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盘成都49中事件,最标志性的特点就是速度,史无前例的速度。
5月10号6点35分,林妈妈发了第一条微博后,只用了几个小时就热搜第一;
然后5月11号全网热议监控视频丢失,来自匿名人士的谣言疯传;5月11号晚上就有一批外地热心人士拿着小白花堵学校门口喊口号;
5月13号一早,新华社直接下场,还原案情真相,央视也面对全国观众放出了现场视频,快速正本清源,以正视听。这次舆情高速发酵成熟的背后,不再是网友自发形成的传播路径,而是一场舆论战。再回忆一下重庆公交坠江案、李星星案、汤兰兰案、刺死辱母者案、高考冒名顶替案的舆情发展,哪个能有49中速度快?
如果说此事背后没有某些团体带节奏,拱热搜,那是绝对不可能的。而当死者家长选择微博维权,并且把事情闹大变成全民事件,引发监控丢失,质疑幕后水深的舆论狂潮后,这件事就已经不再是林家的事,尊重死者隐私和维护公信力,孰轻孰重,已经非常清楚了。
林妈妈发的第一条微博,在她过度悲伤、六神无主的时候,有一些夸大其辞的言论,也合乎情理。在这条微博里,有效引发舆论的关键词,是「拒之门外」、「无可奉告」、「想看监控不给看」。
一个普通的母亲,用一个几年没更新的微博发了一条信息,几小时后能有热搜第一,想看监控不给看这句,绝对激发了网友朴素的正义感。但是想得到这样大的影响力,肯定有一批关键传播节点(大V)进行转发。
我的判断,是在林妈妈留了自己的手机号之后,很可能有别有用心的团体联系上她,并且以媒体的身份获得了她的信任,并且开始帮她润色微博,因为随后几条微博的春秋笔法,不是浸淫多年的老枪,没法写出这种绝不说谎、隐藏关键事实、诱发联想的文案。
林妈妈的第二条微博是5月10号12点发的,这个时间,林爸爸已经看过监控了;「没有媒体愿意发声」、「想拿出一坛骨灰应付了事」、「直接拉去殡仪馆」也都会引发网友的同情心,让人直接联想到「学校拒绝沟通,想直接火化湮灭关键证据」。
林妈妈的第三条微博就更有传播力了,「媒体表示背后的水太深,别白废力气」、「唯独事发那一段没有监控」、「听说学校已经想好了对策」、「校园冤案」,这四句话放在一起,没什么假话,但是只能让人联想到「校园冤案,背后水很深,学校在捂盖子,监控丢失」。
8个小时里,林妈妈给出的信息,已经从「想看视频不给看」到「监控丢失」,这就直接把这个事件赋予了极高的新闻价值和想象空间。而且我们的潜意识,只会按照过去的经验,把林妈妈提供的信息按照最习惯的方式组合起来
——我相信在12点前,已经有人获得了林妈妈的信任,并引导林妈妈的潜意识,让她认定这是一场冤案,让林妈妈自愿当枪,这个人还在给林妈妈提供弹药(文案)。
当死者家长作为苦主提供了想象空间极大的素材,并且确认「唯独事发那一段没有监控」(这句真话能引发无数联想)时,这就给谣言提供了充足的发挥空间——而这个时间,央视网、央视新闻也发表评论,质疑“关键性的视频监控为何缺失”,间接加强了这个印象。
遗憾的是,校方和调查组在公告中,并没有及时正面响应舆论对监控视频缺失的怀疑。而是惜字如金的发布了「经现场勘验、走访调查、调阅监控、电子数据勘验、提取书证、尸体检验,认定林某某系高坠死亡,排除刑事案件」。
当然调查组可能是缺乏应对舆情的经验,但是在这个时间,如果调查组能把认定的过程写得更详细一点,比如「目前知行楼共XX个监控探头,分布在XX位置,所有监控视频均已依法封存,尚未发现视频缺失情况」,「发现死者遗书」,「通过监控还原了死者行踪」,「案发现场在连接走廊」,「发现脚印和攀爬痕迹」等,才能压缩谣言发酵的空间。
此时已经形成了一个单向舆论场。在这个信息披露尚不完整的跳楼事件中,当相对弱势一方当事人放出负面消息,并形成了压倒性的单向舆论时,这就是负面消息的弱传播,那么就需要保持谨慎了——未经质证的信息不该被立即采信。

一则语焉不详的公告发布后,自然会有各路匿名知情人士出来爆料,要么吸流量,要么煽风点火,短短48小时里,我见到了20年来最密集的一次谣言集合:
22 岁就有了一个高一的孩子的「死者同学的父亲」爆料,称某化学老师因为所谓「留学名额」被抢占,所以虐杀学生(疫情期间谁抢着出国留学?)
「我看到了真相但我不敢说,我还想高考」的匿名人士
19 年上大一今年突然读高二的「隔壁班的同学」出来爆料
学校毁掉了监控(根据苦主微博联想)
遗体已经被强行火化,毁灭证据(根据苦主微博联想)
造谣「没有家属签字就不能动尸体,拉到殡仪馆是违规的」,难道找不到家属的话,就一直把尸首暴尸荒野?
造谣声称林妈妈微博账号被控制无法发声
造谣言论已经被彻底管制,建议「在公交车上用 AirDrop 把真相传递出去」
连夜赶往事发地的热心人士,在现场拿着白色康乃馨有说有笑
画老师把刀子架在学生脖子上的大陆文宣组
这个谣言的编造节奏是有迹可循的,先暗示49中黑幕(监控丢失、化学老师推杀),然后暗示当地黑幕(强行火化、死不见尸),最后指向体制问题(言论管制、漫画创作),线下再来一波热心人士悼念,是不是熟悉的味道

传谣,绝对不是质疑的一种。我从来不相信没头没尾的文字描述,我只相信包含大量无关人员、信息的原始视频,其次是多人多角度拍摄的现场照片,然后是有公信力的正规媒体提供的信息,接下来是实名认证相关人士提供的一手信息。而匿名人士的文字描述,根本没有采信的价值。
没头没尾的谣言,绝对不是什么「善意谣言」、「倒逼真相」,而是跟胡万和武举逼六子切腹一样,只要付出一点点键盘劳动,就可以逼着六子左一刀右一刀的自证清白——造谣方的代价太低,而辟谣方要付出的代价就太大了。
善良和单纯的热心网民是维持社会正义的根源,但在造谣者心里,就是他们的枪和炮灰。特别是睡王上台后,民主党的专业舆论操作重演,那些擅长煽风点火,煽动对立的理客中,又开始用原有的套路,一波一波带节奏,消费网友的善良和单纯,同时从皿煮基金会拿钱。
所以,我们需要具备鉴别谣言的能力。一个真实的信息,需要具备两个以上条件:
1、有人为信息负责,比如新闻报道里面的记者,或者实名认证的当事人;
2、有来自多个角度、多个设备的多张照片,造假者无法做出严丝合缝的十几张照片(大家还记得马蓉那张摆拍被打的图么?);
3、有未经剪辑过的原始视频,里面人物的对话合乎情理、合乎逻辑。
4、有当事双方的大量对话、书面材料,逻辑合理。
而如果某一则消息,仅仅来自于微信聊天记录、微信聊天截图,而且还特别耸人听闻,引人愤怒,偏偏没有人对其负责,还没有其他证据,那就是海外反华势力在搞风搞雨!
想在现在的网络环境里正本清源,战胜谣言,真的太难了。很简单:造谣动动嘴,辟谣跑断腿。毕竟造谣只需要知乎匿名账户和微博僵尸小号,带节奏的成本极低,传播效果极好。
如果大家对当年红黄蓝虐童的案情还有印象,应该还记得我那篇爆文——而那时甚嚣尘上的谣言,一个是「老虎团」,一个是「爷爷光溜溜,宝宝光溜溜」,全都是找不到当事人、没有任何视频和图片证据的谣言,但是却引爆了所有父母的愤怒。
以我的信息检索能力,完全找不到任何佐证「老虎团」、「爷爷光溜溜,宝宝光溜溜」的证据,根据事后调查,这两条都是谣言。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当然是为了扰乱人心,制造恐慌,攻击体制,抹黑官方。
别忘了,在外网还有专门应对大陆进行文宣的组织:大陆文宣谷,去年疫情期间就有57.1K的关注者,专门制作各种搅风搅雨的反华文宣。
随手点开一个帖子,大家感受一下这帮人的态度(麻烦还在后面),看看这帮人的ID(中华菊头蝠,年年有福!),了解这帮人的期望(上街)。
还要组织线上联动
号召小号在2020年2月7号在微博上冲塔,引带舆论,提出X大诉求。然后他们真的会启用了多年雪藏的账号,发动水军出马,攻击官方。
不然的话,单纯一起学生跳楼事件,情节离奇程度远低于长沙跳车女事件,怎么能传播到举国皆知的程度?还不是因为先有苦主放出了关键监控视频遗失、水太深等引发联想的部分真相,加上关键节点转发,海量谣言助力,才能达到这种影响力?
这就是有组织编造谣言文宣的恐怖力量。在成都49中事件里,短短3天时间,有鼻子有眼的谣言一波一波出现,最终把舆论推向高峰。结果呢?除了倒逼官方发布了未成年死者临终前的视频,像剖腹取粉一样给相关人们造成二次伤害,消费热心网友的善良之外,造谣的胡万和武举再次擦擦嘴,全身而退。
真正的善良,应该睁着眼睛,拿着铁枪。
49中事件,也将是舆论战线上的一次标志事件。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