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授权转载自“Vista世界派”
都说贫贱夫妻百事哀,经济上的捉襟见肘的确会带来太多生活上的压力。
按照这个逻辑,富人的婚姻是否更容易维持呢?
答案并非如此。
根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商业频道报道,富裕程度和离婚的概率呈正相关。也就是说,当你富裕到一定程度后,再多的钱只会加剧你的婚姻不稳定性。
只是,富豪的婚姻中既有一穷二白时共同奋斗的“队友情谊”,又存在着众多的利益捆绑。
是什么让他们宁愿面对自身财富的分割和公司形象受损的风险,也坚持要离婚呢?
“我的青春,你的成全”

巨富们的离婚案如同他们的绯闻一般,长久以来都是大众关心的焦点。
在史上最贵离婚案中,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佐斯的妻子麦肯齐分得了公司4%的股份,在2019年价值383亿美元。
支付了最贵分手费后,贝佐斯仍以1180亿美元的净资产称霸全球富豪榜首位,麦肯齐也因此跃居富豪榜第22位。
图源:网络
据报道,麦肯齐原本可分得前夫的一半身家,但她自愿选择了放手。
即使25年的婚姻结束,也要保住孩子父亲的首富地位。这恐怕就是“成全了你的潇洒与冒险,成全了我的碧海蓝天”吧。
第二昂贵的离婚是1997年法国商人亚历克·威尔顿斯坦的离婚案。
纽约社交名媛乔斯林·威尔顿斯坦为了博得巨富丈夫的欢心,将自己整容成“猫女”。
图源:网络
虽然没能如愿唤回丈夫的心,却得到了25亿美元的补偿,外加每年1亿美元,一共持续13年的天价赡养费。
好景不长,不到20年的时间,乔斯林便将25亿美元挥霍一空,只得申请破产保护。
2013年,67岁的美国石油大亨哈罗德·哈姆与相伴25年,育有2名子女的第二任妻子苏·安离婚。
经过9个多星期的审判,最终美国俄克拉荷马特别法官做出长达80页的裁决,下令这位石油大亨支付前妻9.955亿美元。
图源:网络
这个金额使得哈姆的前妻一跃进入美国前100女富豪之列,但仍与其律师一开始提出的要求相差甚远,也丝毫没有分得哈姆的140亿美元股权。
在这之前,美国最昂贵的离婚案要数1999年传媒大亨默多克与第二任妻子安娜的离婚案。
32年的婚姻一朝破裂,默多克用17亿美元买了一个自由身,17天后迎娶了31岁的邓文迪。
图源:网络
而当2013年邓文迪与默多克14年的婚姻走到尽头时,拿到手的分手费却只有前任的零头,对于默多克134亿美元的身家来说不到百分之一。
纵观世界巨富们的离婚案,女方通常是付出了几十年青春,最终也并没有获利多少的那一方。
即使对面站着的是与自己同床共枕多年的妻子,富豪们在财产这一块也不会松口半分。
看来对于赚钱来说,他们更懂得如何守财。
到底是有钱的男人变坏了,还是坏男人有钱了?
潜在的经济差距

美国SunTrust信托银行对2000多名成年人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金钱是造成感情压力的首要原因,35%的被调查者认为经济状况是夫妻之间的主要问题所在。
美联储的研究进一步佐证了这个观点- 当一对夫妻的信用评分差距越大,他们在前5年内分开的可能性也就越高。
相反,当你开始一段稳定的关系时,财务状况越好,信用评分越高,在最初几年分手的可能性也就越小。
也就是说,那些财务状况好的人更有可能建立长期稳定的恋爱关系。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富有的夫妇就一定更幸福。
图源:网络
纽约卡索维茨律师事务所负责婚姻和家庭法律部门的合伙人凯莉·弗劳利表示,“在我们接手的案子中,一些富豪夫妻虽然很有钱,但每月的开支也相当高,这使得他们手头比较拮据。”
“很多年收入超过100万美元的高收入阶层,并没有参加养老金计划,这总是让我大为吃惊。” 凯莉说道。
然而,富豪们除了需要大量的金钱来维持昂贵的生活方式外,比起普通人,他们也更容易在财务问题上出现较大的分歧。
图源:网络
卡索维茨律师事务所的另一合伙人波洛克解释道,“通常情况下,当你的收入非常高时,另一半常常会选择做全职太太或全职先生。这种潜在的经济差距中婚姻中也是个问题。”
尽管近几十年来世界范围内的性别角色发生了巨大变化,但许多夫妇仍然坚持传统的劳动分工,即男性通常是家庭收入和角色的主导者,而随着时代的变迁,这样的角色分工则越来越多地影响着婚姻的整体稳定性。
想想被张大奕三得明目张胆的总裁夫人董花花,如今也从现世安好的贵妇转做艺术展和买手店,专心搞起事业来了。
图源:网络
而章泽天在嫁给京东创始人刘强东后也没有放弃自我提升,在经历了一系列“婚变”传闻后更是再次走进校园深造。
图源:网络
这是一个全职太太的自救时代。
传统性别角色分工的挑战


相比于传统男主外女主内的“你负责赚钱养家,我负责貌美如花”,如今在相当一部分富豪家庭中,很多都是双方皆事业有成的双收入组合。
例如马云的妻子张瑛,本身就是阿里的创始人之一;美团创始人王兴的妻子郭万怀,也曾先后创立了校内网、饭否网、美团网等。
张瑛和马云
图源:网络
这类人群通常都接受过高等教育,对于家庭中的传统性别分工有着强烈的不认可感,双方都不满足于围绕着孩子和厨房转,而是需要在社会化中寻找认同感和成就感。
家庭也不需要她们过多操心。孩子有手握硕士文凭的海归保姆带,一日三餐也有专业的私人厨师搭配。
因此在越来越多的新兴富豪家庭中,男女双方共同承担着家庭支出和责任。
这一转变也意味着这些高净值的夫妇需要长时间的工作和频繁的出差。
图源:网络
不仅夫妻两人的相处时间变少,婚姻也因此而面临着很多外在的压力。例如给了其他异性“乘虚而入“的机会,加剧了婚姻的不稳定性。
图源:网络
除了这样那样外在因素之外,很多超级富豪本身也有着不同于普通人的身体或性格原因,使得他们难以维系一段长久的感情。
就像年初刚刚荣登世界首富的亿万富翁埃隆·马斯克前妻写的那样:“他们有诵读困难症,他们有自闭症,他们有注意力缺陷多动症(ADD),他们格格不入,他们常常惹恼别人,卷入争论,破坏局面。”
几天前马斯克也在镜头前承认了自己是一名高功能自闭症患者。“我都用火箭把人送上太空了,我能是普通正常人吗? ”
图源:网络
对于这类富豪来说,帮助他们积累巨额财富的因素也很有可能会最终结束他们的婚姻。
事实上,《福布斯》在研究了美国前50名富豪的婚姻关系后发现,美国最富有的亿万富翁的离婚率与普通公民的离婚率相似。
据统计,这群身家至少132亿美元的亿万富翁总共说过72次“我愿意”,其中35次以离婚告终,离婚率为49%,与普通人的40%到50%离婚率几乎持平。
“巨额财富并不能使你远离这一切烦恼,你仍然要面对常人之间的情感问题”。专门为超级富豪服务的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迈克尔说道。
巨富们分割一半身家也要离婚,其实和我们普通人毫无二致,不过是无法再继续走下去的感情,或许还有一颗受伤的心。
豪掷百亿的背后不过也是拾不干净的一地鸡毛。
投稿、投简历:[email protected]
广告、商务合作:
nfcnewmedia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