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岸 |作者
朴素的树、虫子 |编辑
cottonbro |图源
今天,壹心理想和你聊聊,父母的“刀子嘴,地雷心”。
朋友说,前几天她妈给她发了篇文章,讲“钝感力”的,她看完不知所云。
她妈暗戳戳地“提醒”:
你曾经是个有钝感力的孩子,现在变得太敏感了。
她愣了一下才明白她妈是什么意思。
从小她妈就爱贬损她,说话很难听。
小的时候,她不懂如何反抗。长大以后,随着逐渐独立,面对嘲讽和批评,她学会了愤怒、顶嘴和反驳。
这就是她妈口中的“敏感”。
在她看来,总是“骂不还口”多好啊,好像这孩子天生就没心没肺,不记仇,多好!
这样的父母压根儿不承认:自己的言行对孩子造成了什么不良影响,更别提伤害。
确实,也许贬损几句,并不会影响一个人继续活着、吃喝拉撒、上学上班……
但是,语言的贬损,持续的斥责,实在很难让一个孩子发自内心地感到自己珍贵又美好、或是生命本身就是值得尊重的,而是累积下深深的羞耻感。
父母对孩子最大的伤害,就是让孩子感到:
生而为人,很羞耻。
刀子嘴是豆腐心?
不,是地雷心
宋丹丹和儿子巴图一起参加综艺节目《向往的生活》,本该是难得的母子欢聚时光,但宋丹丹却在节目中不停地吐槽巴图。
刚一见面就当着所有人说:“哎,能给我儿子找点活儿干吗?他太胖了”;
看到别人的孩子为大家做早餐,宋丹丹脱口就说:“我生了一个废物,啥都不会干”;
当巴图为她手忙脚乱地生火煮鸡蛋时,她却在一旁奚落他笨手笨脚,埋怨他扬起的烟灰弄脏了自己的脸;
甚至,大大咧咧地说“跟民政局说一下,我换儿子”。
还有之前《爸爸去哪儿6》的杨烁,被评为“中国综艺史上最令人窒息的爹”。
在选房间时,杨烁想选1号,但儿子杨雨辰兴冲冲地选了5号,因为自己的幸运数字是5。
然后,杨烁就不高兴了。在海拔四千多米的高山上,气哼哼地往前走。
而年仅七岁的孩子,穿着不合脚的雨靴,背着根本挂不住的包,辛苦往前赶,同时,还要被父亲各种疯狂指责:
走路方向和自己不一致,要退回去重新走;
走路脚尖没冲前,要退回去重新走;
高原反应喘不上气走得慢,还要被不停地威胁:只要比父亲这个成年人走得慢,就得再重新来过。
到了5号房子,视野挺开阔的,杨烁问儿子:“美不美?值不值得?”
小雨辰刚说完“美”,杨烁立马接一句:“那你再跑远点,更值得。”再一次讽刺孩子选错房子。
这么讽刺还没完,杨烁问:“下次你选几号?”
杨雨辰红着眼眶说:“1号(当初杨烁想选的房间)。”
明明孩子都在讨好他了,杨烁还不依不饶,面带嘲讽地说:“下次1号在最远。”
看到这儿,我真是满头问号:
就因为儿子想选的房间,和自己想选的不是同一间,做父亲的,就各种斜视、撇嘴、翻白眼,将对孩子的不耐、嫌恶和鄙夷通通表现在脸上。
不惜余力嘲讽孩子,让他觉得自己的选择是错的,而且:
你只要错了,你就要内疚、后悔和羞耻,你就不配好好过这一天。
最搞笑的是,他这么打击、贬损过孩子之后,节目组还给杨烁打出了“刀子嘴,豆腐心”的字幕。
的确,很多人在伤害完别人,都会标榜自己是“刀子嘴,豆腐心”。
但实际上,根本就没有“刀子嘴、豆腐心”这回事,那叫“刀子嘴、地雷心”!
什么是地雷心?
就是没有爱的心,里面全部是痛苦、怨恨和被压抑的攻击性。
杨烁在某一个访谈节目里,曾明确表示他自己就是被父亲从小打到大的。
父亲打他能有多厉害呢?
杨烁回答:“搁现在我都能告他,都能给他关起来。”
主持人问他:“为什么父子间的矛盾那么大?”
杨烁说:“很多事他是在冤枉我,用他的想法来想我。”
何其相似,何其嘲讽。
不知道他在训斥儿子的时候,是否能回忆起当初那个无助弱小的自己?
语言暴力的“催眠”:
“我不配被爱”
那么,总是被父母打击羞辱,会带来怎样的伤害呢?
a. 所有的语言暴力,都会内化为孩子内心的声音
我的一个朋友,从小她妈妈就会经常对着她说:“你怎么长得那么难看?你要是有我一半就好了,你怎么这样走路?你知不知道在别人眼里你很怪?”
她曾想学音乐,妈妈说:“就你这个长相,音乐学院没人了也不会收你。”
后来她考播音系,妈妈又说:“播音员也要好看吧,我看你还是别做梦了”,甚至说:“不信你去照照镜子就踏实了。”
这些话现在看起来很可笑,但对于孩子来说,妈妈的话是不容置疑的。
她逐步认同了自己长得不好看的事实。
长大后,女性朋友们都精心打扮自己,最初,她也学她们化个妆,但化上立刻就要擦掉,因为脑海中总会响起一个充满鄙夷的声音,“你这么丑还打要打扮!”
熟悉的羞耻感又涌了上来,将她密不透风地围住,于是花样年华的她,一向以最朴素的形象示人。
然而在生活中,她又时常会收到一些对她外表的称赞,那种时候她就会特别混乱,甚至焦虑,觉得别人在捉弄她——明明自己跟美不沾边,却被夸赞,一定是出于恶意或者出于客套。
后来有了一些深度关系,看见对方真诚地对她说“我觉得她很好看”,她才有了质疑母亲的机会。
父母是孩子第一个催眠师,他们的声音会被内化为孩子内心的声音。孩子深信不疑,并且一直背负着那些东西走下去。
b. 变得脆弱,而不是坚强
之前,杨烁面对观众对他的评批和争议时曾说过一段话,大意是:
“他是我儿子,我当然也会心疼他,但是他是一个男孩,他将来要成为一个男子汉”,言下之意是,必须坚强,要抗压,要能经受住挫折和羞辱。
男孩将来会变成男子汉。这话没错。
但真正使人变坚强的,是爱,不是绝望铸就的盔甲。
小时候,父母是孩子的全世界。
如果感受到父母不爱自己,孩子就会以为全世界都不爱自己,所有人都嫌弃自己、讨厌自己。
孩子会从内心深处相信,自己就像一个行走的垃圾堆,那么的难以示人,不配得到爱,不配被善待,甚至不配活着。
那些经常贬损羞辱孩子的父母,他们永远不会知道:
孩子其实并不坚强;
相反,他们长大后要付出无数的努力,生长出厚厚的防御,才能掩盖住这个脆弱的、真实的、羞耻的自己。
斩断轮回
做那个先好好说话的人
提前说一下,我们愿意改变,不是因为我们有错,而是我们值得更舒服的精神世界。
如果你对现在和父母的关系现状不满意,可以参考以下内容。
如果你觉得你没有必要改变,那也很好。
a. 作为曾经被伤害的孩子,意识到这不是你的错
认清一个事实:父母骂你,很可能与你无关,而是他们在发泄心中积压的情绪。
这样的父母,其实从小也没有被好好对待过,他们的内心其实满满当当地堆满了委屈,他们需要有人,为过去他们所遭受的一切道歉,为加诸在他们身上的不公而被惩罚。
这样他们才能好受,才能平衡,才能活下去。
弱小的孩子,便是最好的人选。
如果你不幸是这样的孩子,告诉自己,父母没有爱我的能力,是他们的问题和功课,并不是我的错。
我依然值得被爱。
b. 终结这种轮回
家庭中也有破窗效应。
如果作为成年人的父母,没有深入的、诚实的觉察,没有完成对自己曾经受虐经历的哀悼,那些屈辱愤怒压在心底,一定会喷洒到外界。
比如成年人对着孩子肆意羞辱谩骂,但当着父母的面却不敢说一句,当年你那样对我是不对的。
强者诸加于我,我还于弱者。
这是非常隐蔽的一种作恶。多数人是在无意识中完成的,他们每向孩子传递一点恶,一点负能量,都可以使自己卸下担子,轻松一点。
但总有人不这么做。
让我们做那个斩断轮回的人。
用你小时候渴望被对待的方式对待你的孩子,然后你会发现,你不仅养育了孩子,你更养育了你自己。
如果说恨和不满是一把刀,把对父母的怨恨和不满上升到意识层面,不是为了推卸责任,而是为了把这把刀拔出来,爱的力量才能随之迸发。
而世间一切,唯有爱才能溶解。
语言暴力伤害,就只是伤害,并不会变成爱。
即使是在家庭中也不例外。
如果真的爱,请好好表达爱;如果不会,请好好学习。
让我们一起做中国家庭中,那个先好好说话的人!
世界和我爱着你。
点个在看,告别语言暴力。
- The End -
“语言暴力”环境下成长的孩子,会更容易形成负性思维
“我不行、没人喜欢我、我的存在没有价值……
甚至和杨烁一样,不知不觉把同样的模式复制给下一代,上演悲剧循环
但亲爱的,别怕,不管你曾遭受过怎样的伤痛,你总是拥有改变的能力和力量
怎样看到原生家庭给你带来的影响?怎样温柔疗愈自己?
向你推荐「原生家庭伤痛测试」
↓ 长按识别二维码查看详情 ↓

作者简介:晴岸,心理学硕士,年轻妈妈,大千世界一个耐心的倾听者、记录者。知识星球:晴岸心理

点个“在看”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