经验丰富的战士进行调度安排,货物从一个点到达下一个点的时间,会精确到分钟,这些战士在地面上的工作可能是教师、邮递员、帮厨或银行出纳,如今这些职业都派不上用场,地下,是所有人的天空。
在以色列全面封锁巴以边境的十几年内,通过这种地下糖径运送到巴勒斯坦的一些物资,被隐藏在地道中的大师们,制作成致命武器,其中,白糖,是最为关键的物资。
随着长期的军事战争,军需不足成为了巴勒斯坦面临的最大问题之一,没有先进武器的武装,他们只能出奇制胜,要以最小的代价打出最惊人的效果。
巴勒斯坦哈马斯的武器专家们在2000年,研制出了一种以钢管为材料,以化肥、白糖为燃料的卡桑火箭。
这种火箭制作简单,材料易取,机动性强,但是射程却很远,最初的版本都能达到7公里左右,如果不考虑命中率的问题,这样的武器在夜空中划出的抛物线是极其眩目的。
早期的卡桑火箭经常被以色列军方嘲笑,发射时如果风力过大,很可能会成为回旋镖。
但哈马斯的武器精英们从不气馁,他们在地下埋头苦干,经过不断改良,后面又出现了三个版本,从“卡桑”1型到4型,体型基本无变化。
在2003年诞生的卡桑4型,其最大射程可达17千米,最大火药装填量为1000千克,精准度也有了很大的提升,这其中的秘密是,糖的变化。
从最初采用的普通蔗白糖,到地中海果糖,再到以色列产的沙枣糖,燃烧效率有了显著变化。
“这些沙枣以前也是我们的,现在用以色列的糖果来对付以色列”,一位小战士曾对土耳其媒体表示。
约旦河西岸的沙枣产量十分丰富,当地特殊的气候,使得一些水果的甜度很高,不仅是沙枣,苹果、葡萄、甜瓜都很甜。
而沙枣白糖,又是糖中翘楚,高粘度、高甜度和高密度,使得保存十分容易,几十年也不会变质。
使用糖来制造威力巨大的武器,在中东有着悠久的历史。
CNN记者在2012年时曾报道过一个独家新闻:一位有着10年战争经验的叙利亚反对派“炸弹大师”,竟然能在自家厨房里用一个平底锅,通过熬煮白糖,就能自制威力惊人的手榴弹、炸弹甚至火箭弹!
这位大师名叫谢可·阿马尔,是叙利亚反叛军的支持者,来自叙利亚古城阿勒颇,也是库尔德武装、哈马斯组织的“军事启蒙专家”。
他一生信奉“less is more(少即是多)”的生存哲学,从小就对武器制造表现出过人的天赋,牙签能做弩,游戏手柄能操作迫击炮弹。
在这次罕见的采访中,他始终不愿意在镜头中露脸,却慷慨大方地让摄影师用摄像机记录下,他用白糖在自家后厨自制炸弹的全过程。
他将几勺再平常不过的白糖,倒进了锅中,然后像一位大厨一样,开始了颠勺。随着锅中滋滋作响,糖色变焦,阿马尔小心地调节着火候,这时他敏捷地向锅里放入一种神秘的化学原料,顷刻之间,传出一阵劈啪作响的声音。随着锅铲的一阵搅动,深色的液态糖浆出现了。这时阿马尔悠悠了说道:“差不多了,齐活。”
他告诉CNN记者:“这些白糖再加上一些黑市上买的材料,就可以制作一枚手榴弹,如果要制造火箭弹的话,则需要20倍的糖,另外再加其他2种物质。”大功告成之后,阿马尔朝窗外喊了一声:“孩子们,帮老爸再抬些白糖进来!”这群听话的孩子马上放下了手中的玩具手雷,七手八脚把一麻袋一麻袋的白糖抬进了厨房。

据悉,阿马尔使用的大部分零件,都来自于叙利亚政府军的未爆弹,简单地说,他就是利用这些未曾爆炸的哑弹,再填装自制的“砂糖火药”。
除此之外,他甚至还制造过射程达12公里远的“白糖火箭弹”,“后来这些技术被上次采访我的土耳其网红抄袭了,发到了youtube上,不过没关系,我也是根据美国人发的教程改的,技术是死的,人是活的,不过你们报道完后,估计就看不到了。”
阿马尔和朋友们制造的造型古怪的“山寨装甲车”
当一种技术过于简单,当原材料的来源过于容易,那么这种技术很快就会普及开来。
在干旱缺水、物资匮乏的中东战场,起初,白糖并不是交战多方关注的重点,因为来源太广泛了,很多百姓,都会在家中自制糖储存备用。
阿拉伯人和犹太人都喜欢甜食。
每逢遇见令巴勒斯坦人高兴的大事,很多人都会上街发糖以示庆祝。
糖,在某种维度,成为了中东人传递情绪的媒介。
以色列也用糖果来维持占领区的统治,在圣诞节和重要的犹太节日,都会有盛装的美女上街发糖。
一名穿着圣诞老人服装的以色列女性
向邻近的巴勒斯坦男孩递送糖果
拿到糖果的幸运男孩,会迫不及待地撕开包装舔上几口,由于长期没有接触过甜食,猛地皱着眉头,两腮的唾液腺阵阵发酸,然后他们会把糖小心藏好,防止被其他孩子看到,带回家给更小的孩子吃。
同样的场景,中国知名的战地记者杨臻在叙利亚北部城市阿勒颇采访时,曾遇到过这样一位小女孩,瘦得皮包骨头。她们一家刚刚从交战前线被解救出来,来到难民安置点,看到水和大饼,小女孩说的第一句话是,“这里是天堂吗?”
在杨臻的每次采访中,都会带一些糖果分给孩子们吃。那位小女孩拿着一粒大白兔奶糖,端详了半天,当她把糖含在嘴里后,竟突然躲到妈妈身后大哭起来。
杨臻在叙利亚北部城市阿勒颇采访
她的妈妈告诉杨记者,一包糖,在恐怖组织控制区里标价超过100美元。她的孩子从出生至今还不知道甜是什么滋味。
中东的每一寸土地,都经历过炮火的洗礼,在弹坑和绝望之中,无数的母亲向往去一个没有空袭和爆炸的地方,让她们的孩子不用再饿肚子。
一粒糖果,可以让年幼的经历者,在夕阳的斜射中,勾勒出一道金边,暂时忘却周围隆隆的战争愤怒,但,也仅限于此。
现在的中东,每一场战争的交战双方,都会把糖视为军事物资,而非民用日常消耗品。
那些糖衣炮弹曾让参战者们吃尽苦头,有些新鲜的伤口还是甜的。
由于巴勒斯坦全部的进出口岸全部被以色列控制,一些抵抗武装开始尝试从电商平台上下单,购买战争和生活的必需品。
其中,SOUQ和noon是最主要的两个电商平台。
SOUQ是中东本土最大电商平台,成立于2005年,总部在迪拜,目前有四个站点分别是迪拜、沙特、埃及、科威特;noon是阿拉伯地区首个电商平台,站点为阿联酋、沙特和埃及。
每次下单,货物从埃以边境经过漫长的地下通道,辗转进入到加沙地区。
糖、化肥、棉纺织品,甚至是肥皂,都能被用来制造武器,这曾是穴居武器大师们的秘密,却在2017年被打破。
SOUQ于2017年被亚马逊集团以6.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此后,来自巴勒斯坦的订单,发货变得艰难;而noon于2018年开始的高端化进程,也不再销售一些常见的商品。
与此同时,一些奇怪的武器开始在中东崭露头角。
这些武器的材料可能是中国的卡车、俄罗斯的煤气罐、日本的摩托车、美国的无缝钢管或以色列的断桥铝。
经过地下能工巧匠的改造,变成了打哪指哪的无后坐力炮、煤气罐迫击炮、汽车飞炮、反装甲98K、摩托车加特林和皮卡小火箭。
这些武器缺乏了糖的支持,射程往往很短。
其中的煤气罐迫击炮,射程一般在50米左右,杀伤范围为5米,曾经在叙利亚前线,有人利用它,重创在城市里盘踞的反政府武装,共计造成20多位战友的死亡。
而在地面之上,以色列全面控制了巴勒斯坦的金融经济。
图片来源:知乎@锐意欲行
在巴勒斯坦的超市中,处处可见印有希伯来文的以色列商品,涵盖衣食住行。
剩下的基本上也都是进口货,英国产的红茶、瑞士产的巧克力、美国产的意大利面酱、约旦产的洗洁剂、土耳其产的平底锅等,是世界各地商品的大荟萃。
巴勒斯坦没有自己的货币和独立的金融系统,流通的钞票主要是以色列的新谢克尔。
甚至,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的财政收入的税收来源,也是被以色列控制的。
根据巴以双方于1994年签订的《巴黎经济议定书》:以色列负责对运往巴勒斯坦地区的物品征收关税,并对在以色列工作的巴勒斯坦人征收个人所得税,并将税款定期移交给巴民族权力机构。
换句话说,如果一个国家的外交、税收、海关、国防、教育都掌握在另一个国家的手中,那么,这个国家无法被称之为国家,而是殖民地。
这样的惨痛,像一记重锤,抡在了巴官方和民间的脸上:如果巴民族机构不听话不配合,以色列会暂停转交税款,这种情况下,约旦河西岸的公务员就领不到任何的工资;民间花着印有昔日世仇领导人头像的钞票,时刻会感受到一种欺凌和耻辱。
但哈马斯控制的加沙地带则是另一种状况。
整个加沙地区被以色列严密封锁,物资进出受限制。
在加沙和埃及西奈半岛的边界线之下,巴勒斯坦人挖掘出了如蚁穴一般密集的地道,荒无人烟的地表看不到任何人类活动的踪迹,地面之下,无数工蚁将从各处筹措到的物资,汇集到加沙北部的“糖径”,再从那里作为中转站分发各地。
5月14日,在经历了价值十几亿美元的几百枚导弹饱和轰炸后,这座加沙最后的生命线,湮灭于硝烟之中。
以色列将此次袭击事件作为整场战争的核心开场,向全球公布。
紧接着,加沙最后的学校、最后的银行、最后的行政办公楼,甚至是最后的全球媒体入驻的大楼都在轰炸中坍塌。
在废墟之中,一棵桀骜的沙枣树摇摇欲坠,马上就到了挂果的月份,每天都能吸引很多周围的孩子前去守望,母亲和老人们估算着这次的收成,男人们在高处注视着西方的残阳,沙风中裹挟着血锈和花香。
他们,此刻并不饥饿。
资料参考
https://zhuanlan.zhihu.com/p/55677329
https://www.163.com/dy/article/GA2AHBF10536UU0T.html
http://www.xinhuanet.com/world/2018-04/17/c_129851584.htm
https://xw.qq.com/cmsid/20190413A09F5H/20190413A09F5H00
https://www.cifnews.com/article/49667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99686689727067783&wfr=spider&for=pc
http://cache.baiducontent.com/c?m=nb9uMCj20ECKxOyg=3
http://cache.baiducontent.com/c?m=30
https://finance.sina.com.cn/roll/2020-03-05/doc-iimxyqvz7816964.shtml
撰文森赛星球编辑森赛星球
上下滑动查看更多
你家的菜刀,可能来自金门岛上那100多万枚炮弹

中东不相信中国武器,但无人机除外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