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托马斯之颅
上周五,在排队等待PS5国行庆典开始的时候,我的心中闪烁起了不少念头。
和那些资深的单机大佬不同,PS4是我的第一台主机。那时我刚刚工作,每天听同事讲述《巫师3》的美妙,于是咬着牙买下了一台白色的「四公主」,把她摆在出租屋的卧室前面,骑着萝葡在威伦驰骋,想象着带有食尸鬼味道的空气。
工作了几年后,因为PS4进了蟑螂,我换了一台PS4 Pro(鉴于这是一个令人头皮发麻的故事,在这里就不展开了……)。它陪我拯救了《奇异人生》中的小镇,白金了《奥丁领域》,在《女神异闻录5》里邂逅了高卷杏,还在《凯瑟琳Full body》中的几位女主角之间来回游移。
但好景不长,工作几年之后,我的业余时间就变得越少:《战神4》我只打了3个小时,《荒野大镖客2》更是压根没玩进去。更令人难过的是,我很少会报道主机游戏。因为作为一家游戏行业媒体,读者似乎对这个领域文章不感兴趣。于是我渐渐投向了手游的怀抱,也先后在几款游戏中充了几千块钱,单机玩的也大多是Roguelike。快乐吗?当然快乐,但总觉得差了那么点儿意思。
所以我真的有资格来参加PS5国行的庆典吗?在等待入场的媒体区,我一直在质问自己。更何况刚刚在电梯里还有主播说,他最近在国行上面玩了6遍《生化危机》——听完这句话,我陷入了强烈的自我怀疑……
这游戏我一遍都不敢玩……
但在活动现场,当我握起PS5的手柄,体验《宇宙机器人无线控制器使用指南》的时候,我的心头似乎涌起了什么。又过了一会儿,一位财经媒体的朋友在旁边看着我体验《蜘蛛侠》,说我玩得不错。于是我开始安慰自己:也许在我心中仍然住着一个Gamer,只是我把他忘了。
那么PS5国行到底怎么样?主机媒体们已经做过不少详细的评测,它的画面表现力、手柄的震动体验和触觉反馈,以及「没有变化的备份还原功能」肯定都不用担心。事实上它卖得也确实不错,用索尼方面的话讲,国行的销量远远超出预期。
瞧,他们开心得甚至包了楼体广告
也许我也应该更乐观一点儿:现在最头部的游戏正在同时登陆所有平台;《黑神话:悟空》成了期待度最高的游戏;前几天一位老板还说,他认为技术具有溢出效应,未来手机、PC和主机的技术边界会越来越少,中国厂商一样能推出惊艳的主机游戏。到了那个时候,对于主机游戏和团队的报道,应该也会成为行业的刚需。
我想我的时间还会越来越少,但我已经下定决心,至少要努力隔三差五就打开新的PS5,玩一会儿《双人成行》。就算实在没有大段时间,也可以重温一下在《女神异闻录5皇家版》里和朋友的照片,看看《十三机兵防卫圈》的原画集。
欢迎来到PS5时代。希望在这个时代,我们都能找回曾经的热情。
游戏葡萄招聘产业记者/内容编辑,
点击「阅读原文」可了解详情
推荐阅读
点击下方公众号名片,获取游戏行业更多信息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