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空袭加沙地带
哈马斯还是不能打,以色列却在“内爆”。
沉默啊沉默,七年了,哈马斯憋出一记大招:火箭弹夜放花千树,烧得以色列人躲进防空洞。
这几年,武力值满格的以色列动不动就胖揍伊朗势力,无论是叙利亚境内的伊朗军火库、红海上的伊朗舰船,还是伊朗地下的最大核工厂、伊朗地上的首席核科学家,被以色列盯上那就得饱尝铁拳的滋味。
这回轮到以色列自己了。
哈马斯从加沙地带向以色列发射了大约1800枚火箭弹
不仅仅是来自西南面加沙地带的火箭弹,以色列境内的阿拉伯与犹太极端分子也正在城里相互仇杀,加上以色列北面黎巴嫩国土上的火箭弹试射、以色列东面约旦王国反以人士冲击边界围栏,简直让这个阿拉伯汪洋中的犹太小国“四面受敌”。
哈马斯能不能打
以色列当然不好惹。该国人均GDP是巴勒斯坦(约旦河西岸+加沙地带)的12倍,加上人口又是巴勒斯坦两倍,国力该是巴勒斯坦的24倍不止。
哈马斯呢,只是据有巴勒斯坦的一小块滨海领土,在失去土豪朋友阿联酋和沙特的支持后,傍上了大款土耳其和卡塔尔,新近又与伊朗和叙利亚修复关系,从海陆渠道走私进来一批疑似伊朗研发的新式军备,比如“谢哈布”中型自杀式无人机。
照理说,哈马斯(学名“伊斯兰抵抗运动”)是发端于埃及的穆兄会的分支,作为逊尼派极端组织,背叛过什叶派的阿萨德政权(老阿萨德当年要把叙利亚穆兄会斩草除根,小阿萨德总统则被哈马斯放冷箭),算不上伊朗的正宗代理人,但在共同敌人以色列面前,那些过节就被忘诸脑后了。
耶路撒冷阿克萨清真寺前,挥舞哈马斯旗帜的支持者们
据外媒报道,5月8日,伊朗、黎巴嫩真主党和哈马斯协调了信息,声称以色列可能会在一次大型战术行动中被击败。
两天后,哈马斯就动手了。
在以色列正规军面前,哈马斯的火箭弹战斗力一般。那些火箭弹大多是粗制滥造,有约1/3还没飞出加沙地带就坠落了;进入以色列境内的,则被“铁穹”防空系统监控。
以军按来袭火箭弹的弹道测算,凡是落在荒郊野外的,根本不管,毕竟用8万美元一枚的拦截弹打800美元一枚的火箭弹不值;只有那些可能击中人员密集区和关键设施的火箭弹,“铁穹”才予以拦截。
“铁穹”拦截哈马斯火箭弹
按照以方的说法,此战“铁穹”拦截成功率在九成左右。拦截失败的案例,部分是因为某处“铁穹”系统发生故障,再才是由于所谓“饱和攻击”而应接不暇。但实际上,哈马斯以及同在加沙的杰哈德(巴勒斯坦伊斯兰圣战组织),还是添置了不少新一代的火箭弹,突防能力比过去强了一些。
更重要的是,哈马斯提高了战略意识,学习也门胡塞武装,会挑以色列的机场、油库、防空基地打,并且为了政治威慑效应,连耶路撒冷和特拉维夫这样的大城市也不放过。与此同时,它沿边境发动了反坦克小组来威胁以色列车辆。在袭击加沙地带以南约220公里的拉蒙国际机场之前,哈马斯还模仿以军做法,提前进行了预警。
哈马斯将其一系列的袭击,命名为“耶路撒冷之剑行动”,而以色列将其反对袭击之举命名为“隔离墙守护者行动”。攻守之易势,倏然显现。
加沙南部地区的哈马斯武装分子
不管以色列怎么拦截,总有一些火箭弹或短程导弹会落入本国居民区,造成人员伤亡。着火的餐厅、公共汽车和天然气管道,响彻全城的警报器声音,死亡的妇女、儿童和士兵……这些令人痛苦的视频画面,显示以色列的街道和住宅区不再安全。
以色列的报复同样冷酷无情,两名“杰哈德”圣战组织的高级指挥官(马姆洛克、哈桑·阿布·阿塔),分别在藏身处和一栋八层楼的公寓遭击杀。稍后,哈马斯的6名高级指挥官和另外5名哈马斯关键人物,在一天内被清除。哈马斯的几处大楼,包括银行和其他行政中心,也遭到摧毁。
哈马斯的6名高级指挥官被以色列国防军歼灭
此后,传出哈马斯通过俄罗斯外交部向以色列提出“休战”的消息。
相比哈马斯的火箭弹,以色列的精确制导炸弹对敌方建筑物的命中率高很多。据加沙地带卫生部门发言人5月13日晚的说法,以军的袭击已造成巴方103人死亡、580人受伤。但以军表示,一半以上的遇难者是参与战斗的恐怖组织成员,有些人是被从加沙误射的火箭弹炸死的。
作为“佐证”,以色列在加沙的民政事务协调员埃拉德·戈伦表示,17名巴勒斯坦人5月11日在加沙遇害,是哈马斯火箭发射失败的结果。他还声称,哈马斯从加沙海水淡化厂挪用火箭燃料,致使拜特拉希亚地区的25万人没有水供应。
以方试图推卸人道主义责任,但更大的国际责难排山倒海而来。以色列国旗在伦敦街头被焚烧;华盛顿特区游行时,一张标语牌上面,以色列国旗旁印有纳粹旗帜;MSNBC表示:“最近的以巴危机与(以色列对东耶路撒冷阿拉伯居民区谢赫贾拉的)种族清洗有关。”
华盛顿特区游行时,一张标语牌上,以色列国旗旁印有纳粹旗帜
漠视巴人苦难,是战场上打红了眼的人的通病。以色列国防部长本尼·甘茨表示,以色列的军事行动将一直持续到实现“彻底和长期的宁静”为止。甘茨刚刚批准征召5000名预备役军人,准备在加沙地带发动大规模进攻。
伊朗则警告说,哈马斯有“新的惊喜”等着以色列。哈马斯同样警告以军不要进行地面入侵,称那将落入“陷阱”——这真是一个有趣的提法。
有人傻眼了
斋月进入尾声时,耶路撒冷发生的几件事,激起了巴以本轮的冲突。这包括,以色列警察在进入圣城的大马士革门附近设置屏障阻拦巴人抗议活动,以色列法院计划将12个巴勒斯坦家庭从谢赫贾拉的房屋驱逐出去,以及犹太人参观圣殿山上的阿克萨清真寺大院。
这些看似“普通”的事,遇到特殊的时候,就被集中放大了。这个特殊的时候,就是巴以双方都面临政府换届,而激化冲突可能会巩固强硬派在各自政坛的地位。
先说巴勒斯坦。
以“东耶路撒冷阿拉伯居民到邮局的投票权不受保障”为由,巴勒斯坦总统马哈茂德·阿巴斯在4月下旬决定,推迟分别于5月22日和7月31日举行的巴勒斯坦立法会和总统选举。这暂时剥夺了哈马斯通过投票箱展示其权力的机会。哈马斯原计划再现15年前立法会选举的胜利,其所拟的竞选名单就叫“耶路撒冷是我们的命运”。
今年3月,哈马斯提交巴勒斯坦大选的竞选名单
自巴解组织领导人阿拉法特2004年因脑溢血去世后,巴解组织主流派法塔赫与游离于巴解组织的哈马斯的竞争加剧。哈马斯破天荒赢得2006年立法会选举后,一度受命组阁,不久后与法塔赫武力对峙,巴勒斯坦从此陷入“东西分治”。
马哈茂德·阿巴斯作为法塔赫领导人,现已86岁。他自2005年以来一直担任总统,原本是4年的任期,却一再延长到16年。正如一份报告所指出的,34岁以下的巴勒斯坦人从未参加过全国性选举。许多人怀疑,阿巴斯最近取消选举,真正原因是他担心哈马斯会在选举中击败法塔赫,从而把对加沙的控制权推至约旦河西岸。
马哈茂德·阿巴斯
耶路撒冷的争执扩大后,尽管巴以双方安全部队正在进行协调,但阿巴斯突然宣称,以色列试图接管圣殿山上的阿克萨清真寺。该寺是伊斯兰第三大圣寺,接管一事非同小可。东耶路撒冷的阿拉伯居民,如预料的那样被激怒了。只是阿巴斯没想到,哈马斯会利用不断加剧的紧张局势,将抗议以色列的活动转化为亲哈马斯的集会。
更令阿巴斯沮丧的是,他所动员上街的“抗议者”在与以色列警察对阵时,挥舞的是哈马斯的旗帜,自己则被影射为“美国代理人”和“以色列合作者”。
再说以色列。
该国于今年3月举行了两年内的第四次议会选举,前两次选举都没能诞生新政府,第三次勉强产生联合政府,一年不到又破裂。5月4日,内塔尼亚胡总理刚刚失去组阁权,在野的“拥有未来党”的拉皮德(前财长)眼看有望组阁成功。但是,在野大联盟所容纳的阿拉伯政党,与前内塔尼亚胡内阁成员挂帅的几个政党并不投缘,一场巴以流血冲突可能会令这种联盟破裂。
以色列遇袭后,内塔尼亚胡接受媒体采访
于是,内塔尼亚胡的选择就很简单——打到底,先不谈和。
已内定加入拉皮德中左大联盟的“蓝白党”党首、现任国防部长甘茨,也正好利用出兵机会,恢复自己因去年落入内塔尼亚胡“轮班”圈套而丧失的威望。他命令伞兵旅、步兵旅和装甲旅做好进入加沙的准备。
原本有意与拉皮德合作,从而出任下届总理(两年后再让拉皮德当总理)的前国防部长、“统一右翼联盟”党首贝内特,因为对中左大联盟内部阿拉伯政党的表态不甚满意,开始变得犹豫。他甚至呼吁对发生骚乱的洛德市(Lod)进行军事干预。
洛德市街头,犹太人与阿拉伯人发生冲突
这样一来,如果拉皮德在6月2日到期前无法组阁,内塔尼亚胡还有继续担任总理的机会。然而,内塔尼亚胡在给对哈马斯的战事火上浇油时,没想到以军尚未攻入加沙,以色列国内就先爆发了一连串骚乱。
在以前存在礼貌的犹太—阿拉伯混血社区,犹太人把自己锁在公寓里、关灯,因为蒙面、横冲直撞的阿拉伯人向房屋投掷燃烧弹,抢劫犹太人拥有的企业,打砸犹太人乘坐的汽车。这种骚乱发生在许多中小城市,一时人心惶惶。到了5月12日,洛德市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实行夜间宵禁,由受过防暴训练的约500名边境警察来支持常规警察。
次日,特拉维夫附近雅法市一名19岁的士兵,以及北部海法市一辆运营中的公共汽车,又被暴乱者袭击、打砸。而在内塔尼亚胡总理视察了洛德市之后,5月14日该市还传出现场枪击和人为纵火的视频。据悉,有大量“武装”的犹太极端分子进入该市。
洛德市多处发生纵火等骚乱,以色列警察在街头巡查
国防部长甘茨紧急下令,召集10个边境警察连,部署到海法等全国各地。另一方面,里夫林总统、塞法迪犹太人酋长和犹太复国主义宗教政党领袖等,谴责少数犹太市民对阿拉伯人的“卑鄙的私刑式攻击”,包括在电视直播中殴打一名阿拉伯人驾车者。
以色列国内的阿拉伯—犹太关系恶化,加剧了以色列政党体系的碎片化。
偏右的阿拉伯政党“拉姆党”,原本有可能与内塔尼亚胡合作(其党首曼苏尔曾称赞内塔尼亚胡),但因为执政阵营内宗教政党领袖贝扎莱尔·斯莫特里希的反对,而未能如愿。斯莫特里希反对的一个理由是,伊斯兰政党(指“拉姆党”)永远不会批准以色列国防军在加沙的行动。
的确如此,当前“拉姆党”已从原先的温和对犹立场上退缩,变得沉默寡言,没有明确谴责哈马斯,甚至也不愿与在野大联盟谈判组阁事宜。
别看以军和哈马斯打得起劲,真正棘手的是以色列国内混合城市的治安仗。这不像是2009年、2014年以军两次攻入加沙地带之前的场景,更像是2018年围绕巴勒斯坦“灾难日”70周年的冲突,只不过更为血腥、无序。以军参谋长科哈维反对士兵介入治安问题,也不无道理。
2018年,巴勒斯坦“灾难日”70周年期间发生的冲突
在以色列历史上,这次外部火箭袭击和内部阿拉伯人起义的结合程度,是前所未有的。而这场动乱恰逢巴以双方的换届敏感期,也是举世罕见的。想必此时,掌权十多年的内塔尼亚胡与阿巴斯有了共同愿望——让双方亲手促成的致命敌对行动,尽快平息下去吧。
5月16日,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主持联合国安理会巴以冲突问题紧急公开会,会议以视频方式进行。王毅表示,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冲突不断升级,造成包括妇女儿童在内的大量人员伤亡,形势十分危急严峻,停火止暴刻不容缓。王毅说:“我们重申对巴以双方和平人士来华开展对话的邀请,也欢迎巴以双方谈判代表在华举行直接谈判。”
作者 | 谢奕秋
编辑 | 雷墨 [email protected]
排版 | 李鱼
看世界杂志新媒体出品
投稿、投简历:[email protected]
广告、商务合作:
nfcnewmedia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