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叫纪欣然,南加州大学的学生,2014年他遭到四名歹徒抢劫。 当时,歹徒抢他的原因是:他是中国人,他肯定有钱!一场悲剧就这样酿成了。

抢他因为他是中国人
2014年7月23日晚上7:28分,24岁的纪欣然走出公寓,去参加一个学习小组直到凌晨。由于时间很晚了,纪欣然当时先陪同一名女同学走回宿舍,然后自己再回家。
而此时此刻,正在南加州大学附近“扫街”,寻找抢劫目标的四名歹徒正在悄悄靠近纪欣然。四人看着华人面孔的学生,独自走在马路上,一致同意,就他了!
凶手奥丘阿(Alberto Ochoa)下车,手里拿着一根棒球棍。另一位凶手安德鲁·加西亚(Andrew Garcia)和格雷罗(Alejandra Guerrero,女)开始接近纪欣然,并且开始要求纪欣然拿出钱!很快,凶手诉诸武力,一拳打在纪欣然脸上,摔碎了他的眼镜。
纪欣然这个时候可能才明白周遭发生的一切,于是他试图逃跑。但是凶手奥丘阿用棒球棍重重地打在纪欣然身上。纪欣然没有停下来,他继续朝家飞奔。

原本悲剧可以在这里就结束了,但是加西亚拿着棒球棍追了上来,对纪欣然又是一顿猛打。更可怕的是,同犯格雷罗也追了上来,他手中拿的是一把扳手!这一顿暴打对纪欣然是致命的,他全身都有伤口,从手臂、手、再到被打穿的头颅。
头颅三处骨裂
凶手最后丢下奄奄一息的纪欣然,坐着车逃跑了。而这时,身受重伤的纪欣然奇迹般地站了起来,继续缓慢地向公寓走去。走到公寓门口时,他连拿钥匙开门这个动作都完成得非常艰难。

在进入公寓后,身上血迹斑斑的纪欣然直接躺在了公寓大厅的沙发上,休息了几秒钟。没过多久,他站了起来,拖着自己伤痕累累的身体,乘坐电梯回到了公寓。

检察官说:“看这个画面真的太令人心碎了,特别是在知道了他刚刚经历了什么,以及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他自己却不知道,当时他已经快死了。
凶手被绳之以法
负责这起案件的洛杉矶郡检察官麦肯尼(John Mckinney)说,在他20多年的职业生涯中,最惨痛的一起谋杀案就是一位前途一片光明的中国留学生遭到残忍、无情地杀害。
麦肯尼在自己的社交媒体上如是写道:纪欣然出身在内蒙古,他是成绩非常优异的学生,这让他可以挑选美国所有的工科顶尖学院。他最后选择了南加州大学。我要告诉你的是,这个年轻人,他正要在这个世界上大展拳脚,做了不起的事情!但是我们失去了这样一位有才华的年轻人,他们的父母失去了唯一的孩子。
纪欣然父母抵达美国的那一天,我被派去见他们,慰问他们,向他们保证,我们将会尽一切所能把凶手绳之以法。麦肯尼说,与纪欣然父母见面的情景,至今依然历历在目。他走进纪欣然父母酒店的房间,那是他呆过气氛最悲痛的房间,空气中充满了伤痛。
纪欣然的父亲当时悲痛欲绝,麦肯尼说自己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纪父的悲伤。就像是他的身体在那里,但是灵魂在别处。他整个人都是空的。


那个下午,麦肯尼和纪欣然的家人相处了一个小时,纪欣然的父亲就哭了一个小时。人们常说,白发人送黑发人是世间最残忍的事情。而更令人受伤的是,这个被害人是无辜的,他是被罪犯断送了生命。
纪欣然家人的律师蔡玟慧告诉我说,当时欣然妈妈说她心都死了,唯一的希望,就这样没了,唯一的孩子。在见检察官的时候,纪欣然父母专门播放了一段介绍纪欣然的视频给检察官。虽然视频是中文的,但是看哭了在场的每一位人。
USC维特比工程学院院长向纪欣然家人鞠躬
麦肯尼的团队在纪欣然这起案件中全力以赴,并且取得了一个比较满意的结果。四名凶手在2017年到2019年的审判中,都被获得了当时检方能够争取到的,最严厉的惩罚,三名主犯被判终身监禁;司机卡曼被判二级谋杀,刑期至少15年。

2017年8月16日,洛杉矶郡高等法院判处案发时18岁的安德鲁·加西亚(Andrew Garcia)以一级谋杀等罪名获刑终身监禁且不得假释。
2018年7月13日,案发时16岁的亚历杭德拉·格雷罗(Alejandra Guerrero,女)以一级谋杀等罪名被判处终身监禁且不得假释。
案发时19岁、在案中充当司机的乔纳森·德尔·卡门(Jonathan Del Carmen)认罪二级谋杀,服刑至少15年。
2018年12月12日,最后一名被告、案发时17岁的奥丘阿(Alberto Ochoa)被陪审团判决一级谋杀和致命武器攻击等4项罪名全部成立。2019年3月8日,奥丘阿被判处终身监禁。
凶手三年就出狱了!
好景不长,令纪欣然父母难以接受的一件事发生了。今年3月,法庭宣判司机卡曼的二级谋杀被降至试图抢劫罪,刑满三年就可以出狱。而卡曼已经服满了三年刑期,所以达到了出狱的条件。

而对于这样的一个突然转变,就连法官都表示无奈。因为2018年时任加州州长布朗(Jerry Brown)签署了一项1437号法案, 2019年1月1日生效,新的重罪刑罚法案规定,只有直接参与谋杀者和表现出极度残酷无情态度的案犯才会面临重罪谋杀起诉。
因此残忍的杀害纪欣然的凶手之一的卡曼,已经被释放。因为卡曼是司机,没有直接参与殴打纪欣然致死;也没有显示出“漠视生命”。在纪欣然被殴打的过程中,他试图把车开走,制止殴打;而在当天晚上另外三名凶手还计划抢劫其他人,卡门明确表示自己不愿意参与其中。
因此虽然有确凿证据显示卡曼全程参与了抢劫纪欣然的全过程,并且阻挠纪欣然的逃生,但是他没有直接参与谋杀。
不过一个重要的问题是,2019年1月1日才生效的新重罪谋杀法,可以运用在2014年的纪欣然案吗?即使不同法官对此有不同的解读。蔡玟慧律师介绍说,原法庭法官对于被告卡曼的上诉请求是予以驳回的,法官认为把新法用于旧案属于违宪。但是,上诉法院最终的判决是,新重罪谋杀法可以用于旧案,这就意味着,除了纪欣然的案子,加州的重罪案都可以重新翻案。
重罪法改革的根源
除了重罪谋杀法的改革,近年来加州接连通过重罪变轻罪的47号法案、放宽罪犯提早假释的57号法案,今年洛杉矶郡的新检察官甚至还要求撤销了“加重量刑”(aggravating factor)。加州政客轰轰烈烈地在全州推进激进的司法改革,原因究竟是什么呢?
第一,多年以来加州的监狱人口过于拥挤。在监狱不够关犯人的情况下,政府的对策不是增加监狱,而是从轻判决,让入狱人口减少。近年来,加州出台过多项立法来解决监狱人口问题。
第二,司法系统对少数族裔的判决、对少数族裔的执法过程中有不公平的现象。有推进司法改革的人认为,少数族裔罪犯人数比例高,是因为他们受到不公平的对待。在新冠疫情以后,这个问题更加凸显。
第三,教育比入狱更有成效,特别是对于青少年罪犯。
那么极度讲究政治正确的加州,采取的重罪法改革真的能够解决问题吗?蔡律师的答案是:治标不治本。在纪欣然的案件中,四名凶手都是少数族裔,其中两人在犯案时未成年。但是他们的犯罪程度和恶劣性质不比成年人犯案更轻。更可怕的是,如果青少年犯罪只用接受“再教育”,那很可能被成年罪犯利用。
这个改变对于任何一位受害者家属来说,都是难以接受的。如果立法者能够将心比心,或者至少展现出一些同理心,应该都很难赞同这样的改革。
距离纪欣然遇害已经过去快七年了,原本努力走出伤痛,去适应平静生活的纪欣然父母,不得不再一次揭开伤疤。他们要求代表律师一定要在司机卡曼的听证会上出庭。但这一次,他们并不是为了要坚持给凶手最严厉的惩罚,而是为了发出自己的声音:纪欣然虽然回不来了,但是他知道,自己的案件能够造成正面的影响,尤其是帮助到其他中国留学生,纪欣然一定是愿意的。
谨以下面这段视频,纪念纪欣然。视频最后,是纪欣然父母在七年前为他制作的视频。

此文仅在报道,但希望如此的悲剧不要再发生,也愿纪欣然在天之灵得以安息,家人安好!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