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留学行业已经十年有余了,接触过的留学生家庭或者准留学生家庭1000个是有的。
这十年来向我咨询的,有些是低龄学生的家庭,比如还在小学、初中阶段;有些则已经进入准留学阶段,比如国际高中在读了;还有一些,则是已经工作的成人。

对于大多数学生或者家长,我第一件事情往往就是判断他们是不是适合出去留学。
对于那些我认为不适合留学的学生,我第一步总是先讲清利弊关系,试着善意劝退——虽然对一个留学顾问来说,这显然是不务正业。
但是最后总是发现,这种劝退,都是徒劳无功。
01
我第一个试图劝退的学生,是一个当时就读初三、准备去读美高的学生。
这个家长对孩子的要求很高,但是孩子的成绩不是太理想。在考入本地的重点中学无望的情况下,家长觉得基本也就和985大学没缘分了,于是准备把孩子送到美国去读高中,之后准备在美国读大学。
我还记得这个学生叫Amy,当时她妈妈带着她来见我的时候,第一印象学生性格十分内向;全程基本都是她妈妈在跟我们沟通。试着跟孩子说几句话,回答也只是几个简单的词。

几次接触下来,我发现Amy不太适合这个时候出去读高中。
首先,她本人主观上不想去美国读书,这个想法她明确地跟我们表达了。仔细分析一下,她当时的年龄对父母的依赖性非常大,本质上是不愿意离开父母。
其次,Amy当时的英语水平非常一般,这个时候出去,语言和独自生活能力将面临很大考验。
但是Amy的妈妈还是坚定地要把孩子送出去,最后选择了9年级申9年级。
Amy过去之后,很快爆发出一系列问题:英语底子弱,学习跟不上,跟外国同学之间基本上没交流;后来跟住家也闹出各种各样的生活矛盾。然后经常打电话回来,跟家里哭诉,说要回国,不要在美国上学了。

在9年级的下学期,Amy的妈妈还曾专门去美国呆了几个月,想着一起生活能够更好地帮Amy融入在美国的学习和生活。但是结果情况并没有好转;那个学期甚至有一门课还出现不及格。
而Amy也将这一切怪罪于当初家长强行把她送到美国来,原来的乖乖女与家长之间的隔阂也出现了。
这样在美国上了一年学之后,Amy的妈妈最终无奈决定让Amy回国。匆匆回国之后,Amy又面临一个很尴尬的局面:国内无学可上。
最后上海一所只有几十名学生的国际学校临时接纳了Amy。入读之后,Amy又发现这个学校的学风太差。接着Amy的父母有几番周折,将其转到另一所学校。
Amy的妈妈最后总结道:自己把女儿的高中三年弄的支离破碎。但是后悔已经没有用了。
好在随着年龄的增长,Amy最后英语能力上来了,自己也愿意去美国了,等高中毕业后,就去美国上大学。
02
Kevin来自湖北的一个小城市,2014年的时候,高考失利。家长大概是看了“高考之后留学”的小广告,开始萌发留学念头。
一开始,Kevin一家还在高考复读和出国留学之间纠结,但是后来彻底决定去留学,而且要去美国上大学。
Kevin的父母都是很实诚的人,说家里就一个孩子,只要能对孩子将来有帮助的,作为父母的总是不遗余力地支持。家里现在拼拼凑凑加起来大概有100多万元的积蓄,已经协商达成共识,愿意将这些钱都花在孩子留学上。


而父母对Kevin的评价就是:这孩子啥都好,就是成绩不好。

了解了Kevin的学习情况和家庭情况后,我第一反应就是这孩子还是不要去美国读大学了。以孩子目前的学习成绩,其实难以在美国读一个好大学,毕业后也难以在美国找一份好工作。如果把家里的这点钱都花了,以后又赚不回来,家里又没有矿,你要好好算算这笔钱是不是花得值?

但是Kevin的父母还是很坚定,而且也不知道听谁说,只要是计算机专业,在美国都好找工作,一毕业都是十几万美元的起薪,坚定地让Kevin去美国读计算机专业。

不过对于我,Kevin的父母感觉很没有“诚意”,就没有再联系。不过后来的故事我还是知道的——

高三毕业的Kevin在国内算gap一年,考SAT、考TOEFL,成绩可想而知;最后申请到了美国中部排名100之外一所学校的计算机专业。

但是“啥都好,就是学习不好”的Kevin很快发现,计算机专业自己读着实在是太费劲,一度想转系,但是冲着“十万年薪”的美好前景,最后咬咬牙读下来,总算毕业了。
毕业前后,Kevin也是在美国广投简历,但是几乎没有接到过一个面试。这个时候才发现,美国就业市场,并不是传说中的计算机专业毕业生大家抢着要、到处是高薪的景象——那只对名牌大学适用。
这点Kevin自己也承认,自己最多就是一个计算机专业毕业的,但绝对不是计算机人才。写代码,自己是不擅长的。
然后Kevin回了国,又发现在北京、上海等城市求职也不容易,最后去了武汉。
耗尽家庭仅有的100多万元换来个人美国的四年经历和一纸文凭,这笔帐大概每个人心中都有不同的算法。
不过没了联系四五年后,Kevin的父母大概最后想起我当初说的是对的。有一天他们忽然又联系了我,问是不是在美国再读个研究生找工作容易一些?被我果断阻止:还不止损啊?!后来他应该是没有再去读。
03
Alice在国内读完本科和研究生,之后在上海的一家咨询公司工作。工作几年后,感觉自己工作遇到了瓶颈。同时在洋气的魔都,无论是公司同事,还是其它身边人,不少都有海外背景,这让Alice萌发了去国外读个研究生的想法。
跟Alice有过几次接触后,我又开始“不务正业”地劝退她留学的念头。
我的理由是:你目前的工作,无论是收入还是其它方面都是很不错的,如果工作中出现瓶颈,更多的应该着眼工作本身和自己的职业发展规划。而不是在学历本身上找出路——更何况,你已经有个国内的硕士学位了。而且你在的这个咨询行业,时间和经验都很重要,积累越久,自身价值就越大。
但是Alice同学显然主意已定,拉不回来的。
工科背景的她选择出国读MBA,希望自己在市场、管理方面有所提升。最后她申请到美国加州一所大学的MBA。
2年的MBA很快就结束,Alice也在旧金山找到工作。但是很快,她发现,在美国的发展也不是她预想的那样。

在美国学习、工作几年后,Alice对美国社会有了切身的认识,比如作为中国人,因为身份等种种限制,在美国的企业能做的事情和上升的空间也是十分有限的。她的工作,基本上天天在电脑前跟一堆数字分析打交道,然后写电子邮件,不用跟别人接触。这种“社会地位感”远不如之前在魔都工作,也不是她所要的。
再从收入上说,虽然Alice在美国工作的绝对收入要比国内高,但是考虑到美国的消费也高,相对性价比不见得有多高。
在美国工作一段时间之后,Alice最终选择回国,还是回到她之前工作过的那个上海。
这个时候在上海再就业,她也面临了一个尴尬的境地:一方面,自己的年龄已经过了30岁,不是新人,但也不是那么资深的高级人士;其次在美国的这四年,履历上的这段时间工作经历其实显得有点支离破碎。即便名校MBA的学历,也未能对她的求职带来多大帮助。
而之前很多国内跟她同一年龄的同事,这几年却在不断积累,不少升职或者跳槽,去了更高级的岗位。这让Alice感到不少失落——更不用说自费去读MBA的金钱和时间成本。
作为一名留学顾问,我一直觉得留学申请本身没什么太大技术含量——在信息越来越透明的今天,很多学生或者家长有太多的渠道获得留学申请技术层面上的信息,以及操作指南。
但是之所以被别人称为顾问,我觉得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你能够提供别人所没有的个人经验或者体验,帮助他们更快地获得有效信息、作出做符合个人的最佳选择。

这种帮助,不仅仅在于学校、专业选择,或者文书写作,更多的还是在于对学生未来长远的规划,其中也包括是否应该出国的选择。
(本文由Sandy老师撰稿,《留学字典》独家刊发)
加入《留学字典》留学群,分享最新留学资讯
长按识别二维码添加微信号让小编邀你入群
添加时注明“留学
申请季
聚焦点
领资料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