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也是呆了……本来很严肃的一个话题,竟然会有如此变化……

这几天大家看新闻应该都知道了,这个疫情依然值得我们时刻警惕,截止我们发稿,沈阳又有两例本土确诊:
但是这2天大众的焦点却并不完全只是在这个疫情上,伴随着沈阳的疫情流调报告,大家忽然发现了些什么……

这是官方通报的一个老大爷的行程:

很多网友看了通报后瞬间傻眼,鸡架?

许多网友盛赞大爷品味好:

而其中大家也应该看到,这个“鸡架”成为了高频词:

看完通报后著名作家廖信忠甚至发出灵魂一问:这个鸡架到底是什么玩意?
这个问题甚至把林更新都引过来回复:
网友都大吃一惊:

这个沈阳的鸡架甚至成为了热搜第一……

我们也都是非常傻眼。

这个鸡架指被去掉皮、大腿、胸脯肉、头、脖子、翅膀、内脏、以后剩下的部分,差不多都是骨头。
这个东西在其他地方我们不知道有多少人吃,在上海极少听到有专门卖鸡架的,一般都是最冻品批发,作为基础食材,比如熬个大锅汤之类的,价格和鸡的其他部分,比如鸡翅、鸡腿、鸡胸等没法比。
而这个东西却在沈阳几乎占据了美食重要地位?
我们查了下,这个其实还是挺心酸的……差不多在上世纪70年代左右开始,中国的机械化养鸡业快速发展:

但是沈阳作为当时北方的典型工业城市,这个经济和南方沿海城市相比差了一大截,大多数的老百姓经济条件并不怎么好。

1990年的沈阳和平区副食品公司的民富副食品商店门口人山人海,大家都在抢购一些平时舍不得吃的副食品:
1991年沈阳市皇姑区商业中心的北行农贸市场正门:
因为当时大家都没什么钱,所以相对昂贵的肉食类小食并非人人都能天天吃得起,于是乎,最便宜的鸡架渐渐成为了沈阳的主流小吃。

在当时缺乏娱乐的环境下,三五好友喝酒聊天是大多数人消磨时光的首选。所以一到下班的时间,很多小餐馆就座无虚席,桌子都摆到了马路边上,渐渐形成了各类的小摊美食文化
这是1994年的沈阳太原街:
于是乎,鸡架成为了小摊美食的主力。

而现场,沈阳已经成为了全国消耗鸡架最多的城市。
据说每个沈阳人从小到大必吃鸡架:
正如同林更新说的那样,沈阳的鸡架不是吃多少肉,而是那种吮指回味可以啃很久很久的那种感觉:

三五好友,点上几瓶沈阳老雪花(据说这是标配):
来上几盘鸡架,真乃人间极品美味!

鸡架已经成为了沈阳各大夜市的标配:
而看似平平无奇的鸡架在沈阳已经发展出及其丰富的吃法,最主要的是价格极其便宜,很多鸡架一份只要几块钱。

最传统的做法应该就是煮鸡架!先洗净,然后上独家配制调料:

随即放入锅内炖煮,顿时飘香四溢:

熟了之后还要冷却,手撕,再次配上各家绝密的配料:

这样的一盆煮鸡架,足以令你食欲大开。

如此精心烹饪的煮鸡架并不贵,以当地最有名的老四季为例,一份煮鸡架才几块钱:

除了啤酒,抻面也是标配。高汤,通常由整鸡熬制,经过长时间的熬煮,鸡肉与汤底合抱相融,剩余的鸡骨捞出,成为抻面的上桌必备。
面皮粗细随意,抻面盛碗后,撒入的榨菜和香菜,每个桌上都摆放着几个小罐,辣椒油、陈醋等调料丰俭由人。
略带汤汁的鸡架,乖巧地躺在铁盘里,周身泛出极为诱人的光泽。双手开动,将其撕成小块,直接吮吸其原汁原味的鲜美,亦或者拌上些榨菜、香菜和辣椒,味道别提有多美妙。
据说这是完美的标配:
煮鸡架以外还有炸鸡架:

炸制之后色泽金黄,配上调料,飘香四溢!
炸鸡架有的裹了粉,滋味都在脆皮和肉汁里,有的浸了蜜汁干炸。
一盘浓香酥脆的炸鸡架足够让你回味很久很久……

甜口、咸口任君选择:

当然还有熏鸡架,把鸡架放上,盖上锅盖,开小火慢慢熏制。锅盖最好用个透明的,能看见里面鸡架的颜色。还要再锅边围上湿毛巾,让味道聚在锅内,充分的的浸入到鸡架中
还有的是炭火熏制:

熏鸡架可以直接吃,也可以将其肢解,然后撒上辣椒面、孜然、芝麻、香菜等调味料,做成拌鸡架,别有一番滋味。
浓郁的熏鸡架配上调料,足够让人食指大动。

试问,你可以撕多久呢?

当然,熏鸡架也是可以配抻面的。
熏鸡架也不贵:
当然,还有炒鸡架。

经过重油+猛火爆炒,炒鸡架的味道更加浓郁。每块鸡架,都十分入味,几乎都能带着骨头嚼食。入口后,咀嚼的快感,加上挑剔的乐趣,有种不可言说的幸福感。
即使身处夜宵大军,炒鸡架绝对是独一份的存在。

很快,一盆炒鸡架就能一个人吃完。

特别是鸡架上再配上米饭……再不愿吃饭的人也能轻松吃下一大碗!汤汁伴随着米饭,浓郁的米粒散发出诱人的香气。
特别是近年流行的辣炒鸡架,绝对是下饭圣品!
无敌的美味诱惑~

家常口味首选:
随之而来的就是鸡架盖饭:

这是很多人午饭的首选:
而拌鸡架也是很多人的最爱:
这也是很多夜宵一族必点的神器:
还可以搭配各种自己爱吃的蔬菜:
一碗根本不够:
然而就是这不满10元的拌鸡架,让很多人流连忘返:

就问你先吃哪个?
类似的还有酱鸡架:
还有各类鸡架衍生食物,比如鸡架粉:

酸甜口味:

两碗都不够吃~
当然,铁板鸡架也是很多人的最爱:

你无法想象鸡架在铁板上滋滋冒油的感觉,那种香气是足够让你肚子咕咕叫!

翻一个面,鸡架已经煎到金黄:
出锅拉~
这样的场面在沈阳的大街小巷都有:
你能闻到香味吗?
当然,最受人欢迎的怕是烤鸡架了。
腌制过的生鸡肉在炭火烧热后直接上架烤:

反复烘烤,撒上调料,香味四溢~

当然还有大块的烤鸡架:
那么大一块也只有10块钱。

生烤,费用费时费力,味道却最佳。经由炭火的烧烤,骨髓里的油脂被催出,附着在鸡架的表面,为其涂上一层锃亮的高光。

鸡架的表层,撒上白糖,经过炭火的催化,微微融化的白糖像是一层蜜汁包裹在鸡架上。
香脆+焦糖,让烤鸡架散发出无人可挡的气息~

滋滋冒油散发出焦糖香气的烤鸡架谁不爱呢?

实在没想到沈阳可以把鸡架做到如此极致~不知道大家喜欢哪个口味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