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事少见——

一部泰剧,在我们的热搜上整整挂了三天。
排名一天比一天高。
从热搜第44,到第11,第6……

为什么?
甚至不用刷剧。

仅看剧名Sir就知道:
它又一次压在我们那条一贯敏感的神经。
禁忌女孩2
เด็กใหม่ 2
禁忌在哪?

首先,当然在我们中国观众敏感的“尺度”——

鲜血淋淋,以暴制暴,毫不遮掩。
爽必然是爽的。
否则不会坐拥如此流量:
其次,更在于泰剧标志性的“变态”
只有爽吗?

不对,留意每次热搜后的那个表情,都是“哭”
爽,应是震惊,畅快,兴奋才对。

哭什么?

在Sir看,这才是《禁忌女孩》的胆量。

这个以解构为主旋律的时代,对禁忌和尺度的冒犯,不再稀缺。

早恋、堕胎、性侵、校园暴力……
这些甚至都不算“禁忌”。
它真正要“解禁”的——

是冒犯本身的虚无,与冒犯之后,无尽的绝望。
01
闯禁
《禁忌女孩》采取单元剧模式,每集一个小故事(第二季入坑完全没问题)。

第一季8.5,第二季开分8.8,都是高质量。
刚开始吸引Sir眼球,是设定。
它几乎把所有成年人想到的,想不到的阴暗面,浓缩进满是未成年人的校园。

看看当下我们的社会新闻就知道了。
凡是校园新闻,总能引起惊涛骇浪。

因为——
校园,是一个极脆弱,也极封闭的系统。

老师,学生,家长,各有各的利益,又互相依赖。
平日相安无事,一出事,所有人都要牵连。
导火索,便是来路不明的转校生娜诺(Nanno)。
按照设定,娜诺不死不灭,没人知道她从哪来到哪去。
她唯一任务——“掀桌子”。
挑拨出校园中被压抑的人性之恶,然后大闹一场。

手起刀落,鲜血直流,尸横遍野也不在话下。
(假装这里有图)
活脱脱的一个泰国版“川上富江”。

第一个故事就相当劲爆。

高中生未婚先孕怎么办?
泰国某高中,校草纳奈。

学习好,长得帅,还有官衔。

老师喜欢,同学爱戴,家里有钱。

同时,也渣得离谱。

管不住下半身,堪称情场小泰迪,见好看的女孩就想撩。
使花招,追到手,上床。
小小年纪,已经让很多女孩为他堕过胎。
但因为他是尖子生,受害者也不愿声张,他能逍遥自在,逃避责任。
目标出现,复仇开始。
娜诺转校到这里,纳奈一眼看上。

长得这么漂亮,肯定得追啊。

迅速开始计划:
一起上课,吃午餐;当众送礼,表白;一同出行,搂搂抱抱……
最后,卿卿我我。

熟悉纳奈本性的同学们,看在眼里,却没有一个想要拯救这个半只脚踏入火坑的转校生。

甚至,开盘赌博:娜诺什么时候会和纳奈上床。

你们觉得娜诺多久之后会愿意献身?
娜诺也不是乖乖被宰的羊。
这天,空荡的课室里,两人终于缠绵起来。

可临门一脚,娜诺突然喊停——
- 不行,太快了。
- 快吗,还要等多久?
- 一分钟。
5,4,3,2,1……
卧槽。

这前戏,有创意?
完事之后。
当校草上提着嘴角在兄弟面前炫耀,自己又突破最快上床速度,精确到分钟:
3天3小时33分钟。
娜诺出场,从一叠赌注里,拿出自己当初押下的答案。
嗯,同样精确到分钟:
3天3小时33分钟。
云淡风轻,拿走桌上所有钱。

钱还只是小事,复仇才刚刚开始。
校草那边麻烦更大。

和娜诺发生关系后,他逐渐发现自己有点不对劲。
身体,越来越虚。
肚子,越来越大。
还特别想吃酸,想呕吐……
去医院一查,医生反问:

你是不是做过变性手术?
没等纳奈否认,医生直接给他致命一击:
你怀孕了,三个多月,女孩。
校草惊了,疯了,大男人怎么能怀孕?
已经没有时间抱怨了。
肚子一天天变大,事情终于败露——
校草迅速跌落神坛,变成同学们口中的笑柄:

大着肚子,当众呕吐,床上雄风不再。
学习一落千丈,学生会不要他,狐朋狗友们也把他当笑话。
最难过是,父母把他赶出家门,他不得不躲起来,甚至扮成女孩,戴上口罩让自己不要太惹人注目,人不人鬼不鬼。
惨不惨?
但。
如果在这里就回答惨的话,怎么对得起之前被他伤害过的女孩们?
娜诺就是要让这个渣男经历一遍女孩们受过的痛苦。
怀孕,孕吐,堕胎,分娩,甚至是坐月子,哺乳。
一个都别想逃。
纳奈挺着肚子躲到一座烂尾楼里。

他喝堕胎药,喝到吐一屋子血。
痛到拿起刀,准备物理解决,但又怕死。
最终找了一家黑诊所想打胎,没想到……
对方却帮他把孩子生了下来。
一个未婚先孕的爸爸,制造成功。
这一集结尾,校草看着孩子,掀起衣服,屈辱地给孩子哺乳。

完成了人类历史上少有的,字面意义的“又当爹又当妈”。
这样了,娜诺还不忘来补上一刀:
看到你是个好父亲,和一个好母亲,我就放心了。
杀人诛心……
高中生未婚先孕怎么办,Sir不好回答。

但男高中生未婚先孕会发生什么,相信你们已经十分清楚,明白。
这就是《禁忌女孩》的爽剧节奏 :

在这里,不会再有苦大仇深。
只有一种打破俗世枷锁,让你可以咬牙切齿发泄的爽快。
02
闯现实
前面Sir说了,《禁忌女孩》不只是一部爽剧。

你可以说它极端,说它夸张。
但你不知道——

它已然为更扭曲的现实,体面地盖上一层裹尸布。
第三集,富家女米妮作弊被处罚。
她拒不认错。
大晚上喝酒飙车,直接撞死一车人。

其中,有举报她的同学,以及娜诺。
然而,她的父亲却决定帮她掩盖真相:

1、没有喝酒;2、刹车失灵。
然后在电视机前博同情。
找律师给她手把手写证词,把罪责推到别人身上。
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
所有人都知道证词是胡说八道,结果米妮只是被罚钱,以及公共服务。
法律饶了她,娜诺可饶不了她。

她把那些受害者对米妮的诅咒,变成真实:
米妮没踩刹车,那就打断她的腿!
米妮满口谎言,那就打掉她的牙齿!
死者的父母希望听到真话,她不说,那就割断她开车的手。

暴力吧,血腥吧?
相对无辜丧命的受害者,已经手下留情了。
最后,在精神和肉体双重压迫下,米妮跳楼自杀。

恶人终有恶报?
作品里的宣泄,都是徒劳。
剧中有一个台词:
添一桩无罪释放富二代的事件。

“再”?

嗯,故事还有一个版本。
现实版本:

2012年9月,前泰国首富,红牛创始人许书标的孙子沃拉育,飙车撞倒一名巡警,并将他和警用摩托车拖拽几十米远。

致使该警员死亡。
事后调查,沃拉育涉嫌酒驾、毒驾、超速等一系列违法行为。
△ 现场还原
之后他被捕,然后交钱保释,开始走法律程序。
怎么走的?

连续八次,他以海外出差身体不好的名义,申请延期开庭,一直延期到2017年。
期间,“身体不好”的沃拉育在社交媒体上,继续炫耀着自己的奢侈生活:
私人飞机度假,出国旅行,住1000美元的高档酒店,享用美食,看F1比赛等等。
忍无可忍的检方下达通缉令要将他逮捕。

可就在逮捕令签署的前三天,2017年4月,沃拉育从泰国出逃,至今未归案。
三年之后的2020年7月。
泰国检方突然撤销所有指控,有消息称受害者家属拿到了300万泰铢的补偿。

不出意外,消息曝光,民怨四起,逼得泰国总理不得不在7月26日,下令继续彻查此案。

走上正轨?
看看这次又是怎么走的——

总理下令三天后,案件一位目击证人就因车祸死亡,他曾出面作证沃拉育没有超速。
Sir不敢说这之间有没有联系。

但时至今日,9年时间里,此案还未了结。
所以,为什么禁忌女孩的故事,总会做得如此极端?

当压抑的情绪发泄,必须,也只能出现在文艺作品的时候,故事中的“爽”的土壤,恰恰是普通人最深刻的绝望。
越极致的暴力背后,越是小心翼翼的苟活。

03
无路可闯
《禁忌女孩》的每一个故事几乎都有原型:
堕胎,富家女醉驾,泰国版N号房,校园霸凌,直播自杀……

在对社会事件重新编排演绎之后,勾起的,是观众隐藏在内心的愤怒。

有时,它也不惜超越现实。

比如,校园霸凌。
第五集,新入学的学生被学长要求做一些下流的事情来表达服从。
言语侮辱,脱衣服,体罚……
娜诺就出手把这学长,变成了新生。

重新体验了一回什么叫凌辱。

当人?

不,当狗。
比狗都还不如。
以暴制暴,用最直接的方式反击校园霸凌。
再比如,独裁式的
学校管制

第六集,学校用各种手段去压制学生。

限制男女之防,禁止交往,禁止恋爱,关闭网络,限制自由……这还只是最轻的。
关禁闭,体罚,拿学生的前途逼迫学生屈服。
甚至动手伤害学生,拔掉了娜诺这个反抗者的舌头。
终于,逼得学生暴动。
学生们杀死老师,开始自治,彻底掌握绝对自由。
事件更极端,不满被放大。

创作者们就是要挑起你极端的愤怒,最后借着娜诺这个神祇,来一场审判,恶人终有恶报。
《禁忌女孩》成为了年度爽剧。


发泄完,然后呢?

第二季《禁忌女孩》并没有止步于此。

注意,从第一集开始。

一个缠着红丝带的女孩,就开始在娜诺面前晃悠。
她神秘地出现,送助攻,让娜诺的报复变得更加极端。
第二季的一个重要角色,
尤里

相比于娜诺,她是一个更残暴版本的“禁忌女孩”。
没错,连禁忌女孩都需要竞争上岗了。

当然,这不仅是尺度上的升级。

更是格局上的铺开——
如果说,娜诺作为神祗出现,让你体会到锱铢必报,伸张正义的快感。
那么,尤里出场,才让你感受到“神”可以随时被替换的可怖。
大部分人看剧时都被大尺度吸引眼球。
忽略了一句重要台词。

第七集。
被家人当摇钱树的女孩决定离家出走,因娜诺的介入,失去一切。

她一句反问,击中娜诺:
“我有错得这么离谱吗,你有必要这样对待我?”
娜诺轻蔑的眼神,第一次迟疑。
对啊。

报复是爽,是大快人心。
挑动人心,宣泄愤怒,让人受到惩罚之后,事情解决了么?
没有。
罪恶,并没有因为娜诺的存在而减少;悲剧,反因为她的介入而增加。
这也是为什么Sir始终强调,《禁忌女孩》不止一部爽剧。

表面上,它在惩奸除恶的路上一路高歌。
但你扒开它。
骨子里,和平凡的我们无异——

比起反思和行动,我们更倾向于用更激烈的宣泄,去掩盖现实的空虚和无力。
Sir注意到关于此剧最新的热搜,是一个问句:

而话题页里,最高赞的评论,这样说:

因为你不敢做的,她都做了
说对了,但只对一半。
你的“不敢”,她做完,做尽。

并用结果告诉你——
当你只是为了反对而反对,因为看见“恶”,就想伸张“善”。

而不去追问这些恶从哪里来,如何来,为什么来。
你的“不敢”,连懦弱都不是。

它一文不值。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助理:吉尔莫的陀螺
还不过瘾?试试它们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