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佳睿
祸不单行啊祸不单行,
“抗疫神国”印度,没能战胜新冠,反而招惹来了另外一个致命杀手!
由于病毒长期发酵,卫生条件又差,新冠患者不仅饱受病毒的折磨,还
发霉了!
你没看错!
根据《印度时报》等多家印度媒体的消息,印度多地有2000多位新冠患者和康复者,感染了“毛霉菌病(mucormycosis)”。
死亡率高达50%,患者几天内就会死亡。
毛霉菌在印度感染的区域(WION新闻)
这是一种罕见但破坏力极强的真菌,感染者身体长出黑色霉菌,皮肤遭受感染;
会引发眼鼻肿胀疼痛,视力模糊,牙齿松动,流鼻血,血栓;
发烧、头疼、呼吸道感染(呼吸急促),上颌骨受损,严重者死亡。
毛霉菌眼部感染者(WION新闻)
一个非常典型的特征是,患者鼻子上出现干痂。
毛霉菌专钻人体的免疫漏洞,一路攻城溃墙,在肺部和大脑中安营扎寨。

到时候,人就和一个烂柿子没啥两样了;
你的“灵魂”有多深刻?问问大脑里的细菌:挖到第几层了?
毛霉菌
新冠还未退,霉菌踩一脚——怎么,病毒也喜欢搞世界大战吗……
这下可有好戏了,
班加罗尔的众多医院都收到了毛霉菌病例,还在激增,数字已经翻了一番;
印度本来就崩溃的医疗资源,无法承担更多的压力,哀嚎声一片。
目前的办法是,将患者的眼球和感染的脏器摘除,避免霉菌进一步扩散。
上周,孟买的眼科医生阿克沙伊·奈尔(Akshay Nair)花了三个小时,为一位25岁的年轻女病患紧急摘除了眼球;
他无奈地说,“我只能如此。否则,真菌无法消除,会入侵她的脑部,性命难保。”
他还说,这种病例以前他一年遇见一次,

现在一个星期遇见一次。
道理我都懂,可是眼睛没了怎么办……?!
毛霉菌已经在印度造成至少8人死亡,8人失明!
印度的医学专家吓坏了,十万火急成立了“霉菌特别部门”,收治霉菌患者;
政府与当地制造商和进口药商合作,保证两性霉素B(Amphotericin B)的库存,增添药物供应点。
霉菌病例的盛行地——卡纳塔克邦的卫生部长K Sudhakar博士组织专家会谈,找出了病源——水污染!
原来,印度的氧气罐里面用的不是蒸馏水,而是污染过的水,新冠病人在吸氧过程中感染。
但,这并不是唯一原因。
印度医学研究理事会(ICMR)有一个重大发现:根据2019年国际糖尿病协会发布的图谱,75%的毛菌患者本身患有糖尿病;
在印度,不受控制的糖尿病患者太多了,六分之一的人口有慢性病,所以掀起了霉菌繁殖的海啸。
不过,毛霉菌虽然致命,但一般15-20天才会形成扩散,医治还来得及;

但新冠康复者,2-3天就被霉菌全方位袭击,就医时已经晚了。
他们有什么独特之处?

说到这,不得不提起帮凶——类固醇。
“地塞米松”等类固醇是唯一证实的可以有效降低新冠死亡率的药物,可将死亡率从40%下降到20%,不仅有效,还特别便宜;
世卫组织WHO曾建议,重症患者使用“全身皮质类固醇疗法”来缓解病情。
于是乎,类固醇的副作用被人忘了:能加剧糖尿病。
拿它治疗患者,可能是以一病,换一病啊……
这更有力地解释了为什么印度疫情控制不住:

真是——塞翁失马后,又失了驴,骡子,鸡,大象……
毛霉菌对人人来说都很可怕吗?
远非如此。它广泛存在于自然界,土壤,空气,粪便和霉变食品,无处不在;
而且说起来,咱们吃的腐乳就是靠它发酵的;腐乳里有七八种霉菌的衍生物,这些真菌进入身体还有益处。
和破伤风菌一样,虽然到处播种,但只能入侵免疫缺陷的人体,往往和恶性疾病合并,比如糖尿病,癌症,血液病,长期使用皮质醇激素者,有注射用药史和早产儿,和对正常人感染率极低,不用担心。
但符合条件的人,只要正常呼吸,就会吸入真菌孢子而感染。

糖尿病患者因大量摄入类固醇而患上霉菌,在英美、法国、奥地利、巴西和墨西哥等地也发生了;
只是印度的数量要多得多,才引起了格外关注。
《印度时报》用醒目的红色发出警告,随着印度各医院人满为患,一些患者拖着病体进行“家庭治疗”,自己给自己输液,打针…… 毫无卫生和标准可言,大剂量地滥用,催生了霉菌感染。
情急之下,印度官方指定了一个“家庭治疗指南”,详细规定了个人对类固醇的使用规范,包括剂量和时间。

话说,如果真菌孢子是从腐烂食物和粪便中来的……
仔细一想,对啊!
牛粪,牛尿,那不都是帮凶么?

众所周知,印度人谜一样的信仰,一直在为疫情的传播添油加醋,

秉承着“牛是神圣的”,他们喝牛尿,涂牛粪,认为这就可以提高免疫力;
光涂还不够,牛粪浴才是快乐老家;
全村互扔牛粪“保佑对方”,可谓一场别开生面的盛宴;
最近更是把牛粪做成黑黢黢的“糕点”,还带到了美国,被海关查出,吓坏了所有人……
前不久还称新冠是“诸神发怒”,让上千名妇女出门祈祷,方可让诸神“息怒”。
赤脚医生在街边行医,就诊的人在街上、树下躺倒“就法”;
不知输液管里是什么液体,但估计他们也不管了。

火化场不够用了,没关系,医院开车到桥上,把尸体直接丢进恒河里;
恒河已经出现了上百具新冠死亡者的尸体,触目惊心。

恒河岸边焚尸景象
朝河里扔尸体的画面
一些商人连死人都不放过,把衣服和其他遗物扯下来,洗一洗,当做新的布料出售。
这卫生状况,不感染霉菌,合理?
对于这些,印度人可能觉得没啥,就是玩儿!

不信你看总理莫迪,还在喜气洋洋地炫耀:“印度疫苗的进度,已经超过了中美!”
“印度是全球最快接种完1.7亿新冠疫苗的国家,仅用了114天!”

一旁的中国用了119天,美国115天,印度快了几天。

这可真是巨大的抗疫成果……啊!

近十名印度高官为莫迪喝彩,称他治国有方,并为他开脱:“第二波疫情不是莫迪的错,医院里氧气不足也不是他的错,他不该成为替罪羊! ”
印度部长:“如果没有疫情,印度将在8年内跻身世界第三!”
只能说,他们眼中的印度,咱们眼中的印度,真不是一个地方啊!
疫情摧残各行各业,首先是经济受影响,苹果、富士康等大型公司的生产链被切断,减产超过50%。
许多患了新冠的印度人也无法再工作,工厂被迫停产。
教育行业也在受挫。
过去的18天里,印度阿里格尔穆斯林大学(AMU)至少有34名教授死于新冠,一天之内就有19人死亡。
该校的副校长坐不住了,写信给政府求援,要求“控制校区内的致命变异病毒”。

他的这封信,也不知道有没有人会读。

更骇人的是,有人开始趁乱非法走私售卖核材料了;
印度警察逮捕了一名男子,正试图销售7公斤的放射性轴,价值高达407万美元。
一旦得逞,后果难以想象;

人类可能忽忽悠悠就把自己给毁了!
崩溃的印度,最基本的社会秩序也无法维持了。

现在的印度,单日新增连续突破40万,单日死亡病例突破4000人,平均每分钟三人死于新冠,总体死亡病例超过25万。
实际感染人数可能超过5亿。
目前,印度存在多国变异毒株的混杂局面,先前发现的英国、巴西、南非毒株,都掺杂在一起发酵。
世卫组织12日发表声明说,变异毒株 B.1.617 已经传至44个国家和地区,在4500多份样本中检测了出来。
由于它比原始病毒更容易传播,因此在全球数量迅速增加,目前英国检测到的病例最多。
我国部分城市也已经检测出了印度变异毒株,还有几例是从尼泊尔传入的。

目前,整个世界都在替印度捏一把汗,也深刻感觉到,整个人类的命运的确是一个共同体;
中国为印度提供氧气瓶,印度却扩大中印矛盾,但这不能用“以德报怨”来一概而论;
笑归笑,恨归恨,我们总归要一起免疫,才能实现最终的免疫。
这是没有选择的一条路,也是最佳的方案。

狭路相逢,无论是病毒胜,还是派头赢,输的都是人自己。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