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NOWNESS现在(ID:NOWNESS_OFFICIAL),本期嘉宾:阿飞(“夕阳90后”,市场策划),阿昕(23岁,茶企从业者),Nini(28岁,教师),Clarie(30岁,被迫FIRE),小西(26岁,市场运营),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不想工作,只想立刻退休养老。”
——这是你的日常状态吗?年轻人想退休养老看似是一句玩笑话,但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的一项调查显示,在1217名18~35岁的受访者当中,89.6%的人认为现在需要开始考虑养老问题了,82.9%则表示曾考虑过自己的养老问题。
一部分不结婚、无后代的年轻人纷纷加入“互助养老”小组,为的就是老了之后能互相照应,不至于生病了还要自己叫救护车。和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互助养老,找一处僻静的地方过山野生活看似理想,但也透露出人们对老无所依、对衰老、死亡和未知的担忧。
为什么现在的年轻人开始发愁怎么养老了?那些已经实现“提前退休”的人是怎么想的?“躺平”是一个可选项吗?关于养老,我们和几位年轻人聊了聊。
养老这件事,也可以很“卷”
在被问到要为未来的老年生活做什么准备时,几乎所有人的回答都是“存钱”或“努力赚钱”。
2019年,蚂蚁财富曾面向五万以年轻人为主的人群发起调查,询问大家为退休设定的存款目标,由于城市之间的生活及养老成本不同,调查的结果是,大部分人认为至少需要154万元才能过上舒适的退休生活。
“现在不努力,养老院住不起。”阿飞的讲述似乎也证实了这一点。
因为机缘巧合,阿飞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在一家高端养老社区担任活动策划。当时,高端养老在国内属于新兴行业,她所在的公司也参考了日本的一些养老机构的设计理念,医院、酒店、恒温泳池、农场等一应俱全。
室内的各个角落都有紧急呼叫按钮和生命感应系统(超过一定时间无生命活动迹象会自动报警),卫生间、走道等区域会设置安全扶手;室外也有无死角监控,风雨连廊覆盖全社区,走到哪里都淋不到雨。
与此同时,是高昂的入住价格。这种高端养老社区面向的是有一定经济基础的老年群体,通常按户型收费,入住前需缴纳一笔押金,约1万/㎡。最大的户型有150平米左右,但无论再大,按规定也只能入住2位老人。除了押金外,每个月还要按户型收取3千~5千的养老服务费。
在这个万物皆可“内卷”的时代,养老也不例外。Clarie曾了解过国内的居家服务、养老社区,以及国外的辅助生活社区和养老院。在系统设计方面,她更倾向于“辅助生活”的概念(Assisted Living,服务于需要中轻度护理的老人,提供餐饮、助浴等服务)。但对于大多数工薪家庭,这些选项都有些遥不可及。
你也在感到不安吗?
日本学者大前研一指出,日本之所以进入低欲望社会,是因为年轻人对未来和自己的老年生活感到不安。
据统计,我国65岁以上人口在今年已达到1.9亿人,占人口总数的13.5%;到2050年时,这部分人口预计将达3.8亿,占总比例近30%。老龄化趋势使延迟退休成为必然,并且到90后、00后退休时、养老金是否可以充分保障老年生活都是未知。
Nini身边虽然很少有人在讨论养老问题,但让她记忆深刻的有两次:一次是研究生时期的同学得知她毕业不回老家后,问她“那你父母养老怎么办”;还有一次是她决定不考编制时,公务员亲戚脱口而出的“老了没保障”。
面对这些问题,Nini的第一反应都是“被冒犯到”。由于一些原因,她从小就想走出去,而且难道孝顺就意味着和那位同学一样,回老家找工作、放弃自己的理想才可以吗?她不愿意,她和伴侣还有买学区房的目标,希望未来在让孩子上学的同时,父母也能来一起住。
Nini理想的养老生活和很多人一样:健康、有钱有闲、有伴侣、有爱好。
但作为独生子女,在考虑自己之前,还有长辈的养老问题。她的父母都在老家小镇,父亲是编制老师,母亲自己经营一家幼儿园,家里的存款预计不到四十万。在她看来,这些钱一次重病就有可能耗尽,想到这里就很焦虑。
阿昕对此则很乐观,因为父母退休后有相对充足的养老金,可以没有负担地到处旅游。所以对她来说,五险一金是找工作时的一项重要指标。幸运的是,她现在在一家台湾茶企从事自己喜欢的工作,薪资足够日常生活。
即使如此,她也有一套尽快实现“打工自由”的方案。在很多人看来,以目前通货膨胀的速度,账户里的钱会很快贬值,但阿昕依然相信存钱的重要性。
一般情况下,阿昕会留下七成的工资当存款,三成用作日常花销。她说,“我还是蛮喜欢算着花钱的,保证生活质量,但不乱买东西。有时候虽然也会脑袋一热,不过次数不多。”
那些及时行乐的人
在大部分人还在为未来努力时,一些人已经实现了FIRE。FIRE即为“财务独立,提早退休”(Financial Independence, Retiring Early)
Clarie和伴侣结婚时还在国外上学,双方家长将收到的礼金送给他们作生活补贴,后来丈夫用这些钱投资股票赚了一笔额外收入。大概在2019年,他们又从父母那里得到了一些房产和现金的馈赠。
相比于那些在大厂靠股权实现财务自由的人,Claire说自己的情况更像是被迫FIRE
毕业后,他们回国工作过一段时间,那时她的工资勉强够夫妻二人生活,而丈夫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他们当时的目标是四大、咨询、国有银行管培一类的岗位,却接连收到拒信。无奈之下,只能想办法提前退休,在已有的资产上做文章。
她说,自己也不是一开始就接受“啃老无罪”,总觉得这份补贴里暗含着两人“没用”的意味。他们并不是每天在家里无所事事,而是在研究房子是否应该卖出、用作民宿,或是现金以怎样的比例投资等等。而且,他们比同龄人拥有了更多陪伴父母,育儿的时间,这些也很有价值。
“佛系青年”小西刚工作不久,虽然偶尔也会为了金钱、房子等事物困扰,但她还是选择及时行乐。
小西出生在西南城市,从小为了读书而读书,很少思考梦想、人生目标一类的事情,或许这也导致了她一直没有规划未来的习惯和意识。受母亲影响,她是一个不管挣多挣少、花钱都很大方的人。上大学后,小西拿着充足的生活费,也在四处尝试兼职和实习赚钱,如今是她毕业工作的第二年,但积蓄相当于没有
去年受疫情影响,小西虽然没有经历裁员、失业,但她终于有了一些危机感,在得知身边同龄人的收入后,她发觉自己其实“混得很差”。不过,这也没有影响她裸辞,到处吃喝玩乐,享受生活,完全不考虑社保中断等现实问题。
待业期间,小西辗转搬了两次家,或许是受到连续找房、打包的折磨,她也想拥有一间属于自己的房子。在她看来,这可能是自己思考养老的第一步。“如果没有外力作用,我在这些事情上是不会有意识的。有时候觉得,自己不是‘佛系’而是‘无知’,及时行乐是做到了,但到了一定时间,面对缺乏保障的未来还是会焦虑,甚至生出一股无名之火。”小西说。
尽管如此,过得开心似乎是更难的事情。一天晚上,小西梦见父亲离开了家,随即想起小时候父母不合,父亲曾经离家出走过一段时间。那时她还没有从上一段失败的感情中走出来,因此除了“佛系”之外,她又给自己加上了“不婚不育”、“孤独终老”的标签。
虽然未来依然未知,存款持续微薄,但她还是相信“车到山前必有路”。现在思考养老等问题有些太过遥远,没办法进行这么系统的规划,所以“就这样吧”。
在养老这件事上,其实没有正确答案,每个人面临的困境也不尽相同。所以,与其苦恼于别人的万全计划、或是“躺平”态度,不如想想在不伤害他人的前提下,如何找到自己认为舒适合理的方式去生活。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NOWNESS现在(ID:NOWNESS_OFFICIAL),本期嘉宾:阿飞(“夕阳90后”,市场策划),阿昕(23岁,茶企从业者),Nini(28岁,教师),Clarie(30岁,被迫FIRE),小西(26岁,市场运营)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email protected]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email protected]
End
想涨知识 关注虎嗅视频号!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