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玉渊潭天
公众IDyuyuantantian

从阿富汗撤军,这是前两任美国总统都没能完成的承诺,拜登又承诺了一次。
阿富汗战争,前前后后打了20年。美国增兵撤兵反反复复,而阿富汗,如同泥淖,让美国越陷越深。
历时20年,投入2万亿,美国在阿富汗,得到了什么?
美国士兵布兰登·布莱恩特,在美国本土以一种特殊的方式参与了阿富汗战争。虽然从未涉足阿富汗的土地,但他的战功却非常“显赫”。
拉斯维加斯,世界著名的赌城,每年有4000多万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来此。
酒店、赌博和旅游行业,是这座人口不足200万人的城市的支柱型产业——这些工作,通常没有固定的作息时间。
但在拉斯维加斯,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每天18时准备下班,买菜、做饭、带孩子。第二天早上的6点,他们会准时出门,沿着95号公路朝西北方向,逆着车流出城,穿过荒凉、贫瘠的内华达沙漠,到达沙漠中的一座小城:
克里奇(Creech)。它是一座美军的空军基地——唯一一座专门的无人机空军基地。布兰登·布莱恩特曾就职于此。
2005年7月4日,他加入美国空军,宣誓要“捍卫美国宪法,反对一切敌人”。他原本的想法,是做一位生存专家,通过各种训练,减少美军伤亡和被俘的可能性。
但在测试中,他被认定适合无人机操控员的岗位。于是,在进行简单的培训之后,他被派往技术学校,继续学习无人机操控的有关课程。结束学业后,他来到了克里奇。
来到基地的第一天,一名老兵用冷酷的声音说道,你们的工作,是破坏目标,以及杀人。布兰登不大明白,自己在美国国土之上,哪来的“敌人”可杀但很快,老兵就给他放了一段视频,里边全是用无人机对目标进行打击的画面,很高效,也很残忍。
布兰登当时还无法接受这样的冲击,他想要逃跑,但被死死按住,“想想你的誓言,做好你该死的工作,士兵。”
布兰登最初的任务,看起来很枯燥:操控着13000公里以外的“捕食者”无人机,在阿富汗上空以160公里的时速飞行。捕食者上的高功率传感器,会将影像传回到克里奇。
捕食者有自动驾驶功能,所以,布兰登只需时不时地看一眼屏幕就好。他的战友,曾经有四个月没碰过操纵杆,每天要做的,就是睡觉和打游戏。事实上,布兰登的工作过程,就像是电子游戏,而且是比较粗糙的“游戏”——布兰登面前的屏幕,是黑白的。
但布兰登知道,这样的“枯燥”,持续不了多久:捕食者的身上,挂着两枚单价为95000美元的AGM-114地狱火导弹它们,并不是摆设
这一天,很快到来。布兰登的目标是三个阿富汗男子
捕食者需要两个人操纵,一个负责锁定,一个负责“地狱火”的发射。而那一天,布兰登是捕食者的“眼睛”,负责指挥身旁的战友瞄准目标。几秒钟后,布兰登就完成了锁定。
这不是他的屏幕中第一次出现活物,但之前,他更多扮演的是“窥视者”,而这一次,他要做真正的“捕食者”了。恍惚之间,布兰登身旁的队友按下了发射键。伴随着导弹的呼啸,有两个人直接被撕成了碎片。第三个人的右腿膝盖,被炸开了。
布兰登的面前,有一台热成像仪。他看着那个阿富汗男子的身体,从温暖的白色,慢慢变成了冰冷的黑色。击中目标的那一刻,布兰登所在中队的战友都向这位“菜鸟”祝贺,恭喜他完成了“First Blood”(第一滴血)。
任务到这,还没有结束
接下来的时间,布兰登仍需要操控捕食者在上空盘旋18-20个小时,进行战损评估,并且查看是否有人会前来收尸。如果有,那他会成为布兰登下一个监视的目标,而后,成为下一个猎杀的目标。
尽管布兰登坐着的地方和死者躺着的地方,相距13000多公里,但那一刻,布兰登感觉,自己嗅到了死亡的味道。直到最后,也没有人向布兰登解释这三个人的身份,以及他们为什么该死。
几天后,布兰登又接到了任务。这一次,他负责监视五个阿富汗人和他们的骆驼,情报上称,这行人携带有爆炸物,用以袭击美军。据布兰登的观察,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这些人携带有武器。但当这五个人熟睡时,布兰登还是接到了开火的命令。这些人在睡梦中,被“地狱火”吞噬。
这样的情景,就是布兰登的工作——远离战场,操控阿富汗民众的生死,并且,不用负任何责任当时,美军圈子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如果你是阿富汗的一头牛,被杀后,你将获得300美元赔偿,如果你是阿富汗的一个人,你将一无所获。
2011年,布兰登从美国空军退役。但在克里奇的过往,仍然像梦魇般,围绕着他。布兰登经常梦到2007年2月的一天
那天,布兰登接到任务,监视阿富汗境内的一处农庄,那里有一个很重要的目标。没人告诉布兰登这个目标是谁,也没人告诉他这个人为什么会成为目标。在布兰登面前的屏幕里,那里除了农庄,一片荒凉
很快,发射的命令到来。布兰登在屏幕上将农庄放大,以便更精准地引导导弹命中。6秒钟后,一个小孩冲进了屏幕。看上去,小孩已经听到了导弹的呼啸并试图躲藏。但一切都太晚了,片刻之后,小孩和建筑,一同被炸成了碎片。
布兰登慌了神,他急忙询问战友,有没有看到孩子。他的图像分析员回放了视频后告诉他,那只是一条狗。
布兰登又问了负责导弹发射的战友,得到的回复是,“也许吧,管他呢”。
换班后,布兰登查看了录像,那是一个孩子。当他拿着录像去找他的上司时,他的上司告诉他:“那只是一条狗,忘了‘它’吧。
在克里奇退役的士兵,临行前都会收到一个信封,上边记录的,是他们“战绩”。很多人会选择在第一时间销毁这个信封,或是将其丢弃。
布兰登,选择了打开这个信封,上边的数字写着:1626
这是他们中队执行任务的次数。在这1626次任务中,有2300多人因此死亡。这个数字,布兰登或参与,或协助。
从那天开始,这个数字就一直萦绕在布兰登的脑海里。2013年,布兰登选择曝光美军使用无人机的情况。一年后,他在联合国专家委员会面前,为美国无人机计划的不人道性质,做了证词
面对布兰登的指证,时任中情局局长约翰·布伦南在参议院的听证会上辩解,相对于炸弹和大炮,无人机是一种更“人道”的方式——它极大地降低了无辜平民的伤亡。
而美军使用无人机的方式,也是尽可能地保持“最高标准”。对于平民的丧生,布伦南深表遗憾。但是,考虑到这些人都和基地组织有“联系”,对美国构成了“迫在眉睫”的威胁,如果不对他们进行打击,他们逃离后,将增大美国面临“灾难性袭击”的风险。
所以,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
根据美国布鲁金斯学会估算,美军在阿富汗战争中使用无人机的行动中,死亡的平民与武装分子比例高达10∶1
在美国政客眼中,阿富汗平民就像电子游戏中的虚拟人物。美国士兵可以身处万里之外,边听音乐,边嚼口香糖,边用机器人攻击敌人。
美军联合部队司令部机器人项目部主任约翰逊曾经告诉五角大楼的决策者们,打仗,就会死人,哪怕美军每天死一个人,你们的位子,也会不保。
而使用无人机攻击,则没有这样的政治风险,对于政客们来说,这一方式,高效而又保险。而在这一过程中,阿富汗平民,成了牺牲品
曾任美国全国律师协会主席的玛乔丽·科恩把美军的这种行为,称为“恐怖主义”。一场号称为“反恐”发动的战争,最终变成了新恐怖主义的源头。
2019年,《纽约时报》提出了同样的问题,“美国在阿富汗花费了2万亿美元,究竟得到了什么?”
最初,美国给出的答案是“反恐”——“9·11”事件发生后,美国带着复仇的怒火,来到了阿富汗。但很少有人知道,美国,完全是“咎由自取”

上世纪80年代,美国落子阿富汗。出于地缘政治的考虑,美国需要在阿富汗培植一股听命于它的武装力量,当时,美国中情局主要负责训练与指导阿富汗游击武装,并为其提供武器。当然,得花钱。
但游击队的势力范围,都在山区。就连粮食都拿不出来,更别说美元。中情局的负责人又给阿富汗人指了一条“明路”——种植毒品。
为了让罂粟在阿富汗广泛种植,1986年,美国国务院还“贴心”地出具了一份“指导报告”,其中有句话,是这样说的:鸦片是一个饱经战争蹂躏国家的理想作物,因为它需要的资金投入很少,发展迅速,且便于运输和交易。
当时,美国人开设的救济所提供罂粟种,普通人只要拿着成熟的果实,就可以换取面粉。而阿富汗游击队的头目,可以把制成的鸦片,卖给中情局。
拿到鸦片的中情局,会立即把最新款的美式武器,发放给游击队,看起来,似乎是双赢——美军没花一分钱,就扶持了在阿富汗的代理人;而这些游击队,也没花一分钱,就拿到了想要的武器。
在美军的扶持之下,1980年,刚刚种植罂粟两年的阿富汗,就成为了世界第三大毒品产地
当时,毒品正在侵蚀着美国社会,嬉皮士、垮掉的一代、毒品,成为当时美国的标签。
政府提出了“向毒品开战”的口号,禁毒已经成了美国的“政治正确”但美国的政客们,却没有对中情局的行动,提出过任何指责。
1990年5月,《华盛顿邮报》将这件事捅了出来。而中情局的一位雇员在接受《时代》周刊采访时表示,我们不仅对阿富汗贩卖毒品视而不见,并且还给其提供支持和保护。
前中情局阿富汗行动负责人查尔斯·科根也辩解道,中情局不需要为没有进行这些毒品交易调查道歉,别忘了,我们还有主要任务。
科根嘴里的任务,是用毒品在阿富汗培养反政府的武装力量,而这一切,都是服务于美国的利益
正是这些罂粟,帮美国,拖住了“敌人”
达成目的的美国,从阿富汗抽身。但阿富汗的毒品种植,已经到了无法收拾的地步。
1999年,联合国的调查报告显示,阿富汗的鸦片产量已升至4600吨,占当时世界总产量的75%。除了种植罂粟,阿富汗的农民,已经没有了任何经济来源。而毒品交易,也为阿富汗提供了大量的就业、大部分税收和几乎所有的出口收入。
很快,粮食危机出现,当时统治阿富汗的塔利班政权,开始了“禁毒”运动2000年,阿富汗的鸦片产量就锐减到185吨。这样看来,阿富汗的毒品,很快就能得到控制。
但好景不长,美国,回来了。
当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美军的狂轰滥炸所吸引,很少有人注意到,在美军入侵阿富汗的6个月后,阿富汗的毒品经济,开始死灰复燃
美国银行、富国银行和花旗银行均参与了制毒、贩毒集团的交易。美国,是全球制毒产业的操控者,甚至是主导者。
看懂了吗?美国向其他国家发放罂粟种子,这些国家种植毒品,用卖毒品赚来的钱从美国手里买军火,使得国家陷入动荡。动荡加剧,就需要更多的军火,唯一的选择,就是更大规模种植毒品,在这样的恶性循环中,美国坐收渔利
然而这个恶性循环中,并非所有的环节都受美国的控制,恶果开始滋长。这个恶果,叫做本·拉登——当年,美国在阿富汗卖鸦片得来的钱,除了被中情局用以资助中亚的反政府武装,还流向了一个组织,基地组织
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美国用毒品和军火,搅乱了阿富汗。而动荡的局势,又催生出极端组织。最后,承受这种恶果的,还是美国自己。
事实上,美国搅乱别国而后又承受恶果的传导链,不止毒品一处
美国在全球有大约800个军事基地,这些基地,是美式霸权的保证。但与此同时,它们也在吸美国的“血”。
2019年,《华盛顿邮报》报道了这样一件事:美军为了“提振阿富汗羊绒产业”发展,花费600万美元,从意大利空运了9只山羊。之后,这些山羊不知去向,英国《独立报》称,“可能是被美军炖了”。
在美军驻阿富汗基地中,这样的“花式腐败”,层出不穷
美军在阿富汗建立了一座压缩天然气站,花费了4300万美元,建设成本是巴基斯坦的140倍;美军斥资4.86亿美元,购买20架G222货运飞机,其中至少有16架长期闲置在机场跑道上,最后被当废品回收,卖了3.2万美元。
这背后折射的,是美国特有的“基地经济学”阿富汗,就是其中一个。
2011年,美军在阿富汗花费了1070亿美元。当时,驻阿美军接近10万人,且一直在高强度作战。同年,美军击毙本·拉登,开始减少驻军。到了2015年,驻阿美军数量已经不足四年前的十分之一,但花费,却仍然高达770亿美元。
这背后,当然有通货膨胀的原因,但更多的,是美军这种“巧立名目”式的腐败报道还提到,有关部门审查了2008年以来美国资助的总价值为78亿美元的阿富汗建筑项目。只有12亿美元,被用于预期目的。现在,只剩下3.4亿美元的资产仍然维护良好。
而这,只是冰山一
《华盛顿邮报》用了三年时间,拿到了一份2000页的美政府机密文件。这份文件提到了不少对阿富汗战争直接当事人的采访,从将军、外交官到援助人员,以及阿富汗的官员,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在反对阿富汗战争。
这种声音,一直在被掩盖
报告中,有前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迈克尔·弗林的采访。作为最早参与阿富汗战争的将军之一,弗林一直没有搞懂,美国的敌人是谁?美国为什么要发动这样一场战争?
美国中将道格拉斯·卢特,曾主导白宫的阿富汗政策,但在被问及具体战略时,他的回答是三个字:不知道
历时20年,花费了2.26万亿美元,美国政客却无法回答最基本的问题:美国为什么要发动这场战争
为了掩盖战争的真相,白宫一直在“修改”阿富汗战场上传来的数据。一名军官在接受采访时提到,调查只是在强调我们做的事是对的,它完全不可信。
政客、军队高官、军事企业高管,所有人都在撒谎,因为没有人,想要结束这场战争。对于他们而言,这个世上再没有比阿富汗更“安全”的地方——积累政治资本、换取军功、获取订单。但对于阿富汗民众而言,它是真正的“坟场”
美国布朗大学的一项统计显示,自2001年以来,至少有47245名阿富汗平民在战争中丧生。此外,联合国调查显示,有270万阿富汗民众逃往国外,400万民众流离失所。研究人员特别强调,这些数据,只是“非常保守”的估计。而阿富汗的总人口,也只有3600万人。
美国接连发动战争,也让美国民众对政府的抵触情绪,日益上升。
莉拉·利普斯科姆(Lila Lipscomb),她的家族,都曾为美国上过战场。她的女儿、长子,也都应召入伍。在她看来,像她这样的家庭,就是美国的脊梁。而美国,正是建立在上百万这样的家庭之上。
她之前特别痛恨反战示威者,认为这些行为,是在丢像自己儿子这样的人的脸。但在几个月后,她接到一通电话,“夫人,美国陆军、国防部长遗憾地通知您”,之后的话,她再也没有听清。
莉拉瘫坐在地上,一遍又一遍地呢喃,“为什么要夺走我的儿子,他没做什么错事,他不是坏人,是个好人”。从那一刻开始,她也成为了一名反战示威者。她抗议的不是那些士兵,而是这个国家对于战争的理念
莉拉的儿子在寄给家中的最后一封信中,写到这样一句话,“我不知道我的战友为何而死,这是最让我恶心的地方”。
同阿富汗民众一样,美国民众,也成为了牺牲品。而这场给美国民众带来深痛苦难的战争,由美国政客,亲手挑起。
20年过去,在讨论这场战争的得失时,美国总爱用到一个词——帝国坟场。历史上曾有多个大国企图主宰这片地区,最终都损失惨重。但要知道,这个世界,从来都没有什么帝国坟场,有的,只是自掘坟墓
冠以“正义”的名义,发动一场不正义的战争,然后,亲手将自己埋葬
酷玩实验室经授权转载
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分享给朋友或朋友圈请随意
好战?必亡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