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字成千上万,一个个学自然会累死,所以中国人学汉字,有我们的规则方法,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要认知偏旁,理解偏旁。而不是把汉字真的当做“图画文字”,死记硬背笔画图形
在孩子认字的过程中,会有很多时候,把相近的汉字或者偏旁混淆,哪怕纠正了很多次也无法记住,一写还是错。这里的原因很多时候就是不了解细微差别背后的含义差异。
如果我们把汉字当做图画来教、来记忆,那在我们的记忆方式中,就会自然忽略细微差别,因为这并不重要。比如水滴是两个还是三个,没有什么差异,但两点水和三点水就有本质的区别(点击阅读:如何让孩子分清“三点水”和“两点水”的汉字)。
比如看上去很像,也很容易写错的“学”字头和“党”字头。两个字上方中间那笔,是斜还是竖,如果当画看就不重要,我们不会在意画上的草丛中某个小草的方向。所以在教汉字的时候,需要讲解那些部首的由来和演变,这样才能让孩子理解这些细微差别的来由和含义,真正实现深度记忆。
汉字中即使是看似很细微的差异,其实它们的由来也大不相同。
最早甲骨文中的“学”字很简单,上方一个X,下方一个半框。我们在聊“教”字的时候说过(
点击阅读:教师节的“教”,不是“孝+文”
),这个X是计算用的
“算筹”。
而下面的半框,看上去就很像一个房屋。两个加起来就表示
教计算的房子
,也就是学习的地方。

而这个简单的字,逐渐变得复杂起来,上方变成了双手+两个算筹(“爻”),下方加了一个“子”字,更明确了,这是小朋友在学习的意思。所以“学”看上去那么像“字”。(“字”表示在房间中生育孩子。点击阅读:认字的基础方法,就在“文”和“字”两个字中
在简化汉字的时候,因为“學”的字头太复杂,而根据草书的写法,变成了现在的简化字:“学”,看上去似乎又回到了最早轻便简单的写法,只是
原本交叉的两根算筹X变成了斜着放的三根算筹点、点、撇


学是我们最常用的汉字,但其实从偏旁来看,“学字头”家族却人丁凋零,除了两个常用字“学”和“觉”之外,学字头的汉字寥寥无几,还都是我们基本用不到的罕见字,但有一个字,虽然也很少看到,但却很出名,那就是“鲎(hòu)”
节肢动物鲎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主要生活在我国的东南沿海,这种螃蟹远亲是世界上现存最古老的动物之一,最早的化石可见于约5亿年前的奥陶纪。
“鲎”也好,“觉”也好,繁体的写法,也都和学(學)类似,是鱟和覺,在六书中都属于形声字。在这里,学字头是作为声旁,表示这个字的发音来自“学”字,(鲎在一些方言中的发音现在也类似学),鱼和见是作为形旁,表示是水生动物和发觉、看到的意思。

相比学字头,党字头的汉字家族就丰富很多了:党、常、堂、掌、赏、棠、裳......有什么共同点呢?
我们先看看党字的字源演变。

繁体的“黨”字,下方是一个“黑”,上面呢?是一个“尚”字。其实所谓的党字头,其实应该是叫“尚字头”,这也是为什么前面那些党字头的汉字,中间都有一个“口”,也都发相似的ang音的原因 —— 因为都属于形声字,有一个共同的声旁“尚”
那为什么“尚+黑=党(黨)”?尚除了表音外,还有崇尚,倾向的含义,而黑则说明混为一体,并不显明,有“党同”之意。

所以党字头三笔的中间是一个竖,这顺理成章,因为“尚”字就是这么写的。
所以如果我们了解了学字和尚字的演变,明白学字头和党字头的由来不同,自然就懂得了他们写法不同的原因。
当然,对于容易对这两个偏旁容易记混写乱的小朋友,除了讲上面的字源演变告诉他们党字头其实是尚字头之外,还可以教他们一些窍门,比如一些押韵的简单口诀:
学字头是斜斜的,尚字头是向上的。

我们新增了日常提问咨询的入口,如果你有什么问题,可以点击我们公众号下方工具栏的【提问沟通】告诉我们:
与语文教育相关的文章,也可以点击工具栏里的【文章查询】,在搜索栏里输入“语文”来进入相关的文章列表:
近期文章回顾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