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成都49中学生坠亡官方通报公布了——
透明的信息,充分的证据,才是对质疑应有的回应。
而。
Sir不太理解的是,在昨天头图的留言下,有不少人却奔走相告“反转了”“打脸了”。

这从何说起?

这一篇,Sir想要回应昨天以来听到的太多离奇发言,“带节奏”“人血馒头”“让子弹飞一会”“境外势力”……

不是要辩解什么,而是试图唤起一些对于常识的记忆。

明明,它还没有离开我们多久。
01

关于“打脸”
所谓“质疑”,本身就代表了我们还不了解事实
如果已经有了确凿的证据,事实完全清楚,那就不需要质疑了。
比方说,你头疼脑热,怀疑是得了病,结果到医院检查,发现没有病,只是最近压力比较大。

你能说你不该去检查吗?
没检查出病,你的质疑就被打脸了?

相反。
质疑,恰恰是我们得到事实的一个重要途径。

在Sir昨天的文章(点此查阅),从未说学校与学生死亡有直接关联,因为我们还不了解情况,正因为不了解,才需要学校用事实说服大众。
于是在今天,大家看到了更可信的通报。

这不就是我们一开始所希望看到的吗,那么又何来“反转”。
02

真的一点问题也没有吗?
说“打脸”的,大概认为,质疑者一定是阴谋论者,觉得学校必然有什么猫腻。
事实上,Sir认可今天警方的通报。

而且从来也没有采信过任何一条流言,摘录一段昨天的原文如下——

没有人说学生必然是在学校被害死的。

而是说,
不管是什么原因造成了死亡,学校都应该对家长和社会开诚布公。
但事实上呢?

坠亡学生家属直接在微博上向网友求援,你无法想象学校与她的沟通有多顺畅。

而从学校随后这个不到一百字,连落款也没有的公告中,你也感受不到多少透明和对生命的敬畏。
再强调一次,Sir认可今天警方的通报,基本确定这是一起自杀,非刑事案件。

但现在,问题不在于学校在学生坠亡这件事上是否无辜。
而是——
何以至此?
既然学校没有过失,一件普通的校园自杀案件,为何好像有难言之隐一样,三缄其口,含糊其辞。

理直气壮地回应质疑,不是更令人信服吗?

对学生家长更有人情味的口吻,不才是应有的态度吗?
这些,都是警方通报后,无法解释的问题。
如果学校的处置方式完全得当,那么央视和《人民日报》也不会发出这样的呼吁——
“有一分证据说一分话才可能消弭质疑。”
“高中生坠亡通报请少一些硬邦邦。”

是的。

要求学校回应。
而且是清晰、得体的回应。
这样最起码的要求,在今天就被叫成打脸了么?
03

“给真相一点时间”
Sir看到不少人说,你们质疑得太快了,还没调查清楚怎么公布。

调查结果我们当然可以等。

但我们没等来的是什么?

后台有位朋友说出来了——

是的,至今又有几个地方报道?

调查结果正式公布之前,不代表新闻就该真空啊。

有人说,“自媒体不要乱带节奏”。Sir希望看到的,恰恰不是带节奏,而是有一家正规媒体,能够到现场报道,跟进新闻。

但问题是,你能看到么?

不知道有多少人还记得纸质媒体的年代。
一个社会事件的公布,不该只有官方通报。

而今天。

有多少人习惯了凡事以通报为准。
通报之前,媒体去报道就是“添乱”“吃人血馒头”;通报之后,媒体去报道就是挑战官方权威。
你发现了吗。
在这些人的眼里,世界是根本不需要有媒体和新闻的。
不去质疑,也不去采访。

只要等。

等到通报出来就够了。
希望,真的,够吧。
04

“你为什么不去反驳谣言?”
Sir想。

Sir太想了。
还是昨天的例子——

什么“化学老师”“出国名额”,然后为了这点破事就在学校杀人?晋江文学都编不出这么次的剧情。
但问题是,Sir不能够反驳。

Sir只能凭借自己的
常识
,不去相信它。

但Sir(和大家一样)没有证据,去拆穿它。
为什么我们没有证据呢?

这就涉及到一个悖论了,今天总说“不信谣,不传谣”“谣言止于智者”。

可是在信息不公开的情况下,你有什么依据去判断什么是真相,什么是谣言呢?
别指望智者。

什么样的智者都不顶用,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之炊。
也正因为这样,我们才呼吁学校能够站出来面对大众。

只有他们才最了解情况,了解学校里有没有一个叫“万丽霞”的化学老师。

也只有他们,在谣言中承受了最大的伤害。

那为什么学校自己不开口,总指望别人来替他们压制谣言呢?谁又能比他们更好地做到这件事呢?

澄清事实。

这是学校的义务,也是学校的权利。
维护学校声誉,保护师生不被谣言中伤。

也更因为这样,学校的沉默,Sir看不懂。

05
“一碗凉粉”
在今天通报发布后,一个典故被频繁提及。
《让子弹飞》里的那碗凉粉。
越看,越让人感到悲凉。

有人说应该给《让子弹飞》申遗。
Sir是同意的。要保护《让子弹飞》的原貌,避免它被人随意涂改。
说到电影,Sir刚好了解得更多一点。
要求学校对学生坠亡事件进行调查和通报,就是“剖肚取粉”吗?
我们来看——
胡万明明知道小六只吃了一碗凉粉。
却诬蔑他说吃了两碗。
于是小六意气用事,剖开肚子证明清白,结果自己也死了
这是电影原始的情节。
对照现实。
第一点。
在学校调查结果公布前,你
提前知道了真相吗?

既然不知道,那为什么不能要求公开调查?
第二点。

学校公布调查结果后,
对自己造成伤害了吗?

不管是死因如何,这样一桩校园死亡事件,进行通报不就是最起码的事?

在此以前,同样的操作已经多少回了。

难道让负责人出来,面对公众,说出真实情况,就像要了他的命一样?

Sir实在不理解,这种对于有关部门的同情是从哪里来的。

他们呵护负责人,像呵护一个稚嫩的孩子。
而对于一个孩子的消逝,他们却像打苍蝇一样想消灭所有的质疑。
在49中的事件中,说什么“反转”“打脸”。
Sir不明白。
不能。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