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方小卡片关注,看更多精彩文章

2021.05.05
5月3日,成都出现“宠物盲盒”,引发舆论关注。
如果你还不太清楚这件事,可以先看看下面几个视频。
01.

在这个人均社恐的时代,养宠物简直是治愈孤独的不二法门。
而同时满足了人们好奇心、收藏癖、探索欲的盲盒,堪称年轻人的新世纪福音。
可当这两者结合在一起,诞生的却是实实在在的罪恶。
看看这张图, 密密麻麻的箱子,配上隐隐约约的惨叫声,你猜是什么?
屠宰场?动物集中营?
其实这是正在运送的,时下热门的“宠物盲盒”。
宠物盲盒,顾名思义——
买家一边在网上下单,一边想着这次抽到的会是抢手的珍稀纯种,还是保底的普通品类。
卖家则将小动物塞进没有光照,空气流通严重不畅的箱子里,通过快递把活物送到买家手上。
对一个普通人来说,坐久了轿车都可能不适,何况是那些出生没几个月、还被关在密封的大货车车厢的小动物?
成都的志愿者发现,这批货物中,甚至还有两三只小动物被塞进一个箱子的情况。
最近立夏,不少地区的气温都明显升高。
高温之下,有些小动物更是活生生被闷死在盲盒里。
那这些在运输过程中死掉的小动物怎么办?
随手装进编织袋扔到路边。
其实,在这次曝光之前,“活体宠物盲盒”早就在暗中蔓延了。
有些卖家,把活生生的小动物塞进封闭的快递箱,还口口声声劝告别人“尊重生命”。
有些买家,自己参与了这场血腥的贸易,一看开出的是不喜欢的品种,就毫无悔意地将遗弃美名为“放生”。
把动物装在箱子里运输会发生什么,很难想象吗?
更可怕的是,“宠物盲盒”仅仅只是人类“宠物贸易”的冰山一角罢了。
冰山之下,还有更多——
十几年前,有在各大中小学门口风靡的“七彩小鸡”。
乱七八糟的染料和恶劣的饲养环境使得小鸡常常在卖出后,不出两三天便夭折。
而今天的大街小巷中,又出现了炫彩龟。
许多商家还打着“无毒环保印染”的旗号,
可工厂中的真相是——
人们肆无忌惮地把年幼的小龟固定在照着紫外线,开着高温的环境里,用机器直接在背上碾过去。
炫彩龟销量可喜可贺之后,商家又马不停蹄地推出了“荧光版”。
而这一番印染操作下来,原本用于辅助乌龟呼吸的背壳,早已被一层厚厚的图案破坏得不成样子。
呼吸被阻碍了,死亡还会远吗?
除了化学染剂,商家们为了牟利,在物理切割、物理包装上也下足了功夫。
传统的鹦鹉鱼尾鳍形状太单调了?
那就剪掉。
“可爱的心形”虽然严重影响了鱼在水中的平衡和行动,但却以讨喜的寓意让人赚得盆满钵满。
另一边,身材娇小的短耳侏儒兔近年来十分受人欢迎。
为图省事,一些精明的商人干脆将兔子的耳朵直接剪掉一截,“做”成短耳的款式。

可兔子的耳朵上,分明有着肉眼清晰可见的血管啊。
红红的伤口,于兔子而言是叫不出声的疼痛,在商人眼中却是财富将至的喜庆。
对犬类来说,这把刀还可能割在尾巴上。
原因无他,只是人类喜欢,人类觉得好看。
有些动物不好做切割,但可以封装。
前两年,街上曾有一种“玩具”风靡一时。
商人们将乌龟、金鱼等小动物封入塑料容器里,灌好营养液,做成密封的钥匙扣。
还打上“三个月不用喂养”的标签。
“三个月不用喂养”意味着什么?
这些小动物的寿命,就这样彻底被人工规定了最长长度。
街边地摊可以打动物的主意,商场里的咖啡馆也可以。
你还记得《哈利波特》中学生们养的猫头鹰吗?
它们可以在漫天的雪花中自由地展翅。
可是,在火遍东亚的网红猫头鹰咖啡馆中,它们却被店家捆住脚爪,拴在小小的台面上。
挣扎时可以跳跃,可以展翅,却再难飞翔。
当有客人来消费时,它们便被送去“接客”,为客人提供“卖萌、抚摸、拍照、发圈”的一条龙服务。
这些习惯了昼伏夜出的野生动物,就这样被迫每天面对着商场的人声鼎沸和照个不停的白炽灯光。
身体直立,瞪大眼睛……
这明明是猫头鹰感受到危机后的应激反应,却被人当成可爱的表情包消费。
大洋彼岸,当曾经热映的《哈利波特》热潮褪去后,曾跟风养了猫头鹰的人们,又开始跟风遗弃。
有时,还不到商家动手,消费者自己便对宠物下了手——
纹身、染发、化妆……
把仓鼠做成老虎,把狗染成蜜蜂……
人们将人类社会的审美,一个不落地捆在动物身上。
随着医美技术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医美手术,以疼痛换来期望的美丽。
可是,为了所谓的“美”去经受削骨割肉流血之痛,是人类自己自愿的选择。
但是这些动物呢?他们有得选吗?
02.
不仅是已经生在人世间的动物没得选,还未能出生的动物也没得选。
有些动物,即便还在母亲的子宫里,就已经有人对着它们的“先天缺陷”打起了算盘。
你知道苏格兰折耳猫吗?
以乖巧、粘人与极其罕见的“折耳”特点而闻名的折耳猫,堪称众多铲屎官的“白月光”。
连拥有超千万微博粉丝的知名网红周扬青都无法抗拒它们的魅力。
可前不久,将一只折耳猫养了十几年的她,却专门发了微博呼吁——
“不要养折耳猫。”
在微博中,她介绍说——
这只名叫“豆豆”的猫咪是她青春极度叛逆时,家人为了让她学乖而从宠物店买来的。
当时十几岁的她只觉得折耳猫可爱。
可在养了豆豆后她才发现,原来折耳猫这一物种是有着天生的基因缺陷的。
简单来说,就是猫咪全身的软骨先天发育不良。
这种发育不良,在猫咪耳朵上的体现是讨人喜欢的“折耳”性状,可在身上别的地方,就只是痛苦。
这种折耳基因就像一颗埋在身体里的定时炸弹,在某个时刻,它便会让猫咪发病。
发病初期会出现骨质增生,随后是肢体变形、行走困难,最后则可能是瘫痪、死亡。
很多人觉得折耳猫聪慧,因为它们竟会像人一样坐着。
但实际上,它们选择这样的坐姿,很可能是为了缓解因骨骼弯曲带来的痛苦。
而折耳猫所谓的“乖巧、不爱动、不怕跑丢”等特点,也是因为基因的缺陷让它们的正常行走格外困难啊。
童话中小美人鱼“每步像走在刀尖上”的痛苦,不就是折耳猫一生逃不掉的宿命吗?
但即便如此,盼着折耳猫快点繁衍出更多带致病基因的后代的人,却依然不少。
为什么?
因为利益啊。
卖方看到了财富和名利,而买方看到了猫咪的可爱和炫耀的资本。
“无知者无罪。”
但在不少博主科普过之后,想追求“网红同款”、喜欢这种“笨拙可爱”的人,依然比比皆是。
养了后发现猫咪发病,随后立马遗弃的,也不在少数。
痛心吗?
可事实上,我们身边不少宠物那满足了人类审美的“萌态”的背后,都有着一段痛苦与悲哀的故事。
那么,这种“美”到底是如何诞生的呢?
BBC的一档纪录片曾以让无数人狂热追捧的“纯种狗”为例,揭露过真相——
人们为了让动物满足自己的审美、为自己带来财富,不惜将一些动物天生的缺陷无限放大。
比如身躯短小、如同腊肠一样的腊肠犬——
它们曾经的腿已经很短了,身躯已经很长了。
可人类偏偏还要选择让它们的腿更短,身更长,来满足自己的视觉体验。
然而这个选择给每一只腊肠犬带来的,却是极高的椎间盘疾病患病率与瘫痪率。
比如满脸肉褶,憨气十足的哈巴狗——
仲夏时节,你可能见过它们在街上慢吞吞地走着,哈着粗气,笨的可爱。
可实际上,它们的鼻子是在人工作用下才越来越短的——
短到“呼吸不畅”几乎成了这一犬种的普遍问题。
再比如,以“直角背”闻名于世的罗德西亚脊背犬。
这种“突出的脊背”其实会大大增加它们患皮肤病的几率。
生物学家也研究过,这种容易患皮肤病的体质,其实也不是没办法消除。
只要人类愿意去接受繁育出的、脊背没有那么直的脊背犬,这种狗狗的后代便可能从皮肤病中解放出来。
但有些人选择的却是——
“那些脊背不突出的,应该送去见上帝。”
还将自己仅仅凭借一个外貌特征便判下的死刑称为“安息”。

03.

倘若说“宠物盲盒”纯粹是人类在利欲熏心下诞生的恶果。
那么上文中其他的事件,背后则还有另一个原因——人类的畸形审美。
但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我们人类本身也正是“畸形审美”的受害者。
有多少身材原本匀称的男孩女孩,都曾因听信了“男性要大肌肉,女性要白幼瘦”而自卑不已。
又有多少年轻人,不是因个人的喜好,而仅仅是为了适应社会的以貌取人而进了医美手术室?
“容貌焦虑”本就是这几年最受热议的话题之一。
在很长的时间里,它就像房子里的大象。
大家分明意识到了它的存在,却少有人真的采取行动。
如今,虽然还是有无数人选择了信奉“颜值即正义”。
不过,在一次次对众多“单一审美表格”的声讨下,
在一个个“辣目洋子”的出现后,
越来越多的女性早已意识到了——
“美有千万种,不止白幼瘦一种”。
同样,也有越来越多的男性意识到了自己的美并不由肌肉的大小来衡量。
可爱与精致,也可以属于男性美。
由此观之,好像有更多的人在支持“美的多元化”。
可到了动物这里,怎么就换了一个画风?
那些天然塑造、自然进化而来的模样,似乎都不能让人满意。
一定得人为将其干预,不惜一切代价让它们变成自己喜欢的样子后,才可以得到些许满足。
而侩子手们还将这种混杂着血腥与不幸的结果捧上神坛,奉其为“美”。
在一场场关于美的交易中,人类的自私展现的淋漓尽致。
最为可怕的是,这些人却往往以自己对动物的“爱”作为理由,为所欲为地支配着它们。
也难怪总有人说“人类以爱的名义,做尽了一切恶事。”
其实我们也应想到啊,动物的美,本也是天然多样的。
美可以是在草原上驰骋的猎豹,可以是在土窝里眯眼休息的田园犬,可以是在夜幕里潜伏的猫头鹰。
当然,美也可以是我们主动追寻,主动塑造的——
但也一定是要建立在知情、自愿的基础上。
而不是为了某些人的一己之私利,不顾一切地给其他物种带去痛苦,甚至牺牲。
沾着他人鲜血的“美”,真的是美吗?
在很多年前的公益广告里,人们说“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
在今天,我也很想问一句——
没有买卖,会不会也少点伤害?
~推荐文章~
~关于天府事变~
你好,自我介绍一下。
吾唤李临安,一个寡言心却有海的人。
刚走出大学校门,剑未佩妥,出门便已是江湖,但归来仍是少年。

有人说,我是这个时代的一道光。

是啊,在万马齐喑中,总得有人行歧路,逆大流,在蒙昧与垂死中发出呼喊,振聋发聩。
我们一众白衣卿相,永远都有炳若日星的目光。
青衫不负踏歌行,莫忘曾经是书生。
欢迎关注天府事变 ↘ ↘ ↘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