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佳睿
中国留学生在海外,常常会为了勤工俭学,打点零工;
可能是超市收银员,餐馆服务生,家教,临时保姆……
不得不说,有些事情看似人人都能干,却需要相当的责任心,耐心和道德感。
否则,就像文中要说的这两个留学生一样,祸害了别人的一辈子,也给自己造成了无可挽回的后果……
25岁的沈兴彤(音:Xing Tong Shen) 和23岁的男友张曦(音:Xi Zhang)是一对中国留学生情侣,在澳大利亚墨尔本生活,两人均持有学生签证。
2019年5月8日,两人将一个蹒跚学步的3岁男童送入了当地的皇家儿童医院。
医生回忆,这个孩子送来时,身体蜷缩成“海星”状,双拳紧握,身体僵硬,反应迟钝,并且会摇晃、抽搐,十分怪异。
医生很诧异,问这对情侣,到底发生了什么。
沈兴彤说,他们的一位朋友得了流感,为防止传染给孩子,便把孩子交给他们照看;
在玩耍时,孩子不小心从张曦的肩膀上“摔了下来”,磕到了头。

张曦说,当他抱着孩子走出公寓时,孩子已经失去知觉了。
然而,在检查中,医生发现,孩子身上有多处淤青,左臂骨折,右前臂上有咬痕;

一只眼睛失明,肝脏受到损伤,脑中有血块,需要紧急进行外科手术,清除血块,并进行脑部复苏;
除此之外,孩子还被检测出有严重的语言、运动障碍,
恐怕永久丧失认知能力,永远活在脑瘫之中。
儿科医生被这种综合复杂的病情吓了一跳,认为这是“不可能发生的”。

对此,沈兴彤的说法是“幼儿园里其他孩子抓伤的”。

但医生发现,在沈兴彤来看望孩子的时候,孩子明显表现出了对她的畏缩和恐惧。
经过一番盘问,张曦承认,孩子的伤不是什么意外伤,而是他们自己打的……

居然是打的!

2019年8月,墨尔本地方法庭开庭受理“虐童案”,这对中国情侣通过视频的方式出庭。
法庭上,他们对幼童近乎于疯狂的虐待细节,让人不忍心看下去……
就在给幼童送医的前几个小时,公寓的清洁工 Voon Kok Chu 听到沈兴彤在屋里说:“我要打你”,然后听到他们的卧室里传来一声巨大的“噗通”。
当天晚上,幼童的脑部就大出血了。
图源:卫报
沈兴彤介绍当时的情况,说她怀孕了,幼童用脚踢了她的肚子;
她怕对肚子里的孩子有影响,为了惩罚,她把幼童“从沙发上推到了墙上”。
警察在他们家的墙壁上发现了一个洞,这砸得有多猛……

之前,这位清洁工还亲眼目睹了沈兴彤死命掐住幼童的嘴唇,并威胁他“你今天什么都不许吃”;
幼童嘴唇发紫,皮都被掐掉了。
随后,检察官皮尔里(Richard Pirrie)放了一段视频;
就在孩子被打的前一天凌晨两点多钟,张曦朝熟睡的幼童脸上不断喷射液体,还咯咯大笑;
他自己拿手机把这一幕录了下来。
简直是丧心病狂!
除了硬性殴打外,情侣二人还多次将幼童关在阳台上,作为对他“说谎”的惩罚。
警方还发现,在送医当天,张曦曾用手机多次搜索“3岁儿童头部被撞,无法说话”等字眼;幼童失常45分钟后,他们才离开家去医院。
法官决定,对两人进行进一步审判,罪行建议定为“鲁莽造成的严重伤害”,最高判刑15年,最长可达20年。
如今,判决终于来了!

本周三,案子在维多利亚郡的法院再次开庭审理。
法官重申,幼童所受到的伤害“不可逆转”;
“沈张二人,对没有防守能力的孩子进行残忍伤害,使他永久丧失认知,身体和社交能力,严重损害他的生活质量和潜力。”
法官特雷弗·怀特(Trevor Wright)说。
虽然二人的辩护律师称,“沈对照顾孩子没有经验”,犯了错“情有可原”,但这并未能改变结局。
情侣二人对自己虐童的恶劣行径供认不讳。
沈兴彤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零三个月,有资格在一年零九个月之后获假释;

张曦被判两年半,一年半以后可以假释。

虽然张曦没有对男童的身体造成直接伤害,但他与女友达成的“谅解和同意”,属于包庇行为,是违法的。
刑期结束后,两人将被驱逐出境。

据悉,沈在关押期间生产,孩子一生下来就被抱走,送回国内的父母身边抚养;
因为虐待别人的孩子,她失去了抚养亲生孩子的机会。
想不通,一个自己快要当妈妈的人,为何能对一个孩子下此死手。
也不知道她后没后悔?

这位男童今年4岁了,称自己“已经不记得这件事了”;

他在持续接受言语病理学的治疗和物理治疗,在慢慢学习走路。
但是,无论是肢体还是智力,他都再也恢复不到正常模样了。

因为自己一时之怒,一时的发泄,残害了一条活蹦乱跳的生命,不知他们在今后的人生里,当他们抱着自己的孩子时,会不会良心不安。

这些年,中国留学生在海外犯罪的情况,愈加频繁;

去年,一名24岁的中国留学生杨裕凯(音译: Yukai Yang)终于承认,自己在2018年曾给非裔室友多次下了铊毒,试图杀害对方。
不仅如此,他还在室友的床头搞了些奇怪的涂鸦,“黑人滚出去(n***** get out of here)“。
犯案后,他不认罪,还一度想逃回中国,一下保释金就提高到了250万美金。

确认逃不过后,他才认罪了……

他受到谋杀未遂罪、恐吓罪等多项罪名的起诉,面临着7到20年的牢狱之灾;
蹲完局子,他就会被遣送回国。

如果不犯罪,杨同学是妥妥的“别人家的孩子”,性格开朗随和,老师同学都对他没有微言;
成绩杰出,2015-2017年连续获得理海大学的优秀学生荣誉(Dean's list,院长名单),就在犯案的当年,还获得了校内最高等级的化学奖。
宾夕法尼亚州的理海大学
结果,他这一身肥本领没有用到正处,反而利用专业知识害人。

他的室友Juwan Royal中毒后,因及时就医,免于一死,但在医院治疗了两年多,至今患有神经系统的后遗症。
一位才华横溢的青年,竟然对生命如此漠视,让人倒吸一口凉气。
2018年加拿大的“王子杰”事件,也引起了一时轰动。

王子杰毕业于中山大学材料化学专业,在加拿大皇后大学留学,是一名高分子化学博士;
他表现优异,多次在颇具影响力的期刊上发表论文,还获得科学发明专利,对学业有着无比清晰的规划。
皇后大学还发表文章赞扬他。
就是这样一位天之骄子,却在室友的食物和水中多次投毒,导致室友上吐下泻,头震脚麻,安装了摄像头偷偷追踪,才发现真凶是王子杰。
而且他投的毒是 N-二甲基亚硝胺(N-Nitrosodimethylamine),和“复旦大学投毒案”中的黄洋中的毒的一样,是一种剧毒物质。
王子杰却不以为然,跟警察说这是“乙醇”,只是在和室友“开玩笑”……

最终,他被判刑7年。
一些留学生还把目光盯准了国外的“经济机遇”。
2019年的留学生刘松华(音译 Songhua Liu),用沃尔玛礼品卡进行诈骗,利用电话和互联网联系上当者,每日净赚一百多万美金,被警方逮捕入狱;
还有两名中国留学生,用盗版iphone手机向苹果索赔新机,总额达九十多万美的新机,
这“生意经”也是发挥到了极致。
留学生犯罪多发,有这么几个原因。

随着留学低龄化热潮的掀起,很多孩子过早离开出生成长的熟悉环境,只身一人来到国外。
2017-2018年中国留学生年龄分布(搜狐)
父母的心理也是让孩子抓住机会,放手一搏,不多管束,也不多过问。

留学的新鲜感、刺激感、寂寞感和社交压力混合在一起,形成了异国他乡的压迫感,让留学生们对一些原本再日常不过的事情,“灵光一现”,产生了扭曲的想法。
这可能来自于陌生环境中的自我保护、封闭,或是“二次叛逆”,或是自我探索……
无论如何,由于缺乏生活常识,法律意识淡薄,他们的举动往往是幼稚的;
外加和亲人交流不多,朋友少,他们可能顺着一条黑暗的路,一意孤行下去,直到酿成大祸。
后来,这些低龄留学生也长大了,按理来说也“成熟了”;
事实却是,在他们最需要关心和答疑解惑的那几年,形成的漏洞和空白,却弥补不回来。
就这样,留学生摇身一变,成了罪犯。
在另一些没有举出来的例子中,留学生则成为了被害者;
他们社会经验少,和当地人往来不多,社交中出现了偏激和放松警惕的行为,葬送了前程。
想说的是,这些是可以原原本本避免的。
父母教育不能停,不要放弃和远在海外的孩子一起认识新的世界,一起成长;
留学生自己要补好法律课,正确认识所处环境的特别性,不要困在自己的情绪中出不来。

希望每位留学生,无论是选择学成归国,还是在国外长居,都能平平安安,特别要注重心理健康。
毕竟,熬得过天,熬得过地,你熬不过自己的内心。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