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小伟
来源:beebee公园(ID:beebeesub
我一个新疆朋友说,第一次在新疆吃到老虎菜的南方人,常常连尾椎骨都在窜鼻涕。
前年,我在乌鲁木齐一家狭小却敞亮的小饭馆内,第一次品尝到了老虎菜的滋味。
起初,当那盘弥散着廉价感的老虎菜出现在我眼前时,我选择无动于衷。
但当我夹起一块洋葱送入口中后,我却仿佛看见一只孤独的斑鸠盘旋于天空,一栋荒芜的大厦突然灯火通明,我的四肢百骸燃起了熊熊烈火,于是我在红帽导游的莫名注目下,开始泪如泉涌。
“有点辣了”,我说。
与老虎菜给人带来的感官体验不同,它的做法其实很简单。它由青椒,洋葱,西红柿,香菜,以及盐,醋和香油组成。就像爱情是由夏天与车票组成。
它是一道简单的凉拌菜,似乎所有人都具备发明这道菜的实力。
但偏偏就是这样简单的一道菜,却总能在新疆经久不衰,让食客欲求不满。
当你吃下一口老虎菜,洋葱的辛辣带着你的味蕾直冲云霄,在你被洋葱蹂躏得目眩神迷时,青椒与西红柿的回甘又带你重返地表。像是乘坐宇宙飞船想要冲破大气层,却在半空中被交警拦下,扭送至了车管所。
老虎菜是廉价的,但它绝对不卑微。
对老虎菜来讲,辣就是辣,酸就是酸,咸就是咸,它从来不玩那些虚的,它就是要用简单的三个味道征服所有人。它是新上岗的协警,说要贴你罚单,那就一定会贴你罚单。
常常有外地人会小看老虎菜的威力,就像拥有免死金牌的功臣,对圣旨不屑一顾。
我见过太多的四川人与贵州人侃侃而谈,在老虎菜面前表现得漫不经心,然后又在洋葱的冲撞下痛哭流涕。
这感觉有点像是五十岁突然失业后,发现前妻给自己偷偷缴了二十年的养老保险。
很多人都说,老虎菜里的盐巴与醋汁是点睛之笔,堪称无名墓碑旁最艳丽的鲜花。
青椒与洋葱的味道都太冲动了,它们负责拔高食客的情绪,而盐巴醋汁是通俗的,是平稳的,是家常的,它们负责提醒食客,这盘老虎菜其实跟红烧肉或者青椒肉丝没有什么不同。
它们将食客心智的锚定在方寸的饭馆之中,防止他们因为错愕而惊声尖叫,或是用泪水在餐馆大门上涂满赞美的十四行诗。
老虎菜的味道谈不上艳丽,但几乎没有人会不喜欢老虎菜。
见识了太多的复杂单品,现在的菜得分前调后调,还要看什么赏味期,对于终将与大肠缠绵的食物来讲,这实在是太麻烦了。
而老虎菜就很妙,你可以直观地从它粗糙的外表上,知晓它一切的味道。
青椒与洋葱摆在你面前,你很容易就知道它为什么叫做老虎菜。
老虎菜是下饭的利器。你随便在乌鲁木齐找个馆子,点一份羊肉抓饭,再点一份老虎菜,吃了之后,你完全可以撑到家里的老狗直到怀上二胎都不饿。
老虎菜也适合与馕坑肉,烤全羊,或是羊尾巴油打配合。
青椒与洋葱抹除了羊肉那厚重的油腻感,番茄与醋汁的酸爽又再一次打开你的胃口,老虎菜总是能给予食肉过多的食客一份温馨的舒畅心情。
似乎只要有老虎菜,你完全可以吃光世界上所有的羊。如果羊有仇人,那么这个仇人一定是老虎菜。
老虎菜是新疆凉菜的统治者,地位类似于四川人餐桌上的凉拌折耳根,或是中年人床头柜里的汇源肾宝。
在喀什的街头,在喀纳斯的木制小屋,或是在大漠孤烟的南疆戈壁,只要有饭店,那么你就能点上一盘老虎菜。
当你在黑夜永远迟迟降临的乌鲁木齐,找一个烧烤摊,点一份老虎菜,再随便扯几串羊肉串,然后静静看着流淌的人潮熄灭在某个大楼的拐角,你常会体会到某种静谧的豁达感。
我想,这种感觉应该列为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
新疆朋友告诉我,实际上,老虎菜并不算是新疆的特产,即便新疆人人都吃老虎菜。
从理论上来讲,老虎菜起源于东北,后来在西北的部分省份,例如青海或陕西,你也能偶然发现老虎菜的踪迹。
每个地方的老虎菜都有自己的特色,正如每个国家的女孩都有自己的性格。
老虎菜是一个吟游诗人,它浪迹在北方的大地上,它为自己写诗。
—END—
作者小伟,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beebee星球”(ID:beebeesub)。
点亮“在看”
为大新疆美食点个赞
↓↓↓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