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 观察者网 齐倩

在特朗普执政时期,美国政府便将以华为为代表的多家中企视作“眼中钉”,频繁以“安全威胁”为由遭受无端打压,并施压国际社会中的其他国家在5G网络建设中弃用华为设备。
但英国《金融时报》16日从一项研究中发现,在亚非拉地区,美国的“警告”并没有取得成功。
报道截图
这项研究出自美国知名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研究结果显示,从2006年到今年4月,在云基础设施和电子政务服务领域,华为公司与41个国家的政府或国有企业共达成70笔交易。
报道称,与华为达成这类交易的大多数国家都在撒哈拉以南非洲、亚洲和拉丁美洲。
云基础设施通常指的是数据中心安装,而电子政务主要涉及行政职能自动化,如行政许可、卫生保健、法律记录和其他政府程序。
这份由CSIS智库成员希尔曼(Jonathan Hillman)和麦卡平(Maesea McCalpin)共同撰写的报告中还提到,自2018年起,华为在亚非拉国家的交易量激增,即使在2020年期间也成功达成了几项交易。由此可以明显地看出,美国“针对华为安全威胁的警告并不能说服发展中国家的决策者”。
事实上,华为与亚非拉国家的合作已久。其中,菲律宾2019年开通首个5G商用网络,华为公司是其核心设备供应商;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2019年也曾表示,该国将在中国技术支持下开始部署实验性5G网络。
去年8月,南非技术研究公司World Wide Worx负责人高德史塔克(Arthur Goldstuck)告诉《日经亚洲评论》,非洲4G网络高达70%都是华为建设,更换厂商建设5G不切实际
肯尼亚最大的无线运营商Safaricom代理首席执行官约瑟夫(Michael Joseph)曾表示,该公司将在5G网络建设中使用华为设备。他说:“在非洲,对于美国关于不使用华为的声明,我们不会理会。”
南非无线运营商Rain于去年7月宣布,该公司推出了非洲大陆首个独立的5G网络,使用的正是华为设备.
《日经亚洲评论》去年8月报道
值得一提的是,一直以来被美国视为“后花园”的拉丁美洲,在5G问题上面临巨大压力。但即便如此,这些国家仍自有主张。
智利电信部副部长吉迪(Pamela Gidi)在今年3月告诉路透社,只要企业符合网络安全的既定技术标准,智利就不会对承包建设5G网络的供应商的“供应链或国籍”做出特别规定,华为也在该国考虑名单中。
阿根廷外长索拉(FelipeSola)去年9月在接受阿根廷第一大报《号角报》(Clarin)访谈时透露,阿根廷与华为等中国公司之间存在潜在的5G协议。但他也承认,这些协议正受到美国的“高度关注”。
巴西副总统莫朗(Hamilton Mourão)曾表示,巴西不担心美方的威胁和施压,不会阻止华为参与该国的5G建设竞标,华为公司掌握的技术远超其他竞争对手。
他还透露,目前,该国三分之一以上的4G运营网络都在使用华为的设备,如果禁用华为产品,那些已投入使用的设备将被拆除,运营商们将蒙受不小的损失.
《号角报》去年9月报道
此外,CSIS在研究报告中声称,华为的云基础设施和电子政府服务正在处理公民健康、税收、法律记录等“敏感数据”。这一表述沿袭了美国特朗普政府时期对华为等中企的态度,即用“不可信供应商”、“安全风险”作借口,渲染中国所谓“网络威胁”。
“不可信供应商”是特朗普政府时期被广泛使用的词语,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并在此基础上炮制出所谓“清洁5G网络计划”和一份“清洁5G名单”,要求所有进出美国外交设施的5G通信路径,都不使用“不可信”的供应商。
在渲染来自中国的所谓“网络威胁”的同时,蓬佩奥还接连到访欧洲等地,“威逼利诱”无所不用其极,要求各国政府和运营商在5G网络建设中弃用华为设备。
以华为为代表的多家中企一直以来都是特朗普政府的针对目标,频繁以“安全威胁”为由遭受无端打压。去年5月份,美国商务部正式将华为列入“实体清单”,禁止美企向华为出售相关技术和产品。
华为对于上述指控坚决驳斥,并在一份声明中指出:最近一段时间以来,美国政府不仅动用其政治和外交影响力,游说各国政府禁止使用华为设备,更是动用其国家机器,滥用司法、行政权力,采用各种不正当手段骚扰、影响华为或合作伙伴的正常业务。
来源|观察者网

《科工力量》团队重磅推出付费专栏
用23讲内容,基于中国视野
全面解析全球供应链变换之路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