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时期多产才子和才女,还其实还有一类“特产”,那就是民国名媛。众所周知,“上海滩最后一位名媛”是严幼韵,而严幼韵在112岁时已经优雅离世了。
这是不是说明,世上再无民国名媛了呢?并不是,严幼韵的侄女严仁美,如今106岁仍在续写属于民国名媛的传奇。
严仁美,出身名门,却敢对不忠的包办婚姻说不,决绝休夫。对于日本人的觊觎,她誓死不从,主动追求自己想要的幸福。
本有机会出国过更好的生活,却选择留在中国办实业,发展祖国。在抗美援朝时期还带头捐款,只为了一份心中的正义。
美人在骨不在皮,而严仁美的美,除了外貌,还有一份深入风骨的美。
01
严仁美生于1915年,曾祖父严信厚是晚清著名实业家,在上海创办了中国第一家银行,被称为“宁波帮第一人”。
祖父严子均虽然是富二代,但是绝对靠谱,他利用非同一般的经商天赋将家里的多家银行和钱庄经营得风生水起,在乱世之中打实了严家在上海的根基。
到了严仁美父亲的严智多这一代,也打破了“富不过三代”的魔咒,把祖上的家业打理得井井有条。
严家这样的显赫豪门,娶妻自然要求门当户对。1914年,严智多遵循家里的安排,迎娶湖州南浔刘家的刘承毅,也就是严仁美的母亲。
刘承毅的娘家背景也不容小觑,刘家家产据说达二千万两银子之多,而刘承毅的祖父刘镛还曾被光绪帝赐过题字“乐善好施”的牌匾。
第二年,刘承毅抱着为严家生下一个男丁的愿望,却冒着早产的危险生下了长女严仁美。让她更加难以接受的是,严仁美刚出生时皱巴巴的,还没有头发,长得很是难看。
可是祖父严子均却非常乐观,认为孙女以后一定会越来越好看,长成一个大美人,于是为她取名为“仁美”。果然,严仁美不负祖父期望,渐渐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小美人。
然而在严仁美六岁时,母亲因为身体不好,在生下第五个孩子后就离世了,她也就开始跟着祖母一起生活。
当时,比严仁美大3岁的祖母外孙女吴婧也时时跟在祖母身边,两人成了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
后来吴婧进入女子学堂念书,严仁美也提出自己也要上学。可是鉴于她年纪还小,家里只能安排奶妈去陪读。
严仁美10岁时,姑姑严莲韵大学毕业,要去中西女塾教书,严仁美也要求跟着一起去,到新式学堂里上课。
当时的社会风气仍充满着“女子无才便是德”,家里人都反对严仁美去中西女塾上学。见此,严仁美找到最疼爱自己的爷爷撒娇,严子均果然同意了,家里人无力继续反对,只能随严仁美去了。
严仁美到中西女塾后,找到了自己的特长,那就是社交,她和几个名门望族的小姐成了闺蜜。但是她最好的朋友和闺蜜,始终是一起长大的吴婧。
不过,当严仁美上初二时,吴婧竟因为反抗家里安排的包办婚姻逃婚了。严智多马上决定让严仁美退学,他认为女子接受太多新式教育是会“学坏的”。
严仁美坚决不从,为了让严仁美知难而退,严智多提出了严苛的要求,如果她这个学期每门功课都考到90分,他就会答应让他继续留在学校。
这对严仁美来说的确是个不小的考验,因为严仁美的成绩一直都不算好,只是在中下游徘徊。可是为了能在学校继续学习,严仁美拼了命地学习,果然最后每门功课都考了A。
可是父亲还是继续耍赖,不让她上学,声称已经为她安排好了一门婚事,嫁给苏州义隆钱庄的马家。
严仁美于是和父亲开始了赌气,她绝食两天,以此反抗嫁给马家少爷,更反抗父亲不让自己继续读书的无理要求。
为此,严仁美还把自己气出了病,感染肺炎,被外祖父接到了杭州养病。一年后,她决定和父亲议和,她表示自己自己可以嫁给马少爷,但她婚后必须重新上学。
02
1925年,20岁的严仁美正式嫁给马冠良。可是她继续进修的梦还是破碎了,因为婚后不久她就怀了孕,生子还要耽误一年,没有办法,严仁美只能彻底与学校告别。
她打心底里就不喜欢这段婚姻,但她还是要不断说服自己“既来之,则安之”。严仁美催眠自己,要当个相夫教子的贤妻良母。
她生下第一孩子以后,就请来英国教师在家学习英文和社交礼仪,还到西式烹饪班学做小点心。
后来,她又陆续为马家添了两个孩子。既然已经当好了贤妻良母的角色,严仁美自然还要追求自己向往的社交生活,她经常和好朋友赵一荻、孔令仪等开着别克敞篷车驰骋上海滩。
在马家看来,这是非常新式和开放的做派,因为他们是封建的传统大家庭,思想比较守旧。然而思想守旧的马冠良却比妻子还要开放,终日花天酒地,结婚不几年的时间,就发生了不轨行为。
这对接受了新思想、遵循一夫一妻制的严仁美来说,简直不可忍受,她果断地提出了离婚,要“休夫”。
而马家方面则对严仁美苦苦挽留,因为他们都十分喜欢这位儿媳。可是严仁美去意已决,他们知道此事没有转圜的余地,便对严仁美说,离婚可以,但是孩子的抚养权归马家所有。
严仁美知道,凭她的能力的确抢不过抚养权,但是这段婚姻也不值得她留恋,她决定先离婚,日后再争取孩子的抚养权。
几番波折,在好友盛家、宋家和孔家的支持下,严仁美终于成功离婚,回到上海。
时值太平洋战争爆发,严仁美的干妈盛关颐一家打算离开上海,留下了一座花园洋房,正好给了严仁美一个落脚处。因为严仁美自离婚以后,家里人对她的态度一直不太好。
可是这个时候,日本人在租界的势力也在不断膨胀,很多日本官员来到上海租房子,其实是趁火打劫。
当时严仁美正在给盛家洋房做翻新,准备搬进去,结果洋房却被一个叫山本的日本人看上了,打算“租下”。没想到,他看上的不止房子,还有严仁美。
严仁美为了躲避山本,躲回娘家,又躲到外地,但还是会被山本找到。没有办法,父亲决定再为她寻一门婚事,以此抵挡日本人的骚扰。
严仁美觉得十分可笑,自己刚从一个火坑里跳出来,就是为了保全自己,可她竟然又要匆匆忙忙进入到另一段婚姻,美其名曰仍是保全自己。
03
父亲为她介绍了一个对象,叫李祖敏,虽然是家里姨太太的儿子,但也是年少有为,毕业于光华大学经济系,经营了一家火柴厂。
严仁美和李祖敏接触后发现,对方和自己很有共同语言,而且为人真诚、善良,的确是可以托付的良婿。
于是两人交往了三个月就决定结婚了,严仁美对这一次的婚姻很满意,虽然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人却是自己喜欢的。
而结婚当天,李祖敏为了确保严仁美的安全,还请了十个大汉做保镖。
婚后的严仁美和李祖敏,生活过得十分平淡却幸福,两人经常有空就陪孩子吃饭、打球、游泳。他们生育了一子一女,据他们回忆,父母几乎没有吵过架。
后来,严仁美也打算将和前夫生的三个孩子的抚养权争取回来,而李祖敏听说以后,不仅没有生气,还大力支持妻子的行动。三个孩子都回到严仁美身边以后,李祖敏也视他们为己出。
新中国成立以后,严仁美一直积极“社交”。抗美援朝时期,她带头积极捐款,被选为上海徐汇区的第一届人大代表。
1956年时,严仁美和丈夫李祖敏也带头参与公私合营。不仅如此,她还经常积极参加女青会和社区活动等,以自身的亲切热情调动了原本冷淡的邻里关系。
在十年特殊时期,因为严仁美娘家的“资本背景”,她也遭遇了惨烈的批斗。但正是因为她存好心做好事,受到不少人的拥护爱戴,以致于人们纷纷为她求情,所以最后严仁美也只不过是上交了一些资产,人身安全没有受到伤害。
而在改革开放以后,她还亲手办实业,一个是“侨友服务社”,一个是“侨星托儿所”,为久居海外的人侨服务,成为侨人的桥梁。严仁美和李祖敏在初期,也因为联系爱国华侨,争取到不少海外投资和援助,帮助国家解决危难。
她和李祖敏常常因为服务社的事宜,或是探亲访友前往外国,但他们从来没有想过在海外定居,因为他们始终存有一颗爱国心。
20世纪末,李祖敏先严仁美一步,因病去世了。现在的严仁美跟随二儿子在深圳生活,虽然也已经到了垂暮的晚年,可是严仁美仍保持着名媛的优雅。
她每天都会读书看报,有精神的时候还会练毛笔字,现在已经106岁的她,精神还是很不错,一举一动仍是当年那个上海滩的绝色名媛。
而这一切的美好生活,都是严仁美亲手争取回来的。
是她敢于与家人抗争,争取读书见识世界的机会;是她敢于摆脱不幸婚姻和不忠的丈夫,追求自己的幸福;是她拒绝妥协,宁死不嫁日本人,以爱自己和爱国的心保全自己;是她对丈夫的爱,两人一起度过漫长的温馨岁月。
如今走过风雨百年,严仁美仍优雅于世,让我们见识到,什么叫做真正的名媛。
——好书推荐——
哈佛大学本杰明教授曾说:越是到了高等教育的阶段,人们就越重视从历史中总结经验,尤其是精英阶层。无论是梁启超、胡适、林语堂这些文学大师,还是纵横商界的马云、任正非等都是历史爱好者。
今天给大家推荐的这本《历史—地图上的世界简史》,既系统、严谨,又好读、易懂。
点击视频,快速了解
作者杰弗里•瓦夫罗是耶鲁大学的教授,深耕世界史领域数十年,耗费了三年心血,从宇宙形成到21世纪初,政治经济、文化科学、商贸民俗……所有现代人想知道、应该知道的人类历史时刻,在此一览无遗。
它还是一本可以听的历史书。由国内专业配音团队朗读,边听边看,阅读体验真是前所未有的完美!它足足有900多页!优惠价才一百出头,性价比真的很高!
注:赠送听书卡,扫描二维码,即可用手机随时收听。
点击下方图片即可购买
优惠价¥169 市场价¥298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