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Joseph
当我们承认人类的所有成员都有平等的价值时,我们就荣耀上帝。当我们根据肤色把某些罪归咎于人的时候,我们是在羞辱上帝。
批判性种族理论(CRT:Critical race theory)是当今美国最受争议的学术理论。它的支持者认为,这是一个工具,用来理解自美国成立以来系统性种族主义的普遍存在。它的批评者称它是导致种族主义的M主义框架,并教导人们根据肤色来评判彼此。
小沃迪·鲍彻姆
受种族批判理论影响最为严重的是美国福音主义。非洲基督教大学(African Christian University)牧师兼院长小沃迪·鲍彻姆(Voddie Baucham Jr.)最近出版了一本名为《断层线》(Fault Lines)的书,直接论述了社会正义运动及其如何威胁到基督教信徒的团结。
“福音派教徒”一词常用于政治语境中,指那些信仰保守、投票支持共和党的常去教堂的白人。我在这里用它来指基督教新教教会、牧师、信徒和相信圣经的权威、无误、无误和充分性的组织。这些人包括所有肤色和种族背景的人,他们相信耶稣的复活是一个真实的历史事件,而不仅仅是一个比喻,以过上更好的生活或过时的教条的主张。
这种区别很重要,因为许多自称是基督徒的人对圣经有完全不同的看法。对他们来说,耶稣是一个革命者,他来推翻不公正的压迫制度。他们认为,对批判种族理论的接纳是美国寻求种族公正与和解的积极一步。
建立在不同基础上的竞争性世界观
《断层线》解释了批判性社会正义在美国政治和文化各个方面的优势。鲍彻姆将批判性社会正义定义为世界被分为压迫者(如白人、男性、异性恋、顺性别)和被压迫者(如黑人、女性、同性恋、变性人)两类的观点。
这种对社会的理解是种族主义、性别歧视、恐同症、跨性别症、仇外症和恐伊斯兰症等文化和政治辩论的核心。它还体现了反种族主义、交叉性和白人特权的语言,这些现在在美国生活中无处不在。
批判性的社会正义世界观不仅仅是一套信念。它是一种基于对人性、权威、邪恶和正义等事物的假设来看待世界的方式。鲍彻姆在《断层线》中提出的理论可以被认为是由拱门支撑的石墙。批判的社会正义是维系拱门的基石理论,批判的种族理论是矗立在墙的顶端的基石。
这堵墙本身是建立在四个基石上的:卡尔·Marx的冲突理论、安东尼奥·葛兰西的文化霸权理论、法兰克福学派的批判理论和德里克·贝尔的批判法学研究。这些理论,其中一些可以追溯到150多年前,将社会描述为社会阶级之间争夺有限资源的斗争。统治阶级利用政治、法律和文化将规范强加于社会,维持现状,使社会不平等永久化。
基督教的信仰是建立在一个不同的基础上的。圣经说耶稣是教会的基石,是过去、现在和将来真正信徒的集合,是主的圣殿。
基督教的世界观将圣经作为绝对道德真理的基础,以及善恶、公平和正义的定义标准。批判种族理论将基于肤色的压迫视为社会的主要问题,将结构和系统的转变视为解决方案。与之相反,圣经认为罪是人类的主要问题,对耶稣基督的信仰是唯一的解决办法。这两种对立的世界观之间的张力是本书的中心主题。
危险的新宗教
在过去的一年里,各个政治派别的美国人都非常熟悉批判性种族理论的核心原则,即使他们从未在一所知名大学上过一门有关种族的课程。他们听到政客们公开宣称系统性的种族主义植根于美国,学者们说,种族主义个体的缺失并不能消除我们社会中制度化的种族主义的盛行。越来越多的教育工作者公开表示,精英政治使基于白人至上的现有权力结构永久化,而黑人的生活经历和叙述是科学和理性的客观本质的必要反作用力。
这些事态的发展使那些热爱自己国家的美国人感到非常沮丧,他们对那些把国家说成是邪恶根源的同胞们感到愤恨。《断层线》清楚地表明,那些试图融合鲍彻姆所认为的反种族主义新宗教的福音派教徒将面临更糟糕的命运。
伊布拉姆·肯迪
如果说反种族主义是一种新的宗教,那么伊布拉姆·肯迪(Ibram X.Kendi)博士就是它的首席牧师。虽然《圣经》说罪导致死亡,生命在基督里发现,但肯迪声称种族主义就是死亡,反种族主义就是生命。《断层线》概述了反种族主义的起源故事 - “在第一天,白人创造了白人” - 并把种族主义说成是信仰的原罪。
鲍彻姆还列举了反种族主义要求其追随者付出的 “努力”。其中包括白人基督徒,他们审视自己的生活,以及他们祖先的生活,以确定自己是如何从种族主义制度中延续或受益的。
随后,鲍彻姆将注意力引向了福音派将社会科学视为解读和理解圣经的镜头的书籍和其他媒体的新标准。这种方法破坏了《圣经》解释自身的权威,也破坏了《圣经》处理与基督教教义和实践有关的所有问题的充分性。
著名福音派作家和神学家杰马尔·蒂斯比(Jemar Tisby)最近宣布,由于种族主义的经历,包括白人福音派支持唐纳德·川普,他将离开他所说的 “白人福音派空间”。蒂斯比还鼓励其他黑人基督徒做同样的事情,作为新的“大声离开”(Leave LOUD)运动的一部分。不到三周后,肯迪宣布蒂斯比加入他的反种族主义研究中心,担任叙述和宣传助理主任。
这就是鲍彻姆认为社会正义正在对教会进行批判的战争的本质。《新约》中充满了对早期教会的警告,要求他们防范虚假和欺骗性的教导,因为拒绝明确的经文应用,甚至在种族问题上,会使信徒放弃基础不可动摇的安全结构,而选择经不起时间考验的结构。
我在断层线上的时光
在很短的时间内,我的家人参加了塔比提-安亚布维勒(Thabiti Anyabwile)领导的教会,他是被认为站在关键的社会正义断层线的对立面的牧师之一。我发现他是一个关心他的成员的善良的牧师。
然后我看到安亚布维勒在推特上为一位名叫埃基米尼·乌万(Ekemini Uwan)的神学家辩护,她在福音派内部引起了很大的争议,因为她告诉一屋子的白人基督教妇女,她们必须从 “白色” 中剥离,她声称白色的根源是掠夺、盗窃、奴隶制和种族灭绝。我不是牧师,但我很了解我的圣经,明白没有任何群体,无论肤色、种族或国籍,都垄断了任何特定类型的罪。
几年过去了,安亚布维勒公开宣称,白人让某些基督徒无法阅读他们的圣经,对赔偿的抵制可以追溯到该隐和亚伯的故事,那些真正关心黑人家庭或黑人犯罪受害状况的人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他们不想支持 “黑人生命宝贵” 运动。
一个坚实的基础
我个人并不是为了仇恨或分裂,而是为了说明批判性社会正义所代表的世界观的核心是殖民。它只知道利用力量去占领领土,而我不愿意让我的家人成为持续关注肤色的受害者,这种关注已经占据了今天太多基督徒的思想。
《断层线》表明,基督徒在这场意识形态的斗争中需要的武器是精神上的,而不是物质上的。基督徒应该成为一个光辉的榜样,让世界其他地方的人看到跨越种族、部落和国家的团结。
当我们承认人类所有成员都有平等的尊严和价值时,我们就荣耀上帝。当我们根据血统将某些罪归咎于他人,并因为他人的肤色而虐待他人时,我们是在羞辱祂。
种族主义的罪恶,无论表现为种族仇恨或偏见,都是人类心灵的问题。它的解决方案是耶稣基督的福音,而不是反种族主义的工作。
后记
经典的ML主义认为掌握了生产资料的有产阶级是天生的剥削阶级,而没有生产资料的贫苦大众是天生的被剥削阶级,被剥削阶级需要通过暴力革命推翻剥削阶级的统治。
今天的新M主义 - “批判性种族理论” (CRT)认为:白人、男性、异性恋、顺性别是天生是剥削阶级压迫阶级,黑人、女性、LGBTQ是天生的被剥削被压迫阶级,所以美国的被剥削被压迫阶级就应该起来革命,推翻白人、男性、异性恋、顺性别的统治。
不管是经典ML主义,还是新M主义,它们都是与基督教背道而驰的。偏偏美国福音派教会就出现了一大批拥抱这种邪恶理论的牧师、神学家。我们不能不为美国的教会的堕落而悲哀! - 主再来的日子近了,更近了!
德拉诺·斯奎尔斯(Delano Squires)曾为《黑人与孩子的婚姻》、《根》(The Root)和《格里奥》(The Grio)写过关于种族、宗教、人际关系和文化的文章。他持有匹兹堡大学的计算机工程学士学位和乔治城大学的公共政策硕士学位。
参见:https://thefederalist.com/2021/05/13/why-christianity-and-critical-race-theory-cannot-coexist/
感恩您对此平台的支持!
PayPal.me/ssk2024 或 Zelle:[email protected]

请点击左上角“萧参客关注公众号,加微信电报帕勒推特SSK2024
往期文章:

谢谢您也点击文右下角的“在读” 或 “Wow”。严禁转载。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