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你仓里存放的
或许是一些永远无法都亲人诉说的秘密
本文转载自九行公众号(ID:jiuxing_neweekly),作者郑依妮。
凌晨1点,苏沁用手机二维码打开仓库的门,在这个2.8立方米的空间里,她熟练地根据货号翻出她要备的货品,用小拖车拉出仓库。这是苏沁再寻常不过的一天。
苏沁在广州珠江新城CBD经营着一家小众咖啡店。由于店面较小,批发回来的一次性杯子等物料找不到地方摆放,隔壁商家向她推荐了附近一家24小时自助迷你仓。苏沁每天歇业后会盘点物料,再去仓库把第二天要用的货品补上。
苏沁说:“我以前从没想过仓库还能按一立方米这么小的体积起租。我过去一看,环境还挺好的,恒温、恒湿,离门店又近,于是我租了一个中型仓库,租期一年。现在我每天都会过去取物料,非常方便。”
△迷你仓可以提供不同的体积出租 /  Wikimedia
在东京、香港、新加坡这些人口密度高的国际化大都市,几乎在街道一转角就能遇见一个迷你仓。
迷你仓(mini storage),又叫迷你自存仓(mini self storage),是一种提供给个人、以灵活储存物件的小型仓库。经营者将大型仓库改装、分隔成若干个小仓库,或者放入一排排储物柜,作为仓位租出去。
无论是公司还是个人、家庭还是企业,都存在储物的需求,迷你仓是因应城市拥挤且高成本的生活形态而诞生的服务。企查查的数据显示,目前全国迷你仓储企业共计200多家,在业存续企业50多家,其中80%的迷你仓公司注册地集中在深圳。 
外国人、白领、家庭主妇、年轻旅行者、个人收藏爱好者、户外运动爱好者等,是迷你仓的主要使用人群。大家逐步接受这种居住空间以外的“第二空间”理念,不少人在初次使用时,就感受到了它的便利性。
01
迷你仓租赁发展史
迷你仓在全球有二十多年历史。过去十年,迷你仓行业在全球新兴市场快速发展。从日本、中国香港和新加坡向外辐射,迷你仓业务扩展至泰国、印度、菲律宾、韩国、印度尼西亚等其他亚洲国家。
美国的自助式迷你仓是一个相当大的产业。
迷你仓在美国最早起源于车库储物。许多家庭的车库除了停放车辆,还充当储物空间。对于没有车库的城市人来说,储物就成了一大难题,于是,有商家开发了仓储短租的业务。
△美国家庭的车库经常会用来储藏物品 /  pexels
如今,使用迷你仓对于一般美国家庭来说再正常不过。美国常见的自助式迷你仓,向私人提供短期租赁(通常按月为单位计算,也可以选择长期租赁),或者作为储存过剩库存的商业空间。
商家向租赁者提供储存仓、钥匙、包装用品,帮助租户包装和保管货物。有些仓储商家还提供卡车租赁和人工搬运等服务。另外,大多数商家提供保险。当然,租户也可以自行购买保险,减少风险。
美国最大的三家自助式迷你仓公司Public Storage、Extra Space、Uncle Bob’s 都是上市公司。Public Storage成立于1972年,仅在美国的连锁店就有上千个,几乎在每个城市都可以看到其身影;这家公司还在欧洲开设了连锁店。
Public Storage的店面普遍达1万平方米左右,或者有两三层楼。它不仅提供私人用的储存仓,也提供商业用的储存仓,包括医用药品、建筑物品、公司文件储存仓,甚至还有存储车辆、飞机业务。 
△位于美国的自助式迷你仓公司 /  Wikimedia
在日本,迷你仓又称“收纳空间出租服务”。重视收纳的日本人,在储物方面费尽心思。他们为此成立了收纳空间出租服务推进协议会这种民间组织,以帮助人们解决空间收纳和储物难题。
在人口密度达每平方公里6158人的东京,迷你仓更是需求旺盛。
日本的房价与香港不分伯仲,寸土寸金的房屋迫使人们想办法在有限的空间收纳物品,同时维持家居的美观。迷你仓因此成为东京“蚁族”的合理且经济的选择。
日本有一家连锁的集装箱仓库,叫做Apex Trunk。一个货柜被隔成两半或者四等份,每个空间都设有卷闸门,租用者可享有独立储存空间,最便宜的租费为每月7560日元。
△如果你有迷你仓你想存放什么? /  Wikimedia
大部分迷你仓配有温度、湿度调节,可保持恒定的温度和湿度,还提供定期保洁、除虫、除鼠服务。
因此,除了一般的储藏需求,这种迷你仓库还可以储存皮草、古董、珍贵字画、茶叶、红酒、药品等。
自助式迷你仓与普通仓库不同的是,这里的工作人员不得随意打开租户的仓库,只有租户用钥匙才能打开。
相比于普通仓库,自助式迷你仓发生盗窃或者物品丢失的情况少很多。此外,许多地方都有明确规定,自助式迷你仓不允许租客居住。
△位于德国汉堡市的迷你仓 /  Wikimedia
02
国内迷你仓悄然兴起

小仓库闷声赚大钱
现阶段,24小时自助迷你仓在中国大陆的一线城市逐步成形,并得到发展。在前期照搬国外模式的基础上,国内迷你仓行业的佼佼者开始探索更适合中国市场和中国人需求的新模式。
在北上广深等人口密度高的城市,迷你仓的发展相对成熟,且大部分可以实现24小时自助存储。租户通过微信小程序,就可以对迷你仓进行实时搜索及预订。完成付款后,手机终端会收到一个二维码——即“钥匙”,可随时开仓。
△在小程序上可以选择仓库的型号、体积大小还有租期 /  小程序截图
广州珠江新城CBD 3公里开外的广州大道,是广州最繁忙的主干道之一。“百宝仓”的天河仓储店,就位于广州大道中一栋商业大厦内。位置虽隐秘,但并不影响其生意。
百宝仓创始人Tim曾经在美国留学。他就读于哈佛大学时,便关注美国迷你仓的商业模式。让留学生特别苦恼的一件事,就是每当放假回国,为了自己那为数不多的家具不得不租一个房间,这实在不划算。
而自助式迷你仓对于需要短期归国的留学生来说,是最经济实惠的选择。
Tim意识到,迷你仓应该适合人口众多且居住密度高的中国城市。2010年,Tim跟哈佛的同学辞去金融及互联网行业的工作,联合创办了北京第一家迷你仓公司。2012年,Tim来到广州,创办了“百宝仓”迷你仓品牌。
百宝仓用的是日本西科姆的安防系统,可以实时监控,用图像监控系统及门禁系统确保仓库在无人状态时的安全,并且对服务器机房等重点区域的进出权限进行规范管理。
因为有控温、控湿的需求,大部分迷你仓没有窗户,仓库四壁是波纹金属,由租户自己锁住大门。迷你仓通过雇用保安、监控摄像机、报警系统等措施保证仓库的安全。有些迷你仓,需要租户在电子门上输入密码或者用感应卡才能进入;更有一些迷你仓使用指纹或手动扫描仪技术。
△迷你仓有控温控湿的需求 /  作者供图
艾媒咨询的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迷你仓行业市场规模达到11.4亿元,同比增长28%,预计2021年将以22%的增速升至14亿元。良好的行业前景吸引了京东、顺丰、万科等巨头入局,市场体量逐步扩大。
例如京东物流旗下的“京小仓”,就是一个为个人和企业提供专业存储服务的迷你仓服务产品。它于2019年9月上线,基本可以满足个人日常生活用品、临时寄存物品等多种存储需求;此外,京东还提供了针对企业用户的“包仓服务”。
RedBox是香港一家大型自助仓储运营商。RedBox首席执行官西蒙·泰瑞尔(Simon Tyrrell)说:“中国大城市中自助仓储的市场潜力不可估量。香港的人均自助仓储空间约为1平方英尺,若按同等水平估算,则上海的自助仓储市场规模可达2500万平方英尺。成熟的自助仓储资产好比一家酒店,入住率稳定在85%—95%,自助仓的优势在于租期以月为单位,持续的运营带来净运营收益增长,继而推动资本升值。”
03
迷你仓的每扇门后
都有一个故事

2020年疫情期间,李恒把家里的物品好好整理了一番。他整理出许多日常不必要却一直堆放在家里的杂物,例如很占地方的高尔夫球具、求学时期的奖状与奖杯,还有一年一次全家出国旅游时才会用到的大型行李箱。
李恒说:“还有许多物品具有纪念性质,但平常用不到,比如孩子小时候的玩具、画的全家福画像、亲手做的手工作品等。这些物件让我想起年轻时夫妻俩一边工作一边育儿的美好回忆。我太太也舍不得丢弃这些物品。”
△迷你仓存放一座城市不能说的秘密/  Wikimedia
李恒为此颇为苦恼。有一天,他上网搜寻,发现在离家不远的地方就有一个24小时迷你仓。他头一回听说这个产业,实地参观后了解到,这与传统铁皮屋仓库有很大的不同。
李恒说:“仓库内部环境干净又舒适,恒温、恒湿,还有24小时监视录像,仓主可以随时进出。如此方便又安全的高质量体验,价格也比较合理,尤其是长期租用优惠力度很大。在某些有特殊纪念意义的日子,我们会去仓库把一些充满回忆的物件翻出来,一起怀念。”
△迷你仓内可以存放具有纪念意义的物品 /  Wikimedia
除了一般性的中转储物需求,迷你仓也承载了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有人把迷你仓当作兴趣爱好的小天地;热衷潮鞋、潮玩的年轻炒家,在这里囤积收藏品,等待其身价暴涨的那天;瞒着家人追星的饭圈女孩,在这里存放为“爱豆”购买的周边和应援物资。还有一些人在此存放着自己可能永远无法对亲人诉说的秘密。
百宝仓广州负责人郭小姐说:“我们公司成立以来,接待了3万多名租户。为了保障客人寄存的物品的安全,我们公司给每个仓位购买了5万元的保险。前来储物的客人形形色色,也会遇到一些有特殊需求的人。”
据郭小姐介绍,租户Q是一个公司老板,也是乐高玩具收藏家。因为家里人反对他玩乐高,Q只好给自己的乐高藏品租了一个20多立方米的仓库。他经常在下班后过来,卸下公司老板的身份,变回一个长不大的小男孩,在这个只属于自己的秘密基地里玩一小时乐高,再心满意足地回家。
郭小姐接待过一位来租赁仓库的异装癖人士。她本无意打听客人隐私,大厦保安向她投诉:“明明是一个男人进了仓库,出来的时候却是一个‘女人’,还进了女厕所,吓到人就不好了。” 
郭小姐说:“我们尊重并平等对待每一个客人。只要安全、合法,每个人都可以保留自己不想告诉别人的秘密。百宝仓像一个百宝箱,包容和承载着城市里一些人无法对外诉说的另一个自己。”
△迷你仓内存放的周边 /  作者供图
百宝仓最尽头、最偏僻的一个迷你仓门前,上了两把厚重的大锁。郭小姐说,这是一个从事科研的租户租的,该租户租下来后自带冰箱,用来存放细菌,在此进行细菌培养。
细菌市场价值非常高,即便迷你仓安防严格,租户仍然在自己的小仓里加装了摄像头和两把锁。仓门后到底是什么,我们无法得知。
郭小姐曾听这位租户无意中提起,里头一个细菌的价值足以在广州买套房。
本文经“九行”授权发布
九行 |《新周刊》旗下的新锐旅游平台
专注于研究一切不正经的旅行艺术
你的城市有什么值得观察?不如来看看诊疗单
奇遇记 | 旅行观 | 格调局 | 觅食计 | 城会玩
分分钟十万灵感
九行
猛戳二维码,老艺术家带你喳火箭云旅行
- THE END-
点击关注"外滩TheBund(the-bund)"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