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凤凰网财经《启阳路4号》

作者:厚沙 小鲁 小朱
1980年的3月下旬到5月上旬,不到2个月的时间里,中央书记处委托中央办公厅,连续召开了五次座谈会,会议的主题只有一个:人口。
当时,全国人口接近10亿,社会上充满了对于人口膨胀的担忧,住房困难、生活必需品供给紧张、亟待回城的大批知识青年也让就业压力陡增。
在座谈会上,有的人颇为激动,讲全世界不到五个人就有一个中国人,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多人口?应该来一个“急刹车”。
会下甚至有人问当时参会的计划生育决策制定者之一的田雪原:
搞一个“无婴年”行不行?
41年之后,全国人讨论的话题已经变成了:
“一年才出生1200万(超过比利时全国人口)怎么行?我们还能在人口第一大国的位子上坐多久?”
人口,从当年的负担,已经变成了最为重要的战略资源之一。
01
“中国再也经不起一次人口失误了”
凤凰网财经《财知道》仍记得,2005年,北大人口所的穆光宗教授在第一届中国人口学家前沿论坛上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2004年的一天,穆光宗突然收到一封来自一位素昧平生的长沙市某企业女工的来信。
这位女工在信中说:“一年多前,我们的独生儿子不幸患恶性肿瘤,永远离开了我们……这一年,我四处奔波,吃药治疗,争取再孕,可年龄大了,再生育无望。永远没有了自己的亲骨肉,家庭永远没有了快乐,常常是两人相对无言。”
“人世间还有什么比这更凄惨的呢……”
讲完故事,穆光宗不无感慨地说,“我们现行的生育政策在控制人口数量方面取得了很大成绩,但与此同时,人口安全的系数在降低,人口发展的风险在积累。”
而就在同一年,在日本,低生育率问题已经上升到种族灭亡的高度。日本的《朝日新闻》在当年发出警告称,如果按照当时的生育率水平,200年后日本将因人口的极度减少而出现种族消亡。
看到日本这条新闻后,南开大学人口所的原新教授也给中国未来300年的人口增长做了一个测算。
算出来的结果吓了他一跳:假如中国的总和生育率持续稳定在2000年政策允许的总和生育率水平1.46(部分夫妇可以生两个孩子甚至更多),到2300年人口将只剩下7500万;如果总和生育率维持在超低水平1.30,到2300年人口则只剩下2800万!
“哪怕是微小的人口负增长,只要维持时间足够长,都是人类的灾难。”
天风证券的刘煜辉更是一针见血:人口问题归根到底是个数学问题,就和买股票一样,“10块钱的股票跌一半到5块,5块再跌一半到2块5。但2块5要涨一倍才到5块,5块再涨一倍才能到10块。”
以此类推。
“90后比70后少一半,10后又比90后少一半。所以只有10后都生四个,到2030后才能恢复到90后的年轻人状态,只有30后都生四个,2050年后才能到70后的年轻人状态。”
人口非小事,如今回过头去看,2005年的时候已经有不少学者开始为中国人口的增长而担忧了。但实际上,直到10年后的2015年年底,一胎化政策才正式废除。
在这10年里,我们的人口观念经历了从“计划生育”到“放开限制”的快速转变,直到最近的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如何提高生育率”已经成为全国各界都在讨论的话题。
一个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考虑的问题是如何生更多的孩子。这个看似矛盾的现象背后,是我们不得不面对的人口难题。
就像当年中国人民大学人口所邬沧萍教授所说的那样,“中国再也经不起一次人口失误了。”
02
中国呼唤新生儿
日本的安倍说少子化困局是国难;普京说俄罗斯的命运和历史前景取决于人口;韩国一直在担心自己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消失的国家……
凤凰网财经《财知道》发现,《柳叶刀》上曾经发表一份对本世纪人口195个国家的人口预测。他们分析称到本世纪末,全球人口将达88亿,这比联合国目前的预测的110亿少了20亿。
“即使是印度这样是超级能生的国家,人口数量也将减少1/5左右。”
总和生育率(即在育龄期间,每个妇女平均的生育子女数)已经跌到1.3的我们,当然更在呼唤新生儿,人口生育率下降所带来的紧迫感与日俱增。
我们有14亿的人口,为什么还要这么着急地需要生孩子?
除了前文所说的为了避免长期可能出现的人口危机之外,更现实的原因是我们的经济需要人口来支撑。
从中国历史看,人口增长往往是盛世的一个重要标志,开元盛世、康乾盛世等莫不是人口高峰。从国际上看,印度被不少人认为发展潜力巨大,无非是其巨大的人口规模和非常年轻的人口结构。
任泽平说,2015年印度人口年龄中位数仅26.7岁,而中国、美国分别为37.0、37.6岁。到2050年,中国人口年龄中位数将达50岁,而美国、印度分别为42.3、37.5岁。
养老金缺口是另外一个不能忽视的问题。
人口老龄化,法国用了115年,瑞士用了85年,英国用了80年,美国用了60年。而中国,只用18年。人口学家预计到本世纪中叶,中国老年人口将达到4.87亿,这意味着每三个人中,就有一个老年人。
“未富先老”让我们的养老金体系一直紧绷。社科院预测从2023年开始,养老保险当期结余开始下降,到2028年当期结余首次出现负数-1181.3亿元,最终到2050年当期结余坠落到-11.28万亿元。
更关键的问题是,我们无法找到可以替代人口的资源。
有的人说,现在科技发展日新月异,我们多生产机器人,是不是就不需要为生育率操心了?
鹏扬基金总经理杨爱斌回答地很直接:不行。
“因为机器人没有需求。”
机器人不用吃饭,不会逛街,最关键不用买房,还怎么拉动经济?
03
中国人为什么不愿意生孩子了?
我们呼唤新生儿,但关键是谁生?
答案当然是育龄妇女生。
由于我们的人口基数大,目前还有3亿多育龄妇女,每年能够保持1000多万的出生人口规模。
但一个不可忽视的隐忧是,从2016年到2019年,我们国家的主力育龄妇女数量分别减少了194万、264万、398万、331万。在未来十年,中国处于22岁到35岁育龄高峰年龄段的女性相比现在将锐减30%以上。
没有母亲,就没有孩子。随着主力育龄妇女数量的减少,新生儿数量的减少是一个必然。
不仅育龄妇女数量在减少,人们的生育时间也在推迟。
1990-2015的16年间,中国人的平均初育年龄从24.1岁推迟到了26.3岁,主要初育年龄从20-27岁推迟到22-29岁。
人们为什么不愿意生孩子了?
凤凰网财经《财知道》问了一些身边的育龄妇女,得到的答案各种各样:
有的人反问:“要孩子?花钱多少不说,你能在医院建上档吗?”
有的人诉苦:“生得起养不起,不想让自己的孩子将来受苦”
有的人说,“房价就是最好的避孕药。”
归根结底,还是生孩子的成本太高。
在中国,把一只“吞金兽”养育成人需要花多少钱?
2005年,社科院在一份报告提到:中国普通家庭将一个孩子养育成人需要花费49万元。其中除了基本的生活医疗费用,剩下的全是教育经费。
到了2016年,南方都市报的一篇文章中做了一个测算:一个普通家庭含辛茹苦的养大一个孩子,至少得花70万左右。而在北上广深这样的大城市,至少200万以上。
有媒体给出的文章标题很有意思:
养一个孩子,消灭一个百万富翁。
这个答案和梁建章最近给出的建议不谋而合——生1个孩子奖励100万。
这并不是危言耸听,而是仔细推敲之后的结果。
每提高相当于1%GDP的支出用于家庭补贴,就会使生育率提高大约0.1个孩子。如果中国需要把生育率从现在的1.1提高到日本1.3-1.4的水平,需要花费GDP的2%,如果中国需要把生育率从现在的1.1提高到发达国家平均1.6的水平,需要花费GDP的5%,提高到更替水平2.1,需要花费GDP的 10%。
去年,中国的GDP刚刚超过100万亿,10%就是10万亿,如果按照中国每年需要多生1000万的小孩来计算,每个小孩需要给予差不多100万元的奖励。
利用财政给生孩子的家庭补助,是不是在变相地征收“不生育税”?
梁建章说,不能这么算,因为“税收制度和养老金制度实际是生小孩的人补贴了不生小孩的人,补贴生小孩的人只是纠正了这种不公平。”
梁建章还特意算了一笔账:一个人一生能赚600万,交20%的税就是120万。“一个普通人一生对国家财政和社保的贡献肯定超过100万,所以即使拿出100万给每个孩子,也并不有失社会公平。”
04
如何解决人口难题?
究竟如何才能将生育率提升,一直是世界各国都面临的难题。从全世界的经验来看,法国算是比较成功的国家——1993年,法国的总和生育率创下了历史最低,下降至1.66,但经过一系列的鼓励措施,2018年,这一数字回升到了1.88。
凤凰网财经《财知道》梳理法国鼓励生育的政策,可以概括为“放假、发钱、请保姆、男女平等、移民”五个词。
放假:设置16周产假、11天男性陪产假和1年的夫妻共享育儿假。相比之下,我们的法定产假为14周、无育儿假。
发钱:涵盖出生、养育、托幼、父母收入损失等多方面,2015年法国家庭福利开支占GDP比重达3.7%。
请保姆:法国的儿童托幼服务体系齐全,包括:集体托儿所等集体接待机构、幼儿园助理等家庭接待机构;保姆等家庭看护、“娱乐接待员”等。无论采取哪种方式,法国家庭津贴基金(CAF)都会提供资助,如请保姆到家中照顾孩子,雇主最少仅需出15%的费用。
男女平等:2019年法国女性劳动参与率为50.2%,男女劳动参与率差距仅为9.5个百分点。只有让女性获得工作和晋升的机会平等,才能解决女性在生育方面的后顾之忧。
移民:移民占比约10%,其中45%来自非洲,其中来自阿尔及利亚、摩洛哥、突尼斯的移民占比为12.9%、12.1%、4.5%,北非移民生育率较高,为法国生育率回升起到不可忽视的作用。
但需要注意的是,鼓励生育政策所实施的时间点非常重要,鼓励越早,效果越好。和法国一样,同样大力鼓励生育的日本就因为错过了调整生育政策的最佳时期而效果寥寥。
对于我们来说,人口问题已经迫在眉睫,但好消息是我们的工具箱里还有很多工具。
比如,我们的生育政策还没有完全放开,我们的户籍政策还有很大的改革空间,我们的休假制度还有很大的完善余地……
但我们也应该看到,“工具箱”只有打开才能是工具箱,否则就只是一个没有意义的禁闭室。
我们还有很多的年轻人在996,我们还有很多的年轻人没有房子,我们还有很多的年轻父母不得不和孩子分居两地……
只有让这一代人有更多的获得感,才有生育下一代的意愿。
参考资料:
《田雪原:五次座谈会出台计划生育基本国策内幕》,国家人文历史,2012
《低生育率问题与人口政策》,南方周末,2005
《中国生育报告:老龄化少子化加速到来,全面放开刻不容缓》,任泽平,2021,04,16
《建章解读七普数据:中国的生育率将是世界最低?》梁建章,2021,05,11
-   END   -
凤凰网财经官方微信 ID:finance_ifeng
喜欢此文,欢迎转发和点在看支持凤财
继续阅读