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丨豹变(ID:baobiannews)

作者丨曾舆
编辑丨邢昀
从阿里巴巴B2B上市到退市,从淘宝一分为三到卫哲辞职,从支付宝遭遇红包围城到圈子事件,从2014年美国上市后,再从蚂蚁暂停上市到这次的未来发展之辩,阿里巴巴内部关于组织文化的讨论从未停歇,与时推移,一浪高过一浪。在新的关键节点上,《豹变》独家获悉:这场始于3月份的由“阿里未来应该怎么走”到“年轻人发展”之辩,获得了马云两次回复。张勇和阿里管理层从这场激辩中更鲜明地感知到了年轻人的诉求和想法。
5月10日,马云突然现身阿里日现场。他手捧一本《老年人数字生活手册》,与年轻的员工们谈公益、谈组织、谈文化。
此前,他在内网两次回帖。
“果汁会”,这个阿里集团董事会主席兼CEO张勇本人参加,和员工“面对面畅谈”的交流方式,自去年始,即已成为阿里最高层公开回应员工关切的透明渠道。
从三月底的“五年陈”授戒,到5月的“阿里日”,阿里巴巴高管正在用系列的文化活动和这个组织的年轻人对话。
3月26日左右,阿里巴巴进行了两次授戒仪式,共有2100人从合伙人手中接过属于他们的“五年陈”戒指,这是历年来人数最多的一次。
阿里土话说,“一年香,三年醇,五年陈”,马云的解释是,“五年陈”是阿里人最重要的图腾。
今日,五年图腾中,也有一丝五味杂陈。
数月前,一场始于反垄断调查和蚂蚁暂停上市后的未来之路怎么走,到年轻员工的发展之路,几乎覆盖全员的大辩论,响起在阿里内部。
01
又是内网
火苗腾起于阿里内网,“永不删帖”的阿里内网。
2021年3月,一名即将离职的年轻基层员工,将发在内网的《致阿里》一文转到了外网,吃瓜群众才注意到阿里内部有了对立声音。
《致阿里》将高P(P代表岗位级别)和低P做了对立,将阿里老员工和职场新人做了对立,将管理岗和非管理岗做了对立。
来看一段描述:
“可能高层大部分都是70、80后,不了解90后以及马上到来的00后,这批人是年轻人,是成长在自由文化之风下的年轻人,我们不喜欢什么官话、客套、阳奉阴违那一套,你就假设我是一头拉磨的驴,你就一直在拿鞭子抽我,我觉得很正常啊,没人觉得不正常,那我是驴、你是主人嘛,我想偷懶,驴之常情,你不想我偷懒,人之常情;大家都是按照常情办事,你给我饭吃,所以你抽我几下逼我干苦力,我觉得也是人之常情,大家都可以理解。可是问题是, 你不能一边抽我,一边问我爱不爱你吧?”
而“爱不爱我”,其实是阿里文化最特别的地方之一。创业初期,阿里在招人之前都要嗅一嗅有没有“阿里味儿”,是否认同阿里的文化,继而才是融入、传承,如果都不认同,为何要恋爱和上床呢?
《致阿里》直接将阿里形容为驴厂,很多年轻员工看后一路点赞,甚至称发帖者为“驴学大师”。当然,很多老员工对此并不认可,也有合伙人进来直接发帖反驳《致阿里》,结果又被喷成了“筛子”。
阿里价值观“六脉神剑”也成为一大争议,一些新员工认为价值观就是“灌输心灵鸡汤”,就是给年轻人洗脑;老员工为代表的阵营则实在不明白,“这些思想哪里错了?”
比如“今天最好的表现是明天最低的要求”,这不就是希望一个人有更好的追求吗?有新员工则说,这就是PUA,无非是想让我们干更多活。
“无数次我在杭州总部的时候,晚上十点到一点多看着灯火通明的办公楼,就仿佛一个个烧得通红的火炉,多少阿里人燃烧着自己的青春和热血,试图在这片纷杂的国度找到自己的理想,然而公司回馈给我们的,除了糊弄就是敷衍。”
《致阿里》一文,充满情绪。
阿里巴巴自创办以来坚守的“阿里味儿”,呈现出AB面。
“观点和想法存在巨大的割裂感,视觉和感受呈现出强烈的冲突感。”这是一名员工当时的感受。
一名高管的回复则是,所谓高P也是从低P成长起来的,每个人都在燃烧自己的青春,这个世界上,有高待遇、高福利还不用考核、还离家近的公司吗?
甚至,几天后,这种“对立”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激烈程度:一边,个别老员工说,看不惯,你就走,不能一边吃饭一边骂娘;另一边,有一些年轻人成了两个凡是:凡是高管说的话必喷,凡是为公司说话的一定被蜂拥而至的员工扣减芝麻分。
芝麻分,是阿里内网的硬通货。针对阿里内网的帖子,如果认同,可以给发帖人加芝麻分;如果不认同,可以减扣芝麻分。
在这场讨论中,包括蒋芳、闻佳在内的一些合伙人,都参与了跟帖、回复,我无法知道她们回复的具体内容,但她们都获得了减扣芝麻分的礼遇。以往,蒋芳等人很少被扣芝麻分,这一次,着实不一样,哗啦啦的被扣。
阿里当年定下的规则是,“内网永远实名,永远不删帖”,这是阿里巴巴坚守的一个基本文化底色,简单理解就是,决不让员工闭嘴。这项规定也给管理者带去挑战,如果说过去考验的是他们的勇气,那么现在考验的是他们的智慧,以及初心。
《致阿里》在阿里内网获得了40万的阅读量,相当于每个人看了4遍,热览的背后,是一场空前的激辩正在席卷阿里十几万员工。
此外,这样的讨论也出现在脉脉上。“这就是阿里的文化,一直有透明开放的基因,相信真实的力量。”长期观察阿里的一名媒体人说,不像有些公司严格控制员工言论,阿里让人说话,不会因此打压,更不会扼杀,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02
诗和远方,还是粮食和蔬菜?
马云曾说过:“一家企业最大的文化挑战是,什么是你们的共同目标?我们的共同目标就是我们的使命、愿景、价值观。文化是我们的DNA,而文化的背后就是人,未来的组织文化建设,最强大的不是组织部的干部,不是副总裁,不是M(管理线),是我们所有的三年、五年陈们。”
可见,在阿里,马云非常在意“五年陈”的传承。
五年是一个重要的时间节点,《豹变》私下询问了多名“五年陈”的阿里员工,他们对这场思潮有着别样的解读。
“爱不爱一家公司,认同不认同公司文化是选择这家公司的前提,”2015年10月入职天猫的一名员工说,“我带着膜拜和对商业的憧憬来到了阿里,收获了见识、金钱和对互联网对技术新的理解。”
“他看到了哀其不幸,我看到了怒其不争。”老员工和新近两年入职的员工对于价值观、文化在那刻分化出截然不同的理解。
“但你有没有发现,年轻人的想法不一样了,员工的价值取向不再是同一个维度,出现了裂痕。”一名工作在蚂蚁集团的6年员工如是说,这是一个新的信号。
阿里倡导员工之间“有情有义”,大家共处一个情场中,同频共振,互爱互助,不希望是一个冰冷的职场,但在部分年轻人看来,你给我一个明明白白的职场就行了,讲那么多虚头巴脑的东西干啥?
阿里希望员工,胸怀天下,远望星辰大海,但新员工更想要的不是诗和远方,而是粮食和蔬菜。他们关心的是工资、房子,《致阿里》中甚至还“喊话”马云此前的公益项目,“希望马老师与其关心非洲大象,不如多关心员工、家人和孩子。”
阿里一名资深HR分析到,时代的代沟确实存在,70、80后追求成功,新生代更重视自己的感受,追求自我的幸福。
这名HR向《豹变》介绍,他们最近听了一堂课,主讲者提出目前社会上三种对立思潮:装与真实不装;大咖与大神;成功与幸福。年轻人基本都选择了后者。 
03
果汁会激辩:平凡人还是非凡人?
这场思辩也引起了张勇的关注,他是阿里巴巴董事会主席兼CEO,花名逍遥子,员工都把他叫老逍。
张勇搞了个“老逍果汁会”,顾名思义,就是每隔一段时间会和不同员工一起喝着果汁,探讨公司遇到的一些问题,交流过程向全员开放。
甚至“老逍果汁会”也未能幸免,有年轻员工指出,“形而上,并不直接解决实际问题。”
老逍也站到了风口浪尖上,《豹变》用了将近1个月时间去探究细节,试图还原阿里掌舵人对这场辩论的处理。
“我一直在关注这些帖子,几次想提笔。”《致阿里》发布后大概半个月后,老逍召集了新一次“老逍果汁会”,与会的一名阿里员工转述张勇的话说,“但还是想听到更多的声音,便忍住了。”
张勇继而总结道:“现在,抛开所有情绪,里面的干货是两件事——第一,我们非常真实,不管说的多难听,大家都在内网做了真实表达;第二,这是缺乏沟通途径的表现。” 
张勇对员工情绪的对立给出的理解是:每个个体和阿里的历史关联度不一样,对于新来的同学而言,阿里的历史和他没关系,就跟看历史书一样,但是所有人与阿里的未来有关系,大家一起探索共同的未来。也就是说,各个维度的员工“求同存异”。
一名资深员工私下向《豹变》透露,这次“果汁会”还有一番激辩。张勇明确断言:我们需要的就是平凡人,我们自己就是平凡人,我们是平凡人做非凡事。
这段话在阿里有其特殊背景。阿里巴巴创业之初有一句特别接地气的口号:平凡人做非凡事。后来,随着公司壮大,为了吸引更多精英加入,也有勉励员工之意,这个口号慢慢演变为:非凡人,平常心,非凡事。
如今,在特殊的节点,这个口号再次回归“平凡人”,背后的思考是什么?
张勇话音刚落,有员工直接亮出反对意见,“不同意平凡人做非凡事”,阿里要非常重视“super genius”的力量,一个公司应该是一部分精英带着大量平凡人做非凡事。
张勇现场马上接茬:“我当然愿意看到更多天才在我们的土壤上冒出来,但他也应该是一个平凡人,而不是说,我登高一呼,芸芸众生都跟我来。”
这个“辩论”细节被原生态的放上了阿里园区各个电梯大屏,连续播放数天。
据说,这次“果汁会”应该是最受阿里员工好评的一次,很多人认为“直面问题,有解决方案”。
关于究竟是平凡人还是非凡人,《豹变》在与阿里员工聊天中还获知一个解释,其实是管理层希望斩掉自高自大的心态,脚踏实地的做业务,全身心做对社会有价值的事。
这次果汁会还解决了一个实际问题——提高员工餐补,张勇反思,为什么餐补非等到大家都有共鸣时,才得以解决?不能靠着惯性前行。
他还向员工透露了一个信息:阿里巴巴很快会出台一个年轻人发展方案。
但关于阿里文化和未来的思考并未结束。
04
未来怎么走?
在阿里巴巴“五年陈”授戒的那几天,西溪园区彩旗飘扬,一些老员工的祝福随处可见。
工号为106216的初念写到,“把最美的青春留给这个乐观、积极、向上的阿里青年!若干年以后,回看当初的选择,也不曾后悔,加油!”
据阿里内部员工说,现在工号大概是30万左右,最近的五年间,有20万员工进进出出。
阿里巴巴创办于1999年,从1999年到2016年的17年间,工号才到10万(离职工号保留),当时约5、6万人左右。
阿里系现有员工约10-13万人,最近五年20万人进出,证明新增的至少5-8万人未满5年,未经“五年陈”的洗礼,他们希望搭上财富的末班车。
他们从硅谷回到中国,他们放弃众多机会选择了阿里,经过了HR们嗅一嗅阿里味儿的关卡,如愿加入阿里,等待阿里的又一次腾飞,等待蚂蚁集团上市,等待商业的一切可能。
一切,似乎在去年某刻停顿了下来。
员工心里不平衡。快手,一个从没被他们瞧在眼里的公司,市值都曾到了1.7万亿港币。
那么,阿里变了吗?
基本面并没有发生丝毫的改变,但是外部环境变了,监管环境发生了改变。
从去年11月起,阿里边配合监管调查边“闭门反思”。
去年12月24日,市场监管总局对阿里巴巴实施"二选一"等涉嫌垄断行为立案调查,同日,蚂蚁集团被二次约谈。“双管齐下”,阿里股票当天跌破220美金,比最高点跌幅一度接近40%。
执法人员统一着装、佩戴设备,进入阿里巴巴西溪园区,对电商板块核心员工和管理层全部进行了访谈调查,并现场检查了相关人员的办公桌和钉钉系统等。
这次突然而至的调查震动了员工的心理,他们将更多的不安和不满撒到内网上。
此刻,张勇内心在想什么?作为外部吃瓜群众,我们难以揣测。从阿里员工私下向《豹变》透露的半年来他召集的三次“果汁会”,可以品出些端倪。
蚂蚁暂停IPO后的第一次“果汁会”上,他说平台要与时俱进,以消费者为重心,不忽视算法,不迷信算法。他还提了“改变”,跟十年前比,我们从“野蛮生长”走向“规划生长”。
第二次是2020年12月31日,那时,阿里进入一个“跌宕起伏”期,他坦言阿里正在面对从未经历过的艰难,他提了“改革”二字,并细分成三组词:倾听,反思,发展。
2021年3月23日,张勇明确提出“敏捷组织,简单文化”。
与此同时,一系列行动悄然展开。
有的部门从今年1月份开始试行“敏捷组织”,原有团队Leader被砍掉了好几十人,汇报层级由8级压缩到5级。
阿里员工取消361,不再实行3.25绩效双零,年度绩效向一线年轻人倾斜;同时,对管理者的管理更加严格,执行361,还得能上能下。
外界看的见的还有,天猫和淘宝简化开店流程,取消很多项目的收费。——这其实是取消“二选一”后,阿里在思考真正的“客户第一、客户价值”,走偏的路开始扭回来。
这些措施是否立竿见影,待日后验证。但有一点毋庸置疑,张勇和阿里巴巴已经从这场激辩中更鲜明地感知到了年轻人的诉求,他们比以往更关注年轻人发展和感受。
4月10日,阿里拿到了众所周知的罚款单:182亿元。阿里巴巴发表了公告,可以总结为20字:诚恳接受,坚决服从,直面问题,反思自省,锐意革新。
接到罚款后,阿里员工的心态在内网迅速呈现。一员工说,周六刚起床,一听罚款数字,好大的天文数字,几乎懵了,不过后来听老逍说反垄断处罚不会对我们造成重大负面影响,就放心了。
最多的声音认为,“这次罚款其实真的是帮助阿里更加持久发展,如今,社会变化太快,监管介入可以帮助阿里逐渐确认合理的竞争范围,会使整体的互联网竞争更纯粹更公平。”
对待这次罚款,阿里内网的员工呈现一致态度:铺下身子,从自身找问题,就能积极解决问题。“没有最终的成功,也没有致命的失败,最可贵的是继续前进的勇气。”
罚款靴子落地当天,阿里美股回转,大涨9.27%。有专家分析,表面看是华尔街对阿里的长期看好,实质是他们对中国规范和发展平台经济有更大信心。
05
马云的两次回复
到5月3日,蚂蚁暂停IPO刚好半年。在阿里巴巴风云动荡的半年内,我猜,马云也在关注着他的员工们的思潮变化。
5月10日,阿里日,阿里巴巴感恩员工家属的日子,马云去了三个地方,公益角、年轻人婚礼的地方,合伙人面对面现场,他手捧一本《老年人数字生活手册》,据说是阿里员工制作的公益产品,马云略显疲惫,但与他的员工相谈甚欢。
为什么是这三个地方,说明他心向公益,关心年轻人,也关心这个组织的核心价值观。
现场的阿里员工说,马云现身“时间不长”,但提到了内网发帖和员工成长相关的组织文化的思考。
我无法获得更多这次交流的信息,但请阿里同学去内网筛查了一番,从2020年10月24日以来,马云内网留言共有两次。
一次写的是:“好的团队是让我们在挫折时加油继续前行,坏的团队是会在情绪中互相指责而亡。” 
这是一位创始人对他建立的商业组织最恳切的期待。
距离现在最近的一次是3月底,一名阿里员工在内网发了一条《火车见闻有感》,马云回复了。
《火车见闻有感》的大意是:有一名阿里员工在火车上,大声喧哗,高声电话,时间很长,影响到周围的人,并且在电话中极力吐槽阿里巴巴,说公司如何如何差。发帖的同学刚好在同一车厢,忍不住上前制止,请她小声讲电话。
对于这个小小场景的实录,马云跟帖写到(大意,作者无法保证一字不差):“我们更感动的是,那些看到问题更在寻找和发现公司希望的地方努力的同事,靠自己的努力去完善公司,哪怕点滴小事,即便是在火车上的一个对同事的提醒都是真正的了不起的大事。”
处于这场思潮中的阿里员工们,估计不少人想不到,火车见闻事儿不大,马云直接回复了。他在思考什么?他又在期盼什么?
3月27日,蚂蚁集团董事长井贤栋在授戒仪式上向同事承诺,蚂蚁未来一定能上市。
5月10日的阿里日交流会上,一名员工问年轻的合伙人范禹,怎样成为新合伙人?范禹回答,合伙人组织成立了“新人发现小组”,这个小组一直在寻找新鲜的优秀人才加入。
在阿里巴巴园区,阿里巴巴合伙人马老师的一段祝福被放在显眼位置,“戒指是一个承诺,从今天开始,希望你们能够挑起一个责任,就是帮助阿里巴巴培养至少三个五年陈。把你们五年尝过的痛苦,经历过的磨难,告诉新来的同事,帮助他们走向他们的5年。”
对马云自己而言,我们不知道,未来他会如何谈论这段经历;也不知道,他会将怎样的重心,展现在下一个五年。
是公益事业吗?是乡村教育吗?
如果说创业是一场人生修炼
黑马营就是向上生长最好的土壤
欢迎加入黑马营“一亿中流”加速计划
↓↓↓

甄妙 ·《战略话题营销》专栏课
√14年营销经验、√行业标杆案例
√干货知识多,√营销覆盖面广
限时特惠仅需 128元
原价168元,立刻扫码购买
▼▼▼
点击底部分享、赞和在看,完成三连击,把好的内容传递给更多需要的人。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