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21年,原本我们以为国际疫情会随着疫苗的普及逐步缓解,但没有想到,原本已经看到了曙光,很多地方却开始了新一轮的爆发。前两周我们聊了印度这次疫情背后的故事(点击阅读:印度疫情,无法可救)。随后这两周,印度周边的南亚、东南亚国家的确诊人数也快速增加。被印度连累的一些南亚国家的医疗体系也趋近崩溃,原本疫情控制不错的新加坡、马来西亚、越南等国家也接连发布了封城命令。
而在一片混乱中,一个在去年很少出现在疫情新闻中的地方,也爆了,那就是我国的台湾地区(以下简称“台湾地区”)。过去一周的本土确诊人数快速增加:7 - 16 - 13 - 29 - 180 - 206 - 333(目前公布到的是截止16日18:00的确诊情况)。
在2020年疫情爆发之后,台湾地区很快进入了锁岛状态,因为四面环海,只有几个空港进入,人员管控相对容易,因此疫情控制的还不错。整个2020年只有数十例的本土案例,但进入今年5月之后,疫情却开始失控,仅仅在5月15-16日的24小时中,就通报了333例本土案例。(中国台湾地区居民人口约为中国大陆人口的60分之一)
台北市和新北市进入3级防疫状态(禁止5人以上的群聚,但依旧可以上班),从今天开始高中以下全部停课2周。
作为同胞,我们衷心祝福台湾地区人民能顺利度过此次爆发的疫情,但说实话,我们并不看好。目前的确诊人数是在没有充分检测的前提下发现的案例数字。整体来看,目前已经进入社区感染阶段,在热点区域的检测阳性率超过10%,而且多数案例无法确认感染来源,所以可以认为目前阶段的疫情已经处于失控状态
和过去一年全球很多国家地区的疫情相似,此次台湾地区的疫情,一样是由一连串人祸造成的。
在过去的一年中,原本台湾地区的疫情数据很不错。台湾是个海岛,和新西兰类似,由于天然的地理优势比较好管控。台湾地区当局也一直自诩为“防疫优等生”,甚至借机进行大外宣,攻击大陆和WHO,比如跑到西方媒体上打“Taiwan Can Help”的广告。
但基本上大部分国家和地区,除了接受一部分口罩之外,也没怎么搭理,毕竟具体环境差异太大,防疫难度也有天壤之别,不懂能Help什么,难道Help把国境挖成海沟么?
更何况,台湾的防疫方法,在专业人士眼中,其实漏洞很多。
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内,台湾地区所采用的防疫方法,主要是
入境隔离14天+足迹跟踪
。从机场入境的旅客,需要居家或者在防疫旅馆隔离14天。不过,并没有强制做核酸等检测,只要在14天内没有症状出现,就可以自由出门了。

如果你觉得这种不做入境核酸筛查的防疫不可思议的话,那么还有其他的神奇的操作可能会让你更惊讶。如果是台湾居民的话,那可以选择不住防疫酒店,而是回家自我隔离14天。而
回家的方法,是坐“防疫出租车”,或者亲友开车接
......是的,就是自己接回家。而无论是出租车司机还是亲友,都没有什么专业防护。

在居家隔离的过程中,也没有人监控是否真的乖乖在家,也不需要日常申报体温,只是不定期有防疫人员打个电话问候一下。
虽然台湾地区大多数人的防疫意识不错,认真戴口罩,疫调工作也做得比较细心。但凭借漏洞百出的防疫模式,在这1年多中,只遇到过几次小范围的零星疫情,还都顺利扑灭,没有传播进社区。只能说运气真的不错。
那为什么这次遇到英国变种病毒之后,运气就用光了呢。这其实要“归功于”负责防疫的主政人员越来越相信“天佑xx”,然后不停用各种方式给自己挖坑。也许开始一两个小坑不会导致防疫破洞,但扛不住这一年来一直挖一直挖,于是终于把自己玩死了。
我们来瞻仰一下,台湾地区的防疫部门都给自己挖过什么坑。
1,反普筛
其实最开始的坑应该是反口罩,但当时口罩之争是当时全球的大议题(点击阅读:为什么外国不戴口罩却抢卫生纸?),反口罩还不能完全归结到自己挖坑这么简单。但反普筛,就是台湾地区的特色了
去年全球疫情,无论哪个国家都将检测能力作为防疫的最关键所在。即便是不小心说出“不测就没确诊”心声的川普,也一直在增强美国的检测能力。只有台湾地区,是以坚决不扩大检测作为防疫核心的。
作为习惯了动辄数百万上千万普筛检测的大陆民众,我们很难理解这种“惜测如金”的思路。但在台湾,检测已经成为政治对立的攻击武器。普筛派以台湾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多位教授为代表,而反普筛派则是由台大医院感染科专家为核心。反普筛派获得了陈时中管理的台湾地区防疫部门的支持,而支持普筛的则是国民党及一些县市长。双方人马和支持民众厮杀的不亦乐乎。
普筛派认为
台湾社会民间一定有一些隐性传播的新冠案例,需要通过普筛的方式来抓到这些潜在的危险。而
反普筛派认为
这是浪费资源,尤其是担心因为检测不准有“伪阳性”,带来大批假案例,引发对医疗系统的冲击。

一般来说,核酸检测中的伪阴性比较常见,因此有时需要多次检查,而伪阳性比例则非常低;台湾因为检测数量较少,比较多的使用“抗原快筛”,这种的阳性误报稍微多一点,但即便遇到伪阳性,复查一下就解决了,所以很少有哪个国家地区的防疫机构会顾虑这个问题而不做检测,或少做检测。
但在台湾地区的防疫中,这个原本科学上的争议,变成了政治斗争。普筛派的支持者认为防疫主管部门“盖牌”(隐匿疫情),所以害怕普筛。反普筛派则给对方扣想用“伪阳性”让台湾地区医疗体系崩溃的帽子。加上蓝绿恶斗,科学让位给了政治,在台湾防疫部门的强势压力下,包括台大和一些地方的流行病学研究也因此被污名化。甚至连入境核酸检测,也被认为是大逆不道,不能提及。
随着“伪阳性”、“反普筛”成为了台湾防疫部门的神主牌,在过去的一年中,台湾地区不但没有像世界其他地方一样快速提升自己的检测能力,反而尽力压制,甚至努力减少民众主动的检测。以减少医院的麻烦为理由,为核酸检测设置了天价,部分医院做一次核酸的收费高达7000台币(1500人民币)。
其实,原本即便不和大陆动辄百万级的检测能力相比较,以台湾地区的科技、经济实力,一天做几万十几万的检测也是可以实现的。但在“反普筛”的口号下,台湾极度缺少检测能力,在这次疫情爆发之后,在数百万人口的台北、新北两市,也只能实现每天一千次的“快筛”,在其他县市更是困难。
比如目前台北市有5个快筛检测站,每个站每天大概检测能力在200人左右,民众需要凌晨就去排队,8点的时候发号瞬间就发完了。
2,无疫苗
进入2021年,全球的防疫重点都换到了疫苗的研发、生产、购买和施打普及上。
以色列、英国等施打率较高的国家,都率先走出了疫情的阴影。但台湾地区截止昨天的接种人次只有19.46万。而且这还是在这两周出现疫情爆发之后,接种人数激增的结果,3月22日台湾地区开始接种疫苗之后,第一个月只有3.4万人接种。

即便按照19.5万剂来计算,台湾地区也只有0.8%的人口接种了新冠疫苗,和很多非洲国家一起成为了全球接种比例最低的案例。
为什么人台湾地区疫苗施打率居然这么低?
一方面因为没有本土疫情,所以台湾人民没有危机感。另一方面,则是根本买不到。
因为在2020年疫情管控的很好,台湾疾控部门并没有像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地区有那么强的“生存压力”,总觉得自己并不需要那么着急普及接种疫苗。
虽然在一年前就说自己要“超前部署”找疫苗,但处于自身利益的角度考量,台湾疾控部门更多的将宝压在了几种自研疫苗上面,希望借疫情的机会让自己的生物科技产业有所发展。但事情并不如意,只有2只疫苗顺利进入二期,而且速度也不快,到今年6-7月才能完成二期,到时候是否能顺利开展三期实验还未可知。
不过今年4个多月,股价倒是涨了4倍。
因为把宝一门心思赌在自研疫苗上,台湾疾控部门拖延了很久才想起来和国际上的疫苗公司沟通,等到开始着急想买疫苗时候,几家成功的疫苗(辉瑞BNT,莫德纳、AZ)都已经被欧美几个大国订满订单,
根本买不到了。
但这事也并非完全没有机会。
辉瑞BNT的疫苗在大中华区的授权是在上海复星手中,在去年年底的时候,台湾东洋药品公司董事长,也是台湾地区前“行政院长”的林全,曾经希望作为中介和复星合作,为台湾购买3000万剂的辉瑞BNT疫苗。但台湾疾控部门当时觉得买那么多疫苗没意义,还要留点钱给本土疫苗。所以将3000万剂压缩到了几百万,
成为了世界上唯一不抢疫苗,而是想少买点的防疫机构。
而另一件事情的出现,让这几百万也泡了汤。因为台湾另外一家公司也希望成为辉瑞BNT疫苗的中介,染指疫苗的巨额利润。于是通过某位“吴姓立委”,也介入到了谈判中,要求台湾疾控部门拒绝原先的东洋药品。

结果谈判到最后,双方都没有成功。因此台湾地区就面临了现在这种无疫苗可用的悲惨境地 —— 到目前为止,只有30万剂的AZ疫苗到货,加上前段时间AZ的副作用新闻比较多,在疫情爆发之前,民众的接种意愿非常低,都觉得自己可以等,也许可以等到更好的疫苗,或者不打也无所谓。
而在这几天疫情爆发后,大批台湾民众蜂拥去预约接种疫苗,但因为库存不足,台湾地区疾控部门干脆停止了疫苗接种,即便之前预约成功的民众也无法接种。
于是超低的疫苗接种率,让病毒的入侵畅通无阻。
3,防疫体系破口

如前面所说,台湾的防疫体系原本就很“佛系”,没有入境核酸检查,没有集中检疫。只是虽然漏洞不少,但因为海岛等优势,加上详细的疫调,也保持了一年多的安稳。
但长时间的安心,让原本各种漏洞的防疫体系出现了更多的人为漏洞。
其中就包括此次导致台湾疫情爆发的核心:桃园机场附近的华航诺富特饭店。
诺富特酒店是机场商务酒店,也是防疫隔离酒店之一,华航和一些航空公司的机组,在入境之后会在这里隔离。按照台湾防疫规定,隔离的飞行员和普通的住客需要分开住在两栋不同的楼中,服务人员也必须区分,不能有人员同时服务于普通住客和防疫隔离住客。
诺富特酒店为了节约成本,偷偷改变了规定,让需要隔离的飞行员和不需要隔离的住客混住在同一楼中,使用同样的电梯,甚至在同一个餐厅用餐。工作人员也不加区分,甚至连防护都不怎么做,穿着便携雨衣就穿梭于防疫区域
事实上,原本这个漏洞还有挽回的可能 —— 根据之后的调查,这种违规行为从去年10月就开始了,但在今年2月的时候,有民众向台湾地区的卫生主管部门投书,举报诺富特饭店的混住问题。只是这个违规举报处理的公文在防疫部门、桃园市政府以及酒店之间往返折腾了几个月,直到4月份才曝光。而这时,已经有酒店工作人员被病毒感染,并传播进了社区。
在疫情爆发之后,针对这个问题,台湾防疫指挥官陈时中的说法是:公文确实不会跑得比病毒快,否则这个病毒就不会那么难控制了......
5月8日,桃园市卫生局对诺富特酒店处以了126.6万新台币(约29万人民币)的罚金。这和因为疫情对社会造成的巨大经济、生病的代价相比,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
和诺富特事件一同造成此次疫情大破洞的还有另外一个让人无语的大坑 ——
“3+11事件”。
在过去一年,台湾地区的经济发展还不错,也是全球少有的正成长经济体。为了运送越来越多的货物,货机飞行员也成为了最忙碌的职业。根据防疫要求,对于在境外可能会接触到病毒的飞行员,回来之后需要隔离一段时间。但因为每次都进行长时间的隔离,飞行员往往没办法见到自己的家人。
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也有好几种,比如设定规则保证飞行员在境外不会接触病毒,比如给飞行员和家人设立单独的生活圈等等。但台湾防疫部门,在某位以女权主义出名的“范姓立委”的施压下,却是选择通过了一个神奇的隔离方法 —— 3+11。也就是飞行员回来之后,只需要隔离3天就可以随便回家和进入社会了。

而新冠病毒的潜伏期是2-14天为主,中位数在5-8天。也就是说,飞行员被隔离的3天根本达不到潜伏期观察的要求。因此这个规定在4月中开始实施之后,短短2周,感染确诊人数就大幅度增加,被台湾地区媒体认为是此次疫情爆发的重要原因之一。
接下来的台湾疫情会如何发展?真的很难预测。目前台湾的疫情还处在比较早期的阶段,爆发疫情的是双北(台北市+新北市)的都市区,但中南部也开始有零星的病例出现,这很像1年多前,美国疫情开始爆发时候的情况。
而同样相似的是,目前台湾地区的防疫,也陷入了和美国当时相似的政治恶斗。管理双北的蓝白阵营,和掌控台湾防疫部门的绿营,也在用政治大于科学的思路,操作着防疫工作。这会让台湾同胞的防疫之路,走的很辛苦。
去年在欧美日这些国家逐一疫情爆炸的时候,台湾地区岁月安好,好像是一片乐土,就算有少量的确诊案例,也没能扩散开。以至于台湾从媒体到民众,都充斥着一种“如有神助”的心态,给自己找出各种台湾人不怕新冠病毒的解读方法,安心过自己的小生活。
只是,当疫苗买不到,防疫酒店管理混乱,入境核酸检测不做,集中检疫只有3天,这些坑终于把台湾地区防疫的好运气玩光之后,社区感染终于爆发。这时候,台湾人民发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自己的防疫主管部门,在过去一年中,什么准备都没做。
因为抱着“反正不会爆发疫情”的侥幸心态。台湾防疫部门在这一年中,只是天天四处吹嘘自己的“成绩”,忘了认真对可能爆发的疫情做准备 —— 没有足够的检测能力、也没有扩建负压病房、增加呼吸机库存。
台湾地区原本的防疫模式,在一天只有个位数的案例时,还可以运转的比较顺畅。但当发生一天数十,数百的案例之后,旧有的隔离+疫调模式就崩溃了。在疫情爆发之后,台湾人居然发现自己根本没有疫情爆发的预案。连什么情况需要封城,封城要怎么做都没想过。
所以
台湾防疫部门的心态,直接从佛系进化成躺平。这让我们无法对疫情后续的发展有太多的乐观。
更何况,疫情爆发前后,有好几个群聚活动。比如台湾地区最大的宗教活动 —— 妈祖绕境就在4月。当时在台湾各地有上百万人次的妈祖信众参与了这个人群拥挤的活动。

甚至在疫情已经爆发的上周末,心存侥幸的台湾防疫和教育部门,依旧允许初中会考如期举行,数十万考生涌入考场考试。这些都可能导致疫情的进一步加剧。

其实疫情对于我们来说无疑也是一次考试。原本台湾地区和我们一样,在去年的上半场中,因为有效管控了疫情,实现了经济增长,获得了不错的成绩。但随之而来的自满和松懈,以及一个个自己挖的坑,让他们的防疫体系最终崩塌。这种惨痛的教训,同样是我们需要参考和自省的。
抗疫之路远没有结束,在这个考试中,容不得侥幸存在。

我们新增了日常提问咨询的入口,如果你有什么问题,可以点击我们公众号下方工具栏的【提问沟通】告诉我们:
与疫情相关的文章,也可以点击工具栏里的【文章查询】,在搜索栏里输入“疫情”来进入相关的文章列表:
近期文章回顾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