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 丘汶童
“大重置”(The Great Reset),这是2021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的主题。论坛创始人兼执行主席施瓦布这样阐释这个主题:在二战过去75年后,人类再一次迎来了全球经济大重置的时刻。
的确,突如其来的疫情改变了世界,全新的世界经济秩序正在被重构。在这个过程中,中国将扮演什么角色?许多机构预测,未来十年,中国经济将迎来倍数级甚至指数级增长,很有可能超越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
领教工坊将2021“新鹅湖之会”的主题定为“百亿民企勇闯世界经济圈”,他们相信中国企业家将成为这次全球经济大重置的主角:“未来十年是中国民营企业发展的‘黄金十年’,领先的民营企业一定会在全球范围内与全球顶尖企业展开竞争。”
百亿民企勇闯世界经济圈。原国家外经贸部副部长、蓝图公益基金会创始人龙永图演讲

面对前所未有的竞争,中国民营企业的底气何在?短板又是什么?中国能不能出现引领性的世界级企业?从百亿跨越到千亿的路途上,中国企业家要跨过哪些难关?就这些问题,南风窗记者专访了领教工坊联合创始人暨CEO朱小斌。
01
中国民企的“世界杯”
南风窗:今年是领教工坊成立十周年,为什么在这个时机提出“百亿民企勇闯世界经济圈”这样一个主题?
朱小斌:领教工坊有一个基本判断,未来十年将是中国民营企业发展的“黄金十年”。做出这个判断的背景还是中国经济的发展态势,2020年,中国GDP首次突破百万亿大关,全球第二,接近排名第三的日本的3倍;未来十年,中国的经济总量很有可能将超过美国。我认为,中国在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突破中等收入陷阱的过程中,一定离不开一批世界级的民族企业,这样中国才有竞争力,才能发挥全球性的影响力。也就是说,未来十年,领先的中国民企一定会在全球范围内与全球顶级的跨国企业多维、正面竞争;同时在经济面临重大结构性转型的国内市场,中国民企还面临着全面升级。
我们看到,中国民营企业距离“世界级”还有不小的差距。2020年世界500强榜单中,中国有129家在榜,超过了美国121家,但上榜公司主要业务几乎都在国内,能够有全球影响力的世界级企业,太少了。激烈的国际竞争和贸易摩擦,给中国民营企业家敲响了警钟,依靠现有技术、人才、资源无法长久地支持中国经济和企业发展,这要求他们必须将企业做大。因为只有大企业有能力整合资源,提升科技和创新能力,在国际竞争中立于不败地位。
做到多大呢?我认为门槛至少是一千亿。像星巴克、通用汽车、惠普公司、日本丰田这样的世界级企业,规模都在两千亿以上,对于领先的中国民企来说,到达千亿量级是踢世界杯的第一步。许多企业在这个过程中会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在赛道选择、管理效率和人才选育等方面的困难非常多,领教工坊就是希望精准帮助这些百亿级的中国民企,为迈向千亿打好根基、选好战略。
领教工坊联合创始人暨CEO朱小斌
南风窗:领教工坊当前的组员企业中,有19家营收百亿以上的企业,在与他们的深度接触中,你发现这些百亿量级的中国民企有哪些共同的特质?是什么帮助他们成长到现在的量级?
朱小斌:据我观察,中国民营企业能成长到100亿量级,往往有三个特点。
首先企业家得是长期主义者。这一点挺重要的,我发现能生存下来、能代表中国企业征战“世界杯”的企业家,大多长期专注在一个领域,坚持耕耘,比如领教工坊的一个学员企业——波司登羽绒服,他们三四十年都在做一件事,就是把羽绒服做到极致。这样一来,企业家不会被短期利益蒙住双眼,频繁更换赛道去赚快钱。
在个人性格方面,我发现这些企业家相对都比较低调,他们不太喜欢过多抛头露面,或者到处找关系、找资源,他们也不想做很多与主营业务不相关的多元化发展,而是非常务实,脚踏实地。
还有个特点是心态非常开放。特别是在引进人才的时候,这些企业家对国内国外的优秀人才非常包容,他们很愿意与人才分享自己的想法、理念,也愿意花时间和精力培养人才,并把重要的业务交到这些优秀人才手上。
南风窗:从百亿到千亿,追求量变更追求质变。换句话说,中国民营企业要走向全球,要做大更要做强。你是怎么看待“做大”和“做强”这两个概念的?从百亿到千亿,侧重做大还是做强?
朱小斌:的确,到了百亿、千亿这个量级,如果还只是单纯追求规模,而不重视“做强”的话,风险会非常大。在竞争还不太激烈的创业早期,企业有可能只追求规模的扩张,只要抓住机会,利用好资源,规模就能迅速扩张,享受到大量红利。但企业成长到一定规模,面临的挑战越来越多,再仅靠把握市场机会就远远不够了。到这个阶段,做大和做强是相辅相成的,要“做大”必须“做强”,质变了企业规模也就自然提升了。
宁高宁、龙永图、葛文耀、张维迎等大咖共聚“新鹅湖之会”,高峰对话中国民企关键新十年
领教工坊定义的“做强”就是组织能力要强,公司的企业文化、战略规划、人才培养这些方面要跟上。做到了这些,企业才能抵御规模扩张后的冲击,才有“做大”的基础和保障。
02
挑战,前所未有
南风窗:达到百亿规模的中国民营企业,想要继续成长,他们的短板是什么?走向世界的过程中会遭遇哪些挑战?
朱小斌:这些年我接触了很多企业,同企业家深入交流时我发现,中国民营企业还存在不少需要提升的能力,特别是走出国门、去跟世界一流企业竞争的时候。我们可以把这些需要补上的能力分为两类:一类是企业自身落下的功课,长期以来都是企业成长的束缚;另一类是企业走向世界时面临的新要求,对企业来说,是前所未有的挑战。
比如说,百亿企业往千亿发展,面对的根本难题是持续高质量增长,这需要企业具备持续做出“有价值的商业战略”的能力,很多企业在这方面非常薄弱;再比如,以更大的人员规模参与更大范围的市场竞争,必须有极强的组织能力支持“大规模、多兵种”作战,同时要应对跨区域、跨文化管理的课题,做到有效决策、快速执行,这就对企业的组织能力提出很高的要求;此外,相比世界500强,中国民企关注企业社会责任或社会创新的战略性议题远远不够,通常是“被动回应社会压力”,这需要社会创新能力;而在商业模式、技术、产品、管理方面做出引领行业和客户的创新,提高在价值链和生态圈中的影响力,需要自主创新能力。
领教工坊携手百亿民企勇闯世界经济圈
进入国际竞争以后,企业还会遇到更多挑战。头部企业必须依赖顶级的、具备全球化视野的人才,要不断吸纳、培养、用好行业的顶尖人才,就必须具备顶级人才选育能力。还有全球品牌运营能力、全球资本运作能力、全面数字化的能力,都是中国民企需要尽快跟上的。
南风窗:中国民营企业面临着这么多的困难,但你依然对他们充满信心,你认为中国企业的底气来自于哪里?
朱小斌:底气首先来源于我们国家整体的发展。中国这么多年一直坚持艰苦奋斗,在经济、科技、军事上都形成了稳固的根基,有这个做支撑,中国的民营企业家才敢于参与全球竞争。
我接触企业家的过程中发现,中国人其实有着强烈的创业激情和愿望,而且自古以来都是这样,绝大多数企业家都希望建立自己的一套网络,拥有自己的一份事业,这种创业精神绝对是中国人民族性格的一部分,非常令人敬佩。我在美国做过访问学者,在欧洲也待过挺长一段时间,我发现欧美企业家的创业精神跟中国同行比差太远了,这让我对中国企业家充满了信心。
领教工坊联合创始人暨学术委员会主席肖知兴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中国文化里一直有相互扶持、彼此支撑的传统。就以领教工坊为例,这么多商业教头愿意参与到支持民营企业做大做强、走向世界的过程中来,他们其实是不求回报的,就是希望发挥自己的经验,去帮助中国企业做得更好,这种众人拾柴的做法也让中国企业有了充足的底气。
03
凭什么是商业教头
南风窗:领教工坊推出了“千亿学堂”计划,由商业教头辅导中国民企走向世界。大多数百亿级企业家都已经学习过商学院的管理学课程,为什么领教工坊还要强调商业教头的价值?领教工坊凝聚的“中国商业教头”的独特价值体现在哪里?
朱小斌:领教工坊集聚了一大批商业教头,加入领教工坊之前,他们都是国企、民企、外企中的商业领袖。他们既有来自惠普、微软等世界500强企业,也有来自光明乳业、上海电气(集团)等头部国企,还有来自华为、阿里巴巴等顶尖民企。他们都是承担过“利润责任”的,有着千亿级企业的管理手感和经验,对中国商业环境的理解也很深刻,能比较精准地洞察民企的发展痛点。同时,他们也都确实认同领教工坊倡导的美好企业理念,是“志同道合者”,真心愿意帮助中国民企成长。
而与普通商学院单向的课堂教学相比,商业教头与企业家更多是一种陪伴的关系。我们会反复叮嘱教头,他们不是老师,不是教授,而是一个陪伴者,一个激发者,一个支持者,所以他们与企业家的接触包括私董会、特训营、过程辅导,其实都是以企业家为主。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领教工坊对企业家的教育强调互相激发,互相温暖,互相支持,这种学习模式是非常独特的,跟传统的学院式教育不一样。
领教工坊聚集了一批中国商业教头,他们助力中国民企成长
第一个好处是学员之间的互相激发。在商业教头的指导下,同组的学员会在一起开私董会,组员之间有深度的互动,那些无动于衷的组员看到同一个课堂上,曾经跟自己差不多的学员在商业教头的辅导下上了一个台阶,比自己做得好很多,他自己就会有很多触动。如果只是在一个大课堂里听老师讲课就没有这样的机会,观察不到伙伴的成长就不会刺激到他们。
另一个好处是,商业教头的陪伴最能帮助企业家做突破和转型。商业教头能给企业家带来非常多认知上、理念上的冲击和帮助,包括在实践操作过程中的陪伴辅导,这些都是企业向上突破或者做转型的很重要的因素。不管突破还是转型都是企业的重大变革,以企业家自己的力量去推动变革很不容易,因为内部的利益关系太复杂了,“革自己的命”很难,所以必须要有外部力量,商业教头就扮演了外部有经验的人或者叫更中立的力量,他们可以帮助企业家来推动这样的变革。
领教工坊中国商业教头专场现场
南风窗:具体来看,从百亿到千亿的路上,商业教头的陪伴是怎样发挥作用的?
朱小斌:我可以分享两个案例。
领教工坊有一个年轻的组员企业叫云途物流,这是个非常年轻的公司,成立了七八年的时间,几位创始人都很年轻,都是80后,非常愿意学习。这几位创始人先是参与了领教工坊的私董会,接着又带高管团队参加了特训营,他们感觉到做业务的思维和做组织管理的思维是完全不一样的,所以开始做转型,在商业教头的指导下一步一步去提升管理,几年下来,他们团队的组织能力远远甩开了竞争对手。这几年跨境电商产业迎来爆发式增长,他们抓住了这个机遇,成为行业内的领头企业,体量从2018年的20多亿迅速成长到去年的100亿。
另一个典型的例子是波司登羽绒服。这是一个很好的民族品牌,但前几年在品牌运营上没有做好,导致了品牌势能一直在下降,公司在2017年经历了低谷,营收急剧下降,很多人都认为波司登要没落了。在那个时候,波司登的创始人高总和梅总都加入了领教工坊,在私董会上接受到很多冲击挑战,他们开始反思,重新定位战略,重新整合全球高端设计的资源,后来又非常用心地打造组织和管理能力。短短三年时间,波司登就扭转了颓势,营业额创了新高,而且成为中国的羽绒服民族品牌,是当之无愧的领头羊。现在整个企业的状态、士气、在消费者心目中的形象都完全扭转了。
南风窗:如果请你用三个关键词描述领教工坊的商业教头,你会选择哪三个词语?
朱小斌:全球视野,中国经验,利他精神。我们的商业教头都在大型的国际级企业长期工作过,具备国际化的经验和全球化视野;同时,他们绝大多数都是中国人,在中国商业领域工作了几十年,他们懂得中国的文化,更懂得中国企业家在想什么;最重要的是,他们具备一种利他精神,希望利用自己退休后的这个人生阶段,去陪伴新一代民营企业成长。
领教工坊千亿学堂项目,让打过世界杯、有过世界级企业经验的企业家,成为百亿级企业家的领教,陪伴新一代民企成长
- End -
本文为品牌方专稿,不代表平台立场  
作者 | 丘汶童
策划 | 赵   义
统筹 | 文   芳
排版 | 张茜雯
投稿、投简历:[email protected]
广告、商务合作:
 nfcnewmedia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