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开始了解事情真相的时候,你会感到通透,而当你进一步深探的时候,又会不安,因为本质和表象可能大相径庭。加拿大表面上的高福利是收取高税费后的重新分配,这点刚刚报完税的家庭一定感悟很深。
于是,不免想问一个问题,20年,30年或者40年后,等我们退休时,加拿大现有的公共养老制度还靠得住吗?
我的答案是:靠不住。
先来了解一段加拿大养老金制度的历史。现在大家熟知的老年人金 Old Age Secuirty (OAS)是在1952年推出的一项针对加拿大公民的全民养老金计划。对于符合条件的公民,当年每月最多可领取$40, 每年最多$480。对于年龄的要求是70岁或以上,并在加拿大居至少20年。
这项政策推行的缘由是退休后,很多人的生活质量随工资减少而大幅下降。1966年,加拿大养老金 Canada Pension Plan (CPP)开始推行,接下来,在1967年最低收入保障 Guaranteed Income Supplement (GIS)开始实行,进一步改善老年人贫穷这个现象。由此,加拿大现有的公共养老金体系形成,到现在已经执行54年,这就是 CPP + OAS + GIS 三合一的公共养老金制度。

很多人会关心,按照现在的制度,在我退休后可以获得多少养老金,而我更在意的问题是,现行的养老金制度,到未来是否还能维持,如果不能的话,计算现有退休金有多少这个问题就没有了立足点。
对于养老金制度,我们需要用50年的时间尺度,来做一下比较,举个例子,我今年36岁,50年后86岁,因此3、50年后的养老金制度对我退休生活的影响远远大于现行的养老金制度对我的影响。长期的财务规划需要预见更远的未来。
人口结构
50年前,当加拿大的公共养老金体系刚刚成形的时候,人口的平均寿命为72.7岁,也就是说,那群平均出生在1900年前后的人,在65岁退休后,预期存活时间是7-8年。早期的养老金制度是围绕这种假设建立的,别忘了,当年的OAS只针对70岁以上的人口发放,也就是预期发放3、5年的养老补助。
如今,以2018年的数据,加拿大人口的平均寿命为81.95,在过去50年间,人口的平均寿命增加接近10年。按照65岁退休的标准,公共养老金需要支撑这代人17年左右的退休生活。很显然,这已经是一个难题。更重要的是,这群人的平均出生时间为1940年左右,可以算是婴儿潮 Baby Boomers 了。

按照这样的推算,到2070年左右,也就是50年后,人口的平均寿命完全有可能达到100岁,拿我自己举例子,2070年时我85岁,或许还有15年左右的寿命。但真正的问题是,假设我在65岁退休,那我的退休生活将会有35年时间,这比1940年前后出生的这代人,又延长了18年,或者说一倍的时间。这将是一个更严峻的社会养老问题。
另外一个可能雪上加霜的事实是人口结构的老龄化,请注意,老龄化并不光是因为人们的寿命延长,而是现代社会,人们的生育率普遍下降。举个例子,丁克这个概念就是随着生育欲望下降而逐渐流行起来的。
从数据角度,1970年时,加拿大女性平均生育率为2.26,也就是说,一对夫妻,2个人,会再养育2.26个子女,如果这样的生育率能维持,长期来看,人口不会减少,因为 2.26 - 2 = 0.26。等这对夫妻去世了,他们的子女能补缺,人口还能小幅增长。
相比而来,2018年加拿大女性的平均生育率为1.5,从人口大局的角度,后继人问题很堪忧,长期来看,加拿大人口入不敷出。按照这个趋势,年轻人将会越来越少,老年人的比例越来越大。老人越活越久,小孩越生越少,这样下来,公共养老金体系由谁来负担呢?
按照2020年的人口统计结果,65岁以上的人口和17岁以下的人口已经相当接近。
为了支撑公共养老体系,开玩笑的说,一对夫妻至少生3胎应该成为加拿大的基本国策。

当然,生育率下降也有补救措施,那就是鼓励移民直接增加人口。这样看来,2016年加拿大一次性吸纳50,000民叙利亚难民也实属无奈之举,总理被吐槽多少有些冤枉。有人推测,加速移民的结果可能会导致加拿大进一步分化,成为法语拿大、印度拿大、菲律宾拿大、穆斯林拿大,当然还有China拿大。想一想现在加拿大各种文化背景人群的生活状态,感觉已经很接近了。
税费增长
OAS和GIS的资金主要来源是联邦税 Federal Tax,而CPP的主要来源是个人工资收入。一个明显可见的趋势是,个人收入税率和CPP的扣缴率都在增加。
可以看出,2021年5.45%的CPP扣缴率是1995年2.70%的两倍还要多,CPP养老金的支付压力可见一斑。截止2020年11月,CPP基金10年每年的平均回报为10.5%,长期来看,希望通过提高投资回报来减小支付压力是很困难的。
以下是CPP的投资组合,供你参考。顺便提一句,CPP的投资组合和高净值人群的投资组合有很多相似之处,而大多数中产的净值集中于住宅类房产。

控制问题
公共养老金体系的另一大缺点是,应该享受福利的人缺少控制权。要想获得OAS,你需要在满18岁之后,至少在加拿大待满10年,并且需要年满65岁才能达到最低标准。在65岁之前,住满40年才能拿到全额的OAS。

相应的,CPP的最低领取年龄是60岁,请想象一下,假如你58岁被检查出绝症,预期寿命还剩两年,急需用钱作为孩子上大学的学费,那么你这辈子缴的税和CPP,对你个人养老没有任何收益。CPP和OAS的最低支付年龄以及支付的额度都不在个人和家庭的掌控之中。这些都是缺乏控制权带来的遗憾。
解决方案
用一个更客观的视角来检视一个熟悉的概念,往往能产生新知,加拿大养老、福利和税收等等话题,都是这样的一些概念。对于群体来说,羊毛必然出自羊群。

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养老方面的财务准备应该是一套复合方案。公共养老计划只应该是其中一个部分,而不应该是唯一选择。私有化的养老选择长期来看更靠得住,这些包括公司的养老金计划、RRSP、TFSA、非登记账户、养老年金、房产、以及终身保险等等。养老从来都不是选择题去除幻想,撸起袖子着手准备才是最佳方案,愿你有所得。
记得扫码关注

钱的事,这里都讲,
讲的,都能做到,
理财我们是认真的。
本文作者:小明

见过巴菲特的理财师
加我微信以免失联!
懂你,懂家,懂财富。
——来自多伦多的《小明财商》
《小明财商》VIP 讨论群
对多伦多投资理财感兴趣的
朋友可以扫我个人二维码申请加入
*付费广告

投资有风险,理财需谨慎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