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不能错过:
作者/尚国先
来源/公众号“耕读游”转自公众号“月半悦明”
由于无法联系到原创作者,我们向作者和原发布平台深致谢意。若涉侵权,指正立删。
九月九日(2003年)是朱经冶老人九十大寿,这日朱经冶邀请亲朋友好共同做寿,席间朱经冶高兴地宣读了嫡堂弟、前国家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在共和国总理卸任前夕,百忙中写给朱经冶九十生辰的二幅贺联,其一联为"诚信传家经风雨,廉洁从公冶新人."另一联为"儿孙满堂万事足,夫妻偕老百年欢。"拿着朱镕基亲撰的贺联,老人满心欢喜,笑得合不拢嘴。
朱镕基的贺联无疑成为朱经冶九十寿宴中最好的礼物,朱经冶很激动地说:"两联均书法苍劲、词意殷切,无异为馀一生做出鉴定,足慰我怀,全家亦深受鼓舞.基为官清正廉明,官风务实严谨,平日鲜有为人题词者,故此两联手迹弥足珍贵,殊堪留传后世也。归结九十年来,虽坎坷不断,未成大事,但自觉身心逍遥,襟怀坦荡,此足以自忍耳矣。"

朱经冶原族名叫朱墨,是朱镕基三伯父朱宽浚的三儿子,比朱镕基大十多岁。他二十岁出头离开湖南老家,到上海复旦大学新闻系读书,四十年代赴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深造,回上海定居后曾任职上海长宁区工商界政治学校教务长。虽然有当国务院总理的堂弟,朱经冶与夫人龙期仍住在上海虹口区的老式石库门楼房,在那度过了五十多个春秋。踏上有点摇晃的楼梯,进入二楼朝南的前厢房,这是两位老人的卧室兼客厅。
九十高龄的朱经冶很精神,接受亚洲周刊访问时侃侃而谈,从一个亲属的角度,朱镕基显然最受老人敬重。朱经冶一开始就强调,朱镕基正直无私,以"清正廉明"为座右铭,但他决不是六亲不认,"朱镕基风趣、幽默、看重亲情,他会抽空与亲友见面,而且轻松愉快,只是他要顾及中华民族的大家,有时就照顾不全自己的小家了。"朱经冶记得朱镕基刚到上海当市长时,他同朱镕基开玩笑问,"小时候我没有欺负你吧?"朱镕基听后哈哈大笑。那时朱经冶就有个愿望,要求朱镕基为多年未见的堂哥写一幅字,朱镕基当时一口答应,然而这个梦要到十多年后的今天才圆。

今年初因饮食不慎,朱经冶的重症胰腺炎急性发作,住入上海瑞金医院特需病房,禁食近三个月之久。朱经冶住院时,大女儿写信告诉朱镕基,说父亲住院病情严重,虽然朱镕基在百忙之中,但他一直记挂着欠着朱经冶的字幅,他要抽空圆老人的一个心愿。

朱镕基一共写了二幅联,并写上朱经冶的小名"葵哥",充满着亲情,写完他让秘书给朱经冶在北京的大女儿送去。再转送交正住在瑞金医院的朱经冶,一个十多年的期盼,在老人九十寿辰时实现了。卸任前正是朱镕基工作最繁忙的时刻,但他还记得堂兄值得庆贺的九十生辰。朱经冶说:"躺在病床上看到朱镕基专门为我撰写的贺联,我很激动,病也好了一大半。"
朱经冶手择朱镕基撰写的贺联喜形於色,"这是现实情况的写照,也是我晚年的愿望,''儿孙满堂万事足'',我确实很满足,亦决不忘情,一个人最满足莫过於受人尊敬,我这次对朱镕基讲,人家尊敬我其实是尊敬你,因为你是个好官、清官,别人尊敬你,也就尊敬你这个堂兄,如果你是贪官、瘟官,那我们就倒楣了。''夫妻携老百年欢'',这是我自己的愿望,希望活到一百年,我最大的女儿都六十多岁了,还有双全的父母,四代同堂还真的不容易了。" 
另一幅贺联巧妙地将朱老"经冶"两字融入其中,朱经冶说,"送给我是对我很大的鼓励,是对我一生的鉴定,同时亦是朱镕基性格的体现,扩大开去也是朱氏家族性格的体现。''诚信传家'',不仅是朱镕基的诚信,我的诚信,还有朱家上一代的诚信。我理解,还有更深一层的含意,表达一个意思,朱镕基今天的性格是祖传的,如果再扩大一点,诚信是中华民族希望的一种传统。"
在病床上的朱经冶得到朱镕基为他圆了十多年的梦,特别高兴,在病房中即刻回了一封信给朱镕基,表示谢意。朱经冶将一幅贺联请人托表,加上镜框。当时托表人带话称,"你有五个孩子,我托表五份,你五个孩子可以每人一份",朱经冶在医院听说后,赶紧打电话拒绝,"千万不要将原始的字移动",另一幅他也不敢再拿出去托表,锁在柜中好好珍藏。期盼了十多年的愿望终於实现了,还有甚麽比这更珍贵的?
八月份朱镕基听说朱经冶病情好转,依然记挂着葵哥的朱镕基以为朱经冶已九十高龄,又刚大病初愈行动不便,於是叫秘书打电话说要到朱经冶的府上看他。现任上海纺织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的朱经冶小儿子朱匡宇知道后,赶紧打电话说,"不要烦劳长叔,父母都能行走,我们去看你吧"。
朱镕基虽然退休,但仍享受国家主要领导人的待遇,在位时更因严谨治国,得罪了不少权要,所以退位后,中央要求加强保安,退休后的朱镕基还是不能象平常人一般到处乱跑。而朱经冶居住在上海的旧式里弄,亦是人口居住的密集区,朱匡宇怕对其他居民带来不便。於是,八月下旬的一天,在朱镕基居住的上海西郊宾馆,朱经冶见到了朱镕基和夫人劳安。
自朱镕基离开上海进京工作,朱经冶十多年没见这位堂兄了。刚刚在北京过完生日的朱镕基今年七十五岁,看上去比他的实际年龄小多了,有说有笑非常精神。五月非典期间,朱镕基卸任后入住上海瑞金医院看眼病,检查身体时发现脖子上有一个小疖,当时怕是恶性瘤,大家很紧张,时刻陪伴左右的夫人劳安也甚感不安,后来排除了,亲友及工作人员都非常高兴。据说,当得知是无关紧要的良性瘤,夫人劳安还激动得热泪盈眶。俩兄弟在一起非常亲热,不谈政治拉开了家常,不少退休后的中央领导都喜欢写些书,缅怀过去,但朱镕基甚麽都没有写。
朱经冶介绍,朱镕基谈到退休后甚麽都不做,只是到处走走看看,然后就是有充分的时间阅读。朱经冶说,看书是朱镕基最好的消遣。"朱镕基除了天资聪明,最大的长处是爱学习,他本来学的是电机,经济是自学的,努力学习经济,对他在经委工作很有帮助,现在的经济基础是朱镕基打下的,国家繁荣强盛,关键是经济,经济发展朱镕基留下不可抹灭的贡献。上海经济起飞、浦东开发都留下了朱镕基的足迹。我内心深处为朱家有这个兄弟引以为荣,亦是全球华人的光荣。"朱匡宇这次就带了一套"唐诗、宋词、元曲"送给朱镕基,朱镕基很喜欢。朱经冶表示,朱镕基没说主要看甚麽书,但说了,不看别人写他的传记,朱镕基认为那都是东拼西抄去卖钱的。


不久前,朱经冶的亲弟弟写了一本与朱镕基有关的书,当初朱经冶就对弟弟说,你不要去花心思,朱镕基不喜欢。前不久写成了,朱经治生病时他带来上海,送了一册,亦送了一册给朱镕基,想让他审阅一下。


那时正是非典时期,朱镕基见都没见。弟弟生气了,拂袖回长沙去了。并留下话给朱的秘书,"朱镕基何时想见,早一个星期通知"。那天朱经冶问朱镕基了,弟弟要给他看书,为甚麽不见。朱还是回答说,"我不要看",朱镕基讲,他们去发言讲话,想显示我同他们的关系。那天在西郊宾馆谈了两个多小时,大家有很多话说,朱镕基很风趣地表示,"你高兴,肚子不饿多留一会我不反对,但我不会留你们吃饭。"对朱镕基性格的了解莫过於朱经冶了。
朱镕基到上海当市长时,当着朱经冶夫妇的面,对他时任上海纺织局党委副书记的儿子朱匡宇说:"匡宇,我在上海一天,你就不要想升官。"朱镕基果然说到做到,在上海四年,朱匡宇没有动过职务,也没动过职位。朱匡宇从一个纺织机械厂的一般工人,靠自己的努力直到局领导,与朱镕基一点关系都没有。朱经冶说:"我们理解,朱镕基实际上是鼓励匡宇,要你自己去努力,我不会给你沾光的,他在位时不会给任何人占便宜。"

记得还是在朱镕基当国家经委副主任时,朱经冶去北京去看他,两人说笑中订下了君子协定。那时家族有人上京找朱镕基,要求安排工作,让他一夜都没有睡好觉。朱镕基对朱经冶说,"葵哥,你帮我挡挡驾,别让家乡人去找我。"朱经冶说"我在上海,你在北京,怎麽挡得住?"最后两人商定,只要朱经冶知道有人要找朱镕基,或者是托朱经冶转达的事,一律帮助朱镕基谢绝。

后来朱到上海,两人见面又重新约法三章,朱经冶笑着对朱镕基讲,"我们约法三章,我不去看你,惊吵你,同时也不找你麻烦,别人包括我自己的儿女,不让他们去找你"。老人回忆说,"这些都做到了"。朱镕基在上海,直到回北京当总理,除了工作以外,朱匡宇都没有去找朱镕基。甚至有人怀疑朱匡宇是否真的是朱镕基的侄子。一些朱匡宇一手提拔的下属都到市里当领导,朱匡宇还坚守在原来的部门。朱经冶讲起儿子匡宇,感到很骄傲。有一次中央电视台采访朱匡宇,朱匡宇表示,我要是离开纺织岗位,就对不起上海四十万下岗纺织工人。
朱经冶认为,儿子这样做也真不容易。上海的纺织业作为传统产业的改造,曾经作为经验介绍,但朱镕基在上海时,从来没有因此而表扬过朱匡宇,为上海纺织业的改造,朱匡宇也去见了朱镕基几次,为不同意见叔侄俩经常争的面红耳赤.朱经冶认为匡宇心境很开朗,正直,在纺织岗位做了十多年,我们看他没有为留在原岗位而不安心,一心只想在本身的岗位将工作做好,"叔侄俩一个脾气"。
一直以来,朱经冶还是朱镕基形象的维护者,老人说:"外面只知道朱镕基严励的一面,其实他有感性的一面,他决不是六亲不认的,他注重亲情友情,只是他要关心的事太多、太忙了,而且十分注意形象。"朱氐家族有一个祠堂,在长沙乡下和平村棠坡,早年就毁了,值得纪念的仅留下一棵银杳,村书记想法设法要朱镕基到乡下去看一看,还建了一个漂亮的村委会作招待所用.书记多次邀请,但朱镕基从来没有回去家乡,去年再次力邀,朱镕基推托不了,但临去之日正好下雨,朱镕基藉机推托,还是没有去。
朱镕基十七岁那年从长沙回棠坡一次,就再也没踏足。据悉,朱镕基曾对湖南的省市领导说,不要把他的家乡与旅游联系在一起。朱经治说:"朱镕基的观念根深柢固,他不要光宗耀祖."朱经冶家兄弟姐妹准备将父母的坟墓修整一下,寻问朱镕基,是否将他母亲的坟墓也顺便修整一,朱镕基很快就复信:"接到来信,关於为我母亲修坟之事绝不可为,传扬出去影响更坏.顾念之情,心领不尽。"婉拒了.朱经冶经常给朱镕基写信,由於民间对他的反映总是赞扬的多,因此朱镕基有一次对亲友开玩笑说,"葵哥来信,照例吹捧一番."

朱经冶说,其实我把人们骂他的话也如实反映,有一年朱经冶给朱镕基夫妇写新年贺卡,"逢年过节寄张卡,表明我们还没垮。祝贺新年合家欢,国务顺心更发达。长弟太忙,要节劳、放松、制怒!安娣太胖,要坚持爬山锻炼。"
朱镕基回卡写道:"你对我们的要求,语重心长,理当努力去做,要完全做到也难。"家中及外头有人说朱镕基六亲不认,朱经冶否认说,朱镕基是性情中人,他对国民关怀,对自家的亲人非常亲切.朱镕基每到一个地方出差,只要知道有本房亲戚,都会尽量抽时间安排与亲戚见面,调北京工作时,还把上海所有朱家本房的亲戚都请到他家里,因为是一个有机会与朱镕基近距离接触的平民,朱经冶认为,他对朱镕基的认识是客观的。【完】
免责声明:感谢原创作者和本贴原发布平台的辛勤付出。以上内容不代表本号观点,版权属原拥有方。若涉侵权,指正立删。部分内容可能有删节或调整。
广告/合作
电话:13501779499
微信1:yang-heng-sheng
微信2:sunnylife2585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