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关注视频号:<哈德逊河畔>看精彩小视频

 美国护航的道义内乱?拜登「以色列大失败」外交灾难
  「美国一年补助以色列军队40亿美金...这样的付出,连叫他们停火都办不到吗?」以色列与巴勒斯坦的10日衝突,截至17日清晨为止,包含10名以色列人与将近100名巴勒斯坦平民妇孺在内,双方累积已210死,但无论是加萨轰炸、还是以色列本土公民互相仇杀的犹太-阿拉伯裔社区暴动,杀红了眼的血腥疯狂却仍全速蔓延。但以联合国安理会为首的国际谴责与停火压力,仍遭以色列的一级盟邦——美国——的全力掩护,儘管这种「无条件护航」的外交逻辑,却让美国总统拜登陷入了「民主党内鬨」的灾难压力。
网络图片
  儘管拜登週末已分别致电以色列总理纳坦雅胡(Bibi Netanyahu)与巴勒斯坦自治政府总统阿巴斯(Mahmoud Abbas ),并要求加萨衝突的所有参与者「立刻停火」;但与此同时,美国政府仍维持著「无条件护航以色列」的传统原则,于一週内「3度否决」联合国安理会的以巴停火决议案——因此无论是以色列国防军、还是几乎不接受阿巴斯命令的哈玛斯(Hamas),至今都没有理会白宫的停火要求。
  与此同时,美国民主党内的派系路线分裂,亦因以巴战争而重新白热化:以桑德斯(Bernie Sanders)、AOC为首的进步派箭头,极力谴责以色列政府的疯狂失控(电视剧);但以裴洛西(Nancy Pelosi)、舒默(Chuck Schumer)...为首的主流头人,则坚定支持著以色列的「合理自卫权」,甚至认为与其同情「被美国视为恐怖组织的哈玛斯」,美国政府无论如何都该继续守著著对以色列国土安全的绝对承诺。
  ▌前情提要:〈加萨总攻击的倒数:以色列总理授权国安局「不择手段大镇压」〉
  以色列与哈玛斯之间的互相轰炸,在5月15日星期六开始明显加剧。这是因为515是1948年中东战争的开端,也是全球巴勒斯坦人每年遥拜故土的「浩劫日」(Nakba Day)——在这一天,犹太民族重新以以色列之名「建国独立」;但巴勒斯坦人却自此展开民族大逃难的百万人流亡。因此不仅世界各地纷纷出现了力挺巴人的反战大游行,以巴双方的激烈衝突,亦同样因515的降临而大开杀戒。
网络图片
  截至5月17日清晨为止,以色列-哈玛斯的「加萨衝突」已累积造成210人死亡、至少1,500人负伤。其中,以色列境内因哈玛斯火箭的轰炸,已知10死;其他200死则全都是被以色列军队轰炸而死在加萨的巴勒斯坦人——儘管以军总是强调「针对住宅区的轰炸会提前预警」,但大量死伤者之中,却仍有「接近半数」为非武装的妇女与儿童——学校、医院、媒体大楼与难民营全都被列入打击目标。残酷的种种统计数字,亦显见了以军号称的「精准打击」,离战争罪的定义恐只有半步之遥。
  铺天盖地的狂轰滥炸中,以色列空军的空袭在5月16日更是特别猛烈。短短十数小时的数百回密集轰炸,不仅让加萨全城烟硝蔽日;单日巴人市民42死的血腥数字,更是10日衝突以来最惨烈的一天。
  「针对加萨市区的大空袭,在16日深夜、17日清晨尤其惨烈...像是在週一清晨3点左右,短短10分钟内以色列空军就对城中心发动了『超过50次轰炸』,但攻击范围的中心点却是加萨最重要的希法医院(Al-Shifa Hospital)。」
  前一日加萨特派办公室才被以色列炸垮的《美联社》,与英国《独立报》的资深中东特派员贝尔特鲁(Bel Trew),先后证实了希法医院遭到以军空袭「重创半毁」的惨况。但这间挨轰医院,不仅是加萨境内最大、负担最重的大型综合医疗中心,更是全区COVID-19疫情收治的指挥中枢。
  因此以色列军队17日清晨的无差别作战,不仅严重打击了加萨地区的防疫与救灾能量,多名主任级的权威重症与感染科医疗专家,更直接被大空袭轰毙。
  然而以军为何要「加倍」加萨作战?其最主要的战略动机,仍是要在国际社会施压停火之前,尽可能地对哈玛斯的指挥中枢与加萨的民心士气发动「毁灭性的打击」,藉以形塑「以色列再次获胜」的政治解释——而这场「战争秀」的主要展演对象,正是与纳坦雅胡关係不融洽、但却因这场以巴衝突而难堪不已的美国拜登政权。
  针对以巴衝突的恶火燎原,上任之初原本承诺要「重新开始」的美国总统拜登,过去一週来已两度亲电纳坦雅胡「斡旋停火」,週末他更直接与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通话,并大力请求埃及、UAE、卡达...等中东阿拉伯国家「中介与哈玛斯的休兵」。
  但截至17日清晨为止,美国的停火调停不仅毫无效果;随著战事的扩张,白宫的外交更出现了自相矛盾的混乱迹象——其一方面虽然请求中东盟邦介入调停,但另一方面却又3度在联合国安理会上动用否决权、封杀任何要求以色列停火的安理会决议——与此同时,拜登一方面对巴人政府承诺会施压停火,但在与纳坦雅胡的週末通电中,拜登却又完全不提「停火要求」,会后声明稿反而强调「美国会继续支持以色列行使『自卫权』的立场决心」。
  拜登的态度混乱,反应了美国新政府对于以巴混战的缺少准备——因为在1月份就职后,直到今天拜登政府都还没确认「新一任驻以色列大使是谁?」,大使人选持续安排不定,美方在以色列的驻外团队也因此留下了多个关键职位空缺,因此在战争开打的当下,拜登政权先是缺少与以色列政坛接触的直接管道,对于地方局势的判断、建议与施力,也因此不得其门而入,迫使白宫与国务院只能从远端「遥控应变」。
  外交团队迟迟不到位之外,以色列-巴勒斯坦衝突的爆发,也同步撕开了民主党内部的「新旧派系之争」,因为以裴洛西、舒默为首的温和主流派虽然继续支持以色列;但以桑德斯、AOC为旗帜的党内进步派,却正面谴责了美国长期护航以色列的「不义偏差政策」。
  「我们的总统与政坛的许多大人物,总是不断强调『以色列的自卫权』...是啊,那请问有人没有人想过,巴勒斯坦人是不是也该有基本的『生存权』呢?」
网络图片
  一向对外交政策较少发言的纽约(专题)众议员、民主党进步派「四人帮」的旗帜人物AOC,针对加萨衝突罕见地公开表态,甚至引领其他民权组织、 BLM运动的倡议团体,共同针对加萨衝突表达了「力挺巴勒斯坦」的转向立场。而这样的「揭竿起义」也同样得到了他的政治前辈——桑德斯——的全力支持:
  「你知道美国政府每年『援助』40亿美金给以色列,在这样的合作框架之下,美方难道没资格要求以色列尊重起码的人权?包含巴勒斯坦人在内的基本权力都盖收到保障...这样的要求,难道很过份吗?」
  桑德斯与AOC等进步派认为,美国对以色列的单方押宝,是以巴衝突长年未解、甚至恶化成种族隔离的不义结构。此一战略路线不仅成为了美国「人权外交」的负资产,在现实政治取捨上,也让美国无止尽地陷入中东乱局。
网络图片
  进步派的「挺巴转向」,一方面反映了民主党支持者对与以色列疏远趋势;但在美国整体的政治民意之中,以色列仍然是「中东唯一一个民主盟邦」,而统治加萨的哈玛斯则是美国联邦政府认定制裁的「恐怖主义组织」,因此儘管以军的轰炸对巴勒斯坦平民造成惨重死伤,美国政府二选一的战略立场「仍不容质疑」。
  「要我在恐怖组织与民主同盟之间作选择,我当然是『无限期支持以色列』啊!」
  佛罗里达的民主党联邦众议员德克(Ted Deutch),就公开对党内进步派开砲,甚至嘲讽AOC等年轻的同事「进步到敌我不分」。而此一立场,也同样受到许多民主党主流派的支持。在其认知之中,哈玛斯既然是美国联邦政府点名的「恐怖组织」,在加萨战争中的美方立场,就完全没有什麽好让步的空间,
  「或许以色列的军事行动确实有『过当』之处,但这并不等于美国就该同情哈玛斯的立场,这是基本的原则问题。」
  民主党内部的「以巴分裂」,基本上虽仍沿著党内的世代之争,但这种「进步派-主流派」衝突,过往鲜少延伸到外交政策的辩论——特别是民主党长期以来就是美国犹太裔社群的光谱政党,因此本回的党内路线之争,究竟会引发犹太裔票仓的反弹?还是加快美国犹太社群与「祖国以色列」认同疏离的分道扬镳?在美国本地易引发相当敏感而罕见的关注分析。
  相关争论,直接影响了美国的国内政治生态。因为当前民主党的派系群雄,正积极准备著选举佈局,其中尤以犹太社群势力最强的纽约最为激烈——像是有意争取纽约市长提名、于今年底参选市长的的台裔候选人杨安泽(Andrew Yang),日前就公开力挺以色列行使自卫权;但本回因为巴勒斯坦问题与党内大老针锋相对的AOC,则有意「跳级打怪」,于2022年期中选举时,直攻参议院、直接挑战民主党现任参议院领袖舒默的提名地位,因此本回的以巴衝突表态,也成为两代纽约领袖的「风向试探对决」。
  《金融时报》与《华尔街日报》皆分析认为:拜登外交团队在本回以巴衝突中,显得非常沉重而无力。除了在实际停火的施压中,白宫拿以色列总理纳坦雅胡完全没有办法;原本拜登承诺要重启中东和平协议的诺言,也在一团混乱中显得惨白无力——美国既没有筹码与哈玛斯接触;二来也只能继续被以色列牵著鼻子走;三来甚至要恳求埃及出面斡旋停火,儘管在上任初期,拜登原本还暗示要对埃及的人权问题进一步施压检讨。
  种种混乱之下,进退两难的拜登也显得缺少突破想像力。就算是以色列的进步派媒体,也多认为「拜登仍摆脱不了美国传统战略的束缚框架...因此完全不能期待美国新政府能给以巴和平,带来怎样的指导新希望。」
网络图片
  但正因如此,如果美国无力为以色列铺平「停战的外交斡旋下台阶」,纳塔雅胡政权又该如何收尾加萨战线?是要继续空袭,打到国际社会出面逼使哈玛斯「率先同意停火」为止;还是要一路往死裡打,硬著头皮派出地面部队侵攻加萨,让以色列子弟兵冒著大量死伤风险与哈玛斯「正面对决」?在战火持续而各怀鬼胎的状态下,加萨衝突与以巴厮杀,仍见不到停止流血的机会。
来源:转角24小时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