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1日,七普数据发布。一个较为瞩目的数字是人户分离将近4.9亿人口,东部地区人口占比大幅上升,中部、东北地区人口占比下滑,人口向经济发达区域、城市群集聚的趋势愈发明显。
如何理解区域之间的人口流动?这个现象将给区域经济发展注入哪些新活力?如何看待超大、特大城市的增长空间?为此,观察者网采访了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姚洋。以下为采访全文。
姚洋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
采访 观察者网 刘惠
观察者网:数据表明,美国和日本在进入深度老龄化社会时,人均GDP在2万美元以上,中国马上要进入深度老龄化社会了,但人均GDP现在不过1万美元,因此有观点认为中国“未富先老”,如何看待这一观点?
► 姚洋:关于深度老龄化的问题,七普数据显示,我们65岁及以上人口占比为13.5%,深度老龄化的比率应该是14%,超高老龄化社会是20%。比起日本2019年28%的老龄化率,中国距离深度老龄化社会还有一段时间。从全球横向比较,中国的人口结构仍然是世界上相对较好的。
最先进入超老龄社会的五国。图片来源:蒙面财经
衡量人口结构的一个重要指标是劳动力人口占全国人口的比例,中国七普数据显示占比为63.35%,在这个指标上超过中国的没有几个国家。中国所谓的“人口红利”出现在本世纪的头十年,也就是2010年劳动人口的比例达到高峰,之后出现拐点掉下来了。
有些人机械地说我们2010年前享受了人口红利,那之后肯定是人口负红利了,我认为是过度夸大了老龄化对国家经济增长的影响。现在人口学家和经济学家都能看到,我们要接受一个老龄化的社会,也采取了一系列的生育政策,更加重要的事情是怎样去应对目前的状况。
观察者网:关于应对人口老龄化加剧的趋势,其中一个很重要的部分是养老金的可持续性问题。据了解,日本人均社保在过去15年增加了50%,社会保障费用占财政预算的三分之一。我们如何实现养老金的可持续性?
► 姚洋:我们谈到中国“未富先老”,“未富”说明经济还有增长的潜力。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时,增长潜力基本上耗尽了。中国还有城市化等增长潜力,因此应对老龄化的第一个方面就是养老金的“盘子”还会提高。现在制定的养老金标准是按照比较低的收入水平,如果能够控制住养老金上涨的幅度,经济增长可以部分解决养老金的供给问题。
此外,七普数据显示城市化率是63.89%,未来十年有望再增加10到15个百分点,城市化率提高是可能而且是必要的。我们还有大量的人口居住在农村,进入城市后有利于生产力水平的提高,生活水平的改善,也有利于养老金缴费进一步扩大。现在,政府也在推进农村的养老保险,就业人数增多同样有利于养老金数量增加。
第二个方面是延迟退休。把退休年龄往后推,一定程度上可以缓解养老金的缺口,而且劳动力供给有了更多的潜力。
第三个方面是全国统筹社保。现在中央政府已经开始补贴养老金和医疗,这源于地区养老金的不均衡。虽然有些贫困地区养老金有亏空,但南方一些省市养老金相对富余。未来全国统筹起来,集中调度,可以保证养老金至少在短期内不会有亏空。
第四个方面是加速国有资本划转社保改革,把社保基金的盘子做大,用社保基金的收益弥补养老金亏空。中国目前的人口老龄化加剧情况,主要压力来自1962年到1973年的“婴儿潮”,不到10年时间新增2.6亿人口,也就说今天全国近五分之一人口都是这个时间段出生的。如果把这波浪潮应对过去,那之后老龄化问题会缓解一些。
中国婴儿潮。图片来源:格隆汇
观察者网:从区域看,东部和西部地区人口占比提升,中部和东北地区人口占比下降,广东和山东省人口超过1亿人。如何理解区域之间的人口流动,这个现象对经济发展有何影响?如何看待特大、超大城市的增长空间?
► 姚洋:基础数据跟我们平时的印象是吻合的。从数据可以看出,东北、华北地区有一些人口流出,东南沿海的省份的人口在增加,特别是广东、浙江增加的人口最多。这反映了我们整个经济体系的变化,经济活力主要在东南沿海地区。
“十四五”规划对此也做了肯定,人口和经济活动向中心城市、区域集中是合理的,也反映了经济社会发展的规律。对于这个现象,我们不仅接受,而且是欢迎的。
人口集聚会带来诸多好处,包括生产力的提高,经济活力的提高,生产成本、交通沟通成本的下降等等,有利于科技创新和城市发展。
事实上,超大型城市的人口增长并没有我们想象得那么多,比如北京、上海增长并不快。个体在选择城市时,也会综合考虑收入和成本,比如说上海、北京等地房价太贵,大家可能会选择在其周边城市发展,所以出现江苏、浙江容纳了大量人口,这是大家的理性选择。企业也会选择城市,会考虑这个城市的成本和人口资源,这背后都是有着经济自身的规律。
美国的“锈带”城市底特律,作为曾经的“世界汽车之都”,依靠汽车工业进入了全盛期,之后由于人才素质下降和产业过分单一等原因走向衰落,成为美国史上最大破产城市,破产后城市债务业全部清理。
这几年,底特律大力发展全球创意网络,在工业设计、广告、艺术等领域有新的发展,福特公司也打算“重返底特律”,所以说这是一个周期性的过程。
底特律废墟上的墙画。图片来源:百度百科
我国未来也会形成一些城市化区域。国家已经宣布了九个中心城市名单,包括北京、天津、上海、广州、重庆、成都、武汉、郑州、西安。围绕这九个城市将形成七个大的城市化区域,包括珠三角、长三角、长江中游地区、四川盆地、西安咸阳、郑州开封、京津冀地区。
可以预见,到2035年,我国城市化率将达到75%以上,全国60%以上的人口将集中在这七个城市化区域里,这种大城市群的发展,对于我们国家经济和创新将是很强的支撑力。
观察者网:七普数据中显示,我国人口十年来呈现低速增长态势,在这个情况下,中国的经济能如何转型应对人口的低速增长?
► 姚洋:这方面我们要理性看待了,一方面,中国的人口结构仍然是世界上比较好的,另一方面,我们的劳动人口的确在下降。
如何去弥补劳动人口的缺空?我们在《中国2049:走向世界经济强国》这本书里面说过,未来30年由于自动化和AI的发展,大量的劳动力会被替代掉,这会超过老龄化减少的劳动力和数量。换句话说,在未来一段时间里,要关注的不是劳动力紧缺,而是结构性的劳动力失业,很多低端劳动都已经被替代掉了,特别在发展水平中等偏下、劳动力密集型产业为主的县城。
随着未来的城市化,我们的消费水平会随之提高。我们做过测算,过去三四十年里,我国城市化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是10%左右。城市化对消费的贡献很大,因为城市居民的人均消费是农村居民的2.3倍以上。到2035年,城市化率将达到75%,由此带来的消费增加足以弥补老龄化带来的消费下降。
在城市化过程中,我们需要一些配套措施,比如户籍制度改革、公共服务均等化、高考改革等等。
观察者网:您之前说人口老龄化过程中也有很多机遇,中国的“银发经济”有哪些发力点可以将老龄化转变为发展动力?
► 姚洋:“银发经济”包括养老、健康、互理、保健等多个行业,潜力非常大,其中自动化和人工智能有很好的发展前景。比如“银发经济”中的老年人陪伴问题,现在有小度、小爱同学等多个智能音箱陪居家老年人说说话。我也鼓励MBA的学生,去关注这个行业。
同时,人工智能技术依靠中国的大量数据,进一步提供实时、快捷、互联化、智能化、信息化的养老服务,帮助老年人安享幸福晚年,同时也能推动自动化和人工智能行业的发展。
观察者网:七普数据表明我们目前劳动力人口8.8亿人,且高等教育占比已经达到15.4%,如何将这样的人口机会转变成人口红利?
► 姚洋:从劳动力人口数量和质量来看,我觉得不用担心老龄化对中国的劳动力供给产生巨大的冲击。
受教育数据很多人没有关注到,我们有2.18亿、占比15.4%的人口拥有大学文化程度,受教育的人数和质量都在提高。在教育水平和教育质量持续提高的背景下,要将这样的人口机会转变成人口红利,需要关注高质量的就业问题。
未来二十到三十年,中国肯定会成为一个创新大国。按照台湾地区和韩国的经验,他们在90年代中期时,大学生人数占到全国人口的一半,在随后的十五年时间,大学生人数几乎变成100%了。
我国因为人口众多,很难完全达到100%,有一部分人可能会分流接受职业教育,未来我们高等教育普及率还会进一步提高,创造更多更好的优质岗位,可能是需要重点考虑的事情。
来源|观察者网

《科工力量》团队重磅推出付费专栏
用23讲内容,基于中国视野
全面解析全球供应链变换之路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