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时光》主题征稿正在进行中,欢迎大家踊跃投稿。
来稿请同时投至:
文|读者:周红金
他们总是说同性的爱情是禁忌之恋,我不知道恋爱像接种疫苗也有禁忌吗?
爱情是我们平凡生活里唯一有可能降临的奇迹了,我们也用对错评价这奇迹吗?
你是一个男人,如果有一天,你爱上另一个男人;
你是一个女人,如果有一天,你爱上另一个女人。
你在笑,在摇头,你轻蔑还是你在失神,你爱过吗,你会不会想过,有一天会这样去爱?
会吗?
你会悄悄藏起这份心事还是告诉他/她,你会放弃他/她还是像追求异性的爱人那样追求他/她,你会是只在黑暗里和他/她做爱还是在阳光下牵起他/她的手,你们会在一起很久很久还是走了一段路就分手?那他/她是心的归宿还是迷失的开始?
“不知啊,神经病啊,去想自己是不是gay。”阿Sam一定会这样说。他刚刚捡了好大的便宜,阿颖穿着白色的长裙子,一路向他跑来,捧了一颗干干净净爱他的心,告诉他:“我是个女人,我真的真的是个女人。”他的眼睛亮起来,在看到她的时候就亮起来,他的阿颖,短短的头发,小小的胸部,呆呆笨笨的普通人阿颖,又站在他面前,他听见她说什么了吗?听见了,又好像对他来讲已经不重要了:“是男人也好,女人也好,我只知我中意你。”他迫不及待地吻她,她离开后失色的灵魂在这个亲吻里才又有了色彩,电梯又坏了,漆黑的狭小空间里,他不怕了:“有你在啊。”
第一次看《金枝玉叶》是在初一时候,那时候我才十二岁,就算我是个早熟的孩子也不会在十二岁的年纪就明白阿Sam,阿颖和玫瑰姐三个人的哭哭笑笑。粤语听起来像外语,我只知道故事是阿颖迷恋玫瑰,是她的超级fans,玫瑰和顾家明(阿Sam)是恋人,家明也是玫瑰的制作人,他一手捧红了她,全世界都觉得他们是金童玉女,会永远在一起,但是只有玫瑰知道,家明心里一直有她进不去的地方。
后来家明要重新做一个乐坛新人,阿颖女扮男装,阴差阳错地成了家明的新艺人,阿颖普普通通,有点傻傻的但是那种天真的幻想力,天生的可爱不自知打开了家明的心,家明发现自己爱她,但是她又是个男人;玫瑰也喜欢她,甚至想和她在一起好叫家明吃醋,阿颖只好说自己是gay……
故事就是这样,夸张的、狗血的、像无数颜料罐打碎在画布,混乱而斑斓,重新想起这部电影的时候,记得的是当初让我大笑的情节,譬如鱼佬教阿颖像男人一样走路,走两步抓一抓裆部;譬如阿颖把荧光棒藏在裤子裆里假装是男人;譬如玫瑰姐打扮得性感火辣想和阿颖春宵一度,阿颖只好说我是gay,玫瑰姐却追着她:“你不试一试,怎么知道自己不喜欢女人咩?”。奇怪的是,我记得的都是好笑的情节,但回忆里却是难过的感觉,我在十二岁的时候并不理解他们的感情,却记得他们的伤心。
张先生离开我们18年了,我又翻出来看,我二十二岁了,十年过去了。十二岁的时候,我喜欢的人在我班上,他很聪明爱自由,他还没有我高,我却看他哪里都顺眼,他和我开一个玩笑,我一天都会很开心;二十二岁的时候,我不知道我今生的爱人在哪里,我也不知道我的爱人是男生还是女生。我经历了一些无疾而终的感情,看了更多的故事,很多时候,它们并没有初次的心动那样纯净美好,却一遍一遍告诉我,爱情比我想得更广阔和深刻。谁比你重要?你是男人还是女人,又有什么重要。
有两个镜头给我很深的感触。一个是阿Sam冲进玫瑰姐的卧室说:“今晚,我要!”,破碎的女高音里是阿Sam纠结如麻的内心,唯有一场筋疲力尽的性爱才能忘记自己爱的究竟是男人还是女人的困惑,但是迷失的快感里,他眼前忽然浮现阿颖的面孔,十二岁的时候,我因为突变的音乐笑出声,一直到现在才明白导演用搞笑遮掩的是家明在汹涌的欲望里突然吓到清醒,他在和玫瑰做爱却看见阿颖的脸,同时他看到了自己的心,那颗他隐秘的不愿面对的真心,潇洒如家明,在意识到自己爱上一个男人的瞬间,感到的也是惊慌无措。
另一个是半醉的家明发现躲在钢琴下的阿颖,阿颖仓惶想要跑掉,家明却拉住他的手腕,然后把他圈进怀里,他试探着想吻他,阿颖说:“不行。”家明说:“行。”阿颖又讲:“我是男人。”家明讲:“我也是啊。”酒精浸泡下压抑的欲望终于释放,他扣住他犹豫不决的脑袋,软软的短发取代了秀丽的长头发,抓在手心痒痒的是不是又添心火几分,他的嘴唇渴望他的嘴唇就像涸泽的鱼渴望湖水,钢琴声响起来,全乱了错了,阿颖压着Sam,亲吻爱人的脖颈,就在这时候Sam又清醒过来,他推开了身上的人,情欲全退,心如死灰:“对不起,你不是女人。
在这两个镜头里,Sam对爱上男人的恐惧和不安,对自己可能是gay的抗拒竟完全地让火热的情欲消退,让我不得不去细想最后阿颖去找他,告诉他她是个女人,他喃喃:“男人也好,女人也好,我只知我中意你。”这里面,究竟是见到心上人的刹那失神,还是挣扎过后的实实在在的真心?阿颖毕竟是女人不是吗?毕竟不用像同性爱人那样经历痛苦的自我认同、肮脏的流言蜚语不是吗?如果她是男人,你也会牵他的手吗,那她还没离开的时候你为什么不挽留,她离开之后你为什么不去找?
玫瑰的庆功宴上,家明躺在椅子里,他透过玻璃看到那么多的欢声笑语,但是真正让他感到快乐的人也许再也不会回来了,你离开后,我日日思念你,我想着你,心痛到疯了,但是我找不到你,也不能来找你,找到你,怎么面对你,怎么面对我自己?
我想我明白十二岁记忆里的伤心,这真的是太好的结局,在真实的世界里,传奇一样的Sam总是孤单,普普通通的阿颖并不会被看到,生活里太多的无奈和乏味,一个人的时候,在马桶上想出四句音乐,谁变出一首歌,让你心嘭嘭嘭地跳;想去非洲,不用别人说自己也会担心晒黑,谁会告诉你我们开车开到日落,爬到树上睡觉,长颈鹿吃树叶的时候把我们舔醒。
人海里,能够遇到就已经太不容易了,他们总是说同性的爱情是禁忌之恋,我不知道恋爱像接种疫苗也有禁忌吗?我中意的另一部电影《心底的逆流》,相爱的人因流言蜚语在海滩边痛打一架,愤怒发泄之后唯有悲伤,他说:“你不过是不敢承认你爱我。”“我不能爱你,他们说这不对。”“谁说的,谁说这不对!”
爱情也有对错吗?我们庸常的日子里的对错难道还不够多吗?小时候做的试卷、后来选大学和专业、一直到工作、恋爱的对象、结婚、生育孩子,身边的人,朋友和亲人怀着各自的兴趣评价着我们的对错。可是,爱情是我们平凡生活里唯一有可能降临的奇迹了,我们也用对错评价这奇迹吗?
《心底的逆流》剧照
有很长一段时间,我迷恋那些人们说的背德的爱,电光火石里的心动蔓延成漫长的守护和执拗的真心,他们都说我不能爱你,我们在一起是不对的,可是我偏偏只爱你,如果我们只有一次生命,那倘若不能和你共同度过,时间对于我又有什么意义?我爱你,忘记了自己一贯的小心和谨慎;我爱你,克服了对世俗和流言的恐惧;我爱你,超过了生育与繁衍的本能;我爱你,我们不能有自己的孩子, 我只要你。那太接近爱情的本身,不自知不可控的,不顾一切不论对错的,像熊热烈火,让我明白我爱过存在过。
所以, 如果阿颖是男孩子,Sam,你还爱她吗?
如果阿颖没有出现在电梯里,Sam,你会去找她吗?
会吗?
我爱你,在身体之上,爱你的灵魂。
END
本文作者:周红金
微信排版:同同
微信审核:L.L.
长期征稿
电影时光
有一些经典电影,不管什么时候回看,都不会觉得过时。作为电影迷的你,心里是否也有珍藏已久的佳片?
《三联生活周刊》微信公众号二条版面现面向所有读者征稿。欢迎来稿写下你的佳片回忆,让我们一起沉醉在电影时光。
征稿主题:电影时光
原创要求:请作者保证投稿作品为自己的原创作品,未在任何公众平台(包括个人公众号)发布过。作品(包括图片)不含任何伪造、抄袭、洗稿及其他侵犯他人财产权、肖像权、知识产权问题,不涉及国家机密及他人商业秘密。若作品发生侵权或泄密问题,一切责任由作者自负。如因作者侵权等事项给本刊造成直接间接经济损失,本刊保留向作者依法追偿的权利。
字数要求:2000字~3000字之间
其他要求:地域不限、题材不限,但需保证是个人真实经历。
来稿格式:电影时光➕标题
此主题征稿将长期开放,被选中稿件将发布在《三联生活周刊》微信公众号二条位置,同时作者将获得相应稿酬。请勿一稿多投,一经投稿,即默认由《三联生活周刊》编辑修改及发送。投稿20天后未得到回复的,可转投他处。
期待你的来稿!
稿件请发送至
来稿请注明联系电话,方便沟通。
本文为原创内容,版权归「三联生活周刊」所有。欢迎文末分享、点赞、在看三连!转载请联系后台。
大家都在看
本周新刊「新一轮城市竞争」
点击图片,一键拥有纸质刊!
▼ 点击阅读原文,一键下单本期新刊「新一轮城市竞争」。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