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安保公司Ciborius的狗型AI机器人在街头行走
每次科技革命都会淘汰一些人,而它对社会的真正益处通常要半个世纪才能显现出来。
1811年3月,英国诺丁汉使用手摇纺织机的工人群起砸毁机器和作坊。接下来两年内,该运动在整个英格兰境内蔓延。
该运动被称为“卢德运动”,起因是随着自动化纺织机的普及,工厂可以用廉价无技术劳动力来操作机器,不再需要技术娴熟的工人。在与政府的对抗中,卢德党人入狱,或是被流放到了澳洲。其他手工人失业。
“卢德运动”中,工人砸毁自动化纺织机
1907年,纽约有600个点灯人。每个黄昏时分,他们要爬上路灯柱,去点燃瓦斯路灯。很快,1880年诞生的电灯专利,即将取代这些人的工作。因此,当年4月爆发了一场点灯人示威。
上世纪60年代,美国联邦政府中一群训练有素的人,在放大镜的辅助下,专注认真地识别警方送来的每一枚指纹。他们即将因为70年代出现的计算机指纹识别技术而失业。这一批人将在20~30年之后步入中老年,而其中大部分人年轻时候过度用眼,注定会不可避免地诱发视力的严重退化。
每次科技革命都会淘汰一些人,而它对社会的真正益处通常要半个世纪才能显现出来。
1910年,瑞典兰斯克鲁纳的洗衣女工
举例来说,在那些点灯人失去工作的半个世纪以后,每个欧美人家中都有了电器奴隶——汽车、收音机、冰箱、电话、电熨斗……底层人也过上了被机器伺候的生活。
女洗衣工人数在美国,于1910年曾达巅峰的50万人,后因电气革命而骤降,90年代趋零。女性的家务负担也极大减轻,她们转而投身职场,在社会上拥有了更大话语权,也拉开了60年代美国男女平权的序幕。
蒸汽革命与贫富差距的拉大
18世纪的英国经济,还是基本维持着自给自足的家庭作坊体系。因为冬季寒冷,村舍的窗户小又少,工匠和家人共同起居,起居室又跟工作室混在一起,他们只能留下很少的家具,以放置织机。也有被雇佣的工匠,跟老板同吃同住,但是并没有区分彼此的阶级。
阶级分化出现的标志,是倒腾手工匠产品的掮客逐渐变成大商人,在收成不好的年份,招揽工匠为下属。资本家和工人阶级才由此分工,这恰好跟工业化的起点重合。
18世纪后半段,英国首发的蒸汽革命,使得英国比世界上其他国家更富裕,也加速了英国社会内部的贫富分化。
蒸汽革命期间的纺织厂
由于该次工业革命主要是科技替代人力,是“替代型”的科技革命,底层工人纷纷失业。但是中上层则因为节省了人力,而节省了成本。在曼彻斯特等工业化城市,穷人生活急剧恶化,平均寿命比预期缩短了10年,仅有40岁。
19世纪中期,欧洲工人逐渐认识到资产阶级联手出卖了自己的利益。在法国里昂、英国伦敦和普鲁士的西里西亚,密集爆发了著名的三大工人运动。这批运动催生了马克思与恩格斯的思想。在当时,恩格斯认为,机器是剥削了普通人,只有利于资本家。
欧洲三大工人运动,即法国里昂丝织工人两次起义、英国宪章运动、德国西里西亚纺织工人起义
电气革命与平等时代来临
或许是因为前车之鉴,美国主导的电气革命并未产生那么多的失业,反倒增加了工作机会,拉高了蓝领阶级收入,再加上30年代后期形成的福利国家体制(包括失业救助金、养老金、健康保险和住房津贴等),催生了大规模的蓝领中产阶级。美国国民生活质量显著提升,奠定了现在美国的民主基石。
区别于蒸汽革命,电气革命被牛津大学经济史学家卡尔·弗雷称为“赋能型”科技革命。1909-1949年,美国的重大发明,刺激了汽车、飞机、拖拉机、电力机器、电话、家用电器等产业大量的职缺,导致失业率降低。其中,引擎和电力比其他科技更容易产生职缺。
电气革命产生了大量的职缺,故被称为“赋能型”科技革命
现在,以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为代表的工程师职业,就诞生于第二次工业革命。同期诞生的职业还有修理工、机械师、列车长、后台工作人员等。其中,相当大的一部分职缺并不需要大学学历。
工会崛起,工人阶级有越来越大的话语权,足够制衡资本家,而为自己争得了更高收入和更好的工作条件。这个时期,蓝领的收入就够美国一家过上体面生活,并且足以将后代送入大学。
美国社会变得更平等——贫富差距缩小是20世纪20年代才出现的事。在全民步入中产阶级的情况下,美国60年代出现了风起云涌的社会运动,比如嬉皮士运动、黑人平权运动等。
也许正因如此,美国人至今都在怀念上个世纪,连“小丑女”的扮演者玛格特·罗比都说,自己最想回到1960年代。
玛格特·罗比扮演的“小丑女”
互联网革命与失业焦虑

今天,并不是自动化第一次引发人类的焦虑。计算机最早出现在1946年,60年代才受到关注,而80年代才对社会造成实质影响。1960年代美国报纸每日的热点话题,就是“自动化的出现会不会导致失业”。
这逼得当时的美国总统约翰·肯尼迪回应,在未来10年内,每周提供2.5万个职位给那些因为科技失业的人。他强调,60年代的美国会保持高就业率。这一部分原因是,当时在跟苏联冷战,又在越南跟越共拉锯的美国,实在没有余力承受内乱。
在随后的越南战争中,美国的失业率降到4%以下。关于“自动化”与“失业”的问题,终于不再每天被讨论。在60年代及70年代初,美国的失业率仅有4.9%。这个数据在2020年因为新冠疫情曾达到14.8%,现在回落到6.3%。
新冠疫情导致美国的失业率曾达到14.8%
上世纪70年代后,西方国家逐渐缩小的贫富差距,又在逐渐拉大,而在近期成为西方国家内部的主要问题,刺激了民粹主义的兴起。
在工业革命的角度上,弗雷认为,这主要是因为互联网革命也是“替代型”工业革命——自动化取代了电气/机械革命中原本需要操作机台的操作员。原本作为美国中产阶级中流砥柱的一大批蓝领失业,而就业市场更青睐受过大学教育的白领,也催生了白领阶层,加速了社会阶层分化。
哈佛经济学教授劳伦斯·卡茨及克劳迪娅·戈尔丁就这个论点,提出科技进步、教育和贫富差距之间存在一种竞争关系:只有教育超过了科技进步对职业的需求,将更多的人训练成为高技术人才,这些人才会有工作可做,从而使劳工阶层整体变得富裕,减少收入差距。
如若不然,则如同1980年代之后那样,美国的教育系统没有将更多的人转化为高技术员工,导致了美国今天的民主危机。
在屡次工业革命中,被淘汰的都是低技术低收入的人群。在英国,没有大学学历的劳工已经50年没有增加每月实际收入。而最富有的1%人口,收入在过去40年翻了3倍。
话虽如此,马克思主义者还是觉得,日复一日的重复工作,是反人类的。上世纪的美国应用数学家诺伯特·维纳指出,计算机使得工作更人性化。
但科技革命不是美国中产阶级逐渐缩小的唯一原因,同期还有新自由主义、全球化、冷战结束等因素影响。
举例来说,在特朗普时代,美国“红脖子”以为是发展中国家的人抢了他们的工作。而即使美国企业将生产线撤回美国以后,也启用了自动化生产,于是机器人抢了他们的工作。
AI革命会取代哪些职业
2016年,Google的AlphaGo战胜了李世石(韩国史上排名第二的围棋职业选手)。隔年,皮尤研究中心的调查发现,4135个美国人中,85%认为要限制自动化对工作的危害,45%的态度相当强硬。
2016年,人工智能AlphaGo战胜了李世石
大数据算法指出,美国47%的职业会被自动化替代,主要是低技术职业。
根据牛津大学2017年的研究,替代概率大于50%的工作与产业类别,包括办公室文员、销售、店员、搬运工、生产业、建造业、农业、渔业、林业;替代概率介于30%~50%的有业务运营与个人护理;最不容易被替代(替代概率低于30%)的有医疗业、法律业、商业清洁、修理业、科学家、工程师、文娱产业、社会服务机构、计算机/数学、管理业和教育业。
AI有它优势的地方,比如大数据。世界上大数据收集和分析的资讯,已经远远超过了人脑。能够接触和使用大数据资源的人,其视野也会跟一般人拉开距离。牛津大学经济史学家弗雷认为,数据就是新型石油。
2020年12月17日,世界首个可以烹饪5000种食谱的机器人厨师亮相
AI也有其劣势的地方。它有创新力,但它的创新不一定能被人类理解,它也没有共情能力。人类的很多想法,不是基于互联网上的大数据(例如之前的相关研究),而是基于自己个人生活的方方面面。
除非每个人的生活轨迹可以被数据化,否则AI也很难取而代之。AI无法匹配人类思维的深度和广度。因此,处理人际关系/沟通和创意类职业,较不容易被替代。
AI会缩短人类工作时间吗
遗憾的是,大部分的AI科技是劳动替代型,而且AI革命是无法被阻止的。现阶段,国家的竞争本质是科技的竞争,不革新科技的国家,必然落败。
一批乌托邦派天真地以为,AI普及后,人们工作时间会缩短,有更多生活时间。1960年代,未来主义者也有同样看法,他们认为2000年美国的周工作时间会减少到14小时。
事实上,2013年,40%的美国人周工作时长超过40小时。科技的确是有利于人类的,只是要往哪个方向使用,就考验资本家们的人性了。
AI于人类也只是暂时的篇章。上世纪40年代出现了第一台计算机,我们永远不知道再过80年会出现另外一波什么革新。只是我们没有妖精的寿命,姑且还不用担心太多。
作者 | Claire
编辑 | 吴阳煜 [email protected]
排版 | 李鱼
看世界杂志新媒体出品
投稿、投简历:[email protected]
广告、商务合作:
nfcnewmedia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