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 温棠
在一波一波变种病毒肆虐全球之际,中国台湾这座岛屿仿佛一个“世外桃源”,除了去公共场所始终必须戴着口罩以外,民众的生活并未受到太大影响。熙熙攘攘的街道、各种各样的文娱活动、准备迎接夏季阳光海滩的旅客……
然而,在这种看似恢复正常的景象下,台湾也不是没有危机:
缺水危机持续影响中南部地区,水库见底、土地龟裂、杂草丛生,被媒体称为“百年大旱”;
5月13日高雄兴达电厂发生事故,从下午3点开始全台紧急实行分区停电,全台湾约莫400万户居民受到停电影响。
5月13日高雄兴达电厂发生事故,市民纷纷收到电力中断通知
刚好我所住的区域也受到停电影响,突然之间“世界停止”,一小时有电、一小时没电,这样的情况持续到晚上8点。
“没水、没电、疫情暴发。”网友在PTT上怨声连连。
停电问题的风波还没结束,5月15号,台湾单日新增人数又给了民众当头一棒——180人,而前一天的新增还只有29例。当然,29例的本地案例对长期以来大部分案例都是境外输入的台湾来说,已经很多了。
5月15日的180例本土病例,让双北市(新北和台北)立刻提升疫情警戒标准至三级直到5月28日,措施包括:关闭所有休闲娱乐场所、全面停止进香与绕境相关活动、停止室内5人室外10人的群聚、餐饮场所实行“实联制”、严格保持社交距离等……
就在昨天(5月16日),台北最繁华的信义区、大安区几乎已经空无一人,朋友笑说:“台北人自主封城了。”
昔日最繁华的信义区百货商场周边空无一人(来源:台湾中时新闻网)
与此同时,当天确诊人数飙升到206例。人心惶惶。
今天(5月17日),台北市长柯文哲在社交平台表示:“北市部分社区已经有大约10%确诊率。”并进一步采取行动:台北市高中职、国中小、幼儿园、安亲班、补习班的学生从5月18日到5月28日全面停课。
遍地开花的群聚感染
时间推回到4月20日,华航两名货机机师入住防疫旅馆诺富特后,被检测出英国变种病毒。4月21日又有一名曾在台湾执勤的印尼籍机师于澳洲采检时确诊。此后诺富特的房勤务主管、饭店施工外包商、员工等皆有接触感染。
在这起诺富特群聚感染事件中,包括华航机师在内总共有30多人确诊新冠病毒,追踪病毒基因序列,半数的确诊者感染英国病毒株,而其中又分成3组序列(A、B、C),以序列A为大宗。
诺富特群聚事件的处理引起广泛争议:在机师确诊9天后防疫旅馆才清空、旅馆内员工也没有落实健康管理、防疫旅馆管理疏忽……这让确诊人数足迹遍布双北、桃园、云林、嘉义等地区。
就在诺富特群聚事件还在燃烧期间,台湾疫情开始接连“遍地开花”,如今主要有三大群聚感染造成社区感染:新北市芦洲狮子会、台北万华茶艺馆、宜兰游乐场,其中又以万华地区最为严重,除此之外,还有不少感染源不明的确诊者。
芦洲狮子会和万华茶室的群聚案源,目前指向案1203例的“狮子会”前会长,他因“1传19”以及与茶艺馆小姐有“人与人的连结”而引发外界关注。虽然事实上,目前都还未厘清各个群聚感染是谁传染给谁,但根据病毒基因序列,这几起群聚皆为英国病毒株。
台湾流行疫情指挥中心公布15日最新病毒基因序列,根据病毒基因序列,最近几起群聚皆为英国病毒株(来源:台湾联合新闻网)
台北的万华区是台北市较早发展的区域,而随着时代的流转,如今的万华区看上去破败,与此同时也聚集了不少弱势人口。例如弱势家庭、无家者,以及上述的茶艺馆。
所谓的茶艺馆,又称为“阿公店”,顾名思义,不是真正泡茶的地方。茶艺馆里常常放着古早的卡拉OK,里面的工作人员通常是一些打扮妖娆的、稍微上了些年纪的女性工作者,而客户通常也是有些上了年纪的男性。而且,此处也聚集了一些地方势力,《艋钾》就是基于万华地区拍摄的电影。
因为“疫”起茶艺馆,这个本就隐匿在暗巷的脂粉地,也因此遭到了不少不公正的污名。有网友刻薄大批:“我就问这个茶艺馆的阿嬤,到底有多漂亮?你要给我连去五天?”
但事实上,这样的茶艺馆也不全是人们想象中的情色行业,某种程度上,它是都市边缘人群、弱势族群的避风港。无论男女,握着风华的尾巴,喝喝茶、唱唱歌、聊聊天,也不是什么奇景,无非是一群人的日常交际圈。
三级警戒怎么办?
昨天听到双北市执行三级警戒的时候,我的手机就开始不断传来各种行程取消的信息:公开活动、私人聚会、理发、健身房、讲座……将这些活动从行事历上划掉,我的行事历上是一片修改液留下的空白。
来日方长,此时抗疫最重要,看台湾能否撑过这两周。
新闻上呼吁人们不要抢购物资,台湾的口罩和食物都充足,然而,电视上还是播着人们挤进大卖场的画面。其实,前几天的泡面货架就已经空了,这样的囤货潮也不是第一次。我又想起2020年疫情刚暴发时的场面,觉得心好累,决定倒头睡一下。
台湾民众抢购生活物资(来源:海外网)
约莫晚上7点被朋友的电话吵醒,说再不去囤货超市都要空了,我才拍拍脸让自己打起精神、戴好口罩前往超市。超市门口有人戴着防护眼镜帮我们喷酒精、填实联单——2020年刚暴发疫情时,超市都没这么严格。
进去后,超市果然空了大半,泡面、冷冻食品、酱菜等货架空空如也,洗手液、卫生纸也所剩不多。还有人不断进来扫货,“这个架上的饮料,对,就这种,全部都要。”也有人爱吃布丁,很快布丁就全进了他的购物篮。看着空空如也的超市,疫情刚暴发时的魔幻感再一次袭来。
出了超市后肚子开始咕咕叫,除了路边小贩,几乎所有的店家都熄灯了,我只好前去麦当劳,连麦当劳都变得严格许多——除了喷酒精、填表单外,人和人之间要严格保持社交距离,里面的大部分椅子也被叠上了桌,不让过多人在里面待着。
回家后又有朋友打来电话:“猫砂猫粮你还有吗?疫情严重的时候会很难买,赶快先囤货。”我这才一拍脑袋,对啊,怎么忘了给猫咪囤粮了。也有朋友觉得很无助:
“我觉得疫情很可怕、很突然,感到彷徨、无助,本以为台湾已经平安度过,没想到别的地方一年前发生的事情,现在才在台湾发生。”
5月16日星期日,台北101百货不见购物人潮(来源:台湾中时新闻网)
“台湾的防疫一直做得不错,但最近真的太松懈了。”
“吼,原本要跟可爱女生吃饭,结果期待已久的约会被打断了啦。”
人们纷纷在社交网站上呼吁“守住台湾”,我也相信大家真的都会乖乖待在家里,在“防疫”这件事上,台湾人可是一点也不马虎。与此同时,新闻继续报着,万华地区的快筛结果中,阳性率高达10%。
我的心又沉了一下。
台湾是否守得住?
三天之内,台湾单日本土确诊人数从29例到180例,再到206例,不知道明天的数字会是哪个。
有人依旧保持乐观,觉得民众团结一心,两周内台湾一定可以解除三级;也有人觉得悲观,“我觉得台湾早就失控了。”;有人苦笑,“刺激!嗨爆炸。”
但如果连续14天百人以上确诊,疫情警戒就可能升级到四级,也就是所谓的“封城”。
民众说:“基本上,现在三级会封两周,就是为了在这段时间内压下来。如果这样还达到第四级的条件,代表第三级也没法有效控制感染扩散了。”
“这次的疫情暴发,我有些惊讶但不意外,毕竟全球已经暴发一年,严重程度其实可以想见。不过刚好近期台湾缺水、跳电等问题,会让人有种‘末世感’。”
“虽然网络上有各种针对的声音,但其实还是可以感觉到台湾整体对防疫风气的认识,经历了前阵子一时的倦怠后,又迅速地绷紧了,这其实让我对台湾的防疫基本上还是有信心的。”
台湾留言平台PTT网友截图
外面的街道变得安静很多,进入5月的台湾阳光大好,我也说不清自己有没有紧绷,只觉得好疲惫。这场袭击全球的大疫已经持续了一年有半了,死亡、悲伤、愤怒、痛心,以及在这大疫中的世界政治角色,一切像一部魔幻写实作品,记录下这时代。
台湾的防疫确实做得不错,但这场大疫之中也有许多值得被讨论的地方。不管是此次的防疫疏漏、被猎巫的茶艺馆,还有此前被认为会成为社会防疫破口的“无证移工”,以及在疫情初期不得入境的“境外生”“外籍配偶”。沸沸扬扬的是病毒,也是人心。
2021年南风窗杂志全年订阅
点击图片即可享受限时特惠
    编辑 | 黄靖芳
排版 | 张茜雯
更多推荐
热文
围观
故事
商城
杂志
滑动查看更多
南风窗新媒体 出品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
欢迎分享至 朋友圈
投稿、投简历:[email protected]
广告、商务合作:
nfcnewmedia
记得星标!点点在看让理性的声音传得更远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