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5年,日本投降了!举国欢腾,载歌载舞,锣鼓喧天。

那时,美国大兵是与我们一道欢庆抗战胜利的。
人们的笑容是舒心的。
云南,开心的美国佬是乐意给中国孩子“当牛做马”的。
那时,开始提倡“新生活运动”集体婚礼已是屡见不鲜的。
有钱人家是穿白色婚纱的。
原来,那时就有漂亮的空姐。
茶馆、酒楼、咖啡屋,并非1980年代才开始有的。
 那时,服装文化也是多元的。
即使排队等候公车,读书看报也是分秒必争的。
那时,上海是有“东方巴黎”之誉的。
那时,即使在拥挤的电车上,手不释卷也是大有人在的。
1935年对城市妇女开始了普及教育运动,是强制扫盲的。
那时,弄堂里就有了幼儿园的。
1948年“全运会”上的台湾代表队奖杯金牌也是满载而归的。
足球赛,也曾有过7比0的战绩,而且是大胜英国人的。
那时,沿街叫卖的货郎,是不必“担心城管”的。
那时,小店出售的艺术品,也是琳琅满目的。
那时,有一技之长,是不愁生活的。
原来,那时的“市场经济”如此发达,广告也是铺天盖地的。
许多“老字号”是从那时起家的。
上海街头出售的外文书刊,是令人目不暇接的。
民办的报刊,更是五花八门的。
那时,好莱坞的大片,一般十天后即可在上海看到的。
龙舟比赛的号子,是惊天动地的。
那时,上海的歌舞厅,是有外国小乐队伴奏的。
小报童的穿戴还是蛮时尚的。
那时,“万岁”二字并非领袖专用的。
那时,北大、清华的学生是可以在马路上演讲的。
北京什刹海,滑冰的老者玩起来也是不亦乐乎的。
白洋淀,渔翁脸上的笑容是很惬意的。
昆明,滇池里的渔船,是“白云映白帆”般诗情画意的。
北方的小酒馆总能听到猜拳行令、吆五喝六的。

那时,黄包车夫的笑容是很阳光的。
文章来源:吴氏一哥V公众号,如有侵权,请在后台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