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苗的出口数据

拜登看似想做“好事”,但真实情况并非如此。
“为了结束大流行,拜登政府决定支持放弃新冠疫苗知识产权保护。”当地时间5月5日,美国贸易代表凯瑟琳·戴通过推特宣布了这一决定,迅速引发一大波国际争论。
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赛,称之为“结束这一致命大流行病的一个里程碑式的时刻”,甚至教皇弗朗西斯也表态支持,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更是赞赏这是“了不起的消息”。
国际药品制造商联合会协会声明

但国际药品制造商协会联合会(IFPMA)表示,这是“令人失望的决定……解决复杂问题的简单而错误的答案”,疫苗生产商辉瑞的CEO说这一表态“给世界造成了混乱”,欧盟主席冯德赛恩保留了不同意见,德国总理默克尔拒绝了这一倡议……
这是拜登政府上台后,引发的最大一次分歧:政府和企业、国与国、国际组织之间,在同一件事上呈现出意见的两极差异。
拜登政府看似想做“好事”,但真实情况并没有那么简单。
回避了真问题
在专业人士看来,美国贸易代表凯瑟琳·戴发布的声明里,“支持放弃新冠疫苗知识产权保护”的措辞缺乏具体说明,造成了理解上的困惑。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查道炯,长期关注中外关系中在公共健康等非传统安全领域的课题,他对南风窗表示,拜登政府对豁免疫苗知识产权的支持,存在很多有待确定的具体执行细节。
“一款疫苗的生产,涉及上百种原料,有些注册了专利,有些没有;专利持有人可能是原料企业而不是疫苗企业,也有可能是政府部门。”查道炯解释称,“豁免的是哪些范围?是疫苗里面的哪些成分?豁免的方式是什么?是公布所有配方信息,供随意取用?还是通过专利持有人向有需求的企业进行技术转让,只不过是收费优惠、程序简化?这些都有待美国政府跟企业谈判,有待于在世贸组织框架下形成文字表述的规则。”
辉瑞疫苗全球生产和采购分布图

同济大学法学院教授张伟君告诉南风窗:“新冠疫苗的知识产权或专利,并不都是美国企业拥有……美国政府其实只是‘准备支持在WTO的框架下磋商’这一计划,结果如何,还遥遥无期。”他同时提醒:“即便可以自由使用新冠疫苗有关的专利,但是否有能力仿制疫苗,依然是一个问题,疫苗生产并不是靠几个专利就能轻易完成的。”
发展中国家疫苗制造商网络(DCVMN)总裁赛伊(Sai Prasad),在上月的IFPMA研讨会上说:“(疫苗生产)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行业,具有复杂的科学,非常复杂的制造工艺。”
2020年10月,美国疫苗公司摩德纳宣布,不会对其他疫苗产商强制执行他们的新冠疫苗专利。但据《路透社》报道,尽管这被视为是摩德纳放弃了对其新冠疫苗的知识产权保护,但其研发的疫苗使用了最新的mRNA技术,尚未有其他公司宣布将尝试复制该疫苗。
那份声明中,拜登政府称此举旨在“让尽可能多的人尽早获得足量安全有效的疫苗”。但此前的4月29日,国际药品制造商协会联合会(IFPMA)总干事托马斯·库尼(Tomas Cueni)曾撰文明确表示:知识产权不是扩大疫苗生产能力的障碍。行业内已通过“自愿许可”和“伙伴关系合作”达成了270多项新冠疫苗生产协议,其中就包括214项依靠技术转让的合作。
各国人均拥有的疫苗数量(来源:杜克大学)

库尼提醒,疫苗是具有数百种成分的复杂产品,疫苗生产的70%与质量控制和安全保证有关,必须非常谨慎地选择将专有技术转让给谁,始终以相同的标准提供疫苗。技术转让是信任的问题,既是合作伙伴之间的信任,也是患者的信任。
“我们不应错误地以为知识产权是卡脖子难题,(真正的)制约环节是生产能力——找到原材料和熟练掌握复杂生产工艺的工人。”托马斯·库尼写道。
疫苗供应链是国际性的,辉瑞疫苗需要的280种成分来自19个国家,摩德纳、阿斯利康和强生情况类似,但IFPMA反复收到“原材料出口管制威胁供应链安全”的报告。
同样认为拜登政府的提议回避了重点的,还有疫苗生产商。
辉瑞CEO公开的员工信
5月7日,辉瑞公司CEO阿尔伯特·波拉(Albert Bourla)在员工信中坚称:“豁免提议绝对会带来更多问题,而不是改善疫苗供应不足的现状。原因之一是它可能加剧本就紧张的疫苗原材料供应。”
辉瑞担心疫苗生产商可能因此陷入不必要的原材料争夺战中,缺少疫苗生产经验的机构也会分走大量关键原材料,导致拥有成熟经验、安全性更高的生产商难以扩大生产,辉瑞的现有订单也将难以及时交付,最终加剧人的健康风险。
坑了欧盟

各方对拜登政府这一表态的回应中,当属欧盟与美国的分歧最为突出。
欧盟主席冯德莱恩态度明确:“欧盟最大的呼吁,仍然是希望所有生产疫苗的国家允许更多疫苗出口,避免破坏疫苗供应链。”冯德莱恩评价道:“在短期和中期,知识产权豁免将无法解决问题,它不会带来一剂疫苗。”她邀请准备参加疫苗知识产权豁免讨论的人,加入承诺出口本地区生产疫苗的行列中。
德国总理默克尔也不同意拜登政府的提议:“生产能力和高质量标准,而非专利,才是世界面临的问题。”法国总统马克龙也在上周的欧盟峰会上反问:“这实际上与知识产权无关,你可以将知识产权提供给不知道如何生产、并且明天将不生产的实验室吗?主要问题是疫苗剂量的分配。”
全球按国家/地区拥有的疫苗数量(来源:our world data)
“欧美分歧的核心点在于,到底什么手段才有助于尽快向中低收入国家供应疫苗。”查道炯对南风窗分析称。
他进一步解释,欧洲认为政府资助资金的企业增产手段更为直接,政府甚至可以给疫苗出口提供补贴,而美国推动专利豁免,它向中低收入国家供应疫苗的进度,要看利用被豁免专利的企业,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的企业,组织生产的进展。“所以,欧洲认为就算有免费的配方,没有生产能力,也是空头支票。”
疫苗议题上,欧盟对美国不只有分歧,还有不满。
马克龙在欧盟峰会上就说:“今天,盎格鲁-撒克逊人(一般包括英美加澳新)封锁了其中许多成分(原料)和疫苗……在美国生产的疫苗中有100%用于美国市场。”德国卫生部长詹斯·斯潘(Jens Spahn)也讽刺道:“如果美国表现出与德国一样积极的出口疫苗意愿,我将感到非常高兴。”
辉瑞或许不会同意马克龙关于“100%供应美国”这一绝对说法,但2020年,辉瑞和英国阿斯利康对欧盟国家的疫苗出口订单,都出现大量的延迟交付。
默克尔称拜登这一举动会造成“严峻”的影响
据《卫报》报道,英国和美国虽然没有正式的出口禁令,但华盛顿部署了《国防生产法》,以迫使疫苗制造商优先履行国内订单合同,而英国政府与阿斯利康的合同也优先考虑了英国的要求。
相比之下,欧盟国家生产疫苗,始终没有限制疫苗出口,欧盟委员会在6日记者会上公布:“5月3日前已批准向45个国家和地区出口约1亿7800万剂新冠疫苗。日本、英国、加拿大分列欧盟出口疫苗数量的前三甲。”
一度引发欧盟成员国强烈不满的是,英国一边让阿斯利康为自己生产疫苗,另一边接收欧盟出口疫苗,却不懂“礼尚往来”。
拜登政府的声明中称,将在世贸组织框架内展开谈判,但5月7日,世贸组织总干事伊维拉(Iweala)倡议,各国必须立即加强疫苗共享,订购了超出需求的国家,需要通过COVAX(世卫组织领导的一项全球合作,旨在加快COVID-19疫苗的开发和生产)或其他机制与他人共享。
COVAX计划的国家分布情况
根据杜克大学全球健康创新中心统计,截至5月7日,加拿大为本国居民购买了人均10剂量的疫苗、英国8剂、新西兰6剂、澳大利亚5剂、欧盟超过了4剂,美国接近4剂。但据英国一家分析公司Airfinity对新冠疫苗各国出口数据的统计,相比欧盟、印度、中国积极出口疫苗,第二大疫苗生产国美国的出口量为0。
另据“Our World”统计的全球疫苗接种数据,每一百人当中,英国有超过70人接种了疫苗,欧盟只有38人,正在遭新冠蹂躏的印度,仅有12人。
各国每100人拥有的疫苗
来源:our world data
辉瑞公司承诺,2021年将向COVAX提供4000万剂疫苗,但疫苗联盟Gavi首席执行官赛斯·伯克利(Seth Berkley),对COVAX接受如此少的辉瑞疫苗感到失望,因为辉瑞承诺在今年7月前向美国提供2亿剂。
原本应该面对道德批评的美国,如今因为这一表态,似乎在形象上扭转了局面,美国政治新闻网Politico在题为《拜登让欧盟看起来像坏家伙》的文章中称:“美国占据了道德制高点……欧盟现在正在公关战争中挣扎,意识到自己突然变成了一个卡通恶棍,维护大型制药公司权利去对抗穷国。”
玩疫苗政治

来自行业和知识产权界专业上的质疑声,针对的是拜登政府表态在政策上的可行性和有效性,而美国与欧盟的分歧,基于对提高疫苗生产和分配效率的不同解决方案。
拜登政府并非没有考虑原材料供应的卡脖子问题,在其官方声明的末句,也提及会增加原材料需求供给,但其表态的核心仍然集中在知识产权豁免上,也因此受到多方、尤其是欧盟国家“避重就轻”的评价。
谈及美国之所以如此表态,查道炯对南风窗分析:“一个是美国国内需求的满足已经基本得到满足,对满足未来国内需求充满信心。二是跟疫情初期没有疫苗相比,美国政府跟企业的地位关系发生了变化,企业利益的最大化已不是美国政府主要考虑因素。”
美国新冠病例及疫苗接种数据(来源:纽约时报)

拜登政府的声明中也提及:“美国人的疫苗供给已经得到了保证。”据杜克大学全球健康创新中心统计,美国通过预先市场承诺采购了25亿剂疫苗,其中包括已确认购买的12亿剂疫苗,按人均两剂计算,足以覆盖美国3.28亿人口。
据《纽约时报》,截至5月10日,35%美国人接种了足量疫苗,46%的人口接种了至少1剂。尽管美国4月的周均新增病例均超5万,但自2月已有所缓解。
鉴于国内需求已经得到满足,政府对企业利益最大化的考量,让位于其他政治和外交利益的时机或已成熟。
“美国也确实面临‘言必信’的外交压力。不同于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拜登说要重新回归多边主义,美国此举意在支持拜登在国际上的所谓回归。”查道炯说。
印度疫情愈发严峻,医疗机构不堪重负
拜登政府的声明中,两次突出将积极参与WTO的协商,也提及将和“私营部门和所有可能的合作伙伴”一起促进疫苗生产和分配,就连这份声明也是经由美国贸易代表凯瑟琳·戴发出,释放出谈判合作的信号。
特朗普执政期间,美国与WTO因争端解决机制等问题关系僵硬,WTO上诉机构被迫停摆,特朗普几次声称要退出WTO。拜登上台后,想把美国带回多边主义也需修复与WTO的关系。
查道炯同时认为:“在全球经济下,诸如巴西和印度的疫情蔓延不符合美国利益,至少从美国的巴西裔和印度裔人口数量看,切断跟这些国家的联系也是不可能的。”
《第一财经》援引美国人口普查局2019年的统计数据,全美约有425万印度裔美国人,尽管只占全美人口的1.3%,但在美国亚裔人口中增长速度最快。
美国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2020年10月的一篇研究中提及,得益于印度裔美国人受教育程度和家庭收入的提高,他们是竞选活动的贡献者和潜在动员对象。他们还是坚定的民主党支持者,2020年11月大选,印度裔注册选民中,有72%选民计划把票投给拜登。
印度裔在美国也颇具社会影响力,美国政府、大企业、高精尖机构里,身居要职的一代印度裔移民比例高,谷歌CEO皮查伊(Pichai)是典型。拜登曾经调侃:“这真神奇,印度裔美国人正在接管这个国家。”
拜登发推声援印度
眼下,印度疫情焦灼,4月26日,拜登还专门发了推特:“正如在大流行初期,印度向美国提供援助一样,我们决心在需要时向印度提供帮助。”就在拜登发豁免疫苗知识产权声明的同一天,6名印度裔美国医生在CNN撰文联名呼吁:“除非世界立刻帮助印度,否则大流行不会结束。”
但《外交政策》杂志在《拜登豁免疫苗知识产权可以结束大流行吗?》一文中提醒:“在(疫苗知识产权豁免)谈判完成(可能需要几个月的时间),以及必要的技术和生产能力转移给有需要的人之前,世界上还会有多少人丧生?”5月6日,印度再次刷新记录,24小时内报告了412262例新增病例。
致力于建立公平药品体系的公益机构I-MAK,其联合创始人普丽缇·可里希特尔(Priti Krishtel)表示:“在印度,不仅迫切需要疫苗,还急需治疗、检测以及氧气……在所有这些领域中仍然存在知识产权壁垒。”但美国的公告仅针对疫苗知识产权,不涉及其他医疗工具。普丽缇认为,更广泛地放弃知识产权,将使印度的制造商能够在两到三个月(而不是一年)内加快批量生产。
作者 | 施晶晶
编辑 | 雷墨 [email protected]
排版 | 郑张沁兰
看世界杂志新媒体出品
投稿、投简历:[email protected]
广告、商务合作:
nfcnewmedia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