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个月张丽君的事之后,不少第一时间追热点的大号都惹上了官司。
在那些文章的片面描述中,《人世间》里的中国好丈夫韩某,成了一个“妻子去世一年就和护士再婚”,“把孩子过继给堂姐”的白眼狼。
张丽君的前夫韩某请了律师,把造谣者一一告上法庭。
在律师声明里,官宣了事情的两个真相:
1.绝无任何弃养或过继行为。
2.张丽君去世两年后,韩先生才与现任妻子相识并再婚。
从事实上看,确实是反转了谣言。根本没有堂姐的存在,孩子(昵称小笼包)一直由韩家亲自抚养,“现任妻子对小笼包疼爱有加,两人相处融洽”,而且他也并没有去世一年就再娶。
但是舆论中依然弥漫着对“完美丈夫”的失望。
有很多女性感到不舒服的点是,妻子去世两年再婚和去世一年再婚,算什么反转?
从情感上看,部分女性对“男人死了老婆就找新欢”这件事的刻板印象,并没有改变。
我看到这个新闻后的第一反应也是去灵魂拷问我的老公:如果我死了,你多久再婚?
话一出口我就觉得不对劲,女性为什么总会天然地把自己代入一个受害者的情境里?
明明女性平均寿命比男性长得多,怎么老见着女的担心自己走了老公再娶,却没见过老公们为这件事烦恼过。
要问也应该是女人问自己,如果老公死了,我还愿意再结婚吗?
我心里一个声音响起,我疯了才会再婚吧!(胡歌可以勉强考虑一下)
从20多岁结婚起,十年如一日的做饭洗衣生娃带娃大眼瞪小眼,这种日子我还没过够吗?
为什么要换个副本再练一回?
我徒步的路上,总能见到妆容精致的日韩老太太,几个闺蜜一起杵着登山杖晃晃悠悠,夕阳的时候坐下对着雪山喝杯咖啡,没有老公孩子的聒噪,神情里都是安然。
这,不就是我梦想中的老年生活吗!
你看56岁苏阿姨,开着小POLO逃离了老公之后,一个沉默的家庭妇女,宛如新生,过上了脱胎换骨的人生,旅行,冲浪,拍广告,登上《纽约时报》……
“不想给他们干活了。”
她说到做到。
铁娘子董明珠和老干妈陶华碧都说过,自己人生的重大转折点是丈夫去世。
说起来,女人离开男人,只要不缺钱,都可以过得很好,甚至比以前还洒脱快乐。
但男人没了女人,哪怕收入没变,生活质量也会一落千丈。
衣服上总有洗不干净的小油点,冰箱里都是囤的冷冻食品,头发胡子乱糟糟的,喝点酒就哇啦哇啦地哭着扯头发。
没“妈”的孩子像根草,父母朋友见面就一副心疼的样子,言语里都是催他再娶的明示暗示:家里还是需要个女人的。
害,别说老婆死了,就是我带孩子回国几个月,再次在机场见到老公的时候,简直大吃一惊。
整个人瘦了一圈,出现了少年般的清晰下颌线。
我说你怎么瘦的?
他说,天天喝稀饭喝的。
再一看家里,玻璃灶台上烧出了一个四四方方的形状,窗台上结了蜘蛛网,床单睡得皱皱巴巴……
尽管他声称在我回来前已经奋力大扫除三天,让人忍不住开始想象没有大扫除之前的样子,大概和男生宿舍差不多。
所以老婆去世后,男人忙着再娶,未必是天生薄情,多半男的,是实在缺乏基本自理能力,搞不定生活,没有盼头,需要个女主人来主持大局。
有人安排一日三餐荤素搭配,有人跟在屁股后面收拾臭袜子,有人能管管三点就放学的孩子就已经很让人向往婚姻生活了,并不一定是爱到天崩地裂了才肯结婚。
只有女人,才会把爱情视为婚姻的唯一理由。
男人就现实多了,婚姻是互相帮助,婚姻是互相成全,什么爱不爱的,处久了多少有点感情。
像归有光,一边在《项脊轩志》中深情悼念亡妻,写下了“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的传世名篇,一边也没耽搁,过了两年就娶了18岁的王氏,王氏操劳过度死后仅一年,他又娶了第三任妻子费氏。
像苏轼,世人知道的都是他对发妻王弗的深情:“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但王弗死后没两年就再娶了她的堂妹,堂妹死了后又娶了侍妾王朝云,也为她写下了深情的楹联:“不合时宜,惟有朝云能识我;独弹古调,每逢暮雨倍思卿”。
人世间里的两位老公韩某和吴某,并不值得全网口诛笔伐,他们拼尽全力为妻子治病,事无巨细地照料癌症病人,陪她们走到生命最后一刻,我相信那些爱和责任都是真挚的,他们已经赢过了不少新闻里妻儿患病就玩消失的男人。
《人物》近期采访人世间闫宏微的丈夫,他提到了闫宏微生前的一位病友,丈夫是国内的大老板,她们一起在美国治疗,钱是不缺,但丈夫却很少来看她。甚至在生命的最后时期,丈夫已经找好了继任的妻子。
他说,这样的故事比比皆是。
他没说错,在张丽君和闫宏微的故事下,我看到了无数的留言,讲自己朋友、同事、妈妈的亲身故事。
母亲过了头七,就带新欢回家,还被全家欣然接受。

为了生儿子拼二胎,把免疫系统搞崩,三年后,老公和新老婆的儿子生好了。

妈妈去世三天,爸爸就开始找对象了。
这么一比,肯卖掉500万的房子,陪老婆去美国旅行治病的张丽君老公,是不是已经很难得了?如果连他都成了渣男,那么这些不及格的算什么?
各位姑娘心中的好男人,应该是杭州保姆纵火案中林生斌那种,妻儿走后,日夜思念,在灵堂守夜凌晨昏厥,因为伤心恍惚摔下悬崖,不再接受任何新感情,学习佛法遁入空门。
他就像影视剧里的痴情完美男一号,承托了姑娘们对爱情所有的想象,一生只爱一个人,除却巫山不是云。
但是这个金线的标准,太高了,成了一个常人无法企及的传说。
你接受也好,不接受也好,上面那些网友们讲述的亲身经历,才是实实在在的众生相、基本盘。
像张丽君和闫宏微这样的女性,在活着的时候感受过伴侣和责任,很多人在几十年的婚姻里都没体验过
闫宏微咽气之前在手机上留给丈夫的遗言是“亲爱的,我多么幸运,人海中能够遇见你”。
她们是在爱里离开人世的,旁人也不用替她们憋屈。
骂男人薄情,多少有点怨妇心态,把“值得”的标准寄托在他人的选择上,那大概率是换回一句人间不值得,别指望些平时都不怎么靠谱的男人会为你活成一个贞节牌坊,最该计较的是婚姻存续期的情感质量。
与其操心那些还没发生的事,倒不如痛痛快快地活在当下,认认真真对自己好,管它死后洪水滔天呢。
想开点,我们的目标是:长命百岁,熬死老公!(删掉)
祝你长命百岁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