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 浦潇
直到文物全部复归,大众才得知钱镠墓被盗的消息。
5月12日,杭州市举行了关于钱镠墓盗掘案件情况通报会。会上通报称,该案抓获了犯罪嫌疑人39名,被盗文物175件已全部追回;而更重要的事实是,钱镠墓是于2019年5月被盗。
微博截图
墓穴遭劫,竟要过了近两年才被公众得知。
钱镠是五代十国时期吴越国的开国国君,杭州市临安区则是钱镠的出生和归息地。在临安的闹市区域有着一片吴越国王陵,其中以钱镠墓葬规模最宏大、葬制规格最高、保存最为完好。
通报会之后,时间线得到了梳理,但疑惑仍未得到全部消除。比如:钱镠墓位于闹市区,盗贼是如何顺利偷取文物的?事件的具体经过究竟如何?追回后的文物是否受损?
线索浮出水面
今年4月26日,公安部发布了一篇文章,其中的一个细节引发关注。在这篇名为《全国打击文物犯罪专项行动成效显著》的文章里介绍道,“浙江省公安机关侦破了杭州临安“3.24”系列盗掘古墓葬、倒卖文物案,抓获犯罪嫌疑人39名,成功追缴秘色瓷、金玉腰带等一大批极其珍贵的文物。”。
(上下滑动查看更多)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于2021年4月25日发布《全国打击文物犯罪专项行动成效显著》
文章对文物追缴的结果进行了通报,但并未言明被盗陵墓的具体信息。但是,有长期关注考古圈的爱好者就逐渐开始在网上讨论,从披露出的文物类型和规格可以猜测,被盗的陵墓是临安的钱王陵。
此时,疑似钱王陵被盗的消息在文物爱好者圈内小范围传播。
当时有媒体就此求证相关部门,根据澎湃新闻的报道,浙江省文物局一名工作人员的答复是:确有“3.24”系列盗掘古墓葬、倒卖文物案,国家文物局在全国的通报里也提到了这个事情,但案件的具体细节不是很清楚。他同时提及,近期临安区相关部门应该会作出回应。
5月12日,杭州市对钱镠墓盗掘案件情况进行了对外通报。此时大众才意识到,钱镠墓确实被盗了,不过好在失物已经找回。
杭州市公安局副局长贾勤敏
通报显示,线索浮出水面,是在陵墓被盗的一年后。
通报会上,杭州市公安局副局长贾勤敏通报,目前确认抓获涉案违法犯罪嫌疑人39名,追回涉案文物共223件,其中实施盗掘钱镠墓的犯罪嫌疑人2名,确认该墓被盗文物175件已全部追回。
至于如何得知收缴的文物数量与丢失数目一致,会上给出了答案:文物数是根据盗墓者销赃时所使用的文物照片确定的。文博爱好者阿麦对南风窗提到,通常盗墓者为了销赃,往往将文物全部拍照发给有购买意向的下家。公安局应该是由此得知文物的丢失数量。
在追缴全部被盗文物后,专案组进行了深挖细查,发现涉及全国其他省市的盗掘古墓葬线索10余条。
目前,专案组称该案处于分批审理诉讼阶段,相关案件仍在进一步侦办中。
文物找回自然值得庆幸,但疑问并未就此消除。
谁的疏忽
现在的疑问在于:钱镠墓为何能如此隐秘地遭窃? 
盗墓事件曝光后,网友们晒出了钱镠墓的具体位置。地图显示,钱镠墓位于杭州市下辖区县临安区的闹市区,距区政府仅五百米。墓的旁边建有寺庙楼宇,派出所分布四处,亦有学校。
钱镠墓周边环境
如此闹市之中,陵墓为何失窃?通报中没有给出陵墓被盗的详细经过,也没人知道,盗贼究竟是怎么掩人耳目进入墓穴的。
一位古建筑研究者对南风窗表示,监控不发达的年代,荒郊野岭的皇陵被盗事件偶有发生;但随着管理的完善,而且陵墓处于市中心位置,出问题的可能性本就很小。
历史学者陆弃对南风窗分析,根源上还是“安保人员疏于管理”。
据一名在文物保护单位工作的人士透露:“国内从县、市、省的各级文物,均有其对应的文物保护单位,而且有相应的文物保护级别划分,钱镠墓这样的历史名陵,保护级别是最高的。”
2001年6月,国务院公布临安吴越国王陵(包括钱镠墓、康陵、钱宽水邱氏墓)为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然而钱镠墓盗掘技术难度不高。
陆弃在接受南风窗采访时说:“在现代技术面前,古代墓葬的防盗措施几乎不值一提,尤其是钱墓位于闹市区,几乎人尽皆知。”文博研究爱好者阿影对南风窗举例,在记录在案的一部分盗墓案件中,窃贼有时会用洛阳铲打洞;针对野外的陵墓,由于人流量少,盗贼会直接用TNT炸药爆一个洞,然后再进洞挖掘。
但钱墓情况不同。据专业考古人士对中国新闻周刊分析,盗墓贼勘察主墓室后从树林里着手,挖了一个很长的盗洞,花了大概半个月的时间。因为树林密布,从而影响了监控的作用。
钱镠墓全景(图源:浙江文物)
在陆弃看来,“盗墓作业时间长,而盗墓的过程中,由于钱王陵及杭州市内此前没有发生过此类大型盗墓事件,导致文物保护部门疏忽大意,从而让盗墓贼轻而易举持续性破坏,并且直到一年后才发现被盗墓。文保部门难辞其咎。”
并且,文物保护部门的工作受制于下属或平级部门配合不到位的限制,往往没有足够的执行能力。他说:“文物部门的权力有限,人员不多,而且经常出现地方政府及开发商因发展需要,破坏文物或者隐匿不报的情况。”
种种因素,致使墓葬被盗的情报信息滞后。
同时,临安区从2017年初开始就动工建设的吴越国王陵考古遗址公园也因此引发关注。
1988年,为做好钱镠墓的保护和管理,临安县开设了钱王陵公园管理所。该管理所的工作人员对南风窗表示,他们主要负责吴越国王陵文物保护工作。
据该管理所的资料,管理中心分别在1994和1997年修缮了陵墓的外部环境,恢复门阙、牌楼,还增建了钱王祠等建筑。
修葺重立的钱镠墓墓表、石像生(图源:《今日临安》杭州市临安区新闻传媒中心)
前述工作人员透露,2020年,名为“吴越国王陵考古遗址公园”的项目就一直处于施工阶段。
项目公告显示,临安区委区政府从2017初开始谋划建设吴越国王陵考古遗址公园。项目建设地址北至太庙山北麓,西至临安区政府围墙,主要为钱王陵的保护与展示,文物建筑与设施的保护利用与修缮,以及考古遗址公园整体景观提升改造。
《临安吴越国王陵考古遗址公园规划》太庙山区块效果图(图源:临安发布微信公众号)
项目首先需要对钱王陵园两侧及太庙山北面进行大力度拆迁,为项目的实施腾出空间。因此有民众怀疑,项目的施工是否正好为盗墓贼提供了可趁之机。为此,南风窗致电杭州市文物局,但其相关负责人未对此事作出回应。
陆弃则认为不应排除这一可能性。“在公园建设过程中大量施工人员在现场工作,可能对墓地的具体情况包括安保情况有一定的掌握,并且对外传播,引起盗墓贼的觊觎。”
墓室的封闭环境不再
钱缪墓此次惨遭失窃后,经专案组调查共追回138件一级文物。
这个数量是什么概念?
微博的历史博主溪墘做了个对比,截至目前,位列国家一级博物馆的浙江省博物馆馆藏一级文物共158件。所以仅仅是追回的钱镠墓文物数量,就足以匹敌一座一级博物馆。
更别说其文化意义。
据记载,钱镠是五代十国时期吴越国的开国国君。唐朝末年,他跟随董昌保护乡里,抵御乱军,后逐步占据两浙十三州。因吴越国地域狭小,三面强敌环绕,只能不断向中原王朝遣使进贡以求庇护,故此,钱镠先后被中原王朝封为越王、吴王、吴越国王。
明人摹绘《吴越国王钱氏祖像轴》(图源:浙江省博物馆藏)
虽为独立的附属割据王国,但钱镠在位41年间,吴越国占渔盐桑蚕之利,更有“境内无弃田”的说法,不仅田塘众多,土地膏腴,且岁熟丰稔,经济繁荣。
此次被盗的钱王陵属于吴越国王陵中的一部分。吴越国王陵包括吴越国第一代国王钱缪墓、吴越国第二代国王的王后马氏墓及钱缪的父母钱宽、水邱氏墓。
其中的钱缪墓共120亩,墓上落有大型封土堆,高约9米,长宽各约50米,有华表、石马、石羊和钱王祠。
临安区吴越国王陵分布图(图源:杭州网)
并且,吴越国第二代国王的王后马氏墓中,刻有天文图及石刻浮雕和彩绘的牡丹图案,前室也有壁画。无论是墓葬保存完好程度,还是其主人的身份,都体现了钱镠墓的价值。
钱镠案通报会上,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副所长方向明介绍:“获悉钱镠墓被盗后,专家组第一时间赶赴临安,踏勘案发现场。从踏勘情况看,有盗洞一个,直达墓室,部分随葬品被盗出,但墓室结构性和完整性尚好。”
通常,文物在墓穴或沙土中封存百年,外界的雨水、光照、空气和湿度,都有可能对文物本身造成不可逆的伤害。陆弃说:“钱镠墓被盗掘一年后才发现,而且追回文物中的金腰带是墓主人随身佩戴的物品,(由此可以推断)主棺肯定被开启了。”
吴越国王陵全景(图源:《今日临安》杭州市临安区新闻传媒中心)
“墓室内部封闭的环境被破坏”,他分析说,“壁画遭到氧化破坏情况应该很严重,墓室里的丝织品等也有可能被损毁了,且腰带是随身饰品,盗贼窃取时很可能造成钱镠的遗骸散碎。”
外部的破坏是具有摧毁性的。上世纪50年代明定陵的开掘,就由于技术条件不足,最终发掘出来的织锦匹料都霉变腐化。
历史博主潘明对南风窗分析说:“钱镠墓是2019年3月被盗,2020年才被发现,近一年时间没有进行处理抢救,封闭环境已经被打破,墓里的壁画、有机质材料很大可能已经因墓室环境变动造成破坏。”
钱王墓(图源:杭州网)
窃贼归案,陵墓被迫开启,如今只能由专门人士对陵墓进行抢救性挖掘,查看陵墓具体情况并进行修补工作。
潘明认为,一个国家级文保单位被盗本身就是失职;而且发现以后秘而不宣,也是失职的表现。
针对信息对外公开滞后的问题,南风窗致电杭州市公安局临安分局相关部门询问,工作人员拒绝回应。
众人亦十分关心此类陵墓保护是否能采取什么预判和防范措施。
还要做的工作还有很多。陆弃认为,除了附属部门的配合工作,杭州的文物保护专门机构也应提倡天眼覆盖文物保护单位,加强人员的专业培训。
2021年南风窗杂志全年订阅
点击图片即可享受限时特惠
    编辑 | 黄靖芳
排版 | 翁   杰
更多推荐
热文
围观
故事
商城
杂志
滑动查看更多
南风窗新媒体 出品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
欢迎分享至 朋友圈
投稿、投简历:[email protected]
广告、商务合作:
nfcnewmedia
记得星标!点点在看让理性的声音传得更远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