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共1777字,阅读大约需要4分35秒
5月16日,是杨芳昏迷的第63天。
做了两次开颅手术,多块头骨被取掉,她躺在福建邵武市立医院的病床上,只能靠呼吸机维持生命。
将她打成重伤的,不是别人,而是与她结发30年的丈夫张成。
今年3月14日早上,张成抓住杨芳的头,朝墙上猛烈撞击,杨芳头骨开裂,陷入昏迷。
“没人知道,他为什么下这么狠的手。”儿子张勇说。
家暴致昏迷63天
杨芳今年51岁,是福建南平邵武市和平镇人,30年前,她嫁给了同镇危冲村枫林组的张成。当地盛产陶瓷,夫妻俩婚后主要靠务农和做陶瓷为生。
两人婚后育有一女一子,女儿今年27岁,在北京工作。儿子张勇20岁,在福建三明上大学。
3月14日上午10时许,张勇在学校接到表哥来电:“你妈被你老爸给打了,要准备做手术,你赶紧回来吧!”张勇立即赶回老家邵武市,并在途中拨打报警电话。
当日下午2时许,张勇赶到医院,看见母亲躺在ICU,身上连接着各种仪器,已经昏迷不醒。
他从邻居口中得知,那天早上杨芳到邻居家给张成借了一包“头痛粉”,回家不久后被打了。“没人知道他为什么突然会下这么狠的手。”张勇说。
张勇还从同村的叔爷爷处得知,父亲当时抓着母亲的头往贴了瓷砖的墙上撞,之后父亲去厨房拿了菜刀,往自己头上砍,想自杀,结果只蹭破了头皮上的血管,流了一摊血。
待这位叔爷爷发现杨芳时,她已经倒在地上,不省人事。村干部和亲属将受伤的杨芳和张成均送往邵武市立医院救治。张成外伤好了之后,被送往福建邵武精神病防治院。
而杨芳因为头骨开裂、颅内出血,接受了两次开颅手术,多块碎裂的头骨被取出。目前,杨芳仍昏迷不醒,插着呼吸机,躺在病床上。医生说,如果发生并发症,甚至一个小小的感冒,都有可能要了她的命。
挨打了也不多说
据危冲村村干部介绍,杨芳在当地口碑很好,大家都说她勤劳贤惠。虽然她做陶瓷的技术不如丈夫张成,但把家里的几亩地打理得不错。但张成有多年的精神障碍疾病,到夏天天气热可能就会犯病,以前也会打他老婆,近几年听说动手的情况比较少。但杨芳的性格太老实了,被打得严重时,最多也就回娘家住几天。
张成的姐姐张月在镇上开杂货店,她介绍,弟弟有十几年抑郁症史,几年前邵武市区医院的医生下乡为张成诊断,医生没有告知她详细结果,但张成的药物费用从一个月十几块变成了两百块,不过费用有补贴。据张月了解,事发前,张成有段时间没有吃药了。谈及弟媳杨芳,张月只说她比较老实,挨打了也不多说。
张月希望张成能快点从精神病院出来,好去医院照顾他老婆。“不然他女儿的前途就没了,好不容易在北京找到工作,不能长时间不回去上班。”张月说。
张成在福建邵武精神病防治院的主治医生表示,张成在药物控制下,现在精神状况平稳,可以由监护人接回家,但是需要终生服药。

他是残害母亲的凶手
姐姐目前请假,一直在老家照顾母亲。张勇也在前几天办好了休学一年的手续,他想先在家里照顾母亲。
向记者提起母亲时,张勇会叫她“老妈”。但一提到父亲,张勇会犹豫一下,随后吐出“父亲”二字,似乎并不想叫他“老爸”。
“毫不夸张地讲,我父亲动手把我老妈打趴在地上,不省人事的次数,几只手都数不过来。这几十年下来,打我老妈几十次,好几次鼻梁骨都被打断了。”张勇说,父亲有失眠症,但他不认为父亲有精神病。
他告诉记者,母亲是被父亲打成植物人,目前已经全身瘫痪了,能活多久还不知道,一旦有个三长两短,父亲就是杀人犯。“躺在床上的是我亲生母亲,他就是残害我母亲的凶手。”张勇语气充满愤恨,他希望自己的父亲受到惩罚。
5月15日,和平镇派出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张成的案子还在“走流程”,公安已经立案,搜集了相关证据,上报邵武市公安局,等待市公安局审批通过后,带张成去做专业的精神病鉴定,并表示刑侦人员正在调查。张勇也有向他们提及申请救助,但因为他们家庭情况复杂,且案件还在调查中,政府救济政策对他不适用,也没办法帮他申请社会救助。(文中均为化名)
扫描下方二维码
关注党史学习教育平台
重点推荐
来源:齐鲁网·闪电新闻
来源:楚天都市报极目新闻(ID:ctdsbgfwx)
记者:谢茂 贾淑瑞
视频剪辑:金英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向原创致敬
《新闻夜航》热线:0451-82898289
商务合作:18646368811
编   辑:李若曦
主   编:张卓倩
审   核:刘   兵
统   筹:董   姝、李健宏
监   制:王   成
喜欢就分享点👍加在看文章更好看↓↓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