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不值得影评,热情地看片,冷静地吐槽。
作者 | 李波
“大家好,我叫娜诺。”自我介绍结束。
▲《禁忌女孩2》剧照
好戏开场。
2018年,一部泰国校园剧《禁忌女孩》,暗黑得让人惊掉下巴。
今年第二季归来,播出时数次因“高能剧情”霸占热搜 。
▲《禁忌女孩2》中著名的“让渣男怀孕”
还是那个配方,还是那么带感,又一次轻松拿下了豆瓣8.5的高分。
▲《禁忌女孩》第一、二季豆瓣评分
这部Netflix爆款剧的英文名叫Girl from Nowhere。谁也不知道女主从哪里来,却只能窥见她游戏人间,仰望她,称她“拽姐”娜诺。
——神秘又刺激,辗转于不同的学校,成为一个引来腥风血雨的女高中生。
每一集一个独立的故事,娜诺总是能直奔黑暗而去,无论是师长、同学还是所谓的朋友,她总是用计谋撕下对方伪善的面具。
这个美丽的少女,贪婪地咀嚼那些人性之中的幽暗,脸上总是一副胜券在握的表情。
▲《禁忌女孩2》剧照
她视猎物如玩物,如同杀神,但又像一个泰国版的少女“哪吒”,狡黠、机灵、可爱,仿佛一切嫉恶如仇,只不过是出于心血来潮的游戏。
而当娜诺突然面目狰狞,爆发出无法抑制的、充满得意与嘲讽的可怕笑声时,注意了:
猎物的死期要到了。
恶魔转校生
不得不说,《禁忌女孩》脑洞很大,胆子也很大。
第一季13集一共讲了11个故事,发生在不同的中学校园,涉及到色欲、虚荣、虚伪、憎恨、贪婪、自私等各种人性的阴暗面。
尺度过大,这部剧在泰国归为R级片,需满18岁才可独自观看。
而新一季的血腥程度有过之而不及。
▲《禁忌女孩2》剧照
一切的始作俑者正是娜诺。
更严谨地说,她像是伊甸园里的毒蛇,妖冶魅惑地诱发出人们心中本已存在的邪恶种子,然后让人去选择。
被人性黑暗吞噬的人最终会堕入无法回头的深渊。
在娜诺亮相的第一个故事里,娜诺盯上的猎物是一位外表英俊、深受学生爱戴的男老师。
这位温老师在学校是一个温和、负责的好老师,在家则是一个照顾妻女的好丈夫、好父亲。
但当温老师出现在教室里,娜诺旁边的女生却露出苦恼的神情。
没错,事情并没那么简单。
温老师以需要女生协助拍摄瑜伽教学视频为由,选择了两位女生在课后留下参与拍摄活动。娜诺自愿留下了。
她是有备而来的,因为这是一场恶魔狩猎恶魔的游戏。
前期的拍摄都很正常,直到某一天,娜诺故意支开一起参加的女生,让自己单独参加温老师的瑜伽教学拍摄。
只有两个人的教室,娜诺如常做着瑜伽动作,像一朵肆意伸展的迷人花朵。
温老师突然搂住了娜诺,气氛变得危险。
温老师凑近身体想要亲吻娜诺,娜诺表情淡定,冷静地问:“你确定吗?”
撕下“好老师面具”的温老师自然不会放过娜诺。
娜诺给了第二次机会:“你很确定要这么做,是吧?”
最终,在原本拍摄瑜伽教学视频的摄像头前,温老师性侵了娜诺。
自以为能够要挟控制受害女生的温老师,完全不知道娜诺是怎样危险的角色。
娜诺突然出现在温老师家里,并收获了温老师妻女的喜爱。饭桌变成一个粉饰的修罗场。
温老师开始害怕了,他仍用以往的手段来试图掌控娜诺。但娜诺早已掌握了温老师的软肋——家庭与事业。
▲娜诺以还手机为名来到温老师家,并应邀留下来共进晚餐。餐桌上,娜诺话里藏刀
在娜诺的设计下,温老师的女儿见到了自己的偶像父亲最为禽兽的不堪一面,在父女决裂后又遭遇了车祸。最终温老师也被警察逮捕。
恶魔教师,被更恶魔的转校生,用以暴制暴的手段惩治了。
娜诺并非良善,她总是引诱着人性的欲望,她有时候也是放大镜,将只是萌芽的欲念诱惑至无限大,最后让人们自食其果。
有人觉得娜诺是恶魔的女儿,她来到人间让罪恶的黑暗吞噬人性,也有人觉得娜诺是一面镜子,映射出所有人的一体两面。
没有人知道娜诺的来处是什么。她也不会死,她在各个故事里被不同的人以各种方式杀害过,但是总会复活过来,伤口会很快愈合,而且还拥有分身。
娜诺被笼罩在神秘的迷雾中,剧集也没有明确解释这一切都是怎么做到的。
娜诺更像是一种因果轮回,“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但当娜诺出现,时候就到了。
人们总是要为自己种下的因,而不得不吞下某种苦果。
在第二季里,娜诺直言她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惩罚罪人。
其实她就是这世间黑白善恶的判官,总是用最让人爽快的复仇方式来压制罪恶,这也是观众视《禁忌女孩》为爽剧的原因。
即便娜诺的手段邪恶、不给罪人留一丝后悔的余地,人们还是迷上这个挂着阴冷微笑的女生,因为一切的前提是有所恶行。
如此,便完全契合了人们对于世间公理的期待:恶有恶报、罪有应得。
谁来审判?
第一季令人直呼痛快。
到了第二季,剧情更加复杂,因为娜诺开始反思自己的审判。
因为第二季加入了一个与娜诺同样却不同的角色尤里,她也希望承担一个审判者。两人相遇,让《禁忌女孩2》超越了纯粹的复仇爽剧,拥有了更深入的关于人性善恶的哲思。
▲尤里
在第一季里,我们便能感受到,娜诺这个角色除了“惩恶”之外,也具有温度与自我。
在最具人气的第8集故事里,娜诺与有偷窃恶习的问题学生提卡发生了一段“又甜又虐”的纠葛。
娜诺接近他,引诱提卡开展偷东西比赛。
两人在亦敌亦友的比较中产生了暧昧的情愫。但娜诺最后设了圈套,让提卡在偷窃时被抓个正着。
在这个故事里,娜诺罕见地没有发出可怕的爆笑。她不仅觉得和提卡在一起挺有趣,而且在浪漫的粉色天空下主动亲吻了提卡,两人在雨夜中分别。
“终是撒旦的女儿动了心,走时也红了眼。”
这段无疾而终的情感为娜诺增添了人性的温度。
原来提卡一直渴望父爱而不得,为了实现带回他爸的约定,娜诺才想到让他爸先失去提卡的办法。
▲第八集不再是围绕着“恶之行”,男孩本性的善良反而让Nanno聪明反被聪明误,真情实感的流露让剧集得到了升华,探讨”失去后才知珍惜“的意义
当她面对内心澄澈、真心待她的小偷,最后给予的“小施惩戒”反而是送给提卡的礼物。
到了第二季,娜诺对于以往非黑即白的凌厉审判产生了怀疑。
新出现的女孩尤里成为娜诺反思自己的他者,用以对照自己的另一面。
尤里原本也是普通的穷学生,依靠帮助富家女们跑腿来或许报酬。
表面上是朋友,实际上却是走狗,毫无尊严的尤里隐忍着一切。
尤里说过,如果她站在富家女的位置上,也会采取同样凌辱的方式。她是一个赤裸裸地相信人性本恶的人。
娜诺给了尤里报复富家女的机会。尤里让她们遭受了同样的屈辱,复仇成功,也“害死了”娜诺。但不料被带来的帮手反杀,溺死在浴缸里。阴差阳错间,娜诺的血液复活了尤里。
从此尤里成为了娜诺的复制品。
尤里的亮相给娜诺带来了变数。
以往娜诺出现在恶人身边,扮演的是罪恶的诱因,创造机会让恶人犯错,她在审判之前也总会给予恶人一次机会。
但效仿娜诺的尤里走的是另一条路线:
她肆无忌惮地运用自己的能力,视凡人的生命与尊严为草芥,以更邪恶、更乖戾的方式毁灭恶人。她享受碾压一切的快感,俨然真正的恶魔女孩。
在充满艺术感的第6集里,全片采用黑白画面的方式呈现了一个被不良校长和教师专制管理下的校园。
整集氛围压抑惊悚,师长和学生都被失常的秩序所笼罩,唯有娜诺带来的红色口红、绿色丝带、紫色头发是区隔于这个世界的。
《禁忌女孩2》剧照
这个故事里,娜诺担任的是反抗者的角色。
她尖锐地批驳专制者,讽刺上位者,点燃了学生们敢于反抗、追求权利的星星之火。而当学生们成功地走出校园,却发现设想里的多彩世界并没有出现。
这是个可怕的隐喻:压迫并不只存在于校园中。
此时的娜诺也开始思考:“谁能分辨是非黑白或者黑白以外的色彩?谁对谁错?谁又比谁更好?我们真的能判断是非对错吗?”
▲《禁忌女孩2》剧照
《禁忌女孩2》的最后是一个泰版《恶行》的故事:
母亲通过注射药物让女儿瘫痪。但真相却是女儿是一个杀人恶魔,母亲为了阻止而剥夺了女儿的行动自由。在这起交织着复杂人性的罪案中,很难说清谁是真正的罪人。
故事的结局,娜诺被突然反杀。
尤里望着躺在地上的娜诺,面露疯狂的笑容:“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呢?真令人期待。”
▲尤里联手母女杀死娜诺
这个戛然而止的结尾留下了更多悬念:娜诺是不是真的死去了?尤里会给世界带来什么?
热带神秘
《禁忌女孩》是由泰国GMM25台与Netflix联合拍摄的。
几个拍摄导演都曾拍摄过恐怖题材作品,足以满足外国观众对于泰式惊悚的期待,最终呈现出一个个发生在现代社会,但充满着东方古老神秘的故事。
泰国是东南亚重要的佛教国家,全国人口的95%以上信仰佛教。泰国僧侣普遍信奉小乘佛教,寺庙不计其数。佛教认为有因必有果,因果必然,人的贪欲会引起恶行,恶行会招引再生及痛苦,痛苦又加重无明,即“痴”。
《禁忌女孩》充满了佛学的禅思。
▲《禁忌女孩2》台词剧照
譬如在同学灌醉并侵犯娜诺的故事里,娜诺直言“道歉就是代表下一次仍会犯错”,最后犯下恶行的同学陷入了不断杀戮、不断道歉的恐怖轮回中。
小乘佛教重视人的行为与认知,认为恶的业因必有恶的果报,警醒世人莫作诸恶。
《禁忌女孩》以校园作为舞台,这是泰国恐怖片的拿手好戏。
青少年们仍有着未经世事的天真与未经驯化的野性,他们犯的恶并未有太多的利益纠葛,有时只是人性使然。
同时,校园又是相对纯洁的地方,却仍有各种恶的滋生。以他们为主角拍出的故事拍出来更富有教育反思意义。
有人说,娜诺像是伊藤润二笔下的富江。
娜诺的扮演者琪洽·安玛达雅固曾回应过,她曾将富江当成自己的参考对象学习。两人一样都是齐刘海、黑长发,眼下有一颗魅惑之痣,都能迷惑任何人。
▲娜诺的扮演者琪洽·安玛达雅固
但与富江不同,娜诺无论采用了什么样的报复手段,她内心始终有一把善恶的标尺。比起恶魔或者怪物,娜诺更像是泰国这片古老土地上的某位神祇。
由于超能力的设定,许多情节更追求一种神秘感而非严谨性,比如娜诺看似无所不知,但有时又有所限制,需要斗智斗勇才能实现自己的目的。
在似真非真、似假非假的气氛里,许多故事像发生在现代社会的梦呓,是远古宗教神话在互联网时代的翻版。
这种氛围已经成为泰国许多艺术作品的常见特征,仿佛是在热带季风气候中氤氲蒸腾起来的。
从千禧年后开始,泰国电影最重要的新浪潮运动展现出巨大的影响力。
比如阿彼察邦的作品就充满着各种脱离常理的叙事,就充满着神秘主义与虚幻的臆想。
《禁忌女孩》的主要编剧之一是空德·扎度蓝拉密,他曾执导过剧情片《四个还神的少年》《一瞬》和恐怖片《冥妻》等。
▲空德·扎度蓝拉密执导的剧情片《四个还神的少年》《一瞬》和恐怖片《冥妻》
空德·扎度蓝拉密的作品既贴近互联网时代的现代性,又有神鬼故事和循环报应的影响,他还深刻地融入了泰国街头政治之于日常生活的思考,蕴含着对于政治表达和现代社会发展的想法。
《禁忌女孩》之所以还有如此大的恐怖渲染,就是因为它的故事背后都有真实案例的影子。
那些隐秘的罪恶不宣于口地发生在现代社会里,富豪阶层的豁免权力、愈演愈烈的校园霸凌、各国的N号房……现实的种种丑陋要比神鬼传说还要魔幻。
之所以人们对娜诺如此喜爱,正是基于一种嫉恶如仇的愤怒。
报应不爽,谁不爱看?

作者 | 李波
编辑 | 季洁
排版 | 翁杰
点击关注我们
投稿、投简历:[email protected]
广告、商务合作:
nfcnewmedia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